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991字
  • 2019-03-23 08:01:45

事情成功与否,天月也没有把握,心悬在嗓子眼,在屋里来回踱步,时刻盼望着百合回来说出个好消息。

魔族首相刚从冥陌的正殿出来,就被一个小宫娥拦下,一听是自家女儿的奴婢才消了一半的气道“我怎么没见过你呀?”

百合机灵的回道“因为幻姬娘娘有了身孕,我是尊上新派到幻姬娘娘那的,这是幻姬娘娘命我交给你的信,还说请您务必回家仔细观看”

首相接过信又询问了几句女儿的近况便离开了,百合才松了口气,就急匆匆的离开了,以掩人耳目,要是被尊上的人看见起了疑心就大事不妙了。

首相回府便急匆匆的打开信观看,顿时火冒三丈,信的大致内容是:

父亲大人,女儿在宫里近日受了很多的委屈,身怀六甲的我好心探望尊上带回了的女人,却被诬陷下毒陷害,差点性命不保,尊上已被这个外族狐狸精迷得团团转,连我这个给他怀了儿子的女人都不放在心上,自登基两万年以来,好不容易尊上要有了子嗣,他却被那个外人迷得神魂颠倒,而那个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三番两次的陷害于我,她又是玉华神君的女儿,又开罪不得,所以还望父亲想些办法要尊上无论如何的将那个妖女赶出魔界。因昨日亲自给尊上熬汤伤了手,遂要丫鬟黄鹂代笔,望请见谅。

女儿幻姬敬上

首相收起了信,虽许久未能见到自家女儿,但是听闻是有的,遂召集了文武百官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准备彻底与尊上来个较量。天月听到这个好消息则准备了坐收渔翁之利。虽然没有打听到父王是否派人来的消息,但是经过分析,有九成可能是他们暗中潜进魔界按兵不动,等待时机和确定地点。好给冥陌个措手不及,毕竟这是冥陌的地盘,救人并非易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天月和百合彻夜未眠,盼望着冥陌派人来赶她们出宫,生怕有什么变故发生。

次日晌午未到,冥陌果然亲自带人来了,三日不见冥陌看起来憔悴了许多,进门看了天月良久没有作声,天月心里的石头开始有了着落,这事成的希望极大。

天月并未起身,仍泰然自若的续着茶水,放到冥陌面前,看都没看冥陌一眼,冷笑道“今日怎么有空来瞧我,这里有百合陪着舒心多了”

冥陌没有接下茶杯,而是起身走到天月面前,低头用手捏着天月的下巴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就那么不愿意呆在我身边么?早知今日当初我应该直截了当的将你带回魔界,即使沉睡千年我也可以天天见到你”

下巴传来的疼痛仿佛骨头都要要被捏碎了般,天月挣不脱,气愤道“你快放开我,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冥陌的火气更甚,众目睽睽之下,将天月捞起,紧紧的抱着抵在墙上,强行索吻,天月握紧拳头用力的锤着冥陌的胸膛也无济于事,时间被定格了一样,对于天月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那些跟来的下人没有一个敢看这一幕,都转过身背对着现场。天月被气得脸通红,两行热泪流下,发了狠似的咬了冥陌的薄唇,冥陌疼的皱了皱眉头,才肯罢休,松开了一脸惊恐和满眼愤怒的人儿,嘴角还残留着血迹,只是用手随意的擦了擦。

天月的唇被吻得红肿了一圈,使劲的用手擦去嘴上残留的属于冥陌的味道,恼火道“你是坏蛋,我恨你”

一个索吻,让冥陌刚才的气愤火焰浇灭了一半,邪笑着轻抚了一下天月红肿的樱唇,天月躲闪不及,怒瞪了冥陌一眼,道了句“无耻”

冥陌也不在意,从储物空间拿出一串海蓝石项链,不顾天月的反抗,戴在了天月的颈间,默念了几句咒语,海蓝石项链便隐匿不见了,冥陌双眼突然变成了幽深的紫色,仿佛像两个漩涡,一双雪白的巨翅将二人紧紧的围在了一起,现在空间里只有他们二人,天月顿时害怕起来,看着冥陌略有冷意的眼神,心跳如鼓,欲要逃开,却不想身体被冥陌施法控制住了,这回天月是真的被吓到了,惊恐的看着冥陌,闪着一丝哀求,一丝属于青丘帝姬傲骨的倔强。

察觉了天月的畏惧,自己的行动奏效了,收起了巨翅,恢复如常,遂在天月的耳边低语“这还是我第一次吻你,也是我吻得第一个女人,算是对你做错事的惩罚。你不要高兴的那么早,我不会轻易的放你走的”

天月害怕冥陌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敢忙推开,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第一次看到冥陌如此可怕吓人的一面,刚才的高兴心情早已烟消云散,剩下的是丝丝的害怕和担忧。

冥陌终于移开了视线,转到百合的身上,拿出炽焰魔扇对着百合,百合吓得忙跪了下来祈求道“尊上,小人知错了,小人只是想出魔界报仇,小人知错了”

天月见势,也顾不得害怕,唤出玲珑剑抵在自己的脖子上,直视着冥陌,冷声说道“百合是无辜的,一切都是我强迫她做的,我给她下了毒,她为了得到解药才听我差遣,要发火就冲我来,不要拿一个下人扎法子,不然我就死给你看,反正你也不愿放过我,倒不如死掉一了百了,大不了几日后传道父王的耳朵里,替我讨回公道”

冥陌果然收回了炽焰魔扇又一步一步逼近天月“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天月被逼的也一步一步后退,最后退到墙角无路可退,只得加大了握着玲珑剑的手劲再次威胁道“不要小瞧了这玲珑剑,它可以伤元神,斩灵魂,不要过来,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脖颈上丝丝鲜血渗出,染红了剑身,疼痛传来,天月却仍不甘示弱。见到剑身已变红,冥陌停下了脚步,就这样两人僵持不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