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204字
  • 2019-03-06 08:01:26

昙花梦破,情深缘浅,爱恨情仇,也只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陷得越深,痛的越烈,到头来就是一句离别,或是海角天涯之隔,或是生死别离。一夜美好的昙花,再美丽,天亮了也成了满地的残瓣,昨日的梦永不会复现。

夜深人静,天月独自坐在莲池边的小亭,看着夜风拂过的莲花,同一望无际的的叶儿交相辉映,显得是那么的妖娆,种下了这一望无际的莲花只是为了博得红颜一笑,如今又为何这般的恨,那般的怨,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伤透了他的心,白天躲着他并不是怕,而是感觉亏欠他太多。

沉思中,忽然听到竹林里传来了二哥的声音,越来越近,最后传到天月的耳朵里“好好的一个美人,不在闺房就寝,坐这发什么呆,有什么心事不妨告诉哥哥我,好让哥哥帮你斟酌斟酌”

天月勉强的笑了笑,抬起头认真道“白天为何要那样的说“

慕轩早料到他会这样问,实话实说“其实这是父王的意思,你也知晓的,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糕子传的,现在整个三界都快知道紫魂石在你这。所以给你想了一计,化为曼蝶,为你免去危险。为了提高谎言的真实性,连父王都用整个青丘的名义昭告三界了,准备在下次的蟠桃宴会上将你以曼蝶的名字介绍给各路仙府,毕竟这是权宜之计,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我不想你再和他有太多牵扯,今日遥辛相信与否我没把握,别看那小子一脸情痴相,可精明得很,不过至少他暂时不会纠缠于你,以后你可离他远点,要是漏出来破绽,到时父皇和青丘的名誉尽失不说,你也会危险重重,到时候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父王就得拔了你的皮,在你出嫁之前,再也不许你出门了。”

见天月有些不开心,慕轩遂又接着说道“我也是怕你再次受伤,自私了些,把话说得重了些,他既知天月仙逝,现在或许正在借酒消愁吧,情啊!看得透彻的又有几人”

又沉默了片刻,天月拉起慕轩的胳膊,沉声道“二哥,为什么每次见到他,总是有支离破碎的片段浮现在脑海,却又看不清,看着似曾相识的他,莫名的心痛,哥哥告诉我,是不是我我真的负了他”

慕轩抚摸着天月的柔发,安慰道“哥相信你,当年的事定有其他原由,你也是迫不得已为之,哥这几年云游四海就是再查这件事,苦于一直没什么太大的进展,不过你放心,哥不会让你白白受委屈,定会帮你查个水落石出。”

“谢谢哥哥”天月的心得到了些许的宽慰,她自己也不相信自己曾经是个忘恩负义的无情女。

“跟哥哥还客气啥,你只有多做几次百花糕给哥哥吃就好。”

“可别怪哥哥没提醒你,在事情未清之前,千万远离遥辛,他并非你的良人,三生石上一直都未曾有过你们的名字,忘记对你也是好事,就不要老纠结过去”慕轩临走又嘱咐道。

“我知道了,二哥”天月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错与不错,一切都无法回归本位,没有谁会相信她是清白的无辜者,不知这一切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既然无缘,又何必执着。

天月本就是心大之人,想通了也就不再自寻烦恼,反正怎么烦恼也是于事无补,倒不如暂时放下那些反倒轻松些。轻点了下手边仿佛害羞的莲花,拂了拂天蚕霓裳裙,迈着轻快的步伐回了自己的客房,与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