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5219字
  • 2022-03-29 17:22:37

笼罩贝加尔城的“灰幕”早已散去,丝丝阳光穿透浊云洒向城中残垣断壁,萧瑟清冷之感恍若隔世。

离开圣墙两小时后,调查队从边境大道转入林荫路。

队伍最前方一脸络腮胡的壮汉环顾四周,最后目光锁定在一栋外墙焦黑的教堂上。

壮汉举手握拳并示意:“到右前方教堂休整,休整完毕后急行军,务必赶在天黑前穿越贝加尔城。”话毕,壮汉率先走向教堂。

推开教堂大门,门扇形成的气流卷起一片灰霭,趁机溜进主厅的微光点亮了布满弹孔和焦痕的墙壁----有什么人不久前曾在这里战斗过;破烂长椅凌乱散落在地上,正前方讣告台被倒下的耶稣受难像碾成一堆碎木。

壮汉微皱着眉快步走到讣告台前,仅凭一人之力便将两米多高的大理石受难像挺起摆正,当壮汉准备闭眼祷告时,却发现受难像头部早已不知所终,独剩脖上焦黑的弹痕。

调查队其余成员各自找到空位坐下,他们或三两互相交流,或独自擦拭手中武器。

卡洛斯找到一个昏暗的角落靠墙坐下,开始了烟雾缭绕的生活。

“给我,一根......。”

身前突然响起熟悉的机械音,卡洛斯头也不抬便没好气道:“你该死的又不带烟?”

机械音的来源,那身穿白边黑色教庭服,酒红色短发下长着赤瞳钢脸的男人对卡洛斯的无礼表现毫无波澜,而其身后一位身材姣好,穿紧身无袖皮衣、短牛仔裤配半身腰篷的靓丽少女正缓步走来,及腰黑发束成马尾,灰瞳上纤纤细眉微微挑起:“艾格斯,你怎么像个乞丐似的又跟卡洛斯讨烟?卡洛斯!也给我一根呗!”

卡洛斯抬头鄙视的瞪着两人,愤懑道:“兰儿,你与艾格斯简直是乞丐中的丐中丐,你们就不怕以后生出来个小乞丐!?”

当三人蓄势待发准备磨嘴皮子的时候,一旁突然传来弱弱的声音:“卡……卡洛斯阁下,请问能给……给我一根烟吗!”

三人霍地转过头,瞧见了法克·尤中士诚惶诚恐的眼神。

卡洛斯哭笑不得。

“你!是他俩儿子!?”

卡洛斯耸拉着脸丢出去三根烟,随手腕扬起的佩表清晰显示着今天的日期----3220年6月16日。

待烟点燃,法克中士已不知溜到哪个角落,卡洛斯、兰儿、艾格斯分站三个方位,他们同时举起手中香烟,燃烧的烟尾默契交贴在一起。

“致尼尔森·法夫尼尔!”三人同时小声致意。

突然,靠窗眺望的一名士兵打出手势并迅速卧倒,训练有素的调查队员们疾风般匍匐而下,仅数秒全员就已完成隐蔽。

大胡子队长敏捷的爬到窗旁倚墙坐起,侧身把眼睛一点点凑近窗缘。待看清街道上那一抹弯曲的身影时,队长向战士们打了一段手语:“狼人!数量一!狙击手准备!”

指令一下达,隐蔽在一堆破烂木椅旁的金发少女马上把随身背箱打开,箱内各种零件被一双巧手熟练的组合在一起,不出10秒一支带消音器的AWPD-3对装甲狙击步枪便组装完毕。

金发少女干练的爬向窗户,坐起、抬枪、瞄准一气呵成。

四周静寂无声,少女调整着呼吸,手指慢慢扣向扳机。

子弹无声划出枪膛,精准无误的击向的狼人的头颅。

但无双的射击技巧并没有带来预期的效果,一只像挖掘机挖斗般的巨爪突然从天而降,狠狠的钳住了它的猎物。

千钧握力使狼人躯体折叠变形,来不及发出哀嚎便已死去。

原本射向狼人头颅的红头穿甲弹击在巨爪之上就如同橡胶击中了钢板般被轻易弹开,随着巨爪疾速飞升,巨大的阴影遮蔽了日光,把整片教堂区域笼罩了起来。

昏暗中,天空滴沥沥的下起了小雨,猩红的雨点撞击着教堂的房壁,血腥味混着焦黑的枯草地形成一股恐怖的恶臭,那是上过战场的老兵们最熟悉的味道。

死亡的味道。

目睹如此骇人的景像,百战不惧的大胡子队长倒吸一口凉气,他与狙击手同时快速卧倒,急速打着手语向调查队其他成员传递信息:“大鹏鸟!全员待命!”

