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6454字
  • 2022-03-29 10:53:00

六月十六日清晨 6:00 军部广场

“卡莱尔!”

“到!”

“赫特!”

“到!”

“布莱恩!”

“到!”

“法克·尤!”

“法克鱿?”

“噗!....”

整齐严肃的40人军列中突然散发零碎轻笑,空军大将约翰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并没有受到干扰,只是用暗含怒火的眼神死死盯着队伍中某一个方位:“兰儿·赫本!艾格斯·菲尔兰德!你们给我注意点!”

“卡洛斯·D·欧德凡修克!再有下一次你立刻给我滚蛋!”

站在约翰身旁的凯尔面无表情,嘴角却轻微抽动着。

卡洛斯站在四横队列最后一排最后一位,此刻正眼睛上瞟,瞳孔直勾勾盯着天空,无视了约翰的愤怒。

“法克·尤!”

“到!”一个身材不高不矮、相貌非常普通的士兵大声应答。

“马修斯!”

“到!”

“拉塞尔!”

……。

“法克鱿......”卡洛斯小声喃喃自语。

列队完毕,约翰看着由三十九名精锐和一名白痴组成的队伍,朗声道:“此行关乎全人类的未来,相信各位对这一次任务细节已了然于心,我非常佩服各位的勇气。”

“在此!我命令你们即使粉身碎骨也必须完成任务!即使战斗至最后一人,也必须把那天杀的鬼东西给我拖回来!梵蒂冈所有人都会铭记你们的英勇无畏!”

“是!必定不辱使命!!!”队列中三十九人齐声大吼,声音直冲天际。

就在这激昂的时刻,卡洛斯突然插话:“约翰将军!我想上厕所!”

约翰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他娘的老子要……!”

眼见势头不对,凯尔眼疾手快一把将咆哮着正准备冲锋的约翰死死抱住,同时扭头对军列大吼:“卡洛斯你给我赶紧滚!”

“法克鱿……。”卡洛斯低下头轻声说道。

“噗!”

“一小时后出发!解散!”

约翰气冲冲的扔下指令后拂袖而去,身后的凯尔强忍着疯狂笑意一边安慰着约翰一边悄悄回头向卡洛斯比了个大拇指。

“卡洛斯阁下是真的敢!”

“不这样天知道约翰大将还要演讲多久?你忘了上一次我们在烈日暴晒下足足听了将近一个小时,医护队的姑娘们都快中暑了!”

“关键是快一个小时完全没有结束的迹象,要不是卡洛斯阁下的枪突然走火……。”

调查队战士们你一言我一语,开始讨论起【演讲家】约翰的光辉事迹。

“连将领都这副德行,执行者还能好到哪去?”

略带挑衅的女声穿透了调查队的嘈杂,战士们全都向身后望去,而卡洛斯却拔腿就跑!

“榆树街十五巷大榕树往前十三步右转……。”女声愤怒大吼。

卡洛斯没跑几步便浑身一颤,熟悉得做梦都惦记的地址此刻正通过一把悠扬的女声挑逗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好奇心,仿佛是在得意的宣告:

那里有一个可爱的宝藏!

不等地址“完整的展现自我”,卡洛斯已转身狂奔,直跑到一位金发女子跟前顺势屈膝滑行。

解散欲离去的调查队成员看见这惊世骇俗的‘滑跪’全都惊呆了,他们开始在远处好奇张望,几名胆子较大的已悄悄突破安全距离,越发靠近二人并拿出手机偷偷拍摄。

手机屏幕显示,斯嘉丽跟前轮椅上端坐的安娜正居高临下盯着卡洛斯的脸。

“为什么不告诉我?”,隐隐的愤怒益于言表。

“你又不是我妈……。”卡洛斯喃喃自语,同时低下头躲闪安娜吓人的目光。

“榆树街十五巷大榕树往前十三步右转第二块石碑……!”安娜扬声怒吼,紧皱的双眉表明她并不想开玩笑。

“别!别别!”

