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4704字
  • 2022-04-01 18:03:33

阵型后方,全渐渐蒙上一层薄薄金光的哈登散发出一种奇异的活力。

覆满哈登全身后,金光條然卷向他人,被金光包裹的调查队战士突然发现身边一切全都变了。

平时根本不可能目测的子弹此刻变得异常缓慢,弹道去向非常清晰;

四周传来的各种声音仿佛自动分层,即使是最细微的声响都能分辨得清楚了然。

以此状态配合意识定位进行射击,想要击中怪物要害变得十分轻松,一阵狂喜袭上战士心头,手中的火器越发生猛。

奔雷般的内劲爆发,哈登向后猛踏的右脚使地表悚然龟裂,向前冲出的身躯沉肩如战车般撞入绕至调查队后方的小股蛛群中,大片巨蛛被蛮力撞得飞散。

一击得手,哈登凝神猛的挥出雷霆万钧的一拳,暴乱之力倾泻在最近的巨蛛身上。

巨蛛坚硬的肢节如被巨锤敲击的豆花般炸散,锋利的残块飞溅,击倒了临近好几只巨蛛。

仿佛一台锐不可挡同时又坚不可摧的攻城机器,哈登以小臂扛下巨蛛的利爪斩击后反手抓住长腿猛力一拽,千斤巨物被轻松拽离地面。

巨蛛如链球般被哈登挥舞着一次又一次碾进蛛群,接连喷涌的鲜血因巨大的压力被挤成紫雾,弥散着一股浓烈的腥味。

兰儿蛇刃飞舞,切割着哈登漏网的巨蛛。

卡洛斯手持双枪猫腰疾步冲行,跃进正面向调查队冲锋的巨蛛大军中,在闪开巨蛛和调查队流弹攻击的同时,卡洛斯开始了他的射击表演。

维斯布鲁克从战斗打响时便闭目屏息,枪林弹雨中宁静的神情似乎隐隐有些超然物外之感。

时间的流逝在存在感越发薄弱的维斯布鲁克身上渐渐静止下来,当大胡子腕表上的秒针指向“12”时,维斯布鲁克真的,不曾存在。

穿行于灰白的战场上,四周不断有巨蛛咆哮着奔过,但却都无视了维斯布鲁克的存在。

躲闪着冲锋而过的巨蛛,维斯布鲁克直奔大网的破口而去。

意识层突然丢失了某个人,布鲁克斯诧异的努了努嘴:

‘消失的人……,是谁?’

‘不知道,调查队所有人都在……。’意识层传来艾格斯同样疑惑的回应。

短暂交流后两人便都默契的“闭了意念”,任凭谁都无法去寻找一个不曾存在的人。

强悍火力扫荡下,巨蛛被炸得粉碎的血肉溅满大片绿地,可即便如此蛛群还是前扑后继的疯狂冲锋,仿佛永远都杀不完。

时间越流逝,血腥越浓烈,战场上看不见的迷蒙中传来的惨嚎给人以强烈的感官冲击。

“保持火力!渔鹰小队换上高爆弹!”

“猎豹小队重点掩护5挺重机枪的两侧!”大胡子驱动着他的WMV,全身肌肉在汗水的浸染下折射着一种刚毅。

调查队前方逐渐被打出一大块坑地。

杜兰特将扯成两半的织网蛛甩到树干上,侧身跃向更高处躲开数道迎面射来的蛛网。

双爪一合一分,又一只巨蛛被撕成两半。

半截蛛尸被甩向上方以阻挡头上射来的蛛丝,杜兰特衣袖里隐藏的铁索随之彪射而出。

铁索穿透浓雾时发出银铃遇风般清脆的回响,牢牢缠住被蛛丝粘绕的半截织网蛛残块。

轻巧一扯,杜兰特便向着尸体后的织网蛛飞去。

‘巨木上织网蛛数量太多,下方务必注意!’

