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4684字
  • 2022-03-30 17:20:27

清晨第一抹阳光洒遍大地,耽误了一整夜的调查队正在教堂内整装待发。

卡洛斯悄然潜至正发着愣整理行装的法克身后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法克像受惊的哈士奇般惊叫着弹了起来。

战士们纷纷侧目,大胡子队长皱眉叽咕究竟是谁推荐这怂货加入调查队?

发现没有异状后,众人又纷纷重拾手边的事务。

“卡...卡洛斯阁下,有事?”

发现是卡洛斯,法克无奈的耸拉着脑袋。

卡洛斯也耸拉起脑袋站到法克跟前,悄声细语道:“法克!昨夜抛上房顶的灯可否借我看一下?”

两颗耸拉着的脑袋就这么相对着,数秒无言。

“这……。”

“这是在下的荣幸!”

刚安静下来的法克中士突然又“燃”了起来,他迅速丢下手边的东西,快速从背包内掏出吸附型核能灯并递给了卡洛斯。

“这是核聚变吸附型核能灯,我造的!”

法克开始眉飞色舞的介绍起自己的新发明:“灯管亮度可调节,最高可达3000W,内配微型中子干扰装置,灯具在损坏的时候会自动启用中子干扰器以避免核能灯发生爆炸,背后的可变吸附装置能吸附各种形状和材质的墙面,这灯不仅有民用款,还有军方使用的紫外线款……。”

法克兴奋的滔滔不绝,完全没发现卡洛斯那渐渐上扬的贱笑。

“行了!”

卡洛斯打断了法克如黄河之水般滔滔不绝的介绍:“我只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您,法克中士。”

“阁下你说!”法克的声音充满激情。

卡洛斯以自以为妩媚的眼神瞟着法克,已然上扬成危险弧度的嘴角断断续续挤出几个短词:“中士,这个,灯...嗯...能送我...一个?”

法克一愣继而露出惊愕的神色:“这……卡洛斯阁下,灯的造价……。”

卡洛斯不耐烦的从兜里掏出烟朝法克递了过去。

“卡洛斯阁下!一包不够啊!”

法克面露为难之色,这何止是不够,连买个灯丝都凑不齐零头。

“什么!?一包?!”

卡洛斯迅速把手缩回,从烟包里抽出一根香烟再次递向法克:“这个烟很贵的!”

法克的脸抽搐蓄起来。

收拾好行囊,调查队继续顺着林荫大道而去,路旁被削了一角的标牌上写着:“迷雾林地 2KM,极危”。

法克极其沮丧的盯着手中一根朝阳香烟,他偶尔会回首哀怨的望着身后把玩核能灯的卡洛斯,嘴里念念有词:“100锐金减去0.25个铜币……。”

“停!”

在绕过一片废墟后,队伍前列传来一声猛喝,调查队随即停下。

废墟旁,一座几乎完好的钟楼耸立着,旭日的金光让高挂楼顶的大钟蒙上了一层和这腐朽世界格格不入的生机,而在这生机之后,是一片仿佛吞没了半个世界的迷雾。

3035年1月,美约合众国科研宇航员莱茵·史密斯在月球土壤内发现了人类史上第一种无限可塑元素,并以自己姓名的首字母“R”为元素命名。

3035年12月,莱茵·史密斯结束太空值勤,将第一盎R元素带回地球,引起人类第四次工业革命。

3045年12月,短短十年月球表层R元素即被各国掠夺殆尽,挖掘形成的长3639公里、宽969公里、从地球也清晰可见的深沟被后人称为“月之痕”。

3046年1月,隐藏在月球内层的活性R元素被剧烈爆发的太阳耀斑产生的辐射能透过月之痕唤醒,形成狂暴的【月亮风】穿透大气层直掠地表,生物急剧变异,各种本应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生物开始出现。

3046年2月,三巨头政权通力合作成立「执行者机关」,以应对变异生物。

3046年6月-3047年6月,吸血鬼与狼人两个R元素支配力最强的种族秘密开始了“血牙之战”争夺食物链塔尖,狼人败北。

3046年8月15日0时-8月16日0时,高智商生物---吸血鬼毫无征兆的出现,带来了席卷整个世界的魔物潮。

魔物潮持续了整整两个黑夜,人类总人口从32亿锐减至10亿,三巨头政权崩解,世界陷入神话时代,血月之夜由此开始。

3047年8月14日,科学家宇宏所率领的科研团队创造了一瞬间立起1.2万公里R元素墙的奇迹,为人类的延续夺得了宝贵的时间。

在圣墙内存活至今的人类,几乎都听过梵蒂冈七大传说。

“血恸之夜”:又称血月之夜,每年八月十五,变异生物大军与梵蒂冈军方进行的死亡攻防战。

“灰幕”:由白尸体液或尸卵流出的白汁挥发而成的毒雾。

“深渊之海”:在绝大部分海生类都免疫R元素的海洋中出现的巨型海怪,军方辟谣此为邪教【远古】所杜撰的捏造生物。

“执行者”:经半机械化改造,使自身在特定条件下可短暂拥有血族能力的人类。

“逆十字者”:拥有高等智商和近乎于神的能力的血族始祖。

“血中之血”;吸食血族血液的变异吸血鬼。

最后一个,便是”迷雾森林”:,被迷雾覆盖的、延绵700万平方公里的巨大林区,林内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存在着从未在外界出现过的、数量庞大的变异生物群。

