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300字
  • 2019-03-04 23:14:08

云昱看着她那妩媚的模样,拂开女妖的“咸猪手”,冷声道“你一方小小的妖孽也敢前来勾引,就不怕我将你打的魂飞魄散”。

女妖没料到自己的媚心术未奏效,咬了咬银牙,暗惊怕是一个难惹的主,就规矩的退了几步笑脸相迎道“不知阁下居然这么不解风情,也不懂得心疼一下奴家,刚才是奴家失礼了,为了赔不是,阁下能否赏脸来我府上坐上一座”心里却想着可不能让煮熟了的鸭子就这样白白的飞了,她可是在这守株待兔了很久才遇到这么个俊美的仙人,想着一会儿就可以吸他的仙气,要他的法力,便不自觉的一抹诡异的笑从脸上划过,她这一招不知骗到了多少小仙。

云昱却早知道她的端倪,为了避免大乱,此地不方便动手,他就假装一概不知的样子应下了女妖的邀请“看你如此诚心,我便与你同去,若是寻得我遗失之物,重赏”

女妖得意的拉起云昱修长的玉手,并未瞧见云昱一闪而过的嫌弃,便各怀心思一同离去。

而另一边偷偷溜走的天月,拼命的跑着,已逃到了百里开外,到了自认安全的地方,才长舒一口气,停下了有些疲乏的双腿,望着四周陌生的景色,敲了下自己的脑门,自嘲笨蛋,刚才只顾得逃跑竟忘记了方向,天渐渐地暗了下来,周围的事物早已模糊不清。自小天不怕地不怕的天月,最大的心里障碍就是怕黑,只因为小的时候父王为了管教顽劣的她经常把她关进伸手不见五指的魔洞,以作惩罚,里面不仅蛇鼠爬虫皆是,还魔气滚滚,从此她便觉得在黑暗的地方就会有窒息的感觉。

掏出玲珑雪雨剑,天月小心谨慎的挪动着缓慢的步伐,深怕惊动林子深处的野兽妖魔,

正当天月不知所措之时,突感四周风声乍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周围蔓延着,许是有妖魔路过,被风带个趔趄的天月这样想着,立即警惕起来,拿起颈间挂着的紫魂石看了看,并没有发光。既然不是妖魔那究竟是何人。天月瞬间感到恐慌,一种不祥的预感漫上心头。

背后突然响起不冷不热的暗哑男声:“别来无恙啊,天月,想不到你居然还活着”

此人果然非等闲之辈,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就站在了身后,听他说了这样一番话,倒叫天月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貌似他们好像素未谋面,怎么却说得好像他们认识了很久似的,听他话的口气又好像曾经还有很大的过节,莫非他也知道自己一千年前的事情,这可是个绝好的探清一千年前事情来龙去脉的机会。

她可是曾经使用各种杀手锏求了许多人告诉她的过去,可是没有人说出一分一毫。甚至,有一次,她在姐姐天婳面前用生命做要挟,也没有套出半分有用的东西,只是对她讲了一堆无关痛痒的糗事。她姐姐虽是掌管四海的水神,也是天帝长子浮孟的王妃,可是却是个爱玩爱闹的主,至于浮孟为什么会倾心于她,天月也迷惑了许久,八成是浮孟从小到大的生活太一板一眼,需要一个能给她增添色彩的人,这或许就是感情互补论。这样的姐姐一旦谈及她失忆的事,便一改从前,变成了一幅严肃的面孔,这让天月觉得一千年前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一定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多半也是让她天月哭上几天几夜的伤心事,不过越是这样越想知悉一番。

看着一脸茫然的天月,一丝错愕闪过,灵犀子不以为然道“看来是不记得自己做的好事了”。

天月定了定心神回道“如果阁下所说的真的是我,那不妨说一说,实不相瞒,我因为某些缘由,暂时忘记了以前的事,倘若知晓,还望能否告知一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