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619字
  • 2019-03-10 07:59:00

回到寝殿,天月如小鹿般的心跳才算平静下来,用右手摸了摸左侧的香肩,这是刚刚遥辛把她从池中捞出来时碰过的地方,仿佛还残留着淡淡的独属于那个男人的檀香味,想到明日的约定,有丝期待,有丝彷徨。明明不该留恋,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里那小小的渴望。

伴随着七彩神鸟如琵琶的叫声,天月一骨碌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昨晚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既然想不通,就暂时放下那不该有的心思。

施了个清洁术,天月拿起玉几上昨日看了一半的戏本子,搬了把贵妃椅坐在窗边,推开了窗,如同往日般一气呵成。又是一阵扑鼻的莲香飘了进来,还真是有遥辛的地方便有莲花,这份情有独钟还真是没谁了。

本以为今天就这样惬意的过着,突然莲池的对面传来了女子的叫骂声,不一会一道剑光闪过,莲池里的莲花斩起好几枝,瞬间化成碎片散落在天月的面前,惹得天月一阵心疼,真是暴殄天物啊,好好的莲花就这样被毁了,有一朵甚至已经有了灵识。

还未等天月起身一看究竟,随后一道粉色的倩影就落到天月面前,剑尖直指天月的眉心。

看着这突然而至的粉衣美女,天月从记忆里搜索数遍也想不出自哪里见过,更别提得罪二字,身子向后挪了挪,远离了指着自己的利剑,放下戏本子,恼道“姑娘与我素未谋面,却来这里撒野,不知何意?”

粉衣女子收起了利剑,抖落了几片落在肩上的残瓣,挑衅的看着天月,讽刺道“原来青丘的帝姬长相也不过如此,真不知道表哥哥看上你哪了,本姑娘我是凤族公主离晴”

“既然是一族公主,就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可不要给你们凤族抹黑”天月也不甘示弱回道。

“你,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一次次的勾引我表哥,还伤害他,有什么脸面赖在这”离晴气的小脸通红。

一看就是个蛮不讲理的主,娇生惯养的,见了谁都用鼻尖看人,天月最是看不惯的就是这种胸无点墨、自以为是的白莲花。

“我们青丘的女子可是性情专一的,我与你表哥也是你情我愿,甘你什么事”天月不怕事大的气着离晴。

离晴也是个点火就着的火暴脾气,哪受得了天月这般刺激,拿起手中的利剑便向天月刺去。

天月也唤出玲珑剑,准备接下离晴的剑锋。

突然一道白光,分开了欲打在一起的两人,好听似询问的长音也随之响起“你情我愿?”。

听声音,天月的心咯噔一下,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循声望去,只见遥辛身着金色龙纹黑长锦袍正站在不远处的金梧桐下,好似嘲弄的看着天月。

“表哥哥,你终于来了,这个狐狸精欺负我不说,还污蔑你喜欢她”见着了遥辛,离晴就像一只粉蝴蝶一样奔去,瞄了眼地面的莲花残瓣,有些心虚的撒娇道。

这事怕是不能好好了了,都怪自己一时冲动,逞口舌之快,现在尴尬了,但是又不能太畏缩,天月只好硬着头皮回道“二殿下误会了,我不过是看你表妹不分青红皂白,就拔刀相向有些看不过,说的气话,你可不要当真。”

“当然,既不是天命姻缘,又何必执着。”遥辛拾起一片莲花残瓣,坦然道,遂凌厉的看了眼离晴,不悦道“看来是太纵容你了,你明知道我的底线,要是再让我看到一次,我不介意将你赶回凤族”

“表哥哥,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碰这莲池了”见遥辛真的动怒了,离晴立马梨花带雨的委屈道,并怨毒的看了眼天月。

天月却无所谓的没再理会她,很是大度的说道“二殿下的表妹到我这里撒野,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也希望你约束好她,我可不希望再添新伤,到时伤了青丘和凤族的和气就不好了”

“你这个狐狸精,你…”离晴“你”了半天,气的不知如何反驳,小脸憋的通红,跺了跺脚,看向遥辛的眼神更加的委屈,和刚才跋扈的样子判若两人,好似这一切都是天月挑起来的。

看着和戏本子中白莲花如出一辙的离晴,天月暗自腹诽“还真是个演技派的白莲花,不过看样子遥辛不吃这套,真是浪费了离晴这一身的演技和便宜泪水”

遥辛看都没再看离晴一眼,而是看着表情多变明显神游的天月,承诺道“至你伤养好为止,这种事不会再发生”遂收回目光,带着离晴瞬间不见了。

遥辛没有继续追究天月的口无遮拦,就这样走了,倒让天月松了口气。

没了继续看戏本子的心情,天月便开始整理被离晴糟蹋了的莲池,一株株莲花渐渐的又恢复了往日的勃勃生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