法克看着浓郁如实墙般的阴煞雾气,脑袋不自觉的缩了缩。

卡洛斯伸手顶上法克后背,把头探到法克耳边坏笑道:“看在你核能灯的份上,我会保护你活着离开森林。”

法克的心境顿时一亮,兴奋的语气溢于言表。

“此话当真!?”

卡洛斯用认真的口吻回答:“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

语毕便转身离去,同时口中喃喃自语:“活着归活着,可缺个胳膊少个腿什么的我可……。”

法克突然感到一股恶寒……。

“检查自己的GPS是否运作正常!同时把武器调至备战状态!以箭式队列前进,科学组和医疗组去队形中心!”大胡子队长低声发令,同时抓起他的WMV雷霆重机枪。

WMV雷霆重机配置mini贫铀合金穿甲弹,拥有三种射击模式:高精度单发、散射和连射可供调变。

在连射模式下,雷霆重机不出五秒便可以将一台前美军AAV7A1两栖突击车从外至里再至外打成筛子。

WMV枪体极重,射击反冲力非常大,一般都装备于基地哨塔、掩体和供车载使用。

“全员都有!前进!”

作为箭头的大胡子队长率先踏入迷雾,他的身体瞬间就被吞没,消失在队伍后方人员的视线里。

“法克!开启激光连索!”雄壮的声音从浓雾中传出。

法克颤巍巍的拨动手腕上的智能手表,调查队成员腰间携带的装置射出数条红光,和身旁队员腰间的装置对接,所有人都以小圆点的形式出现在法克的平板监测仪上。

卡洛斯眼睛又亮了起来,目光死盯着法克的腕表,嘴巴张合着准备要说点什么。

“想都别想!这东西我只有一套!”

法克当机立断的把卡洛斯的念头杀死在萌芽期,同时绕过卡洛斯快步冲进迷雾中,仿佛卡洛斯比迷雾更可怕。

兰儿捂嘴轻笑,同在一列的维斯布鲁克则直接骂道:“你这SB怎么什么都想要?嗯?!之前用一根烟抢了别人的核能灯,现在又想用什么去‘换’?嗯?!半根烟?!”

卡洛斯失望之情溢于脸表,喃喃道:“我打算用500金买……。”

“我,不,信。”艾格斯的机械音竟隐隐透着鄙视的味道。

卡洛斯耸肩摆出一副爱信不信的表情,随后紧跟大部队踏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迷雾森林内一片茫茫的白,能见度约莫只有可怜的10米,稍远一点的事物都被浓雾凶狠吞噬,隐没在一片灰茫中。

随着调查队最后一人踏入森林,留在迷雾外的日光逐渐变得暗淡。

两小时后

“渔鹰小队,一切正常!”

“黑豹小队,一切正常!”

“白狐小队,一切正常!”

“执行者组,正常……。”

“非战斗组,一切正常!”

“保持警惕,完毕!”

听完通讯器中各小组的汇报,大胡子队长腾出一直紧握重机的手擦了擦额上细密的汗珠,西周突然变得阴冷的空气使他打了个寒颤。

布鲁克斯微微皱眉,被斗篷遮挡的鼻子开始急速吸气,发出“簌簌”的鼻音。

“这里的空气有问题。”布鲁克斯沉声道。

一旁的调查队士兵伸手摆弄了一下套在嘴巴上的空气过滤仪:“只要带上这个,就算是再细密的毒气也无法对我们产生影响,阁下放心。”

布鲁克斯并没有理会士兵,而是继续嗅着空气中细微的变化,随着丝丝异样卷入鼻腔,布鲁克斯瞳孔突然放大!

“入侵式神经毒素!”

“队长!白狐小队有一个信号消失了!”法克突然低声惊呼。

“什么!?”大胡子立即启用通讯器:“白狐!汇报情况!”

“白狐小队一切正常!完毕!”

“又有一个信号消失了!”法克开始惊惶失措。

“白狐小队!你们那究竟他妈的怎么回事!检查设备!”大胡子队长咆哮道。

“白狐小队一切正常!人员齐整!设备没有问题!完毕!”

大胡子一下抓住法克的领子就把他提了起来,脸上青筋暴起:“你这破玩意儿究竟准不准确!”

