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4719字
  • 2022-04-02 15:20:19

“卡洛斯!卡洛斯!”

兰儿用尽全力压制着疯狂挣扎的卡洛斯。

“啊!!!!!!!!!”

卡洛斯猛然挣开兰儿腾起,大睁的眼睛饱含着清晰可见的恐惧。

兰儿抚向卡洛斯前额,担忧道:“又是那个梦?”

卡洛斯惘然环顾四周一对对流露着关切的眼神,默默低头掏出朝阳香烟点燃:“嗯……,雾气那么大还好烟没潮!。”

军医们听到这怪异的感叹就仿佛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穿越奇迹,脑子里每一寸都刻满了奇怪的疑惑。

“这人,脑子有病?”

兰儿被戏了猴,原本溢出体外的关切瞬间转为哭笑不得的恼怒。

拼命控制着想要扇到卡洛斯脸上的手,兰儿对军医大吼:“你们别管他!让他死了算了!”,说完扭头就走。

转头的一瞬,兰儿瞄见卡洛斯昏迷时紧攉着的合金手术台支架被抓得凹陷下去,凹处五道指痕清晰可现。

艾格斯同样听到了卡洛斯的神奇发言,但和别人不一样,他机械般紧锁的皱眉却因这气人的胡话而放松下来。

把抽剩的半根烟往地上的烟蒂堆上一摁,艾格斯瞳孔流过一串绿色数据代码,颅内机械副脑开始回收布伏在四周的小蜻蜓。

军医们为难的看看兰儿又看看卡洛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卡洛斯翻身跳下手术台向法克走去。

“哟!法克!”卡洛打起招呼,法克只淡淡的应了声:“嗯……。”

此时,法克正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手指在虚拟投影键盘上飞快敲动着。

卡洛斯蹲下身子看了一眼屏幕上正飞速录入的资料,神情顿时变得严肃:“发现什么了吗?”

法克灵活纤细的手指继续飞快的敲击着虚拟键盘,轻声应答道:“我猜测,雾蛛的生态就像蜜蜂,整个族群只有身处金字塔顶端的女王是雌性,女王只要一死,地位仅次于女王的黑金巨蛛便会率领各自军团相互厮杀,直至最终的胜利者出现。”

法克停下双手的动作,抬头盯着卡洛斯认真道:“估计最终胜出的黑金巨蛛会变态为雌性,成为新的女王。”

“等……等等!你的意思是那全裸的漂亮女半身是硬生生从男蜘蛛嘴里吐出来的!?”维斯布鲁克脖子缩了缩,胃部开始感觉有点不对劲。

法克不解道:“什么?什么**的身体?”

“没!没事!”维斯布鲁克被恶心得用力咽了一口唾沫。

当时,以为自己将死的他猥琐的对着女王进行了一系列莫名其妙的幻想……。

法克狐疑的盯看了维斯布鲁克一阵,又回头开始继续敲打虚拟键盘:“新的女王诞生后,蜘蛛军团必定会再次攻击我们,要么现在赶紧走,要么就杀光他们。”

‘这小子遇到紧急情况的表现与平时简直判若两人,嗯,优秀的特质……。’卡洛斯眯起眼睛注视着法克,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

过去,有一个还没被改造成怪物的少年,聪明、机敏,遇事冷静,不善言语,喜欢独处,就和眼前的少年一样。

调查队收拾好行装后开始在激战的巨蛛群中穿行,偶尔会有队员踩到地上七零八落的巨蛛残肢,清脆的“噼啪”声不时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

法克惶恐看着四周忘我拼杀的巨蛛群,抖得像秋风中的落叶,“小心翼翼”的怪异走路姿势像极了用两条后腿行走的青蛙。

盯着法克的背影,卡洛斯模仿着迈出几乎一模一样的滑稽步伐,两人一前一后组成了一对智障。

兰儿一脸嫌弃的看了卡洛斯一眼,与艾格斯同时放慢步伐,偷偷落到队伍最后方。

原本位于队列后方的「人偶兄弟」--杜兰特和布鲁克斯,则默契补上了队伍左侧的执行者空缺。

偷偷的,两人牵起对方的手,彼此靠在了一起。

“如果这一次能活着回到梵蒂冈,我们就结婚,好吗?”兰儿娇羞。

艾格斯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极不和谐的出现了一圈红晕,这一小细节惹得兰儿捂嘴咯咯轻笑。

“能活,就结。”艾格斯两只瞳孔不规律的各自乱转,仿佛宕机的电脑。

兰儿笑了一阵,抬头又见卡洛斯正“欺负”法克,心中随即抹上一抹淡淡的担忧。

“卡洛斯那白痴怎么办?我不想丢下他一个人。”

艾格斯把目光从兰儿移到卡洛斯身上:“他,有。”

“这我知道,但他一直在逃避……。”

艾格斯抬起食指温柔的点停兰儿的嘴,望向前方的目光变得深远:

“不要忘了我们的宿命,像我们这样的人,只能生活在混沌中,我们二人若能活到世界迎来光明的那一天,最起码能无憾的死在一起,但卡洛斯……。”这一次是斯嘉丽的声音。

“但什么?”兰儿急切道。

艾格斯本毫无感情的声线这一次竟蕴含着些许落寂。

“他,不同。”

“我们,半血族。”

“他,是狼。”

“我们,求生。”

“他,求死。”

兰儿没再说话,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表达了她的不认同,同时握紧了艾格斯的手。

“兰儿。”

“嗯?”