调查队士兵闻讯皆面露惊惧之色, 7字手语包含了复杂的信息,每一位调查队成员都是梵蒂冈各主战场上的精英战士,身经百战的他们自然知道大鹏有多么可怕,小队出任务时如若碰上它,最理智的处理方式便是躲起来直到它离开。

但有时候,理智总会溺毙在情感中。

就在子弹击中巨爪的瞬间,兰儿的右瞳猛然收缩。

鲜红色弹头撞上的,是巨爪上一道独特的倒“Y”旧伤疤。

目睹同一细节的艾格斯轻问兰儿:“是,它?”

兰儿的回应,是紧抿着唇站起,径直朝教堂大门走去。

艾格斯与卡洛斯相视一眼,双双跟了上去。

“你们干什……。”

大胡子队长刚想追截三人,却被不远处身罩高领黑斗篷、只露出一双刀锋般银眼的男人举手阻拦:“待在那。”

“可是!”

大胡子队长急迫的想要抗议,黑斗篷直接做出了禁声的手势。

“不要妄想妨碍执行者复仇,它死,或者他们死。”

黑斗篷不再理会大胡子,转头专注的盯着远方刚降落在一片废墟上的大鹏鸟,期待着即将开幕的表演。

兰儿丝毫没掩盖自己的行踪,正大啖尸体的大鹏鸟发现有人类入侵警戒范围,立即竖起金冠仰头朝兰儿发出毛骨悚然的尖啸。

兰儿剧烈收缩的右瞳死盯着大鹏鸟左腿上一条长达2米的倒“Y”形伤疤,因愤怒而微微颤抖的身躯竟使四周空气沸腾起来。

“今天我要把你大卸七十二块,挖出心脏带回梵蒂冈以血祭我的母亲和兄长!”

话毕,兰儿在抽出腰间鞭刃的瞬间就穿越百米之距出现在大鹏鸟身前,冲着它骄傲的金冠狠狠甩出一鞭,鞭刃刃锋溢出的血红光泽在高速移动中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大鹏鸟头一昂躲过迅猛一击后尖鸣着條地飞起,巨翅挥动扬起的飓风将兰儿掀翻,兰儿倒地后顺势翻滚,躲到了一堵断墙之后。

一出教堂便另辟蹊径的卡洛斯以建筑物为掩护绕大鹏迂回,仔细观察着四周的地形。

待绕至大鹏正后方不过百米处,卡洛斯突然迅疾急拐朝着大鹏鸟所处的方位掠去,在连续踏跳越过几栋由低至高呈阶梯状的断楼后纵身一跃,跳上了正扬翅飞升的大鹏鸟背,随大鹏升一同升上高空。

“哟大公鸡,你要去哪?”

