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4737字
  • 2022-03-31 20:43:46

“我们的确被包围了。”

护目镜屏播放着小蜻蜓传回的画面,向外以弧线飞行的小蜻蜓无一例外都遇到了一张蛛丝编织而成的大网。

“以调查队所处区域为中心半径2公里的范围被一张大网围绕,网眼小得连蟑螂都飞不出去,而且毫不意外的具有粘性……。”

艾格斯用一把时尚女声流利的说出了当下调查队所面临的情况,同时卸下后背金属长筒按下隐藏在边缘的指纹识别装置,金属筒迅速变形,一把奇异的长枪跃然艾格斯之手。

“总而言之,不把这些‘编织者’全杀光我们都出不去。”这一次,是一把温婉的女声。

兰儿小退两步,紧挨艾格斯小声问:“编织者?你以前见过这种生物?”

“没有,但如若能从迷雾森林活着出去,我就能成为第一个为这种怪物命名的人。”

病娇的女声从一本正经的艾格斯紧闭着的嘴里发出。

卡洛斯忽而恍然大悟:“一开始是二月,紧接着是五月,最后是四月?”

“对!”阴恻恻的童声使维斯布鲁克狠狠打了个冷颤。

“学你妹的一月!大变态!”维斯布鲁克直接开骂。

“毕竟维斯‘笨’鲁克曾被一月‘辣伞摧花’……。”

“闭嘴!独行蠢狗!”

……。

嘶嘶……嘶,看不透的雾空不时传出巨蛛被撕裂的声音,越来越多的尸体碎块砸落地面。

杜兰特于高处正杀得兴起,低处一动不动的布鲁克斯正被临近灌木后一双奇异的蝮眼观察着。

仿佛明白了同伴位置暴露的原因,蝮眼的主人迅捷爬出,锋利的勾爪利落直插布鲁克斯后脑。

呆立不动仿佛失魂空壳的布鲁克斯在被袭击的瞬间挥动了手中毫无生气的长短双刃,如破烂木偶般诡异扭曲的旋割动作随身上延伸而出并没入高空浓雾中那若隐若现的银线停驻而静止。

蝮眼巨蛛的勾爪与头被一刀切断,修长精瘦的身躯瘫伏在布鲁克斯脚下。

杜兰特将指间银线隐没,没有丝毫的犹豫。

‘下一只?’

‘它们离开感应圈范围了……。’

‘怎么回事?’

‘你该问我脚下死掉的那一坨。’

见杜兰特回落地面,布鲁克斯收回意识投影开口说话:

“在发现它们开始撤离的时候,我马上展开了大规模的精神干涉,可它们似乎对我的精神攻击免疫……。”

杜兰特身子放松下来,双眼血红渐渐消退,手上钢爪唰一下便不知所踪。

“免疫精神攻击……,难道存在精神支配的母体?”

“这群怪物极有可能以脑波相互交流,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心灵感应。”布鲁克斯环顾左右,四周白茫茫的雾气似乎变得愈发浓郁。

杜兰特甩了甩沾满鲜血的斗篷:“嗯……,你先归队,我断后侦查。”

“它们,撤了……。”艾格斯停下手上动作。

“巨蛛的行为不是单纯的逃跑,而是带有战略性质的撤退,就如同训练有素的部队。”战毕归来的布鲁克斯接上了话。

兰儿诧异:“你的意思是,它们并不是单纯的群体猎食,而是复杂的组织协作!?”

“对!”

卡洛斯略微思考后向艾格斯问道:“你的小家伙能观察他们的行踪吗?”

“无法,越网……。”艾格斯半蹲下身,抬起手中接近3米长的步枪作瞄准状:“准备,完毕。”

化学家额头布满细密汗珠,正全神贯注混合着各种液体,如火柴盒大小的纳米单晶显微仪信号灯一闪一闪,自动把数据导入平板电脑。

“分析结果有了!”

化学家格斯对着眼前白雾兴奋地挥出一拳,似在宣誓自己的胜利,大胡子赶紧凑过去问:“能赶制出特效药吗?”

生物学家凯文稍微看了看屏上的数据后快速应答:“可以,但必须要有这种怪物的腺体才行,里面有制作抗毒素的必要成分!”

布鲁克斯马上以通讯器告知杜兰特让其归队时顺带捎回一些巨型蜘蛛的毒腺体;

交代完毕后,布鲁克斯开始协助格斯和凯文准备制作抗毒疫苗所需材料;杜兰特从四散的尸块中挖出几个毒腺体后马上往调查队的方向撤离。

“全员向科学组靠拢!”

通讯器中传来大胡子队长的命令:“猎豹小队环科学组及伤员围内圈!渔鹰小队御外圈!执行者请自行寻找合理位置!一定要确保解毒剂顺利制作完成!”

“领命!”

