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271字
  • 2019-03-08 05:58:18

还真是巧合,天月掉落的宫苑正是遥辛的凤栖宫,正巧被遥辛的心腹羽撞见,二话没说就将之抱到偏殿,对医术造诣很深的羽来说,一眼便看出端倪,天月的伤并非一般的蛇咬伤,用他师傅传下的测毒法器凤狸针一试,与猜测的结果不谋而合,为七彩尾毒蛇所伤,如今三界除了浣雪公主那里,早已没有了七彩尾毒蛇的影子,这件事与浣雪公主定脱不了干系,七彩尾毒蛇可是她的坐骑灵宠。

经过一番的解毒处理,天月的命算是保住了,周身的紫光也消失不见了,他曾听师傅天沐星君提过一些天月与紫魂石的关系,天月的半心是传说中可发出幽幽紫光的紫魂石所化,保护主人,也会吸收主人的灵气,一旦离体,主人会因灵气散失而有危险。羽立即取出天目水镜,在天目水镜的照射下,竟然发现天月的紫魂石已出现裂隙,看样子是很久前留下的,还缺了三分之一,着实令他不解。

待将天月安顿好后,羽便去通报给遥辛,但是并未说明所发现的秘密,只以曼蝶的名义回禀,如此将错就错,也算了去遥辛与天月的尘缘。

听闻此事,遥辛先是一惊,复又恢复如常“姐姐是因为我伤心,将怨气报复在曼蝶身上,下手着实重了,你就代为我好生照顾她。改日我自会向姐姐为她讨个说法,玉华神君是上古重臣,连父皇都让他三分,姐姐一时冲动为自己强出头,欠了考虑,定要将此事压下,万万不可让父皇听到什么风声,不然姐姐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如若曼蝶心有怨气,就通知与我。”

“是,二殿下”话毕,羽便退下。

听遥辛说曼蝶还活着,还好端端的躺在遥辛的府邸凤栖宫,浣雪有一些慌张,本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悄悄地将她解决掉,以报弟弟的穿心之仇,没想到如意算盘打得错了,自己最得力的灵宠居然失手,悲哉哀哉,绝不可将此事泄露分毫。只得听从弟弟的安排。

调理了三日,天月的身子才有所好转,模糊的记得,自己朦胧之间,隐约看到一袭蓝衣站在眼前,想要奋力的睁大眼睛看清是谁,眼皮却像灌了铅一样沉,怎么也睁不开。耳朵想努力的听清他的话,也只是喃喃细语,听不出什么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好放弃了,复又沉沉的睡去。

再次醒来,已是次日寅时,蓝衣男子不见了,虽然感觉很真实,却分不清是真是梦。外面天色似黑漆涂染一般,静谧得很。想不通便放下,不想浪费太多心神,于是天月开始端详起这间雅致的寝殿内,殿内在一颗硕大的夜明珠照耀下,明亮而不晃眼,帐幔映衬的莲花紫色背景,屋主真是一位有品位的神,竟也喜欢莲花,改日定当拜见拜见。刚刚躺着的是用万年檀香木雕刻出的盘龙舞凤大床,能刻得龙凤的,九重天上也只有皇家才可,而天皇有两儿一女,看此屋的摆设,简约典雅,倒不像闺房,大殿下是自家的姐夫,自己伤成这般,姐姐天婳定会陪在身边照顾,不至于不见踪影。经过一番的揣测,这是二殿下的府邸,二殿下是谁来着,略细想,天月傻了眼,二殿下不就是遥辛么。

刚刚还一脸的兴味已荡然无存,虽说自己本就欠着遥辛一份情债未还,如今又再次相救,可是自己还没做足准备如何弥补亏欠千年的情殇,好不容易求得易名的自由身,还没弄清诸多事情,如若是被他识破,欺骗之过不说,她的自由黄粱梦也要化作白日梦了。救命之恩他日必定加倍奉还,今日暂且记在心里,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