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2080字
  • 2019-04-05 09:59:06

九重天还真是比想象中的热闹,从南天门到王母娘娘的瑶池,到处都是三三两两的仙人聚在一起谈笑风生,天月带着玫瑰精心准备的百合玉雕贺礼在一个小宫娥的引领下直奔了主会场,小宫娥接过贺礼恭敬的退下了,天月便无聊的开始四处闲逛起来,这里是与遥辛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也是与紫依成为好友的地方,只是五万年的时间带走了他们那时的灿满纯真,只剩下了不堪回首的往昔。看着表演台的巨大屏风,天月又忆起了那些琐碎的回忆,不知不觉便走了过去,待在回过神时,却见着几个同自己穿着一样颜色的舞姬正围着自己东一句西一句的问着。

其中一个手挽着兰花指说道“这位仙娥莫不是离晴公主请的替补”

另一个则斩钉截铁的接道“那还用问,同咱们穿着一样颜色的衣服,定是离晴公主吩咐交代完了”

最后好像是她们的领头,干脆命令道“时间快到了,还不快去给这位仙娥化妆,我们可带表着王母娘娘的火凤族,离晴公主身体有恙,也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我们可不要辜负了她的一番期望”

说着就拥着一头雾水的天月到了梳妆室,两个心灵手巧的舞姬也没管三七二十一就将天月摁到了凳子上,此时的天月才算明白个一二,感情她们的主将身体有恙不能登台,误把她当成了替补,虽说此事与自己无关,但是看几个舞姬焦急的表情,怕是找到真的替补也是来不及了,倒不如自己发发善心,反正在舞艺方面自己觉得还是有两把刷子的,那可是紫依手把手教会的,昔日紫依梦想过希望有一天可以在蟠桃盛会的瑶池一展舞姿,如今她已经不在了,倒不如让自己替她圆了这个梦,她的在天之灵也安心了些。天月打定了主意便任着那两个舞姬在自己的脸上画来画去,涂涂抹抹,还将头发盘成了老高的发髻,沉甸甸的难受极了。一切完毕,梳发髻的舞姬自信满满的拿来镜子说道“照照看,离晴公主还真有眼光,找来这么美丽的美人胚子,一会你只管舞出你最拿手的,我们几个会竭尽全力的陪衬你这朵牡丹花”

天月顺着镜子看着自己此时此刻的模样,差点没认出自己,脸更白了几分,眉眼间也显得妩媚了许多,将额间的楦藜莲衬得更加妖艳,百花珠翠凤簪梳得的发髻,更增添了天月平日里没有的成熟气息,没想道自己打扮一番后也可以和紫依媲美一番。

表演即将开始,几个舞姬纷纷拿着美人扇排成一排等在台后准备登场,天月寻了个白色的面纱遮住了自己的脸,跟在她们后面听从指挥,毕竟自己初来乍到,要是有什么闪失丢了面子,那以后就没脸在出来见人了。

琴声乍起,几个舞姬一个接着一个的登上了台,天月也紧随其后,在悠扬的琴筝声中,天月舞出了自己最拿手的百鸟朝凤,优美的舞姿赢得了台下的掌声一波胜过一波,叫好声也是此起彼伏,天月便舞的更自信更卖力了,时不时的还偷偷向台下扫两眼,却无意间对上了那双许久未见的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眼里满是嘲笑之意,心顿时慌了慌,脚下的步伐也有些凌乱了起来,一不留神,踩到了自己的裙摆,马上就要摔倒丢脸了,却看到遥辛手一握拳暗念了个咒语就将天月要倒下的身体又扶了回来,天月心里感激了一番,便再不敢望向遥辛,一心一意的舞到曲毕,最后伴着男仙们爱慕的眼神和女仙娥羡慕嫉妒的目光回到了后台。

那几个舞姬见着天月给争了那么多的光,纷纷道谢并将百花珠翠凤簪作为谢礼送给了她,又讨教了几句舞艺后就三三两两的去了梳妆室卸妆,天月也打算卸了妆后见见遥辛,那天的误会要好好谈谈,也不枉此行。刚走出两步,却瞄到一个粉装艳艳的女子正拽着遥辛向瑶池的后门方向行去,天月的心顿时悬了起来,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遂悄悄的跟了上去。

到了一个水上百花亭,无人经过的地方,粉衣女子才松开拽着遥辛的手,停下脚步。

这个女子可以公然的拉着遥辛四处走,遥辛也乖乖的服从没有任何反抗,他们的关系定然不一般,天月这样想着遂又靠的近了些,还是看不清听不明,就化成了荷花瓣飘到了百花亭的附近,才看清也听明遥辛与离晴已是暗度陈仓,自己来这九重天怕是多余的。

那衣着光鲜的离晴撅着嘴巴娇滴滴的说道“表哥哥真过分,天月那么的伤害过你,我今天为了趁机替你出出气,谎称自己身体有恙,连台都没登,就让给了她,还特意嘱咐了舞姬们今日也换成蓝衣登台,本以为她是个笨丫头根本没有舞艺的功底,会在众仙家面前颜面扫地,却不想她还是那么的招摇,得了便宜还卖乖,后来可下有了机会要丢人,你却出手帮了她,表哥哥难道不恨她么,晴儿可是恨得牙痒痒”

遥辛温柔的抚着离晴的秀发,宽慰道“晴儿,我知道你的好意,可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反正我已经放下了那些过去,也放下了那些无谓的恨,自然也不在乎她”

离晴仍不依不饶“表哥哥骗人,既然放下了还救她”说着开始哭泣起来。

遥辛温柔的将伤心的人儿拥入怀中回道“我那么做不也是为了你和母后,谁都知道你是她们的领舞,找的替补自然也不能太差,若是出了岔子,大家笑话的反倒是你,因为在场的认识天月的并不多,不过是把她当成了你的手下,更何况这是母后的寿宴,若是被有心人当成笑话传了出去,倒时也让母后难办啊,我可不希望她老人家不开心”

第一次遥辛对自己这般的亲昵,离晴的气一下消到九霄于外,脸红的似个熟透了的苹果,心也飞奔的和个小鹿似的,害羞的挣开遥辛的怀抱头也不敢回的跑去了主会场,生怕多逗留一刻自己的小心脏就会承受不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