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斯巴达

  • 朝代
  • 陆仁贾
  • 9803字
  • 2010-05-01 09:41:42

山寨军涌入少林寺后不花半个时辰,寺门就重新紧闭。此时少林大雄宝殿门前宽敞的庭院里,一群德高望重的高僧此时都被绑着,山寨军分派各处搜罗财务,大多数僧人都翻墙逃跑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相信僧人会轻功,因为我觉得僧人的主职是吃斋念佛,至于习武应该属于炒作,没想到他们在一个时辰内都跳墙跑走了,好在开始的几个老家伙被我们逮住,不然这次袭少林就变成闯空门了。

我走到那群被俘僧人面前,问:“哪个是方丈玄正?”

其中一个老僧人说:“老衲便是。”

我对他说:“玄正大师,快点交出寺内的钱财吧,免得我派人去搜罗。”

玄正说:“就在寺后的小山上,里面有一竹屋,屋内便是本寺的至宝。”

我内心一疑,但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按理来说当和尚的都不打诳语啊,只是搞不明白为什么玄正那么快就摊牌了。少林寺的高僧都是这样,要么长得老奸巨猾,要么长得那么一副方丈的样子。

我问:“玄正大师这个时候可千万别开玩笑啊,你还有不少弟子在我们山寨军手上。”

玄正说:“出家人不打诳语。”

我吩咐几个手下带上人去后山取钱,自己则和陆仁贾商量下一步对策。陆仁贾对我说:“为什么我总觉得不对。”

我说:“我也这样觉得,你会不会觉得太快了?事情的变化都不在我们掌握之中了。万花被宫傲所灭,十二连环坞改名,山寨军北袭少林,你说谁可以控制这一切?”

陆仁贾说:“没有谁可以掌握事情的变化。”

我以为陆仁贾会给出一个答案,结果他对我的提问只交了个白卷。我仔细的回忆一切事情的发展,忽然一个名字浮现在我脑海……

我说:“糟了,是李承恩。”

陆仁贾痛拍自己的大腿,说:“快点带了钱就跑,我们正中他下怀。”

我怒气冲冲的拔了把大刀架在玄正脖子上,说:“是不是李承恩派你来的?”

玄正双手合十,神色里不见一丝紧张。

我说:“你不怕我杀了你?”

玄正说:“人总得有一死,至于怎么个死法,并不影响结果。”

我说:“看来你是生无可恋了?”

玄正说:“恰恰相反,老衲正是生有可恋,所以才不容你贼兵祸害世人。李大人的天策骑军就快包围少林寺了,你们山寨军早点投降吧。”

我说:“如果山寨军能逃出此劫,日后定少不了你少林好处。”

玄正说:“如果一个敌人得到了解脱,那么另一个敌人将走向毁灭,不论是山寨军毁灭还是天策府毁灭,少林都得不到一点好处。”

我扔下大刀,转身对身后的小兵喊:“那边去找钱的怎么还没回来,快,我们要撤了。”

那边十几个小兵拖着几麻袋,麻袋内还不时滚出白花花的银子,说:“少帅,东院西院南院北院值钱的都搜**净了,就剩下去后山的那群哥们没回来。”

陆仁贾喊道:“山寨军全军撤退,迅速下山北上,后山的不理了,快!”

玄正大笑起来:“迟了,一切都迟了。”

我揪着玄正的衣领,说:“如果今天山寨军没有上少林,少林会怎么样?”

玄正说:“一切如故。”

我问:“那现在还能一切如故吗?”

玄正没有回答。

我说:“出家人吃斋念佛做法事,就好好的念你的佛,没事搅和武林的事干嘛。”

玄正说:“山寨军的出现已经不属于武林之事,而是属于天下的事。老衲劝施主放下屠刀,莫做无谓的挣扎,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我说:“这个天下做恶事多了,或许是他前世有善业,这世得善报,或许他这世做恶业,来世会得恶报,没有善事哪来恶事,没有恶事那来下世?佛常说佛能超脱六道四大皆空,那钱又是什么东西?”

