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862字
  • 2019-03-22 07:49:14

冥陌两天都没有再来,想是要给她时间考虑清楚,天月也难得乐得清闲。过了晌午,百合端过来几样可口的小点心和瓜果,天月没有胃口,就摆在了一边,续了两盏茶,将一盏放到了百合的面前道“这两日多谢你照顾,这是我用自己培育的兰香草做成的茶,我试过了清新的很,你也尝尝”

百合有些受宠若惊“这可使不得,不要说你有朝一日是尊上的妃嫔,就是现在你是我的师父,怎可给徒儿沏茶之礼”

天月端起茶杯,小酌一口,笑道“哪有那么多礼数,我这是以朋友之礼谢谢你的,没有你的陪伴,我估计自己会疯掉,另外我也有事相求”

百合接过茶杯,回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您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同我说,不用同我这般客气,只要我可以办到的,定当尽力而为。”

“你想去外面的世界找寻你妹妹吗?”天月试探的问道。

“想,可是这魔宫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规矩繁多,身不由己,一不小心可能就身首异处了”百合听到天月提到去外面的世界,眼睛都亮了,又想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也就打消了这个妄想的念头。

天月却直截了当的说道“我想逃出去,离开魔界”

一听这话,百合开始慌张了起来,就连拿茶杯的手也抖了抖道“这可使不得,师父您就饶了我吧,要让尊上知道非扒了我的皮不可,再说尊上那么爱你,你又为什么不为之所动,非要想方设法的逃出去呢,这我不会帮你的,看在我们师徒情分上,我不会将此事告诉给尊上的,您就打消这个念头吧”

天月早料到百合是这个反应,就将自己想好了的能打动她博得她同情的剧本表演了一出,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哭诉“百合妹妹,你有所不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父王早已将我许配人家,我与我夫婿也是心有灵犀,相亲相爱,如今已有了两个月的身孕,至于千年前的恩恩怨怨我早就失去了记忆,忘得一干二净,那日我遭紫依的毒手,幸得冥陌出手相救,我知道他对我有情,可是我的孩子明明可以保得住,他却自私的让我的孩儿胎死腹中,还强行将我关在这水木斋,直到我答应做他的嫔妃为止,我已为人妇,又起受这样的侮辱。当然这些事情你们这些做下人的又怎么会知晓,毕竟这可是魔尊不光彩的事情。”

百合看着天月演的这出戏,看傻了,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女人怎么能轻易拿自己的名节开玩笑,你若是不信,我可以发天道誓言证明给你看”说着天月假意的举起左手食指和中指。

百合忙拉着天月的左手说道“我相信你,誓言怎么可以随便发,会伤了灵魂的”心里却万般震惊,真不敢相信自己仰慕这么多年的尊上居然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做出这样大逆不道之事,还真叫她失望之至,一股无名火串到头顶,遂气愤道“我要到尊上那说清楚,替你讨回公道”

天月拦在她前面忙说道“不必了,这些已经不重要,即使说了也无济于事,也只会连累你,倒不如你帮我逃出他的魔宫”

百合有些犹豫“不是我不帮你,只是我人微言轻,法力又逊色,这么大的魔宫恐怕就是十个我也帮…”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五脏六腑像被刀搅一样的疼痛,双手捂着肚子,艰难的看着天月问道“你下毒?”

天月不忍心看到百合的痛苦表情,遂转过身,背对她轻声道“这是我用我的那些花花草草配成的毒药,没有配方就不知道解毒之法,只要明日此时之前得到解药,就会没事,花草虽然漂亮也会要人命,这是为师教你的最后一次课。不是我不相信你,只因你是魔界的人,是他的手下,我把我逃出的希望都压在了这一次上,为了万无一失,我也是迫不得已,你放心,只要我离开就会给你解药,倘若你想继续追随我,我也愿意带你一同出去”

疼痛渐渐地又消失了,百合爬起来稳了稳步伐,思索片刻后道“好我答应你,只要你带我出去,此地也没有什么我逗留的价值了,也是到了我出魔界报仇的时候了”

天月疑惑道“出魔界报仇?你你的仇家不是幽魅?”

犹豫片刻,百合说出了自己的另一个秘密“父亲母亲的先后离开,魔界已经没了我们的容身之地,我们姐妹两人只好游历在凡尘人迹罕至的地方躲藏修炼,好巧不巧的遇见了轩辕泽那条淫荡巴蛇,仗着自己是上古神兽,发力强大,便玷污了我妹妹,就在我要遭遇毒手时,被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项间戴着紫色狐狸小坠的姐姐和魔尊一同所救,她同魔尊很是熟悉,把我带到魔界,魔尊看我可怜就收留了我,以前一直以为魔尊不过是对敌人心狠手辣,没想到也对你不仁。”

紫色狐狸小坠极有可能是紫依,她同魔界之仇不共戴天,又怎么会和冥陌走的那么近。天月又增加了好多的疑惑,暂且放下,看到了百合的诚意,天月说出自己的计划“既然如此,再好不过,你先帮我做两件事,第一件是帮我把这封信以幻姬的名义交给她父亲,第二件事帮我打听一下城里是否有外族人遣人,如果有九成是我父王派人来救我的”

百合接过信封毫不犹豫道“好”就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