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881字
  • 2019-03-27 07:55:20

逃出了魔城,天月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迷雾林,站在紫依的坟前,心里的怒气和怨恨都化成了水气,剩下的都是五万年来在一起的美好回忆:穿着同样的衣服,画着同样的装扮,一起捉弄父王和下人;明明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硬被紫依逼着学习,最后弹了一手的好琴,舞出优雅的霓裳舞;一起背着家人私下凡尘,观赏一场又一场的轰轰烈烈的凄美爱情,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只羡鸳鸯不羡仙,从那以后就开始一起找寻属于自己的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最后的最后却都应验了一句古语自古红颜多薄命。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往事都化成天月的泪水浸湿了轻衫,滴入了泥土里。天气也应景而变,乌云密布,雷声闪电咋做,周围的花草树木被风吹得四处摇晃,耳边的风呼呼的吹过,龙王还真是不吝啬,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劈了啪啦的落了下来,雨越下越大,天月没有用法术护体,衣服已经变得透心凉。

站在一旁的云昱于心不忍,本以为被困在魔界的天月会一无所知,却不想这些事情已变成了魔界中人茶余饭后的消遣,一出魔界就询问紫依尸体的下落,想必和冥陌脱不了干系。想到此,遂取下了自己的衣服设了隔雨术,披在了天月的身上,将已经无力起身的天月扶起安慰道“小妹,二哥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是事已至此,你也不要太难过了,要振作起来,不然紫依的在天之灵也会感到不安,听遥辛说紫依的魂魄现在不知所终,可能是在杀魔魂时,自己的魂魄也受到冲击,不过过个千八百年就可凝聚在一起,到那时只要找到就可以投胎转世,你们还是能够再见面的,有什么事情你就能够到那时当面问个清楚。当务之急是你的身体要紧,听百合姑娘说你在魔界受了很多委屈,还中了毒,刚大病初愈,应该好好休息才是”天月依偎在云昱的肩膀上一直默不作声,渐渐的失去了意识,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翠竹林,一个多月的风风雨雨一切又回到了起点,回到了竹林深处的庄园,一切就像是场漫长的梦。

虽然夜深人静,天月已了无睡意,起身披了件衣服踏出了屋门,在月色下散步,禁足于魔宫的时日从未知晓月光是那么的可贵,魔界的夜晚是没有月光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夜,充满了窒息般的恐惧,每个夜晚天月都是在难以入眠中度过,时过境迁,自己已然脱离了那个可怕的深渊。不知不觉,又到了那个一千年后初见遥辛的雨花树下,如今雨花树已开满了五颜六色的时雨花,六片花瓣呈水滴状,包裹着粉色的花芯,沁人心脾的花香萦绕在周身。此树因皆是在季末的雨后开花而得名。清风拂起,时雨花随风纷纷落下,就像一场浪漫的花雨,天月伸出手接到了几朵蓝色的花瓣,这或许是遥辛喜欢的颜色,因为他经常穿着一袭蓝衣,想着想着露出慧心的笑,望向那一年四季常开不败的莲花池,天月收起了笑容走到了池边,唤出了那两尾又许久未见的麒麟鱼,遂坐在池边说道“玫瑰已经解开了你们的禁言术,现在可不可再给我讲一些我和遥辛在曼幽渊的故事”

听了一夜关于自己的惊心动魄的冒险故事,虽不再有记忆,但是想象着和遥辛的患难与共,心里还是有点美滋滋的,最后天月枕着自己的胳膊进入了甜蜜的梦乡,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遥辛也坐在了池边,抚着她的柔发,掖在了耳后,动作很轻,有一种痒痒的感觉,头顶传来他温柔的声音“还以为你去了魔界就再也不回来了,虽然那么恨你一次又一次的欺骗我,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放不下你,再见你的那一刻,我才晓得这一千年从来没有忘记过你,还是那么的爱你。”说完这些话后,便站起身离开了,天月想伸手挽留,胳膊却不听使唤,像木头一样怎么也不能动。好想对他说“虽然短短的相遇,或许是千年前的因缘未断,我好像又喜欢上了你”话在嘴边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远去,最后只留下了一抹蓝影,几朵蓝色的时雨花落在了眼前,天月一时心急便醒了过来,原来是自己听故事不知不觉睡在了这里,那不过是一场梦,昙花一梦。

天刚蒙蒙亮,天月坐起身,掸落落在身上的花瓣,施了个清洁术,又唤出麒麟鱼问道“刚刚有人来过么?”

一只麒麟鱼恭敬的回道“主人,对不起,看你睡下了,我们也回去休息了,倒是没感觉有什么人来过,莫不是主人丢失了什么物件”

天月有些失望,没再回答什么,只是道了声别,就起身向回走,刚走不过一百米,便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刚刚失落的心又澎湃了起来,遂回头一望,一袭白衣靓在眼前,失望再次爬上心头,想见的是遥辛,出现的却是羽,那日的不辞而别,未曾想到自己会患上相思这种病,只是在魔宫的水木斋里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便整日的胡思乱想,脑子里遥辛的画面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高,甚至晚上也经常梦到他们一同被困曼幽渊,为了救被妖魔抓去的她,身受重伤的遥辛不顾生死的与敌人死斗,最后弄得伤痕累累,每每醒来天月总是泪流满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