玄正瞪大眼睛,显然我的一段话对他一直坚守的信仰产生了打击,但是依然嘴硬回道:“佛可有可无,关键是有一颗佛心,山寨军作恶多端,就得有人替天行道,这便是佛心。”

我说:“佛心?你错了,这不是佛心,只是很普通的善心,只有将心比心,才是佛心。枉你读佛多年,却连佛在哪都不知道。”

玄正全身一颤。

我说:“为什么有出家人出了家后还俗,而又有出家人一辈子出家,命好的被骗一段时间,命不好的被骗一辈子。你自己想想吧!”

说完我把玄正一甩,正准备指挥全军撤,忽然身后大雄宝殿“轰”的一声,一个青铜大鼎被拍飞在空中,连着还有几个被我派去后山的小兵也被甩飞在空中。我看着那几个定格在空中吐血的小兵,还在纳闷这几个小兵怎么学会飞了,那边陆仁贾大喊一声:“主公小心!”

我顿时醒悟过来,那鼎是朝我砸过来的,于是我右脚蜻蜓点水,朝身后跃出几丈,那硕大的大鼎接着“轰”一声砸在地面上,青石板石末纷飞,拍的我脸生疼。几个没来得及闪的小兵就没那么幸运了,被千斤巨鼎砸的粉身碎骨,那可真是肝胆涂地,含蓄的表示了对我的忠心,我眼泪还来不及掉,那边陆仁贾已经开始组织山寨军撤退,而这边,少林的主角也登场了。

以前我以为少林武功是卖艺的,今天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想我会抱着这个想法老死。此时大雄宝殿出现两个老和尚,殿中的大鼎应该是被他们拍出来的,高手往往都不喜欢出手,但出手必是一鸣惊人,那个大鼎能被两个老头扔出来,足见他们武功之高了。

我对陆仁贾喊道:“你疏散兵马,这只有两个人,我来对付。”

说完我提着大刀,使出久违的轻功,跳到他们两个老和尚面前。时间确实不多,山寨军要在天策府围剿之前逃出少林,面对两个逆天的老和尚,我却一点胜算也没有。

我说:“在下山寨军少帅山茶,敢问两位神僧法号?”

两个老和尚什么话都不说,其中一个提起一脚就朝我踹了过来,作为拖延时间的对话战术失败。我见那一脚踢过来十分缓慢,抽起大刀就劈向他的腿,谁知道左边忽然闪过一个影子,在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甚至刀都只劈出一半的情况下,拍在我的手上,打飞了大刀。我倒退几步,定睛一看,那个老和尚就这样夺走那把大刀。

我内心第一个想法:这真是神速……

老和尚拿到大刀,列嘴一笑,露出发黑的牙齿,另外一个和尚也跟着在笑。他们的笑让我毛骨悚然,直觉告诉我,这俩人的实力可能已经逆天,甚至可能不是人,也就是超过、赛过、不亚于人类的水平,简称超级赛亚人。

在大刀被夺的情况下,我又没有任何胜算,还是转身逃跑比较靠谱。打定主意后,我跟着人流一起转身就跑,不出所料,老和尚把手上的大刀朝我掷了过来,刀锋破空之声呼啸而至,“啪”的一声插在我后背上。

龙骨的地方传来剧痛,可我还是轻松的拔下那把大刀,转身对俩老和尚道谢:“谢神僧还刀,告辞。”被刀子这么插一刀,是人都会死,当然不是我信村哥,而是有宫傲的软银网甲护身。

那俩老僧人见一刀没捅死我,忽的双足一点地,在空中打了个滚翻到我面前,拦住了我的去路。

他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我脑子都跟不上,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对战经验不足的缘故。倪欲春以前说过,高手对找光凭经验就可以见招拆招,如果经验不足,就会出现没招的情况。现在我的情况不但没招,而且没辙了。

那边忽然一道声音:“莫伤我主公!”陆仁贾提着大刀刺向一个老和尚,那大刀化作一道银光,可见速度之快,但见那老和尚麻布僧袍一挥,几乎在无形之中改变的陆仁贾的劲道,不但把刀锋打偏,另外一掌拍向没有丝毫防御陆仁贾,然而就这么一电光火石的瞬间,一枚石子破空而至,老和尚那掌拍在一半折了回来,手指一夹,就把石子捏了下来。

那老和尚捏着石子感叹:“原来是你。既然这样,渡法和渡会就先告辞了。”

说完那俩老和尚在我没有搞清楚到底谁是渡法谁是渡会的情况下,忽然一个腾空跳,消失在混乱的宝殿前。我赶紧跑过去,扶起陆仁贾,问:“你有没有受伤?”