通过意识层传递信息的同时杜兰特翻滚着躲开从好几个方向射来的蛛丝,再次甩出铁索勾缠一条粗枝,奋力一拉改变了身体的行进方向,朝着巨树茂密的枝岔飞去。

在穿过浓密的叶丛后,一张巨网赫然映入杜兰特眼帘。

没有任何躲闪的余地,杜兰特结实撞上了大网,坚韧的丝网被撞得深凹后又猛的反凸。

杜兰特本想借丝网反弹张力达到顶峰的一刹抽身逃脱,却发现全身每一寸都被牢牢粘住,根本动弹不得。

数只长腿蛛攀上巨网,向杜兰特谨慎爬去,2米多长的八只长脚很有节奏的交替着,像极了钢琴上奏乐的灵巧手指。

杜兰特瞳孔放大变红,巨大蛛影越发靠近。

地表战场,榴弹的爆炸声截然而止,只剩重机枪和冲锋枪狂放的射击声。

“队长!榴弹耗尽!我……!啊!!!!!”

猎豹小队中一位鼻上带疤的士兵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来不及说完就被突破火力网的一只巨蛛挥舞起螳螂般的前肢硬生生剪成两半。

大胡子调转机枪把突入队列的巨蛛打成筛子,同时扬声高喊:“不要慌,全体放弃阵型向科学组靠拢,让火力更密集些!”

战士们纷纷向科学组靠拢,由于放弃了广阔的面杀伤队形,巨蛛群很快就包围了调查队。

战场后方,翻滚着躲开巨蛛利爪的兰儿在收束长鞭后顺势拾起艾格斯遗下的热射线狙击枪,举枪向着浓雾上方就是一阵连射,护卫在侧的哈登一拳把追击而至的巨蛛轰倒在地。

热射线穿透浓雾后无声带下几只被洞穿的长腿蛛,瘦长的身躯轰然砸向地面的蛛群。

眼见越发靠近的几只巨蛛突然被热射线贯穿,错愕的杜兰特失望道:“本来还打算找点乐子……。”

‘谢了!’杜兰特言简意赅。

‘老杜,能脱身吗?’兰儿传递意念的同时扣动扳机,一枪贯穿了远处的三只巨蛛。

‘你忘了我的能力吗?’

意念传达之际杜兰特已消失无踪,网上空留一身白服和沾满了紫血的银爪。

战场上,巨蛛尸体渐渐绕调查队垒成一圈环形肉墙,而更多的巨蛛正源源不断越过肉墙涌向调查队,仿佛永远都杀不完。

“队长!防线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渔鹰一名士兵手中枪械传来弹尽的“咔嚓”声。

大胡子死命抵抗着越发浓重的晕眩感咆哮道:“子弹打光了上军刀!军刀断了用拳砸!拳头废了用牙咬!”

“无论生死,我们的灵魂永远在一起!”