调查队士兵毕竟训练有素,经历短暂慌乱后马上就控制住了情绪,开始有序执行上级下达的命令。

“毒素越来越浓烈了。”

布鲁克斯嗅着空气中的异样:“希望我们的科学组除了分析够迅速,制作药剂也足够快吧。再拖个把小时,即使是执行者也……。”

调查队士兵以既定阵势快速到位,渔鹰小队单膝半蹲举枪瞄准前方,猎豹小队举枪瞄向高空,谁都不敢有丝毫懈怠。

杜兰特快速进入队列,将腺体交与凯文。

大胡子队长完成布防后即刻向布鲁克斯发问:“还剩下多少时间?”

“普通士兵大约还有20分钟,如若再拖延半小时,即使是执行者也会出现幻觉,”

得到了必要的时间信息,大胡子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突围成功的概率有多少?”

布鲁克斯克略一沉思,回应道:

“第一,综合艾格斯的情报,四方都被网围了起来,巨蛛虽暂时撤离,但在视野如此差的环境下无法排除留有伏兵的可能。”

“第二,巨蛛明明会织网这种强力的防御手段,但在被杜兰特虐杀时却没有织网,结合伏击我的镰刀蜘蛛这一新品种来看,组成集群的巨蛛最少有四种类型:会织网的、伏击我的、散播神经毒素的,再加上指挥者,说不定在网外还潜伏着更多未知品种。”

“如此多不确定因素相叠,即使突围成功伤亡与损失也绝对会超越调查队的承受范畴,我们还是会死在包围圈外。”

大胡子低头思索,嘴巴不时念念有词,但声音太小并不能听清他在念什么。

格斯和凯文还在聚精会神的配制解药,只是他们的脸色越发凝重。

布鲁克斯解答大胡子的问题后转而去问艾格斯:“你的‘小伙伴’能否观察到网外的情况?”

艾格斯仍带着护目镜聚精会神的观察着什么:“靠网,危险。”

“你应该尝试一下,现在的情况不允许我们有太多顾忌……。”

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布鲁克斯微垂的脑袋突然抬起:“我曾听独狼说过,你的小蜻蜓可以直接与脑波对接?”

“可。”艾格斯快速回应。

得到肯定的答复,布鲁克斯便吸掉篷领中隐藏的血包:“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大概知道你要做什么,你猜我这一次要昏迷多久?”温婉的女声叹息道

“谁知道呢?反正肯定不会比上一次血月的时候更久……。”

“同调,开始。”

护目镜接近太阳穴两侧的支架各伸出三根刺针,快速扎进了艾格斯的太阳穴处,八片白茫茫的画面直接出现在艾格斯的脑海里。

布鲁克斯盘膝坐下,将手搭在艾格斯的肩头。

小蜻蜓在空中浮游,悄悄的试图接近大网。

一阵阵思绪通过小蜻蜓流入艾格斯的脑海。

‘那群东西竟然在网外向内散播神经毒素。’艾格斯的思绪无比清晰。

‘织网包围、内部偷袭、外部制造毒气,蛛群中必定存在领导者。’布鲁克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给我上一道精神枷锁,最大限度支撑我的意志,让我……尽量保持清醒。’

艾格斯举起手中的热射线步枪,在一大片朦胧中瞄准了某个方位。

半圆的大网边缘,八只小蜻蜓平均分布在八个方位,相互连结成一片感应网络。

炫目的苍蓝自布鲁克斯双眼迸发,艾格斯只觉原本虚无的精神突然像有了实质般被禁锢在自己的躯体里,从未有过的明朗感以小蜻蜓为跳板超越了空间的限制直达网外。

随着数不清的感应流通过小蜻蜓对艾格斯的意识层进行精神反馈,网外蛛群的分布布鲁克斯已了然于心。

一道热射线穿透浓雾,精准洞穿了趴在大网上分泌神经毒素的巨蛛蛛腹。

热射线狙击步枪在射击时不会发出任何声音,以意识层定位为瞄准仪的热射线不断穿透浓雾,巨蛛在万赖俱寂中被莫名其妙击中,纷纷从大网上脱落。

意识层内,代表大网边缘士兵的精神反馈点正不断减少,诡异的不安开始袭向错愕的蜘蛛女王,她隐隐察觉这一次狩猎行动正渐渐脱离掌控。

‘Suoluo!Larui!’

大网上的毒蛛在收到来自女王的命令后几乎同时向后方跃去,脱离了小蜻蜓的感知范围。

接连的挫败使女王烦躁不已,泄愤的一爪在巨木上留下了恐怖的划痕。

她,是雾林中的欺诈师,是最强狩猎军团的王!

她决不允许自己盯上的猎物反过来撕咬自己!

女王人形的上半身抬手撩动头上紫黑色及腹刚毛,一双只有淡蓝色覆膜的无瞳眼穿透大网直盯着调查队中拼命伸长脑袋想看得更远一些的大胡子队长,愤怒的挥动前肢:

‘Kiwaza! Orkou!!’