陆仁贾说:“没事,那和尚好大的劲道,他一招‘以柔克刚’就把我刀锋打偏了,你知道的,‘以柔克刚’要首先建立在刚的基础上,你知道他那道劲有多刚吗,他妈的好刚啊。”

我说:“是,比他妈比的都刚。”

陆仁贾说:“他妈的刚……哎呀。我头晕。”说完就躺在地上了。

我扶起陆仁贾,看他翻白眼的样子不像装的,说:“好强的内功,那俩和尚逆天了。”

陆仁贾继续翻白眼,但意识非常清晰,说:“逆天的另有其人,如果不是他,我就死了。”

我说:“先不管这个了,走,我们快走了。”

第三十章

就在山寨军零零散散撤出少林时,我扶着陆仁贾朝少林寺门走去,这时一只手忽然抓住了我,我定睛一看,手的主人正是玄正。

玄正问我:“这位施主,你刚刚说的,将心比心,就是佛心,是真的吗?”

我一时被问傻了,这才回忆起我刚才那套瞎掰的话可能对这个老和尚的信仰产生了动摇,虽然少林一直都没给我很好的印象,我也一直看不起这群僧人,但对于信仰这种事,我还是莫大的尊重个人的意愿,没想到那段话无意之间让玄正产生了动摇。你可以想象,一个人一生坚信的事物,最后有人告诉他这是假的,换谁都会崩溃。

玄正见我不答,笑了笑,说:“老衲明白了。你下山去吧。”

我朝他鞠了个躬,说:“谢方丈。”

刚走出几步,那边玄正又喊道:“施主,你万万当心李承恩这人,他为了夺走无字天书连少林都舍得当诱饵,你谨慎行事。”

提起无字天书,我顿时被激起了许多问题,于是问玄正:“你知道无字天书是干什么的吗?”

玄正说:“无字天书里面有一张地图,上面记录了隋帝在位时埋下的宝藏,还有许多失传的武学,据说是当年隋帝的一个手下将士在隋帝宝藏里发现了一本无字天书,他将宝藏的地点画在无字天书里,然后偷偷的带了出来。后来隋帝知道了此事,处死了那名将士,但无字天书却流落他人手中。”

我问:“那这无字天书到底是书还是藏宝图?”

玄正说:“老衲也不清楚,据说……二十多年前,武林中有一队人找到了这书,少林派的渡法师叔和渡会师叔便是,还有稻香村的村哥倪欲春,纯阳派的李忘生,另外还有几个不知名的侠客,他们都看过无字天书,从那以后,渡法渡会回到寺里变的疯疯癫癫……”

我问:“可他们为什么要去找无字天书?里面有什么看不得的,这不是自寻烦恼?”

玄正说:“隋帝留下的是富可敌国的宝藏,如果谁能拿到这些财宝,要造反轻而易举……”

我说:“谢谢大师为我解惑。”

玄正又拉住我,我还纳闷为什么和尚都罗里罗嗦时,他又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如果待会你们出不去了,就绕到寺院后面,带着你的人越过那一山,那里有一条下山的道,只有那条路才能逃出天策府的围剿。”

我点了点头,说:“明白了,告辞。”

说罢带着陆仁贾一起走出了少林,跨上大马,借着凸显的地理位置,我发现少林寺山下有一群黑压压的人头正以极快的速度靠拢,看样子不需一盏茶的时间,就可以包围少林寺。

陆仁贾示意自己的头晕好了,坐正自己的身子吗,说:“看样子李承恩真打算把我们吃定啊。”

我笑着说:“还好这趟来了少林,要是没中李承恩的计,那我们和他们,会是多尴尬啊。”

陆仁贾问:“我关心的不是这个,我只是很好奇,你刚刚跟玄正说了些什么,为什么开始他帮李承恩,现在要反过来帮我们?”

