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810字
  • 2019-04-05 08:19:04

蟠桃盛会在即,各路的仙家都千里迢迢的备上自家的贺礼赶到了九重天,竹青和玫瑰也被列在了邀请范围,正为选什么样的贺礼苦恼着,整日东奔西走。留下了天月孤单的坐在莲花池旁的雨花树下出神:记得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参加蟠桃盛会还是在五万年前,刚满十岁的天月第一次见到这么宏伟壮观的盛会,一切都是陌生而又新奇,玉华神君紧紧的抓着她的小手一边进入主会场一边嘱咐道“一会儿,一定要跟紧父王,不要随便到处乱跑,知道么?”

天月脑袋跟个拨浪鼓似得左盼右盼“知道了,父王”承诺也就是嘴上说说,还没过半个时辰,趁着玉华神君同一个白胡子爷爷下棋的机会,天月就跑到了已经合计了好一会儿的会台后面,还真是一饱眼福的地方,百十来个俊俏的仙娥手握着美人扇,正紧锣密鼓的准备着,时辰一到就会上台一显舞姿。

调皮的天月变出一把美人扇,也有模有样的一下下煽动起来,打算滥竽充数凑个热闹,却不想被一个比她高一头的小帅哥拦住了去路,小帅哥一脸鄙夷的看着天月,还嚣张的向天月叫板“这可是一万年一度的蟠桃盛会,哪来的小野丫头撒野捣乱”

天月别看个子不高,但自尊心强,自然不肯甘拜下风,见着小帅哥比自己高就踮起脚尖来气呼呼说道“我可不是什么野丫头,有名有姓的,倒是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吓了本姑奶奶一跳。”

小帅哥毫不留情的弹了一下天月的额头,愤愤道“小小年纪就开始自称姑奶奶,今天就让本殿下教教你什么叫做不知好歹。”

天月见自己吃了亏就装模作样的假哭起来,还抽两下鼻涕,为自己抱不平“你这个坏男人,光天化日之下欺负我一个柔弱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我要告诉我父王去”

见着天月哭了起来,小帅哥也有些挂不住了,蹲下身安慰道“打疼你了,是我不对,你不要哭嘛,因为没有人陪我玩,很无聊,刚才看见你在这鬼鬼祟祟的,所以就想逗逗你,没想到你这么不禁逗,我也做的过火了些,我们讲和好不好,我叫遥辛”

得饶人处且饶人,见对方要讲和,天月也见好就收回道“我叫天月”

那是他十五岁,她十岁。

后来,传来了神户族被魔族入侵的消息,玉华神君丢下天月帅了十万天兵赶去营救,天月却人小鬼大,趁乱尾随而去,半路跟丢了方向却救得了昏迷不醒的一只小鸟,直到如今才晓得那只小鸟竟是冥陌。因为不知道去神户族的路,只得抱着伤痕累累的小鸟原路返回,等待着父王回来接,却不想父王带回来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女孩,一直哭哭啼啼的要找自己的家人,天月摆出姐姐的样子安慰着她,使出了浑身解数,最后才使得那个小女孩转哭为笑,渐渐地她们成了姐妹知己,住在同一屋檐下,那个女孩叫紫依,当时她也只有十一岁。

一转眼,五万年过去了,物是人非,留下的都是追悔莫及的回忆。

一千年前命运弄人,改变了每个人的人生路……

日落西山,最后一缕霞光撒在脸上,天月斜靠在雨花树下出神,随风而落的时雨花撒了满身,连头发上也沾了几朵,突然有人拍了一下肩膀,天月的思绪才从九霄云外处被拉了回来。

玫瑰挺着个大肚子边帮天月拨掉身上的时雨花边询问“我的好姐姐怎么又在这里发起呆来,是在想哪个帅哥呀”

天月收起那些低落的情绪笑着回嘴道“鬼灵精,都要当额娘了,还在这里耍嘴说笑”

玫瑰拿出请柬递到天月的面前说道“这是今年蟠桃盛会的请柬,我有孕在身,不便参加,而竹青又要替遥辛照顾灵犀子,所以你就帮我去参加吧,顺便转转心情”

天月接过请柬沉默了好一会,回道“我不想去,怕触景生情,更怕见到遥辛,我与他已无话可说”

玫瑰坚持说道“与其这样自己郁郁寡欢,还不如去当面挑明,事情都过去,遥辛或许已经看开了,没准你们还可能有重归于好的机会呢。远了不说,就讲讲这几天你被冥陌困在魔宫,遥辛天天都来这片莲花池,一呆就是半日,虽然嘴上不说,明眼人心里也都明白她在担心你,或许是担心你有危险,也或许担心你与冥陌结百年之好,留给他的又是一场空,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只要你拿出勇气一定会有结果的。”

“哪还有回头的余地,我们已再无可能”天月伸出手接下了一朵蓝色的时雨花,捧在手心里,轻轻的抚摸着,眼里是说不出的无尽伤痛。

轻轻的拍了拍天月的肩膀,玫瑰也坐了下来,望着这一望无际的莲池,轻声说道“虽然我不知晓你和他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但我真的不希望你像紫依那样,去吧,就当最后一次相见也好”

散落了手中的时雨花,天月接过了请柬,收了起来,站起身扶起玫瑰,关心的说道“容我考虑考虑吧,天快黑了,天冷了,还是带着你的儿子赶紧回去吧,别着凉了,不然竹青又该心疼了”

心疼的看了看强颜欢笑的天月,玫瑰无奈的被搀扶着,顺着竹林小路深处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