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2039字
  • 2019-03-24 07:39:22

就在这时,一袭大罗红衣的幻姬现在屋里,多日不见小腹已微微隆起,手握着美人扇,嘴角丝丝笑意得意的很,就像坐收渔翁之利的渔翁,得意洋洋的扇着扇子说道“尊上,众大臣都在宫门口等着你呢,特来派我来通知,将天月公主请出去”

冥陌眼里闪过一丝杀意,遂又淡漠下来,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天月才松了口气放下玲珑剑,没有管着脖颈伤口,扶起早已瘫跪在地上的百合,就随侍卫们出了水木斋,虽对幻姬没什么好印象,不过这次心里也着实好好谢了她一番。

各个大臣簇拥在宫门口,见到枯枫带着天月走来,都没有给好脸色,碍于魔尊的面子也没敢做出过分的举动,倒是首相是个识大体的官,走到天月面前笑盈盈的说道“尊上这次做的确实出了格,想必玉华神君现下正在焦急的找寻你,还望天月公主回去后替尊上多说说好话,以免伤了仙魔两家的和气,这是尊上奉上的薄礼,麻烦带给玉华神君,不成敬意”

大家都心知肚明,魔界平乱刚过两万年,元气大伤尚未恢复完全,更何况新魔君才登基两万年,根基未稳,不易再次大动干戈,兵戎相见,得罪玉华神君这样上古仙神自然没有好果子吃。天月知趣的收过礼盒,到了声谢,带着百合上了准备好的马车,离开了这个不想再回来的魔宫。嵌开车帘,警惕的观察着车外的境况,耳边时刻回荡着冥陌的那句“你不要高兴的那么早,我不会轻易放你走的”

魔宫外面的世界就是热闹,尽管是魔城,卖的东西也是应有尽有,但是与凡间的又略有不同,譬如,这里的货币不是铜钱和金银珠宝,而是原始时代的以物换物。随处可见的贩卖的摊位主要以皮毛生意为主流,听百合说这些皮毛不仅可以取暖还可以用来伪装,所以生意都很红火,多半都是供不应求,而买这些的大部分是那些弱小的妖魔,也有些外族的仙家和散妖散怪入魔城,为了隐瞒身份或防止被邪恶的妖魔盯上而遭埋伏。魔城与人间最主要的不同是这里的夜晚比白天热闹,白天活动的妖魔熙熙攘攘的,而晚上来往的则是络绎不绝,尤其是月圆之夜,甚至会有各种各样的庆典。

马车行了大约半个钟头,刚到了一座山岭,大路两边光秃秃的,除了形状各异的石头,便是一座高过一座的黑土坡,偶尔可见各色的妖魔从坡顶闪。魔城之外还真是荒凉之至,天月感叹之间。

突然围上来十几个戴面具五大三粗的妖魔,拿着各样的兵器挡在马车的前面,天月的心咯噔一下,冥陌果然还是出手不肯放过她们。现在这个关键时刻,天月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她三哥云昱和二哥慕轩身上,如果他们在她们就彻底得救了。

领头的是个头顶着两个又尖又长犄角的野牛精,身穿的火红的裘皮衣特别的扎眼,到让天月想起了那位让她吃了很多苦头的也喜好大红色的幻姬,野牛精举起几千斤重的巨斧喝道“车上的美人还不快快下车,随爷回旋风山喝酒去,漂亮的就做压寨夫人,你身上的外族气息可瞒不过我的乾坤鼻”

魔界还真是不是想出就出想进就进的地方。驾车的车夫见势撒腿就跑,天月算明白了,冥陌还真是贼没诚意,演戏也得选个胆量大法力也不错的枯枫做车夫,才不会让人怀疑此地无银三百两,非要选个胆小鬼拖她后腿。天月命百合爬上车顶,使用前几日刚教她的狐族千里传音之术喊着云昱的名字,以召唤救兵,天月则跳下马车与那十多个彪悍的妖精对峙,冥陌还真是抬举她,一个柔弱的身体尚未复原的女子,居然派了这么多妖魔对付。此时也只能智取拖延时间,遂道“你们还真是大胆,我们可是天帝派来的使者,前来同你们魔尊商讨仙魔两家万年和平大计,要是被你们魔尊知道你们大胆包天的劫持使者,小心吃不了兜着走,小命不保”

野牛精眼里却闪过一丝犹豫,后又大笑起来“使者又如何,我们可是奉幻姬娘娘的命令前来抓你们的,幻姬娘娘可是魔尊身边的红人,你们若是乖乖的同我们走”说着,野牛精露出了淫荡的眼神,舔了舔厚厚的嘴唇,摇着长长的牛尾,撮着双***笑着“放心美人,我不会伤害你们一根毫毛,除了幻姬娘娘,还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人,心疼还来不及又怎么忍心伤害呢,是吧,兄弟们”那些个一众小妖,听闻老大的话,也都哈哈大笑着,甚至有一个青蛇妖流着口水,不断的扭着它的水蛇腰。

这句话说得到叫天月有些恶心反胃,真是来了一群癞蛤蟆。幻姬派来杀手也不足为奇,只是这群杀手不务正业,满眼的色欲醺醺。天月正思考着如何应付这几个无赖,眼前又飞过了一群黑衣人,身手敏捷,法术精湛,眨眼的功夫,那几个彪形大汉就倒下了。天月没有高兴反而更加担心,这几个黑衣人可比那几个只有拳头没有脑子的妖魔难对付的多。

正在不知所措焦灼之际,二哥云昱就现身挡在了天月的面前,果然不出她所料二哥果然混入了魔界。旁边还站着羽,到令天月有些喜出望外,没想到遥辛还会关心她。

一番的打斗,三下五除二除了领头的见机而逃,其余的黑衣人被打的落花流水,冥陌千算万算也未曾想出云昱和羽会潜伏在这魔城,天月心里暗喜就像打了胜仗一般。在他们二人的保护下,天月和百合成功的离开了魔界,真是比预计的顺利的多,天意如此,她与冥陌的缘分也就此结束了。

五万年前的相遇注定了有缘,那时的天真无邪谱下了情比金坚的誓言,五万年后的重逢,昔日的灿满感情羽化成无分,剩下的不过是伤心的回忆,两相厌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