我说:“我动摇了他的信仰,仅仅是动摇啊,但摧毁他信仰的,是他自己。谁都没有权利摧毁任何的信仰,这只能说明他信仰的不够坚定。”

陆仁贾说:“好在他信仰的不够坚定,不然……哼哼。”

我说:“先别说这个了。我看天策府就快包围下山的路,现在冲下去无疑是死路一条。我们快转寺后。”

说罢立刻吩咐山寨军掉转马头,顺着少林寺两边的过道,往寺后走去。这是我第一次上少林,本来想打劫少林,结果却反被少林救了一命,我想是什么原因导致我对少林印象很差,思索的结果就是,多年以前当我还小的时候,金山镇那片地区发生了瘟疫,父亲的药铺生意却一直不是很好,然后父亲说:“少林这群秃驴,宁可做法事赚钱,也不让病人下山治病。”

可能是年幼的记忆力,那句“宁可做法事赚钱,也不让病人下山治病”导致我对少林印象非常差,其实现在想想也不能怪他们,因为和尚们除了做法事,还能干什么,难道让父亲做法事和尚去看病?

少林寺那边忽然传来一声钟响,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还有和尚敲钟,但陆仁贾吩咐山寨军的各队长,催促他们加快脚步。转眼间,山寨军穿过少林寺,来到一座山下,但见山下杂草丛生,而且还有薄薄云雾,加上两边还耸立着两座更高的山,一下子把这条山路衬托的无比恐怖。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说:“玄正该不会是骗我们吧,这路怎么看上去那么恐怖。”

陆仁贾说:“他要骗我们,不说就行了,等李承恩上来咱们直接完蛋。”

我看了看山的那边,不幸的是空中也是迷雾重重,有点难以拨云见天日的感觉。这时后面有小兵跑上前来,说天策府已经开始上山,再不走就迟了。我下令让全军加速,准备穿越这山路。

我在马上苦中作乐,说:“别看这俩山神神秘秘的,说不定下去也就那回事。”

陆仁贾陪我一起笑,说:“这世上压根就没什么好神秘的,只不过没看穿而已。”

一路行军下去,少林那边又传来一记钟声,林中惊起飞鸟几许。

我说:“仁贾,刚才你知道是谁帮我们的吗?”

陆仁贾说:“应该是十二连环坞那人。”

我说:“跟在我们后面的那个?你觉得是谁?”

陆仁贾说:“不清楚。”

我说:“你知道倪欲春这个人吗?我觉得是他。”

陆仁贾说:“你说稻香村的村哥,倪欲春?”

我说:“我跟他学过武功,他其实很厉害,应该比那俩和尚厉害。”

陆仁贾说:“那俩和尚厉害,俩大于一。”

我说:“真正的高手都是一个人的,人越多素质就越低。”

陆仁贾说:“少来了,你还不是一个人搞他们俩,结果差点被放倒了。”

我说:“我没被放倒好吧……啊啊啊啊啊……”这边刚刚说着说着,发现前面迷雾忽然散去,出现在眼前的是豁然开朗峡谷,迎面吹来阵阵凉风,这和身后那片迷雾重重的杂林仿佛是两个世界。

我说:“前面应该是通行无阻了,想不到少林后面真是别有洞天。”

陆仁贾说:“主公你带着人先行一步吧,我以为后山有多么凶险,没想到就这么快出来了,这得有断后的。”

我笑着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一起断后吧。”

陆仁贾擦了一把额头的汗,说:“你想吓死我啊,我们都断后了,谁算头?”