调查队士兵更密集的聚拢到一起,相互以某种单薄却坚韧的心灵纽带支撑着即将被恐惧崩塌的理智。

就在巨蛛潮即将吞没调查队这千钧一发之际,生物学家凯文大吼着将手中装有淡紫色透明溶液的锥形瓶摔到了地上。

清脆的玻璃破裂声后,一股淡紫色薄烟迅速弥散。

调查队战士那如坠梦幻的晕眩感在吸入紫烟后顿时消弥,奔袭在前的巨蛛一接触紫烟立刻就变得像是被灌醉的螃蟹,没走几步便踉跄摔倒。

只是十数秒,进入紫烟范围的巨蛛全数麻痹匍匐,不远处看不见的迷雾另一端不时传来高空坠物撞击地面的闷响。

巨蛛攻势暂缓,大胡子马上示意停止射击,紧吊着一口气的法克紧绷的抖腿一放松,立马跌坐在地上。

裸露的身体掩盖着一层浓厚白雾的杜兰特悄然出现,伸手不偏不倚刚好扶上正要瘫倒的狙击手少女维纳斯。

为其稳住身形后杜兰特又再次消失在雾中,空留回头一脸错愕的少女。

卡洛斯从巨蛛尸堆中退出,破烂不堪的衣衫下淌沥着极度粘稠的鲜血。

直退至调查队所在区域,卡洛斯咧嘴艰涩一笑后一头栽倒在地。

“卡洛斯!”兰儿神色慌张的奔了过去。

“卡特、比莱、威廉姆斯!”大胡子急切的呼唤着军医。

“Sha!!!!!Xa!!!!!!”

接连的失败使女王几乎陷入癫狂,如梦般唯美的类人上身愤怒的舞动着,丑陋的蛛腹下身抬起右足狠狠刺穿了一只小型侦查蛛。

短暂的狂乱后,蜘蛛女王恢复了骄傲的姿态,阴冷的目光狠狠盯着猎物所在的方向。

‘Youli!Xilisikaluowu!!’

王命已至,侍奉王侧的亲卫队再次把被稀薄紫雾覆盖的调查队包围。

大势已定,再次开口的女王竟说出了一句人类语:“我要让你们统统变成我的育婴袋!我要让我的孩子在孵化时从你们身体里活生生爆出来!!!”

女王挥舞起她的长腿,作箭在弦上之姿。

“要是只看上半身的裸体,你是真的顶……!啧!”

耳畔突然响起的下流话语使女王悚然一惊,一柄波刃短刀利落的贯穿了她的心脏。

女王不可思议的盯着胸前透出的刃尖,扭曲的靓丽面容凝固着吃惊、痛苦、疑惑与不甘。

带着似乎会持续到永远的遗憾,女王轰然倒下。

维斯布鲁克松开紧握的粒子波刃刀后迅速跃开,波刃上被激活的高频震动粒子瞬间粉碎了女王的心脏,沾染着金色体液的短刀从破碎的胸腔上脱落,掉到了草地之上。

仿佛女王的死是打开某种宿命连锁的钥匙,蛛群支配者一身陨,几只体型最魁梧的近卫军即刻就狂躁起来。

维斯布鲁克在突然变得混乱的巨蛛群中一屁股坐下,掏出藏在耳际的香烟点燃后用力吸了一口,换来的是阵阵剧烈的咳嗽。

“这破玩意儿味道真恶心……。”维斯布鲁克随手把只吸了一口的香烟弹飞。

明灭的香烟在空中画出赤圈,很快被浓雾所吞噬。

“嗯,这样结束……,也不错。”

