第45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749字
  • 2019-04-09 15:12:26

痛哭了一夜,心灰意冷的天月换回了粉色的七彩罗衣,离开了凤栖宫,也离开了九重天,去了虚幻山,因心里的万分不甘,更因心里对遥辛回心转意的盼望,当初借着紫魂石成了婚,只是希望给彼此的因缘一个机会,即使是自己没有了紫魂石,他没有了真情,也可以共度几日相濡以沫的夫妻生活,让自己的人生不致那么惨淡,这些没有对百合说的想法只能自己来承受,多一分伤心不如多一分快乐。而今却已成了无意义的泡影。

孤零零的站在虚幻山入口,寒风瑟瑟,大片大片的雪花铺天盖地的下着,也落到了天月本就单薄的衣衫,不一会就变潮湿了,天气虽冷,身旁的一汪小池却仍未结冰,池里的无情花肆无忌惮的成片成片的开着,所谓无情,是每朵花只有一片花瓣,只在这冰天雪地的地方方可生长开花,却从不结果。还有另一个关于无情花的说法,是虽称无情却有情,传说此花是一位凡人恋上了以前的一位魔尊,仙凡恋皆无好果,最后那位魔尊用自己的血肉换了恋人的永生使恋人化成了无情花,片片紫色的花瓣洒满了小池,使得小池的水都被染成了紫色,此情此景,仿佛自己就是那随风摇曳的无情花。

正在天月看着无情花出神,一位十五六岁的小女孩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没有好气的看着天月鄙夷说道“这时虚幻山不是百合谷,岂是你能来的地方”

天月听到有人说话,回过了神,不假思索的问道“遥辛在么,我想见见他”

小女孩顿时就更不高兴了,摇摇头道“不在,就是在也不会见你,忘恩负义的女人不配进这虚幻山,你还是请回吧”

天月仍旧不依不饶的问着“只要见了他一面我就离开”

小女孩仿佛像想到了什么,坏笑了一下复又厉声的说道“既然你那么想见我三师叔,我倒有个办法,看见这无情花没,你也定听说过它们是验证情侣是真心真意还是虚情假意的魔花,我三师叔早在一千年前就将自己的心头血撒在这无情花池中,只要你也肯割腕滴血见证你是否真的喜欢他,我就带你去见他”

身体越来越虚弱,天月自知自己的灵气快散尽,便想也没想就走到池边割腕滴血,无情花遇血之后开始疯狂的生长起来,不一会就变得一人多高,天月才晓得自己竟是上了小鬼头的当,只是为时已晚,天月无论退到哪里,无情花的根须都能顺着血腥味找到她,见着天月如此的狼狈不堪,小女孩大笑起来“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傻,说什么就信什么”

突然疯狂起来的根须也奔向了小女孩,这回小女孩被吓得不知所措的傻了眼,天月见小女孩就要遭袭击,强用了仅剩下的力气唤出玲珑剑将向女孩伸过来的根须砍成两段,并将小女孩推倒了根须够不到的地方拼命的喊道“要想活命,还不快回去叫你师父来,不然一会整个虚幻山都会遭殃”没了力气的天月被无数只根须包绕起来,最后的一丝意识支撑,天月算真的懂得对遥辛的爱再深刻,也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直到最后一刻还在自欺欺人,虽不愿这样无辜的离去,倒也提前结束了这无际的痛楚,将那不会在实现的遗憾随着一同带入这无情花海中,泪水与血交融在一起,渐渐的不能动弹,最后隐没在这无情花海之中。

小女孩听话的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山顶,边跑边喊“不好了,不好了,无情花疯狂的长起来了”一时间消息传遍整个虚幻山,大大小小的修仙之人先是一惊,后是一怕,就连闭关的虚无老者听闻也是提早出了关,带着一干弟子浩浩荡荡的赶到了现场,哪里还有什么无情花疯狂的漫长,那些花还是往常一般安然无恙的静静的依偎在池里,唯一留下的痕迹便是散落一地的花瓣中的一把玲珑剑和两段显然被砍断的根须,才证明了小女孩没有说谎。

虚无老者见着这个场面自言自语“看来是得救了”遂严肃的责问小女孩“作为虚幻山的人都知道不要去惹怒无情花,难道把话当成了耳边风”

这时大弟子棋墨站了出来承认道“师傅,棋墨的劣徒闯出来祸事,是弟子管教无方”遂又气愤的转向小女孩训问“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你惹出的祸事,就罚你面壁思过五千年”

小女孩开始哭哭啼啼的抽噎着回道“师傅不是我的错,我刚刚来山底采雪莲给二师叔做药引,却碰到一个女子要轻生在这花池里,我好心去阻拦,却不想血已经溅在了那些无情花上,才会酿成惨剧”

棋墨继续巡问“你说的可属实,若是有半句虚言我定不饶你,还有那位女子是谁”

小女孩支支吾吾回道“我没看清她的脸,也许只是个小妖小怪”

虚无老者拿起那把玲珑剑又自言自语“这把剑好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棋墨你派人查清楚这把剑的主人到底是谁,另外知道真相之前不要太兴师动众,以免将事情传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