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436字
  • 2019-03-11 06:59:00

回到主殿,遥辛便看到好友知己羽早已候在那“有事?”

多久没有看到遥辛这般轻松的笑过了,羽有一丝晃神“二殿下可是去见了曼蝶公主?”

“嗯”遥辛并未打算隐瞒。

“难到二殿下放下了一千年前的事”

“没有,但是我应该试着相信她”

“二殿下知道了她的身份?”

“嗯”

“我还是奉劝二殿下放下执着,既然不是缘,为何还要再次陷进去”

“我总是时刻都在提醒自己这是个错误,可每次遇见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不怕后悔?”

“不悔”

遥辛与天月夜聊的事不知怎的传到了浣雪和离晴的耳里,离晴气的摔了一地的玉器,浣雪也没了心情安慰躁狂的表妹,本了想通过离晴的手赶走天月,却不想弄巧成拙了。

见浣雪沉默,离晴气哼哼的说道“表姐,你看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又来勾引表哥,也不知道用了什么魅术,迷的表哥着了道”

“谁让你不争点气,老是触他的逆鳞,要不然哪有那狐狸精什么事”看着像炸了毛的狮子的离晴,浣雪恨铁不成钢的冷哼道。

“表姐,我不管,你可一定要帮我”离晴拉着浣雪的胳膊,装可怜道。

“那是自然”虽然不是很喜欢表妹的作为,但是也好过那个害人不浅的狐狸精,浣雪这样想着,安抚地握着离晴的手,一双阴毒的眼眯了起来。

转眼间,几日很快飞去,遥辛一改从前,得了时间就去探望天月,没有人时就带她出去透透风,在她的软磨硬泡威逼下也会讲一些有关自己战场上的事迹,天月崇拜的眼光一闪一闪的,敬佩他多姿多彩的辉煌人生。自己的生活是那么的暗淡失色,每日面对的也不过是巴掌大的百花园,所有的三界传闻都是当成故事入耳。感动他对曾经的自己感情的执着,羡慕他的无所不能,偶尔被他无意的看上几眼还会脸红,天月自认为这是蛇毒深入骨髓的后遗症。几日的朝夕相处,天月的愧疚之心升的更旺了,想要表明身份,又怕遥辛会有芥蒂。

渐渐的天月也慢慢害怕起来,害怕终有一天遥辛会识破她,或许会更加的恨她,到时怕是再也回不去了。

为了让这个慌圆下去,天月觉得少见遥辛为妙,多见一面,就多一份危险,将来就多一分的恨,倒不如相互间留一个好念想。正巧,羽来了,见着自家殿下又要泥足深陷,羽实在坐不住了。见了天月,也没客气,开门见山道“公主明明承诺不会再和二殿下有牵扯”

“没信守承诺是我不对,但是这件事也不都是我的错”天月有些无辜的说道。

“当局者迷,公主就没想过,以二殿下的智慧,早就识破你的身份?”羽直截了当的说道。

“想过,只是他没有点破,我想与他好聚好散”天月坦然道。

“你没打算要和二殿下有结果?”听闻天月如此说,羽疑惑道。

“我不知道坦白后,他会作何反应,不知道彼此有了牵扯是对是错,更不知道我们之间是不是天命姻缘”天月沉思道。

“既然如此,你又打算抛弃二殿下了,还真是个潇洒的上神”羽没有了往日的恭敬,有些气愤的说道。

“我、我不知道,但是我不想再伤害他,在千年前的事情未查清前,我们不该有什么纠葛。是我妄想了”羽的一盆冷水,令天月不知所措。

“二殿下本是上古之神的转生,本就被这三千世界束缚,不该被感情所累,更不要说三生石上的天命姻缘”羽也不客气,继续说道。

“我不该贪恋,谢谢羽公子的提醒”天月有些自责,有些伤感,有些不舍。

经过一番的思想斗争,次日,天月在羽的帮衬下,化成羽的模样离开了九重天,刚走出南天门,就后悔为何临走前没有向羽问问路,当下头是不能回了,也只能硬着头皮按着直觉走。

真是事与愿违,天月飞的方向与玫瑰所住的洛泽城南辕北辙。飞了半日也只不过是在另一个地方转圈圈,全当是大病初愈的旅行,天月坐在一片树林的一棵松树下自我安慰着。

突然几只兔子从眼前飞奔而过,颈间的紫魂石闪了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