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834字
  • 2019-03-14 08:10:00

西荒之地的迷雾森林,这是个土地老儿都不敢管辖的地儿,连个土地影都拘不到,甚至妖怪都少得可怜,遥辛寻着灵犀子和魔魂的气息而来,每个月圆之夜,灵犀子都将自己的气息掩盖的很好,使得遥辛无从下手,这次却气息如此强烈,恐怕灵犀子已经控制不住魔魂煞气了。

这千年间,灵犀子一直带着魔魂煞气躲避天界的找寻。今日是月圆之夜,灵犀子又要面临魔魂噬心之痛而魔性大发。魔魂乃是魔族始魔,盘古开天辟地,混沌之出,在父神、女娲、伏羲等上古大能的创世之力下,天地间生出六族,其中神户族、赤龙族、火凤族、冰玄族和木花族各司其职,相互和平共处,联姻可增加族间的关系并可生出更强劲完美的后代,以补彼此间的不足。五族以赤龙族为首共同保护帮助弱小的人族的繁衍发展。可好景不长,人类和各族间因为欲望而邪气渐生,一时间三千世界邪气凝聚,吸收了天地灵气后诞生了始魔和魑魅魍魉,在始魔的带领下建立了魔族,始魔以天为父以地为母,法力无边,却充满了邪恶和野心而引起其他五族的不满,五族族长联手与始魔大战七七四十九天大败化成五根神柱,失去了各族族长的庇护,妖魔更加猖獗,各族损伤惨重,遂请求了父神相助,最后父神使出创始之力,利用五族族长化成的五根神柱布置成天罡五行大阵,将始魔的魂魄封印在魔界深潭洞内,没了自由的始魔发了天道誓言,有朝一日若后辈放它见得天日,立下血之契约,他就会为之实现一个愿望。

而一千年前紫依为了一己私欲违背三界之规放出魔魂,幸而魔魂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肉身尚未成气候,灵犀子便乘机运用了锁魂术,将魔魂锁于自己的体内,以至不能出来作恶。但这只是暂时之法,每个月圆之夜魔魂法力便会增加一分,灵犀子就要忍受噬心之痛,倘若心被噬尽,魔魂就会逃脱重生。为了避免三界大乱,灵犀子一直隐居山林埋没身份。

然则天下无不透风的墙,做错事终会有败漏的一天。紫依魂不守舍的向林子深处走去,脑子回荡着冥陌走时扔下的话“看着昔日合作过的份上,好心提醒你,魔魂至今没有找上你,你就从来没有想过原因,灵犀子躲了你千年,却在偷偷帮你抚养悔儿,真的只是因为责怪你杀了蓝烟么,话已至此,你好自为之吧”

情是深入骨髓的断肠毒药,即使处在水生火热的痛苦之中,仍然不忘记为那个心里恋着的人付出,为得不过是希望彼此的昙花一梦。

终于走到了灵犀子的木屋,经过了千年的寻觅,终于找到了灵犀子的踪迹,没想到他却一直近在咫尺而不知,紫依内心有丝悸动,有点胆怯,最后鼓起勇气推开了木门,却看到了让她永生难忘的一幕:昔日温文尔雅的灵犀子正痛苦的压制着魔魂的煞气,一会变成了充满杀气和邪恶气息满脸狰狞的恶魔,一会又恢复成面色惨白、毫无血色的灵犀子的模样,栗色的长发凌乱的披散在身后,豆大的汗水已经打湿了青衫,七窍流血,胸前一大片血迹犹如绽放的花朵,虽如此痛苦狼狈,眼里却闪着坚定和决绝。

紫依沙哑颤抖的嗓音已发不出声,跌坐在地上,眼泪不住的流着,这样的画面是从未想过的,魔魂没有找上她,她还一度沾沾自喜,若不是冥陌那番话的点醒,恐怕她仍在鼓里。

看着呆愣在一旁的紫依,灵犀子忍着疼痛艰难的喊道“这里危险,速速离开。”随后又听见另一个声音“好久不见,我的恩人”

“我不,这是我犯下的罪孽,也应该由我结束”紫依嘶吼着。

灵犀子无奈,却已无力赶走紫依,恢复了刚刚的平静道“这一天还是来了”

静寂了片刻,紫依才恍然大悟,这一千年来,灵犀子越来越疏远,原来都是因为害怕有一天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他煞费苦心的收复魔魂,倍受魔魂折磨,不过是为了帮自己将功补过,却不想将这份情谊变成负担而隐瞒至今,想到此,紫依的眼泪更加忍不住的啪嗒啪嗒的流下来。许多的事情都是这样,明明很简单,非要曲曲折折的走,最后给自己落井下石,不能圆场。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贪婪,我不求你原谅我”紫依泣不成声的说着。

事已至此,灵犀子忍着痛道着自己千年的心绪“我虽是虚幻山的人,可是我的原身确是魔界中人,魔界大乱,师父将还年幼的我救出,寄养在身边,教我匡扶正义,现在我虽已成为仙家侠士,但你与魔界有不共戴天的灭族之仇,我怎能自私的与你长相厮守,我不知一千年前你都做错了什么,但我知你的所作所为皆因我而起,一步错步步错,不要在这样折磨自己了,我对你的情谊和歉疚,也只能为你默默做这些,不要在做傻事了”

“呵呵呵……,为什么天道要如此对我,爱而不得,我是错了,但也都是被这天无情的天道逼的”紫依已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哽咽的指着天道自嘲道。

天道岂容被人指责,一道紫色玄雷劈在了紫依的面前,地面顿时出现了一个几丈深的大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