法克紧抓着大胡子的手臂,面部因呼吸不畅而微微变红:“不……可能……出……故障,机器是……是爱恩……范……造……。”

布鲁克斯右瞳微张,所视物象开始以红外测温模式呈现。

不远处,一团红影在半空中缓缓上升。

布鲁克斯回头与杜兰特相视一眼,两人疾速奔向白狐小队所在的方位。

“白狐小队!喊到名字的人答话!”

“汉斯!”“到!”

“卡斯莱特!”“到!”

“乔治!”“......。”

“乔治!”大胡子队长对着通讯仪咆哮。

但回应他的,只有静默。

“白狐一号!一切正常?给不出合理解释走出丛林我毙了你!”大胡子手臂青筋突起,面部肌肉剧烈颤动着。

“报告!乔治就在我身旁!乔治!回话!队长呼叫……。”

大胡子额上的汗顺着脸颊流入防弹服中,他果断抢过法克手中的平板监测仪开始观察队形,同时快速发布指令:“黑豹小队四人!渔鹰小队四人!前往援助白狐小队!”

“遵命!”八名战士领命后急行而去。

“卡洛斯阁下!请你们一同前往支援!”

卡洛斯按下耳边的通讯装置,沉着回应:“黑与白已经过去了,我留下来保护科学组。”

“好的!拜托了!”

卡洛斯快按两次通讯器按钮,使其转换成持续通讯状态:“科学组,雾中有异,能检测出成分吗?”

科学组中眉毛头发俱白的化学家格斯·霍勒迪立即从行囊中取出智能基座,激活后迅速展开成为带有各种试验仪器的实验台。

“5分钟!”教授简短回应后便不再言语,台上盛着各种液体的仪具如变魔术般在手中熟练流转,生物学家凯文·加内特也利用自身的变异生物学知识从旁辅助。

“兰儿!”卡洛斯低声呼叫他的搭档。

“调查队四周没有别的热源,估计是体温在冰点以下的生物,从白狐小队的状况看搞不好敌人还不止一个,我们可能已被包围。”

兰儿迅速抽出鞭刃,懊恼道:“侵入式神经毒素需要积累一定浓度才能经由皮肤渗入人体,以白狐小队出现的幻觉症状推断,雾中毒素已经散布有一段时间了,我们七人竟然都没有察觉!”

“别,抱怨。”

艾格斯戴上蓝光矩形护目镜后张手扬起教廷大衣,从大衣内衬中甩出的八根金属小圆条展翅化作玲珑精巧的金属蜻蜓,在空中围绕艾格斯盘旋几圈后各自四散飞去。

渔鹰小队和猎豹小队8人跟随布鲁克斯和杜兰特赶到白狐小队所在区域,发现9人小队现在只剩下两人还在行走着,幸存的两人都没有察觉近在眼前的异常,其中一人还在和空气低声争辩着什么。

“明显的幻觉症状。”

布鲁克斯盯着被致幻的二人,当机立断对身后八名士兵道:“你们都撤退吧,这一片毒素浓度相当高,再待下去你们也会出现幻觉。”

支援的战士领命后即刻架起还在幻觉状态的白狐小队两人先行撤离,黑与白吸食掉领子上隐藏的血液,随即背靠在一起。

布鲁克斯握紧了一长一短两把匕首,饶有兴味道:“嗯……,我们俩多久没有并肩战斗了?”

“五年前杀掉双生异魔后就没再有过……。”回应的间隙,杜兰特套上了闪烁着银芒的钢爪。

二人闭眼不再言语,身躯仿佛凝结在雾气中。

丛林上空的诡异雾气被微微搅动着,四周高耸林木上窸窸窣窣的窃响像魔鬼在不断呓语,凝神不动的布鲁克斯只觉耳边杂音越发深沉浓厚,如无数钢针猛扎入耳,磨砺着他的神经。

就在糟乱无序的杂音即将汇聚成一股摧枯拉朽的洪流之际,布鲁克斯突然一昂首,杜兰特便如利箭窜上了高空的迷雾中。

随着杜兰特的消失,调查队上方马上传来钢划玻璃般尖锐的鸣叫,随后坠下一只如人大小的蜘蛛。

巨蛛的身躯在空中怪异的扭动着,硕大的躯干在一阵痉挛后竟被硬生生扯成两半,暗紫色的血液四散喷涌。

两截尸体间,若隐若现的银白斗篷上点缀着两抹鲜红。

‘下一只在哪?’,一丝意念闪过布鲁克斯的意识层。

‘两点方向,直八上七。’

杜兰特一脚踹在半截蛛尸之上,借势跃起再次没入雾中,就在巨蛛残躯狠狠坠地的同时,刺耳的尖啸再于高空迷雾中响起。

布鲁克斯依然站着没动。

‘七点,直九下五。’

‘九点,直六上十。’‘

原点,正上方。’

...。

跟随心音的指引,这一道如在浓雾中折射的银光所过之处必有巨蛛被撕裂,飞溅的紫血雨点般洒落,渲染了布鲁克斯的黑斗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