“卡洛斯,父亲,「百柱魔神」。”

“什么!!!?”

兰儿禁不住失声惊呼,前方马上传来调查队成员急速提枪的声音,哈登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到兰儿身旁,但当看到两人十指紧扣,身体紧紧挨在一起时,马上转身把快速赶来的众人轰了回去。

“没事没事,兰儿的脑门被树枝夹了,都回去都回去!”

兰儿无暇顾及自己引发的小插曲,继续追问:“卡洛斯的父亲是尤里·D·欧德凡修克!?”

“对。”

悲伤,使兰儿不自觉停下,两行清泪夺眶而出:“卡洛斯的父仇究竟要怎么报?再加上他母亲的悲剧……。”

艾格斯默默将兰儿拥入怀中。

无声的拥抱安慰着兰儿,同时也在安慰艾格斯自己。

哈登假装盯着手机,涨红着脸回到队伍中,抬头就看见卡洛斯迈着奇怪的步伐跟在法克后面前进前进前进进,“疑惑”与“傻帽”两种情绪同时上涌,憋笑的脸变得更红了。

一旁的维斯布鲁克发现哈登的异样神色,突然就跳出来嚷道:“哈登你为什么脸红???手机拿过来看一下!!!。”

还沉浸在自己小情绪中的哈登下意识大手一挥朝着维斯布鲁克脱口而出:“滚一边去!小屁孩!”

话一出口哈登马上意识到自己变得很奇怪,立刻缄默不语。

“你们俩是不是神经毒素没有清除干净?需要我找格斯再要一点解毒剂吗?”布鲁克斯幽幽道。

还在嘻嘻哈哈的维斯布鲁克马上闭了嘴,哈登的脸变得更红了。

杜兰特看着众人与平时完全不搭调的行为,一种莫名的愉悦悄然滋长,说话语调也较平时略显轻盈:“大伙都受了那家伙的影响,无论身处什么环境他总能使人不自觉放松下来。”

布鲁克斯环顾因发现卡洛斯怪异步伐而一脸嫌弃的调查队战士们,沉声道:“知道我为何敬佩他却永远不想和他亲近吗?过去的我曾因为好奇偷偷去探查过这家伙的潜意识,里面深藏的疯狂与绝望让我差一点就崩溃了,即使是现在我的能力已越发强大,也绝不会再去探查他的意识层,那种比生不如死更让人难受的精神反馈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人会拥有的,他比我们更像怪物。”

杜兰特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调查队一走出巨蛛群混战区,执行者组便马上分散,各自走到预定位置,形成多边形区域将调查队其他成员围在其中。

法克又开始摆弄起他的电脑,格斯探着脑袋好奇的望了一眼电脑屏幕,发现法克正把制作紫色解毒剂的过程,包括格斯自己心中默念的那些异常复杂的化学方程式,一字不漏全部录入了电脑。

格斯那因疲惫而黯淡的脸色顿时焕发神彩,他紧盯电脑屏幕上飞速呈现的方程式表情越发兴奋,当看到一组由毒素成分序列推演出的毒素延展性运用方程式时,格斯激动得抬手狠狠拍向法克肩膀。

精神高度集中的法克突然遇袭,马上下意识大叫起来,同时猛地转身将手中的平板电脑用力一甩,还算圆滑的棱角结实敲在格斯的太阳穴附近,格斯闷哼着直直栽倒。

“怎么回事!”

大胡子与调查队战士举着枪循声奔来,众人看看不知所措的法克再看看晕倒在地的化学家格斯,皆露出“不知道说什么”的神情。

大胡子忍着饱含深深无奈的气笑,猛吸一口气卵足了劲愤怒咆哮:“法克中士!你究竟有没有把脑袋从军部带来!嗯?还是刚才的战斗过于激烈把你那蠢脑吓尿了!哏!?好端端的大叫什么?还有地上的格斯是怎么回事!?”

法克脸憋得通红,挠着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卡洛斯看着囧得像缩头猴子似的法克,慢绕到其身后对大胡子道:“大化学家被刚才飞来的一群牛吓坏了,一下子昏了过去!”

大胡子队长看了看四周随即面露不悦,瞪着卡洛斯道:“胡说八道!哪来的牛!”

“真的!那群牛边跑边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而且大叫着‘肿么会死’!”

少部分战士开始极力忍隐着即将爆发的喜庆,大胡子又看了看四周,疑惑道:“那现在牛呢?”

