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814字
  • 2019-03-19 08:05:07

惨白如纸的脸,紧紧皱在一起的眉眼,发紫的唇,唇角还流着鲜血,痛苦的呻吟着,天月眼睛无力的睁着,五脏六腑仿佛无数只蚂蚁在侵蚀,疼的无法呼吸。冥陌很快就赶来了,看着冥陌急切的面容,天月心里真不知是该埋怨还是该感动,有些艰难的用眼神复杂的看着冥陌。

看着眼前这一幕,冥陌心疼不已,看着天月复杂的眼神,满心的内疚,又听到巫医的诊断结果“天月姑娘好像中了其他的毒才引起九曲破复发,只是不知毒因便不能解毒,当务之急要立刻找出病因对症下药,不然她的命就难保了”

冥陌恼火道“速速把幻姬传来”

两个侍卫应了一声就小跑而去,不一会儿,火红罗衣的幻姬就站在了冥陌的面前,还未作揖说话,就被冥陌用力的握着手腕,头顶传来了冥陌恼火的声音“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么?给我交代清楚天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偷瞄了一眼天月,见天月正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幻姬立即收回了目光,扑到冥陌的怀里一脸委屈,带着哭腔道“她中了毒怎能推到我身上,看她大病初愈身体虚弱,我只是好心好意给她送了参鸡汤,不信你可以测测有没有毒”

冥陌沉思了片刻,自己也喝了鸡汤并没有中毒的迹象,但一定另有玄机,苦于没有证据,只能自觉理亏,便甩开了手,幻姬被甩的一个趔趄。

冥陌的亲信枯枫一语道破玄机“尊上,枯枫曾也看过一些有关九曲魔虫的药理书,有本书上记载过九曲魔虫以花为食,以血为养,特别是食了血母参,这种血母参可以散发出吸引九曲魔虫的气味,过去很多妖魔也是用这个手段抓取魔虫的。而我们魔族习惯了用紫罗兰洗浴,它可是许多魔虫的克星”

幻姬的脸顿时白了一层,失了血色,怨毒的看了枯枫一眼,对枯枫又记上了一,面上的委屈却更加了几分。

听罢,冥陌赶忙掀起天月的衣袖,果然在上臂上发现了一只紫色的魔虫,周身散着黑色和红色交杂的煞气,已经核桃大小了,还在勇往直前的吸着血。冒着被魔虫反噬的危险,冥陌毫不犹豫的将魔虫斩下,遂将魔虫的尸体扔在了幻姬的面前,更加气愤道“人证物证据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幻姬的脸又白了几分,手也开始颤抖着,仍故作淡定的答道“冥陌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是无辜的,大病初愈,我是真心想让她好好补补身子,害了她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再说我每日深居简出,都不曾出过这座宫苑,到哪里去抓这九曲魔虫,更不知道血母参会引来九曲魔虫。”

“不知道?一句不知道就能撇清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的那些小动作,仗着多宠了你几分,你就得意忘形、胡作非为。更不要仗着你的父亲位高权重,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你应该知道我说的出做得到”

听到冥陌最后冷情的话,幻姬是真的害怕了,她可以说是冥陌打拼天下时就已经跟着他了,自然知道冥陌的手段和绝情,但是她是真心爱他的。幻姬想着自己披荆斩棘终于可以站到了冥陌的身旁,却还是得不到他一丁点的爱,真的有点悲凉,开始嘤嘤的哭了起来“冥陌你摸摸良心看看,我这么多年心甘情愿的为了你做了那么多,反过来还不如这个外族女人”说到浓时,仰起头,满眼的含情脉脉,紧紧的拉着冥陌的衣袖,继续说道“是,我平时嫉妒心重,看不得你多瞧别的女子一眼,听不得你和别的女子多说一句,那是因为我爱你,自从看见你第一眼,我便无法自拔的爱上你,我知道你心里没有我,但我可以等,等你累了,回头的那一刻”

“那我也容不得你伤害天月分毫”冥陌无情的甩开幻姬的手,冷眼扫了一眼仍跪在地上的幻姬,冷冷的说道。

“尊上,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可以冤枉我惩罚我,但我的的孩子是无辜的”见冥陌仍无动于衷,幻姬只好轻轻的抚着小腹,亮出底牌。

“孩子?我怎么不知道”冥陌有些动容,震惊道。

幻姬感觉有戏,就马上摆出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道“妾身本来想在你的生辰给你个惊喜,谁想今天的事情会发生,为了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我要改过自新多做善事,给他积福,所以才亲自下厨慰问一下这个大病初愈的妹妹,却不想…却不想有人想借机害她,使她被魔虫袭击,我真的是冤枉的”

冥陌看着满脸泪痕的幻姬下令道“现在让天月中毒的罪魁祸首已找到,巫医先帮天月解毒要紧,枯枫你给幻姬号号脉,看看这个女人说的是真是假”

幻姬果然有了两个多月的身孕,冥陌见天月的病情已也渐渐稳定下来,才将幻姬打发了回去,待所有人都退下后,冥陌才命枯枫将荷花池里三层外三层的检查了一遍,一无所获,又将参鸡汤遣人带去检查,里面果然含有血母参的成分。冥陌的心里便一目了然,幻姬有了身孕这笔账就暂时替天月记下,他日定加倍奉还,遂召集了侍卫道“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入,如若天月公主再有什么闪失,惟你们试问”

“喏”侍卫们齐齐应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