我笑着说:“那要不别断后了,直跑呗。要是你死了,我就回家耕田。”

陆仁贾重新看了看坑坑洼洼的地势,说:“那跑吧。”

第三十一章

事实上跑路的确是正确的选择,断后是没有意义的,如果跑的足够快,那还要断干什么。其实陆仁贾担心山寨军步兵拖骑兵的后腿,事实上在峡谷里,路非常难走,马和人的速度没什么区别,所以根本不担心骑兵为主的天策府能追得上山寨军。

行军至天黑,峡谷依然没有见底,我和陆仁贾最担心就是峡谷越走越狭窄,最后没路了。全军停歇后,点上篝火,再派几对人马到后面监视,今晚就在这过夜了。我也乘机让各小队清点少林劫来的财务,在劫完万花谷的和少林后,山寨军的财力空前强大,但最苦恼的就是始终来不及花这些钱。

我对陆仁贾说:“传令下去,今天劫来的财务人人有份,前提是能活着逃出天策府的围捕。”

陆仁贾说:“我早吩咐下去了。”

我大惊,问:“你怎么又走在我前面?”

陆仁贾说:“我不关心载体,我只关心结果,结果都一样,所以就一样呗。”

我挠了挠头,说:“在没遇到你之前我还很有主张的,我看以后什么都交给你最好。”

陆仁贾说:“别这样想,你是你,我是我,我们都是不一样的。我跟你说更具体的事吧,让全军歇息一下,继续赶路。”

我说:“晚上赶路不好,而且天策军不可能追上了。追上了他们也不敢打,瞎灯黑火的……”

陆仁贾说:“不行啊,你想想,如果明天天一亮就能把他们甩掉,那不更好。”

我说:“听你的听你的,你不觉得吗,不管什么时候,你的主意都比我多。”

陆仁贾说:“我也常常自责这事,你看你都不愿意责怪我了,对吗?”

我说:“好吧,全军启程。”

发布命令下去后山寨军一度士气低落,当然,第二道消息是分发此番少林的劫财,于是士气此消彼长,忽然间大家又变得很有干劲。我对钱财的看法非常的淡,对于我而言,希望生前满足温饱,死后散尽最好,而不是留下一堆诸如隋帝宝藏之类的再引起后代的无穷纷争。

行军至午夜时,后面忽然一匹快马介入打乱队伍,我还在啃小米饼,那边动静那么大,吓得差点没噎死。那人骑马跑在我面前,说:“少帅,后面天策府的骑兵追上来了。”

我顾不上吃饼了,说:“这么快?”

陆仁贾说:“莫怕,我们速度够可以了,他们居然追得上,肯定不是大部队。”

我说:“该断后的还是该断后,没做完的还是要做完。”

那人自告奋勇,说:“少帅给我两百人,我杀他个片甲不留。”

我感兴趣了,借着月光打量了一番此人的面貌,样子还可以,嘴角流着两撇淡淡的小胡子,我还在纳闷怎么出现在我身边的男人那么多小胡子,父亲是小胡子,倪欲春是小胡子,陆仁贾也是小胡子……

因为有了陆仁贾之后对他的才智有所依赖,之后接手了十二连环坞我也没对新人多少了解,只是觉得他们不过是喽啰,拿钱做事,现在我了解除了陆仁贾,还需要认识更多人才,做更多事。

我对人的记忆力不是很好,除了能朝夕相处的人以外,名字太复杂的总是记不住,陆仁贾的名字实在太好记了,因为这个名字是指除了路人甲以外的所有人。

我那人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说:“回少帅,卑职叫史建仁。”

我当时听了“死贱人”三个字听了差点崩溃,说:“行了行了,好,小史,你比陆仁贾还强,我服了。”

史建仁说:“少帅给我点兵,我带人断后。”

我说:“我给你点兵没问题,但我想这样分配,陆仁贾你带着大部队继续出谷,我和史建仁一起断后。”

陆仁贾说:“行。出谷以后我再等你,对方人不多,我很放心。”

我带上史建仁去骑兵营点兵,选出了一些身强力壮的骑兵小伙约二百人,然后我自己挑了把长矛作为武器,作为断后的准备工作完成了。此时峡谷内寒风阵阵,再加上已是后半夜,天上还飞着几只莫名其妙鬼叫的乌鸦,把气氛衬托的无比恐怖。大部队离开后我们两百多人静静守候。

那边黑乎乎一片的峡谷末端,过了半个时辰,忽然出现几许亮点,然后才是从远而近的马蹄声,亮点越来越大,渐渐看清楚是骑兵的火把,而此时马蹄声变得无比骤大,周围的山寨军战士压抑的心情猛的被拔高,不知不觉的捏紧的手中的武器。

马蹄声缓缓停住了,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队伍,是足足高了一个人头的天策骑军。他们的战马都上了锁子甲,各个战士都显得无比威武,不过我粗眼一扫,发现对方仅有三十人不足。

山寨军这边见对方人数那么少,爆发灿然的嘲笑声。但是我心情却越发的压抑,李承恩从头算到尾,不可能棋差一着没算到这,可他为什么只带三十人就敢上来追杀我们山寨军呢?

