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625字
  • 2019-03-08 05:59:00

门一开,还未迈过门槛,一位白衣飘飘的公子端正的站在眼前,恭恭敬敬道“曼蝶公主可好些了?”

天月被吓了一跳,干笑了两下“多谢公子救命之恩,伤已经好多了,这段时日叨扰府上了,曼蝶还有要事在身,得离开了,这份恩情曼蝶铭记于心,他日定会报答。”

白衣公子依旧恭敬道“小仙唤羽,是凤栖宫的医官,公主还是住些时日将体内余毒清除干净再走也不迟,能帮助曼蝶公主,是小仙的荣幸,谈不上报答,且臣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您能允诺。”

天月爽朗的回道“恩公见外了,我的命是你救的,有什么事情,只要是我能做到的,自当尽力而为。”

羽踌躇了片刻开口道“实不相瞒,即使我不说他日您也会查明真相,你被掳受伤乃是浣雪公主所为,她气不过天月公主一次又一次的伤二殿下的心,前些时日二殿下听闻天月仙逝,伤心不已,一千年的时间,二殿下还未从那段情中走出来,故浣雪公主才会做出此等错事,还望曼蝶公主能不计前嫌,不要公开此事,浣雪公主已知错了,明日自会来谢罪,此事若传到天帝耳里,势必会引起风波。也伤了两家的和气,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凤栖宫自会全力以赴。”

天月听得出他的弦外之音,用自己伤害遥辛的事同浣雪的罪行两相抵消,又将理由说的有条有理,除了浣雪做的过分了些,到感觉自己的错在先,有口难言,借着救命之情谊,想化干戈为玉帛,真是个狡猾的官。人家都说到了这个地步,做得尽善尽美,真是无法反驳,也只有不讲理之人拉得下这个脸讨价还价,而天月不是这种人,更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最主要这是还遥辛情债的绝好机会。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也的咽。理是明了,但是心里还是有个坎堵着,不知是恼浣雪的罪行,还是恼遥辛的冷落,明明自己因他受伤栖身在他的地盘,他却恍若未闻。

“我可以当这是在替天月姐姐还债吗?”天月不咸不淡的说道。

“这事当然由公主您说的算,恕小仙冒昧的问一句,公主您的半心为何不全”羽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天月一惊。

“公主放心,小仙是天沐星君的弟子,自会替公主保守秘密。我只是想知道紫魂石破碎的缘由,还望公主告知小仙,毕竟这可能关系到天下苍生。”

“羽公子进来回话,关系三界是何意”天月有些惊讶羽竟然知晓关于紫魂石的秘密比自己更多。

羽也不客气,跟着天月进了屋,掩了门,继续说道“令人垂涎的紫魂石,与公主有着很深的渊源,公主出生之时,彩光四射,上古神莲开出几十万年不曾有的花朵,白光闪闪,散出数不清的光点围着婴儿旋转,藏于宝盒里的紫魂石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却突然在婴儿的周身发出幽幽紫光,玉华神君便请求天沐星君查看情况,当时我便跟随师父一同去了青丘,师父用了天目水镜,方晓得紫魂石已化成了婴儿的半心,这个婴孩就是公主您,紫魂石选择了主人,或许是女娲的预见,今世天地三界可能会有大劫。”

听着羽的话,天月有些茫然,从未想到自己的半心,有朝一日会关系到这浩渺的三界,关系到这三界中的芸芸众生,便坦然的说着“一千年前,我虽为紫魂石所救,但紫魂石不知何故成了碎片,经过几百年才聚集起来,可仍然有着裂隙,还有三分之一不翼而飞,至今下落不明。”

“多谢公主相信小仙,小仙定会尽力帮助公主查明那失踪的紫魂石的下落,这也是我师父的嘱托。”

“那就多谢羽公子了”

“公主就在这安心的养伤吧,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叫仙娥传唤我,小仙就不打搅公主休息了,告辞”羽恭敬的服了安,准备开门离开。

“你没有告诉遥辛我的身份吧?”天月突然想到身份问题,忙叫住了羽。

“公主请放心,只要公主不在招惹二殿下,小仙自不会说破,何况殿下也未必不知”最后一句羽说的声音很弱,天月并没有听清。

天月自知羽不会再告诉他什么了,也相信他的承诺,理了理衣袖道“羽公子请放心,我会在这养好伤再回去,以免父王起疑,至于玫瑰那里还请你出个面,就说我那几日被一妖物所掳,幸得公子解救方才脱险,因初次来九重天想逗留数日,莫让她挂念。而浣雪公主既已知错就免了谢罪吧,免得落人口舌,被传出去。这个哑巴亏我认了,还请转告日后莫要再拿她的灵宠害人。”

“这个自然,公主放心”说着羽便推门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