一只狂躁的禁卫军首领黑金巨蛛开始向维斯布鲁克冲锋,沿途撞翻了许多体型较小的同类。

维斯布鲁克直接忽略掉这快速迫近的庞然大物,努力抬头想看清天空,眼前却一片迷茫。

黑金巨蛛暴虐的直冲到维斯布鲁克跟前,抬起了粗壮尖锐的前足,然而随后的凶狠劈刺并没有贯穿维斯布鲁克,而是猛地戳到了地面上。

在前足霸道的弓劲下,黑金巨蛛庞大的身躯纵然腾起,从维斯布鲁克仰望天空的视线上方掠过,它挥舞锐足咆哮着扑向另一只黑金巨蛛,双方凶狠的厮咬在一起。

眼前一幕使维斯布鲁克一激灵,他茫然环顾四周,发现其它种类的巨蛛也像各自分好了阵型般开始相互撕咬起来。

维斯布鲁克不可思议的眨了眨眼,紧接着猛然弹起拔腿向着调查队没命狂奔。

茫茫蛛海互相厮杀,各种颜色的体液如染料洒向草地,渐渐浇筑出一幅奇异的诡图。

不时有不明液体喷溅在身上,甚至还有腥臭的绿液直灌入嘴中使维斯狂吐不止,但即使如此也没能阻止那双为了活命而永不力竭的双腿,维斯狠命狂奔着,任由秽物吐到自己身上,。

三名军医在临时搭建的简陋手术台上为卡洛斯处理伤口,不时取出各种残片。

兰儿在旁担忧的盯着手术台,艾格斯坐在不远处眉头紧锁,手中的烟火忽明忽暗。

布鲁克斯和杜兰特“看”着远方正混战的巨蛛军团,谁都没有说话。

‘艾尔,你觉得我们活着走出森林的几率有多大?’阿伦·杜兰特先开了话头。

‘天知道,要不是欧德凡修克这疯子在蛛群中那“杀敌八千,自损八百”的自杀行为延缓了蛛群冲锋,调查队普通队员早就死绝了。’

艾尔·布鲁克斯盯着四周茫无边际的白雾若有所思,有那么一瞬甚至觉得迷雾遮挡的不仅仅是视线。

维斯布鲁克回到调查队后一屁股坐在了法克·尤的身旁,大喘着气悲愤埋怨道:“为什么偏偏只有我觉醒了这么一个有时间限制的垃圾能力!?去你妈的!”

法克正聚精会神的整理着有关浓雾巨蛛的所有资料,由于战斗时调查队全员的意识层都连接在一起,共享的精神网使法克得以明了调查队其他成员的所见所闻。

大胡子领着战士们清点弹药储量,巨蛛一役消耗巨大,连带白狐小队被抓走的战士丢失的份,调查队已用掉了三分之一的物资。

“消耗有点大啊,这才没走多远……。”大胡子对一旁的大卫·哈登叹息道。

哈登左手托着下巴,与一张憨脸极不相称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迷蒙:“在走出森林前最好还是保持密集队形,这里视线受阻而且有太多未知生物,不能用外面的常规方法来应对……。”

哈登停了停,把托下巴的左手换成右手:“接下来,换我们六名执行者在最外围,布鲁克斯在中心的队形,穿过森林前尽量节省弹药,毕竟我们执行者的血包随便杀个怪物就能补充,一旦受伤愈合得也比较快。

大胡子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只能无奈慨叹:“辛苦你了大哥,要是我的身体再争气点,也能成为执行者……。”

“不要说胡话,詹姆斯……。”

表情复杂的哈登看着大胡子,欲言又止。

两位肌肉男并肩站在迷雾中,这情景让清理着满身秽物的维斯布鲁克回想起了梵蒂冈黑市中售卖的某种小电影。

“......。”

卡洛斯身处空无一物的冰冷黑暗中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黑暗中不时传来雨水敲击地面所发出的独有“滴答”声。

一滴、又一滴,渐盛的雨开始不间断敲击着卡洛斯全身,卡洛斯张开手掌接住一些雨水,想看清楚从天而降的究竟是什么,只是四周黑得连近在咫尺的手都无法看清。

但那熟悉的味道,那既让他陶醉又极端厌恶的味道正源源不断从天而降。

“卡洛斯……,卡洛斯!”突然有人在前方呼唤他。

是谁?

卡洛斯循声走去,逐渐看见一道光,光内那模糊却熟系的面孔使卡洛斯瞳孔陡然放大。

光辉中的轮廓向着卡洛斯不断招手,轻唤着他的名字,卡洛斯快步向光源走去,急速的脚步从行走逐渐变成小跑,最后索性奔跑起来。

只是卡洛斯跑得越快,那模糊的轮廓反而离他越远。

就在光源远得快要消失不见的一瞬,卡洛斯颓然驻足,他终于看清了那熟悉的面容,和那带着满嘴利齿的讥笑。

失神的卡洛斯缓缓低头,终于看清了右手心中红红的液体。

“迟早有一天,你会主动呼唤我。”一只布满漆黑兽毛的爪子自黑暗中伸出,搭上了卡洛斯盛满鲜血的右掌。

而另一只兽爪,提着一个女人的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