卡洛斯对天伸手一指:“它们上天了!”

大胡子队长眺望天空,只见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目睹格斯倒下的调查队战士再也忍不住了,他们转身背对大胡子,极力克制着肩膀的抽搐。

大胡子望了一阵,依然什么都没看见,他懊恼的瞥了卡洛斯一眼,摆了摆手让两名队员把格斯抬上医用担架,回头瞪着法克恶狠狠道:“你是军人!注意点!别动不动就大呼小叫!叫声比枪声都大!”吼完转身回到队伍的最前列。

法克尴尬的看着卡洛斯,张嘴欲言又止,卡洛斯拍了拍他的肩膀,迈着轻盈的步伐回到自己应在的位置。

狐疑的盯着那俊瘦的背影,法克隐约察觉卡洛斯对自己的态度有所改变。

想不通就索性不去想,法克低头又继续摆弄起电脑,资料的录入速度并没有因为刚才的小插曲有所减缓,一条条方程式、一道道分子排列模型像幻灯片般在脑海中闪过,它们通过血液从大脑快速流到指尖,最后在键盘按键传导下真实的活跃在液晶显示器上。

当所有序列都进行重组后,法克从分离的单式中发现了一组非常熟悉的字符。

身处队中的法克不自觉停下脚步,睁大了眼校对着序列中的每一个字符,这导致调查队后半段的行军都跟着停滞下来。

“怎么回事!!!”

大胡子扭头就往调查队后方赶去,当距离足够近的时候,大胡子发现了手捧电脑呆立在队伍中央一动不动的法克。

本就郁闷难当的大胡子此刻心中燃起了熊熊怒火,狠跨一步单手抓着法克的衣领就把他提了起来。

“如果这一次你再给不出正当理由,即使卡洛斯带着他的牛群跪下为你求情也不管用!听到没有!”

在大胡子“修理”法克的时候,生物学家凯文·加内特拾起摔在地上的电脑好奇的看了一眼,震惊随即化作皱纹爬满了脸。

大胡子的吼声使调查队众人都向着法克围拢过来,队列渐渐收缩到最小,在激战过后的安稳时刻,所有战士都在谨守岗位,同时也顺道偷听一出好戏。

艾格斯最先察觉凯文的表情有异,他探身轻拍凯文的肩膀:“协,助?”

凯文摇了摇头,面色凝重,他示意艾格斯让周围的人安静。

大胡子依旧拧着法克的衣领,双倍叠加的怒火化成唾沫星子喷了缩着脑袋的法克一脸。

调查队成员偷偷窃笑,都在幸灾乐祸的听戏。

兰儿拧着卡洛斯的耳朵不让其上前捣乱,布鲁克斯小队3人索性抽起香烟,百无聊赖的维斯布鲁克捡起地上枯叶,隔着薄雾仔细观察起其中纹理。

在乱糟糟的调查队中,艾格斯直接拉动了手中自动步枪的枪机,枪膛发出的特有脆响让敏感的战士们迅速举起了手中武器。

大胡子以最快速度把法克扔在地上,甩手拔出腰间军刀紧张的环顾四周。

布鲁克斯小队3人依旧抽着烟,兰儿还是拧着卡洛斯的耳朵,卡洛斯则可怜巴巴的看着被甩在地上的法克。

“没有,情况。”艾格斯对疑惑的众人晃了晃手中的枪:“安静。”

调查队一放松,凯文忧愁的声音便紧随着响起。

“各位,我可以为法克的行为作出解释。”

兰儿放开紧拧着卡洛斯耳朵的手,卡洛斯则站直了身子严阵以待。

“人的基因组,由23对染色体组成,其中包括22对体染色体、1条X染色体和1条Y染色体;约包含有30亿个DNA碱基对,碱基对是以氢键相结合的两个含氮碱基,以胸腺嘧啶(T)、腺嘌呤(A)、胞嘧啶(C)和鸟嘌呤(G)四种碱基排列成碱基序列,其中A与T之间由两个氢键连接,G与C之间由三个氢键连接,碱基对的排列在DNA中也只能是A对T,G对C。其中一部分的碱基对组成了大约20000到25000个基因。”

“巨蛛的基因组由46对染色体组成,其中包括42对体染色体、2条X染色体和2条Y染色体;约含有60亿个DNA碱基对,碱基对和人类一样也是以氢键相结合的两个含氮碱基,以胸腺嘧啶(T)、腺嘌呤(A)、胞嘧啶(C)和鸟嘌呤(G)四种碱基排列成碱基序列,其中A与T之间由两个氢键连接,G与C之间由三个氢键连接,碱基对的排列在DNA中也只能是A对T,G对C。其中一部分的碱基对组成了大约20000到25000个基因……。”

“等等等等!!!!”维斯布鲁克忍不住打断凯文,脸上刻满了“??????”。

“大生物学家,你能不能说人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