两只灰白织网蛛迅速爬向大网并撕开一道缺口,大量通体乌黑、体型更大的紫纹巨蛛开始在女王身前集结,其余各类巨蛛则爬上了女王四周的巨树。

调查队防阵中,大胡子紧拧着眉踱到队伍前方,伸长了脖子极力想看得更远一些,可眼中除了雾气还是雾气,仿佛雾本身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

沉默的布鲁克斯突然透过意识层向大胡子传递了最恶劣的状况:‘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制造毒雾的家伙撤退了,但蜘蛛军团正在集结。’

消息一出,紧绷着神经往雾里看的大胡子脑袋迅速缩了缩,一股寒意从脊梁升腾,汗水从每一个毛孔中渗出,浸湿了身上每一寸军装。

明知绝境在前却视而不得,这无法探知的恐惧深深煎熬着大胡子的精神。

强大意志力催动下,大胡子把盘踞心中的梦魇暂时压了下去,在岑长的呼吐又深深吸足了气后,大胡子卵足全身劲咆哮道:“盾墙方阵!愿上帝永远与我们同在!”

咆哮中蕴含的力量足够坚定人心,尽管情况不明,但调查队战士还是领命迅速列阵,许多队员与大胡子擦肩而过,却没有一人发现大胡子正微颤着。

渔鹰小队全员为突击步枪装上榴弹发射器;

黑豹小队中有四人换上手持榴弹炮,五人将物资中的重型机枪组装起来,架设后分别瞄准不同的方位;

突击步枪小队穿插于五挺重机枪间,榴弹炮小队则位于最后一排;

两个小队站成弧形面对布鲁克斯所指的方向,哈登、杜兰特、兰儿守护小队后方,维斯布鲁克、卡洛斯位于前方士兵和后方执行者之间。

地理学家利基·埃文斯和三名军医都拿上了突击步枪负责看护处在队伍正中的格斯和凯文;格斯一直旁若无人的摆弄着仪器,试着中和毒素的凯文嘴里念念有词:还差一点,一点点……;仿佛即将到来的灾厄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收起狙击步枪返回阵中的艾格斯吸干了手中的血包;紧随其后的布鲁克斯右手再一次搭上了艾格斯的肩。

随着布鲁克斯双眼渐闭,调查队战斗人员的意识层立即浮现出一副奇妙的景象:明明看不见,但敌军所处的方位却无比清晰。

数量庞大的蜘群虚体通过精神感知潮水般涌入战士的意识层,即使再优秀的战士,在面对精神上突如其来的奇妙体验加上蜘群带来的强烈恐惧双重刺激下,大部分队员突然变得迷茫,开始无目的地四处张望。

“不要迷失!”大胡子颤栗着撕吼:“保持专注!克服恐惧!准备干我爹的!!!”

大胡子詹姆斯·哈登突然发现他喊出了原以为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喊出的奇言。

身后不远处,执行者大卫·哈登在听到这极具个人风格的咆哮后马上回忆起了儿时两兄弟在拳击场一起揍父亲的场景。

在白茫茫的绝望中哈登兄弟俩却同时大笑起来,引得调查队战士们既好奇又疑惑。

女王检阅着蛛群大军,满意的昂起了头。

“Da!Maxiya!”

蜘蛛军团受令开始争先恐后涌向大网缺口,汇聚成一股洪流碾向调查队。

‘来了!'

战士们脑域中出现无数意识奇点,细密层叠使人毛骨悚然。

执行者组将血包吸干,杜兰特无奈苦笑:“才刚进雾林我的血包就要没了……。”

哈登眼睛盯着队列上方,干涩的声音从残留着血秽的嘴角挤出:“味道,实在太恶心……。”

阵阵若有似无的簌响于朦胧的雾林中或明或隐,仿如久远缥缈的幽灵在悄声呼唤死亡。

“等等!再等等!”

大胡子岿然矗立在队列最前方,承受着常人无法言诉的巨大压力,潮水般席卷而至的蜘蛛军团就如大山崩塌形成的泥石流,碾压着撞上的一切。

“再等!”

当意识层内第一个奇点跨越精神本能防卫界限,首次体验「界限入侵」的大胡子感觉自己就像在巨浪中翻腾,紧随晕眩感袭至的神经刺痛让他险些昏倒。

越界、晕眩、刺痛,即使三者几乎同时爆发,也未能阻止大胡子呐喊出最生死攸关的命令。

“就是现在!全员射击!”大胡子的WMV重机率先咆哮。

指令下达的瞬间,在迷雾中濒临绝境的惶恐使调查队一大半战士都发出了难以描述的怪叫,久压于心的恐惧在此刻都通过流弹得以释放。

茫白的雾气中,爆炸的轰鸣、肢体断裂的脆响、尖锐的哀嚎交织在一起,汇成了奇异的声感。

调查队成员疯狂扣动扳机,宣泄着早已超限的压抑。

“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全他娘的去死!去死!”

无数火舌窜进雾中,带回无数怪鸣。

数十意识奇点自阵型后方与上方跃进调查队战士的意识层,等待已久的杜兰特亮出钢爪,消失于阵型上方的白雾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