这的确是一个疑问句,因为我无法解答。

那边骑军里出来一个人,一匹红色的大马,身后闪着金黄色的枪头,说:“在下李承恩,哪位是十二连环坞坞主?”

我也驱马站了出来,说:“在下便是原十二连环坞坞主,现山寨军少帅,山茶。”

李承恩怒道:“十二连环坞这个土匪窝居然敢自封少帅?好大的胆子。”

我听他说话的口气就完全不似李晨恩这般窝囊废,话语里仿佛都蕴含着无限的气势,但光凭嘴是吓不到我的,我又不是吓大的,于是说:“自封少帅又如何,如果不是有唐王,你天策府还不是陕西一条狗。”

李承恩不怒反笑道:“好,那我就请少帅赐教了,出来跟我比试比试!”说完枪头一亮相,远远的指着我的脑袋。

我丝毫不紧张的说:“你是外地人,入乡随俗,单挑我不接,兄弟们上。”说我山寨军群情激起,马蹄狂乱朝天策府骑军冲去,两百对三十,胜负显而易见。这一刻我终于领悟到为什么我丝毫不紧张的缘故,是因为我对李承恩的胆小被山寨军两百个人分担了,人数上的优势让我有许多肆无忌惮的想法。

在双方人流拥挤的瞬间,最先和李承恩接触的那个位置忽然蹦起一团血花,然后五六个脑袋腾空而起,我定睛一看,那五六个脑袋的主人都是在半炷香之前和我一起笑过李承恩人太少的哥们。

就在下一秒,空中又弹起几个脑袋,都是我们的人,还有一句撕心裂肺的尖叫:“鬼啊,救命啊”。

史建仁说:“少帅,让我上吧。”

我思索了一会,说:“你去,但千万别跟李承恩交手,他追你上了你就跑,我再重复一句,千万别跟李承恩交手。”

史建仁那边应了一声,狠夹马腹,提着长矛就朝天策骑军那边冲去。山寨军已经把那十多个骑军完全包围,按理来说李承恩插翅难飞,只是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内我就发现,他们那边才死了十几个人,但我们这边只有一半多一点的人了。

史建仁提着长矛冲进战局,叫阵道:“山寨军骑兵营史建仁在此,李承恩上来送死!”

刚说完这句话那边就闪过一道黄色的光芒,直指史建仁,幸好史建仁被我左右嘱咐不要跟李承恩交手,看见那道黄色的光芒就立刻闪开,不过旁边的两个哥们就没那么幸运了,自己身后的人叫阵,结果金枪一穿,把他们两个扎死了。

看到这我不能再忍了,于是夹紧马腹冲上阵去,这才过了一炷香时间不到,天策骑军还有十多人,我们这边只有五十人不到了,关键就是,李承恩没有一丝一毫损伤。

我的手段比史建仁下流多了,悄无生息的就接近了李承恩,然后手中的长矛猛的朝他刺去,在混战中,李承恩居然仅凭一点风声,将枪身格挡住我的攻击,然后假装没有看见一般继续斩杀山寨军骑军。

我这边还在纳闷,因为我都已经准备好防御的动作了,结果等了那么久他还没还击,这种战斗方式太非主流了,让我一时不能接受。于是我又朝他刺了一矛,结果又是被弹开后没有还击。

我顿时很开心,难道李承恩在人海茫茫里唯独不对我动武力,那真是太好了,于是我又朝他连刺了几矛,说:“李承恩,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快投降吧。”

李承恩这才把脑袋转过来,仔细看清楚我,说:“原来是你老在背后刺我。”话音刚落那边猛的刮起了风暴,我的木质长矛刚伸了出去就被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量撕碎,拿过来一看就只剩下一个把了。

没有更多的时间给我犹豫,那边又刮起了一阵风暴,吓得我立刻驱马后退,但李承恩不依不挠的继续追杀我,没想到捅了这么一个马蜂窝,我只好逃出战局,朝后方撤去。

身后李承恩叫嚣道:“鼠辈山茶,快来送死!”

