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853字
  • 2019-03-17 08:11:00

天月走了不一会儿,出现了一个红衣女子,婀娜的身材,沉鱼落雁的容颜,手握着美人扇迈着小碎步走到冥陌的面前,坐在一旁的玉石凳上,妩媚的笑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千年都等得了,又何必急于这一时”

冥陌收起炽焰魔扇,瞟了一眼幻姬道“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幻姬摇了两下美人扇,向冥陌抛了个媚眼,松了松紫轻纱披肩,露出性感白皙的锁骨,柔声细语道“听说魔尊出了魔界带了个女人回来,好奇而来,什么样的女人能让魔尊破了规矩,为之动容,果不其然,真的是那个让你念念不忘的女人”

冥陌冷眼的看着幻姬的动作,放下了手中的玉杯,冷声道“既然知道,你就放规矩一些,不许伤害她,不然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幻姬见冥陌不为所动,收紧了披肩,接着笑了笑“魔尊何必如此,普天之下,能博得你一笑的只有她一人,若你们能共结连理,我替你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伤害她呢”

“但愿如此,你以前犯的错误我可以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不予追究,在我的眼里你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妃嫔,若不是你父亲,你也不会爬到今天的地位,要摆清自己的位置。魔后的位置非天月莫属,你可不要得寸进尺”冥陌扔下这些狠话消失在小花园,留下幻姬一个人气的牙痒痒,眼里闪着怨毒,手里捏着茶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天月的名字。

自回到屋内,天月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踌躇踱步,想一个万全之策,即可全身而退又不会伤了与冥陌的和气,以免冥陌日后找上门来,他可不是好惹的主。此外,九曲破是魔界之毒,炼制很是复杂,紫依为什么会煞费苦心的对自己下杀机,还是冥陌自导自演的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这些都着实令天月费解头疼。危急之时,脑子里竟闪着遥辛的影子,拍了怕脑袋,天月自觉定是近日中的毒太多,伤了脑子产生了幻觉。

直到走累了,天月才安静下来,坐在凳子上,手撑着头看着小池里的荷花发呆,门外传来一阵娇滴滴的女声在同侍卫说话,后就听到侍卫传道“天月公主,幻姬娘娘来探望您了”

初来乍到,在未想到逃出的办法前,不可惹是生非,天月预感这个冥陌的女人找上门来定是没什么好事,但是又不可随便推脱,只得以随机应变的心态应允。

随后,门开了,进来了一位身着大红罗衣的女子迈着小碎步姗姗走来,手里提着食盒笑道“天月妹妹在这里可还住得惯,怕你吃不惯这里的饭菜,喏,我亲自熬了些参鸡汤,虽然厨艺不是特别精湛,但是我试过了味道还不错,来尝一尝”边说边从食盒里取出参鸡汤送到天月的面前,遂坐下。

盛情难却,天月知道碍于冥陌的威慑,这个女人不敢明目张胆的下毒,便硬着头皮喝了几口应酬道“姐姐真是谦虚,怕是神厨对着这汤也会自惭形秽的”

幻姬又倒了两盏茶,一盏递到天月面前,笑道“妹妹过奖了,其实冥陌没你想的那么心狠手辣,那只是外人的猜测,我从小与他青梅竹马,他有什么心事都会同我说,就像个受伤的孩子似得,如今都快当爹了,还是老样子”摸摸肚子又继续“冥陌也经常在我面前提及你,你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一直想报答这份恩情,后来就将这份恩情误当男女之情,当局者迷,所以才造成白日的误会,还真是难为你了”

天月不知她说的几分真几分假,只得应和着编了个瞎话“姐姐说的是,我失了忆,早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他的这份心我领了,我父王已经帮我定下了一门亲不说,我与未婚夫早已心有灵犀,相亲相爱。如今落到此处,怕是他定在四处的寻我担心的紧,还望姐姐能谅解我的心情,向魔尊说明,放我出这魔城”

“那你的未婚夫是何人啊”不知什么时候门开了,冥陌已赫然站在门口,不知喜怒的说道。

天月支支吾吾了半天愣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幻姬起身作了个揖没有说什么,冥陌唤她退下,她也乖乖的退了下去,掩门的一瞬间天月看到了幻姬那张冷笑的脸,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还打了个寒战,心里暗道不妙,自己这么小心还是入了她的套。

冥陌撑炽焰魔扇随意的扇着,坐到凳子上等着天月回答。天月有些不知所措的倒了些鸡汤放在冥陌面前搪塞道“这是幻姬娘娘亲自做的,魔尊尝一尝”

冥陌接过鸡汤,放到了一边,挑眉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天月又是一阵支支吾吾“那个,那个未婚夫么,是是…遥辛”脑子转了半天愣是想不出别人的名字,心里祈祷着遥辛要原谅。

冥陌听了这个名字,脸顿时暗了下来,怪不得紫依说了那番话,那日听了轩宇泽那条巴蛇的示好,立刻赶到了迷雾林,却不想紫依要对天月下毒手,看着中毒的天月一时心急并没有多想,现在想想还真是别有深意。

冥陌拿出一面镜子,放到了天月的手中,感慨道“看来你们已经见过面了,一千年后我又晚了一步,天意如此,这个镜子是你送给我的礼物,我已经把他珍藏了五万年,我把我们的记忆都注在了里面,现在你帮我好好收着好么,我现在还来得及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