卡洛斯调整体态,抽出两把巨蟒甩开双臂对准鸟翅疯狂扫射。

子弹虽被大鹏鸟坚硬的金羽全数弹开,但强大的冲击力使大鹏无法保持平衡,巨大的身躯在高空中颠簸着,逐渐坠向地表。

鹏鸟在一阵持续鸣叫后扬翅旋转,想把虱子般牢牢粘在背上的卡洛斯甩掉。

迎着翻旋的离心力,卡洛斯猛蹬鸟背使自身与巨鸟呈反方向平行旋转,同时将一柄左轮甩出。

闪耀着银亮光泽的巨莽以旋转的巨鸟为中心绕飞,枪脱手的同时卡洛斯以另一把巨蟒向左翅打出一梭子弹,稍微减缓了大鹏旋转的速度。

抓住鸟背朝地的时机,卡洛斯以左手疾速抓住背羽,右手巨蟒的子弹一刻都没有停歇,如雨点般落向巨鸟另一只翅膀,同时在空中飞旋的银枪准确无误的砸中了巨鸟的右眼。

任凭大鹏如何哀嚎着挣扎,卡洛斯还是稳稳黏于鸟背,手中巨蟒射出的毒牙不断撕咬着双翅,砸中鸟眼后弹开的银枪被卡洛斯用脚一勾又神奇的嵌回了枪套。

眼看飞行高度越来越低,巨鸟索性收起双翅陀螺般向地面砸去,瞬间几何级上升的晕眩感和离心力使措手不及的卡洛斯终被甩飞出去。

摆脱了卡洛斯的巨鸟在极其接近地面时猛扬双翅,竟又重新飞了起来。

翔空倒飞了一段距离,卡洛斯硬生生撞破一堵混凝土墙,摔进了一栋大厦里。

推开盖在身上的各种废品,卡洛斯擦了擦嘴角的血,扶着身旁的梁柱缓缓站起,透过自己撞出来的破洞望去,刚好看见大鹏鸟张开双翅欲再起飞。

“亏你还能飞得起来,不愧为杀掉了【玫瑰】的变异金鹏。”

卡洛斯低头看着手中子弹耗尽却没能对大鹏造成一点伤害的大口径左轮苦笑了一下,便抬头盯着奋力扇翅欲再起飞的巨鸟讥笑道:“啊!耶稣基督!来!我请你吃烤***!”

仿佛在回应卡洛斯的讥讽,提前藏匿在落点四周的六枚银色金属球悄然从残垣中迅速滑出,银球两端射出的激光互相牵引,连成的正六边形正好把巨鹏围在其中。

鹏鸟本能的觉察到了莫大的危机,正欲振翅加速飞离时,一颗细小的“贝多芬”高噪弹适时精准的射入了鹏鸟掩盖在羽毛下的直径只有一厘米的耳洞内。

耳际莫名的巨响使巨鸟颠簸着怪叫了一声,只稍稍延缓了数秒的起飞时间。

但这看似无足轻重的几秒,使生存和死亡的天平产生了无可挽回的倾斜。

当鹏鸟眼中高高弹起的鲜红银球悬空静止的一刹,亮到极致的红猛然化作一股烈焰,灼热飓风携无数细小旋锥呼啸着刮向大鹏鸟。

爆炎加持的炽热旋锥钻穿了无锋不御的黄金鸟羽,带着高热直扎入巨鹏身体各处,鹏鸟颠首欲哀啸却哑然失声,咽喉处数道旋锥正燃闪着灼热之火。

胡乱扑腾着燃烧细焰的双翅,伤势极重的巨鹏却还是挣扎着奋力窜上了高空。

‘预测目标生命力足以支撑逃离,是否终结?’

藏身一栋破房子内暗中观察形势变化的艾格斯,大脑闪过机械般的提示音。

‘终,结。’

大楼上,卡洛斯以手作枪,对着空中奋力挣扎求生的鹏鸟做出了一个射击的动作。

“biu!”

艾格斯寂静无声的死亡指令仿佛被卡洛斯发射了出去,扎在巨鹏身上的旋锥同时盛开了一道缺口,耀眼电光如白炽烁空一闪而逝,巨鸟化作一团蓝色流焰从千米高空直坠大地。

兰儿自断墙后现身,带着疯狂的目光向巨鹏走去,她刚把才吸干的血袋丢弃,身体便开始泛出微微红光。

原本烛火般柔和的微红随着兰儿前行的步伐变得越发暴虐,每走一步都把脚下土地焚得焦黑,待来到巨鹏跟前时,远处通过多倍镜观察战场的大胡子队长已无法看清兰儿的形貌,在那仿佛被点燃的混乱空气中,屹立着一具如岩浆般燃烧的人形。

遭受致命重创,奄奄一息的大鹏眼睛半闭着,气息逐渐衰弱。

只见赤色长刃一闪,巨鹏硕大的鸟首无声滚落到兰儿脚下,被切割分裂的翅膀、爪子、躯体飞舞四溅,散发浓烈的焦臭味。

兰儿盯着落到脚边的巨大鸟首,毫不迟疑的抬脚践踏。

当鸟首熔成肉泥,兰儿赤红火热的躯体开始渐渐降温,皮肤也恢复成原本好看的小麦色。

艾格斯从焦臭的成堆尸块中默默挖出巨鹏完整的心脏;兰儿松开了紧握的鞭刃,锋利无匹的刃锋利落的切入了残垣中。

抬起头失魂呆望着天空,兰儿空洞的悲瞳中有冰冷的泪花悄然凝聚。

复仇时产生的扭曲快感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便是灵魂深处仿佛被凿穿的无底空虚。

一座小木屋,一片花草地。

一位手足无措的大叔,一个做鬼脸的小女孩,一个被欺负而哭泣的小男孩,还有那如玫瑰般带刺却娇艳的女子唱出的歌;