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再观察局势,发现天策骑军已经全部趴下,而我们这边包括史建仁还有十人不足。

这一会我顿悟出,村哥倪欲春杀七百人靠的是逆天的力量,而李承恩或许也有这般厉害,也就是说,他之所以敢只带三十几个人来追杀山寨军,是因为他吃定我们了,而我决定留下来断后是非常愚蠢的想法。这就是说,我前面的疑问到这全部解开了,李承恩依然在算计着我们,而且丝毫没有出错。

明知没有任何希望,当务之急就是快点扯开脚丫子溜走,那边李承恩又刷刷几下挥舞着金枪,空中接着抛起几个头颅,当空明月下,峡谷内躺着一排排人尸和马尸,而且大多是身首异处的。

我不禁感叹,这人武功真高的。

那边史建仁退了回来,颤颤巍巍的对我说:“少帅,现在就剩下我们俩了,你说不要我跟李承恩交手的……”

我额头流下一滴汗,说:“没事,现在我们依然有人数上的优势。”

那边李承恩提着滴血的金枪朝我们过来,我叹了一口气,对史建仁说:“你快走,我来断后。”

史建仁微着哭腔说:“少帅,还是你走吧,我在十二连环坞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有次露脸的机会……”

我说:“别,你别这样说,虽然我跟你不是很熟,但我说真的,你走,我有办法的,这是军令,你必须服从。”

那边史建仁这才狠一咬牙,抽马鞭飞快的走了。这时李承恩跟我单对单了,我不禁感叹:这唯一的人数优势也没了……

我说:“给我个杀我的理由先?”

李承恩说:“你这话很熟悉。”

我说:“开玩笑的。”

李承恩说:“这个时候你还跟老夫开玩笑?”

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我让手下先走吗?你猜猜,猜对了有奖。”

李承恩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让手下先走,我只知道你是在借对话来拖延时间,让你的手下有逃命的机会,不过我告诉你,你耍这心机白费了,我不是来灭山寨军的,我的目标是你,你明白吗?”

我内心大惊,我一直以为十二连环坞灭了万花谷,天策府一直在找我们算账,只是被天策府穷追不舍的原因居然是我。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听听他到底为什么找我。

我说:“那你告诉我答案吧。”

李承恩说:“把无字天书交出来。”

我内心一颤,因为事情发展早已经完全不在我掌控之中了,而且更奇怪的事,也不在李承恩的掌控之中了,经过他这么一句话,我发现一直没有掌控的事情又回到了我的掌控,那就是无字天书其实在秦茉莉手上。能够把两个毫无关系的男人挑拨成这样,肯定是女人干的。而之所以秦茉莉不辞而别,我也一直不知道是谁偷告李承恩无字天书在我手上,然而只要山寨军被消灭,无字天书的下落就无人知晓了。

我不知道秦茉莉为什么对我那么放心,就是我会乖乖的死不开口,但对于她而言这的确是没办法的办法,而对于我而言,小时候的我的确欠她人情,只是想不到需要长大后以死来抵还。

那边李承恩见我迟迟不开口说话,又说:“你是打算不交出来吗?”

我没有死的想法,而且我坚信自己不可能死在这里,于是说:“无字天书的确在我手上,但我不打算交给你,如果你有那个本事追上我的速度,那我无话可说,我的确承认打不过你。”说完我准备掉马头逃跑了。那边李承恩冷笑一声,一把声音传了过来,犹如匕首般直直刺进我的心脏。

“秦茉莉在我手上。”

我稳住马头,低声问他:“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李承恩说:“秦茉莉在我手上。”

一股无名的怒火在我丹田喷薄而其,随着血脉流入我的心脏,我露出雪白的牙齿,朝他怒吼:“这……是……斯巴达!”同时嘴巴还射出几抹口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