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893字
  • 2019-04-05 10:02:34

见着离晴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遥辛不自觉的笑了笑,顺便捏起了落在亭边靠椅上的一片荷花瓣,自言自语又好像对着花瓣说道“傻丫头,我怎么会轻易的原谅那个无情的女人,虽然对她的那份感情到真的不复存在了,但是那份耻辱却不易抹去,现在肯帮她也不过是为了日后向她借紫魂石做个人情罢了”语罢,遂将那片荷花瓣抛向了池水中。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被遥辛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的抛进了水里,天月竟忘记了挣扎,任凭着冰凉的池水浸透了衣衫,回想着刚刚他们如此亲昵的动作又听着遥辛的这番话,天月悬着的心一下沉入海底,自己此番前来九重天不过是自作多情而已,不知不觉泪水便夺眶而出,现在做什么都只不过是无力的反抗,毫无意义,自己于他就像这荷花瓣,可以毫不留情的拿起抛下。违背同冥陌的誓言,毫无留恋的逃离了魔城,为的就是能够有一天可以与九重天上的他再次重逢,倘若他还有一丝情谊,她可以毫不犹豫的将紫魂石双手奉上,哪怕是死她也在所不惜,只可惜一千年后的她再怎么努力也换不回他当初的那颗真心,即使一千年前自己可能是无辜的受害者,想解释清楚的人恐怕也不愿再听,自己的这些无力争辩于他不过是又一场骗人的伎俩,心仿佛也被这瑶池的水浸凉,天月拭去眼角的泪水,仰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天,却仿佛远在天边的距离,就如同她与遥辛的心一样,永远的遥不可及。

后来,迷迷糊糊中天月被路过的羽从瑶池里捞了出来,看着哭红了眼的天月,羽什么都没有问只是背着虚弱的天月向南天门走去,天月含含糊糊中喃喃道“要是遥辛有一半像你这般对我好我,别说是紫魂石,就是回我一剑以解心头之恨,我也会乐不思蜀,但是现在我真的想回家了,可不可以送我回家,哪怕是再也出不来。”羽应允了一声便同天月消失在南天门。

浑浑噩噩的过了半月有余,见着自己的妹妹越来越消瘦下来,云昱是心疼的很,反正紫依已经仙逝,那些尘封的事情也无在隐瞒的意义,便心平气和的将事情的原尾都清清楚楚的告诉给了天月,却不想原本悲伤万分的天月更加的悲痛欲绝,为此天月还和玉华神君大吵了一架,身为父母,居然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被诬陷不说,还做了帮凶隐藏真相,为的却是自己对故友的良心的谴责亏欠和托付,而做出牺牲的却是无辜的她,断送的也是她的爱情和人生,到头了,没想到自己比无父无母的紫依还要凄惨可怜,被自己最爱的人怨恨着,自己最信任的好友知己出卖伤害着,结果就连至亲也胳膊肘往外拐,明知道不是自己女儿的错,却硬要自己女儿背着这个黑锅而无动于衷,即使受了那么多的伤害挫折,也在所不惜。最后感人的仁义成为了女儿的杀手锏。

心灵受创的天月将自己关在房间不吃不喝,可急坏了一直做黑脸的玉华神君,事已至此,虽贵为上神却也无能为力改变什么,自己没有替兄弟照顾好紫依,还令她误入歧途,真是自责的很,如今连自己的女儿也付出沉重的代价,也只能尽力的补偿自己对女儿的亏欠。既然女儿是为情所困,玉华神君则想出个比武招亲的法子打算招赘一个有能力保护天月的贤婿,身边有了夫君的照顾和开导,时间久了或许就什么都放下了,想出了这个好计策,便如获珍宝一般告诉给天月,心里掂量着天月即使反对也会作出反应,开门理论,然后就有机会见面认错,却不想天月没有反对也没有应允。于是,玉华神君便自作主张的召开了起来,心里又掂量着天月现在不理会,将来带着贤婿摆在天月的面前,给她个惊喜,也定会为之动容。

比武招亲轰轰烈烈的开始了,这在仙家还是史无前例的事情,各路的神仙听闻此事,只要是单身的男儿汉都纷至沓来,就连一些有头有脸的又有胆量的妖魔也慕名而来,有的是为玉华神君的权势,若有幸成了驸马,便可平步青云一步登天,过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逍遥日子,还可抱着美人归;还有的虽不为权贵,已是权霸一方,却有着寻花问柳的嗜好,听闻天月是个万年难遇的美人胚,便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赶来了;只有少数人是来凑热闹的,不求名不追利,也不是为了来博取红颜一笑,只不过是为这史无前例的事件很是好奇。就这样,世外桃源的百花谷变成了门庭若市的人流密集区,来自名门的或是来路不明的都大摇大摆的站在了这里,比武日出而始日落而毕,每日都乐此不疲的进行着,最后却变成了愈演愈烈的不可收拾的局面。天月听了百合每日的汇报,预见定是个捕风捉影没有结果的事,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置之不理,任凭着父王去折腾,只要驸马一天没选出来天月就可以自在逍遥一天,就可不理父王一天,以解心里的怨气。其实天月只是气了两日就想开了,为人父母自然不忍心伤害自己的子女,那些往事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无可奈何,况且事情已经摆在了眼前,无论如何也是于事无补,但是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降临自己的身上,还是要给父王个下马威来的稳妥而又让他老人家无话可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