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301字
  • 2019-03-09 08:01:00

随后两个人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估计遥辛不会再搭理自己了,天月没在多想,迈着自认为优雅的步子,输人不输架,打算继续往回走着,却不小心踩到了一块突出的橄榄石,脚一滑便直直的飞进河池里,入水的那一刻,天月还在疑惑自己怎么会败在一个小小石头的手中。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有几滴甚至落到了遥辛的书上,这么大的动静怕是扰了人家的清净,天月红着脸觉得自己还真是笨到家了,遂钻到水里不出来,并时不时的向前游两下,等着悄悄游到远处在伺机上岸,可不能让遥辛瞧了自己狼狈的样子,不然最后的一点尊严也没了,好歹自己也是青丘尊贵的公主,辱了青丘的门面是万万不能的。

却不想小算盘还未响,自己就被人腾空捞起又回到了亭里刚才站着的地方,水滴落一地,一滴一滴的滴答声敲打着心房,落汤鸡般的天月打个嘚瑟,脸却红的更甚,小手不自然的拽了拽湿透了的轻纱绿罗裙,用近距离都很难听清的低低的声音说道“呵呵,让你见笑了,谢谢你哦”

湿透了的轻纱紧紧的贴在那玲珑有致的身段,诱人的曲线尽显,若隐若现的粉色莲花肚兜裹在胸前,那美好仿佛要呼之欲出,红红的小脸,有些紧张的神情,还是曾经那样可爱。遥辛感觉有些口感舌燥,给天月施了个清洁术,没有理会她,又坐回原处捧起书本,眼睛却不经意间向幻影树后瞟去,一道黑影抖了抖,遂消失不见。

“那我真的回去了,你继续看书。”低头看了看已经干了的衣裙,场面说不出的尴尬,天月脸更红了,讪讪道。

遥辛抬眼看了天月一眼,轻笑道“你不用紧张,如果想谢我,不如每晚到这里给我讲些你和你姐姐的故事。”

“哦,好的,二殿下若想听,曼蝶定会讲与你听,今日曼蝶落水,有些着了凉,就先不陪二殿下了,失陪、失陪”遂慌慌张张的离开了水亭,带着万般的懊悔向住处急行去。

见天月离开,遥辛转眼看向幻影树,冷声道“出来”

一团模糊的黑影从树后冒出,渐渐化成人形,飞落到遥辛的面前,竟是一席黑衣的浣雪,有些不甘道“弟弟,你为何要帮她,她又不会溺死”

“姐姐,莫非忘记了答应我的事,她是曼蝶,不是天月”遥辛无奈的说道。

“曼蝶?我才不信,也就骗骗他人,可骗不过我,难道弟弟真信了青丘狐狸的鬼话”浣雪愤然道。

“是与不是已不重要”遥辛将佛经翻了页,继续看着,淡然道。

浣雪却不依不饶,一把夺走遥辛手里的书,扔到一边“撒谎,我让她落水出丑,我想要她的命,还不都是为了你,弟弟,你别再自欺欺人了,既然不在乎了,还把她留在身边做甚,她的伤到哪里不能养,非要在你这凤栖宫,这狐狸精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居然好巧不巧的就到了你这凤栖宫,你就从未怀疑过她的居心,千年前都能对你有杀机,现在也难保居心叵测”

“这世间已无虚空镜,她额间的楦藜莲是如何掩去”遥辛正眼看着浣雪,平静道。

“即使不是天月,那又如何,谁让她长着一张同样的脸,只怪她命不好”狠戾从浣雪的眼里一闪而过。

“无论她是谁,都是青丘的帝姬,现今魔界不安分,还是不要开罪了为好”遥辛正色道。

“弟弟教诲的是,是姐姐被仇恨蒙了眼,想的不周到,夜深了早些休息”,见遥辛不肯听劝解,浣雪有些无奈的走了。

“姐姐,若继续错下去,父皇知道了,我也帮不了你”遥辛提醒道。

“恩,明白”遂浣雪消失在夜色中。

夜再次恢复平静,几只七彩神鸟也安静的栖息在幻影树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