花香、木屋、迷雾、焦臭、残垣,父亲、兄长、尸体、枯萎的玫瑰;

记忆与现实,从前与现在。

曾经有,如今一无所有。

“曾经你给我所有,如今我只能给你我所仅有。”

“即使如此,在已然消逝的时间长河中我依然想紧抱着你。”

“松手必然逝去,但即使紧抱却还是无法再见你的容颜。”

“我好想你……。”

兰儿的悲戚,响彻贝加尔城。

卡洛斯独自回到教堂,依墙坐下后点上一根烟,默默放到了地上。

“我知道你不抽烟,但你真该尝一尝的,尤其是在替别人受伤的时候……,尼彩……。”

调查队士兵看着远处那一堆烤焦的碎肉惊得久久说不出一句话,大胡子队长最先回过神,他猛抓起系在腰间的背心擦拭额上密布的汗珠,激动道:“这种怪物第一次出现在梵蒂冈附近时,我们出动了整整一个连队有余的兵力去讨伐,最后算上我和两名执行者能活着的不过6人,仅凭三人就把大鹏鸟杀掉,这简直无法想像。”

黑斗篷把目光从远处收回,转而面向一旁已经开始玩起扑克牌的三人:“感觉如何?”

背对黑斗篷,身穿一袭白斗篷只露出一双冷漠金瞳的杜兰特此刻正皱眉盯着手上的两张鬼牌:

“那三人战斗时压根连‘果汁’都没喝,维纳斯的【贝多芬】是唯一亮点。”,话间随手丢出一张「7」。

盘膝席坐不远的狙击手少女维纳斯听到杜兰特夸自己,两颊迅速攀上一抹绯红。

“但兰儿切大胖鸡还真是赏心悦目啊!瞬间就甩出了36鞭!”

在白斗篷左侧蹲坐的肌肉大汉发出由衷赞叹,而右侧留着莫西干红发的少年却极不耐烦:

“喂!哈登该你出牌了!你到底打还是不打?不打换布鲁克斯来!”

肌肉大汉挠着后脑勺腼腆一笑:“对不起维斯布鲁克,我的牌还没有排好……。”

“我靠!”

夜幕降临,调查队用长椅木板将教堂所有的窗户都封了起来,一部分队员接到大胡子的命令开始分配晚餐。

法克中士向墙壁抛出核能灯,灯背独特的吸盘一接触墙面即牢牢吸附其上。

随着便携电脑遥控指令的输入,核能灯开始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咻~!”

目睹此情景,卡洛斯愉悦的吹了一声短哨,引得调查队其余成员投来好奇的目光。

“你还是那么弱智,像个乡巴佬一样没见识。”兰儿手叉着腰,忍不住吐槽起来。”

卡洛斯轻瞟兰儿一眼,悠悠反击道:“你像个老太婆一样什么都见过。”

“嗐!以年龄攻击一位女士,你真有绅士风度!”

“嗐!诋毁一位天才智商低,你肯定是个瞎子!”

“智障!”

“老太婆!”

“你们,俩,能不能,闭嘴……!”艾格斯捧着书夹在两人中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什么「死亡三角」,这简直就是「逗逼三角」!”维斯布鲁克看着不远处正闹腾的三人愤愤道。

哈登抚摸着他的光头,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独行之狼’竟然是这幅模样,和传闻中的形象不符啊!”

布鲁克斯倚墙而站,饶有兴致的问道:“哦?那你觉得他应该是个什么形象?”

哈登一脸认真的思索起来,乌黑的眼睛骨碌碌转了好几圈,半饷方才抬头憋出一句话:“传闻中‘独行之狼’是一个话不多、喜杀戮的残酷之人。”

“呵呵……。”布鲁克斯看向已经快要打起来的三人:“这个嘛,你应该去问问那些被他杀掉的敌人。”

“切!这等于没说!”维斯布鲁克小声叽咕。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都没注意到依墙而坐的杜兰特洁白蓬檐下那一双满布阴云的眼。

在梦中,已多年不曾出现的巨大红色身影再一次翩然降临,利齿之上那使人无法抗拒的金瞳逐渐迫近,直至紧挨着他的脸。

仿佛再靠近一些,这该死的目光就能穿透他的灵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