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850字
  • 2019-03-21 07:08:23

来的小宫娥虽长着张白皙的鹅蛋脸,水汪汪的杏核眼,却有着叼钻的脾气。

一进门就使上了脸色,天月问些有关魔界的问题也是爱答不理的,到叫天月有些摸不着头脑,自来到这魔宫,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怎么连一个小宫娥都给开罪了,最后只好知趣的不再作声,自顾自的修剪着盆栽、整理着荷花池,这是这段时日天月每天必做的事情。

小宫娥见着天月一心一意的摆弄着花,不在搭理自己,便有些坐不住了,挪到了天月的身旁清了清嗓说道“你一介千金之躯也会摆花弄草?”

这句话令天月始料未及,刚刚还是一副凶凶巴巴的表情,现在却写满了好奇心,女人还真是善变。天月没有记刚才的仇,很有耐心的解释道“因为我有个义妹是花仙母之后,我比较喜欢花花草草,特别是莲花,所以就和她学了很长时间,略懂皮毛而已,同她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小宫娥一脸崇拜道“公主唤我百合便可,刚才是我不懂规矩,顶撞了您,不要介意,我的命是尊上救的,因此,一直都很仰慕他,我只是气不过尊上明明对你那么好,你却还不知好歹惹他生气,尊上告诉我你性格随和,不摆架子,不像幻姬娘娘那样张扬跋扈的,我这个人是个直性子,喜欢有什么说什么,所以尊上才派我来陪你,好让你更舒心”

天月终于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了,感情冥陌回去后定是发了场大火,惹得他的忠实粉丝心疼就不干了,最后天月就要做冤大头,明明该生气发火的是她好不好。不过生气归生气,冥陌也着实费了一番心,给她找来个性子直爽又喜欢花花草草她有共同爱好的丫头,要知道在这魔宫里,个个小宫娥都是狗仗人势毒辣的很,像百合这样的确实是稀有物种了。因此,嘴上不能对他的粉丝说任何的不适,好不容易得来个宫娥,她还等着这个宫娥帮她做事,助她逃出魔宫呢。

打定主意,天月眼珠子转了转,满脸笑意的看着百合,编了个故事“刚刚他弄坏了我的一盆盆栽,我两天的心血都白费了,所以才发了脾气,惹他生气的。算了,不说这个了。你刚才说你叫百合是吧,你也喜欢花草么?”百合有些欣喜地点点头。

天月愁了一天如何收买人心,现在可是好机会摆在眼前,从没想过自己这摆弄花草的本领,也可以派上用场,一边目不转睛的继续修剪着花枝,一边问道“你想学么?要不要拜我为师”

“真的吗?”百合有些激动,有些兴奋的忙对天月做了个拜师礼“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快起来,我们只是暂时的师徒,受不得这么大的礼”天月心虚的扶起来满眼崇拜之色的百合,也许是心里有愧,不敢直视百合那渴望的双眼,天月不自然的转头,背对着百合,装模作样的干咳了两声,问道“魔界本就寸草不生,你是魔界之人,又怎么会喜欢花草”

听了天月的话,一抹难过挂在脸上,百合轻抚着一株百合花叶,回忆道“我母亲是一棵建木,刚刚化形,便被凡尘之人的贪念所扰,本体受损,逃命之时,被父亲所救,将母亲带到了魔界栖息,母亲生下了我和妹妹不久,本体为建木的她受不得魔气的侵蚀,身体情况变得越来越差,父亲于心不忍,本打算辞去护法之职,带着我们一起去凡尘隐居,却不想,天意弄人,突然魔界内乱,父亲不能离开魔界了,最后在那场内乱中,母亲病死,父亲战死,只剩下了我和妹妹相依为命,是魔尊救了我们,我们都很仰慕他,只是妹妹正值懵懂之年,居然爱上了尊上,她很自卑,于是就趁我不备离开了,至今下落不明,可能带着母亲的本体去了外面了吧”

勾起了百合伤怀的过往,天月很是过意不去“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呵呵呵……,怎么能怪你呢,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早就想开了,师父,我一定会好好跟你学的”百合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封住了自身的魔气,保证道。

就这样,整个晚上,屋子里都充满了欢声笑语。站在门外的冥陌也欣慰的笑了,这些日子第一次听到天月如此开心的笑。明知道软禁她于她是件残忍的事,却还要对她发火,满心的自责,他要耐心的等,等有一天天月能够想通而回心转意。无论这个时间是多久,至少她一直在身边。

这个徒儿果然够义气,天月经过旁敲侧击,两天的时间她问出来许多的事情。譬如幻姬的父亲是这魔界的首相,在这魔界很有地位,还有那两个宫娥并不是以讹传讹,而是确有此事。

确定了紫依真的死了,天月心如刀绞,那个昔日同她一起看日出日落的知己,一同形影不离生活五万年的好姐妹,自己为之掏心掏肺的做了那么多,原来什么都没有换来,得到的却是她处心积虑的算计她,她天月这个知己又算得什么,一个玩笑?还是一只可有可无的玩宠?如今想去当面问问她到底所谓如何,她已不明不白的离去,这五万年究竟是姐妹情深还是虚情假意的演戏。从没有过的伤痛袭上心来,哪怕是父王不明原因就将她强行关在百花园三百年,遥辛对她冷言冷语,她都不曾这样失落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