卡洛斯猛地抬头,平静冰冷的金瞳与一双清澈却炽热的蓝瞳碰撞在一起,虽只是极短暂的心灵交汇,但卡洛斯还是立即上移视线以避开那夹杂着担忧和不甘的眼神。

只是没想到,躲开了眼,却又瞥见紧皱的眉。

卡洛斯心头一拧,清冷瞳孔中隐隐有了一丝慌乱,缓缓伸出的手在半途只是略一迟疑,便轻抚上安娜的眉心。

一种温度从指尖传来,微凉,却舒心,仿佛会沁入灵魂。

安娜注视着卡洛斯温柔的脸,紧淬心头的担忧化作两行泠泪夺眶而出。

轻拂眉心之手转而温柔的拭去泪水,短暂停驻指间的泪滴在日光下折射着奇异的色彩,随着微张的手轻抚上还残留泪痕的脸,闪烁的泪珠顺着指节滑落,沾湿了佳人两鬓的金丝。

安娜蕴含余泪的漂亮蓝瞳深映着日夜牵挂之人,新的泪滴悄然滑落。

再次为安娜拭去泪水,卡洛斯神色逐渐变得严肃,微腼的嘴犹豫了许久后终于张开,发出的声音十分铿锵有力:

“我又不是你爸爸,为什么要告诉你?”

安娜先是一愣继而低下了头,长长的刘海散落遮挡起明媚的双眼,瘦弱的双臂环抱起自己微微颤抖的身体。

一直旁观的斯嘉丽马上朝卡洛斯投去愤怒的目光,但卡洛斯却会心的笑了。

许久,安娜深深的、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抬起一张满是泪水又哭又笑又怒的脸,用尽全力疯狂吼出一个地址:“榆树街十五巷大榕树往前十三步右转第二块石碑正对栅栏深挖五米呜唔呜……!”

巧妙一转,抚脸的手迅速封住安娜聒噪的唇。

卡洛斯轻盈起身,干净阴柔的侧脸贴近安娜脸颊,温和气息伴随着悄声细语飘入耳际:

“等我回来,为你擦泪。”

松开捂嘴的手,炽热的唇便紧贴了上去。

“芜湖~!”围观的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

卡洛斯放过脸颊早已通红的少女,站起时臂膀轮廓略一模糊,远处数台正“偷窥隐私”的手机便全数碎裂。

人群又爆发出一阵骚动,仿佛还有人打了起来。

安娜又垂下了头,长刘海遮掩下只漏出染泪微翘的唇。

潇洒的走了几步,卡洛斯在安娜身后驻足,背对背的两具灵魂就那么无声的拥抱着。

打火机清脆的啪嗒声最终击碎了宁静,紧接着便是呼气的声音,一股刺鼻的尼古丁味弥散开来。

卡洛斯满足的拿下唇上的烟,突然以极快速度喷出一坨话:

“拜托我回来前你自己先把鼻涕擦一擦那玩意儿太恶心老子可不帮你擦你都几岁了哭就哭还流鼻涕丢不丢人!”

没有换气,没有停顿,卡洛斯极速饶舌后向着榆树街墓地飞奔而去。

“你去死!别回……!”话出一半,安娜惊骇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斯嘉丽苦笑了笑,掏出手绢想为安娜擦擦脸,但安娜却抬手轻挡并微微摇头,她示意斯嘉丽帮忙转动轮椅,好使自己能看着卡洛斯渐渐消逝的背影。

“等他回来,为我擦泪。”安娜轻声呢喃,脸上挂满泪痕。

梵蒂冈平民区

从军部广场离开后,安娜在「普罗米修斯」内呆坐着,手中倒着的书滑稽的挡住了俏丽的脸,桌上久放不动的咖啡早已凉透。

“安娜!”

咖啡厅的门被推开,斯嘉丽挥手向安娜打招呼,安娜却呆坐着没有回应,似乎灵魂早已游离远方。

斯嘉丽一看情况有趣,便调皮的辍着脚走到安娜身后,嘴巴凑过去轻说了一句:“咦?卡洛斯你还没走?”

“哪里!?”

安娜條地腾起身子,脱手而出的书撞翻了咖啡,惹得餐厅内的客人纷纷侧目。

斯嘉丽大笑着坐到安娜对面的椅子上,随手掂起一块抹布擦拭着洒在桌上的咖啡。

发现被耍,安娜潮红着脸恼怒的瞪着斯嘉丽。

斯嘉丽眼睛转了转,翘起足尖玩味的盯着安娜,轻佻道:“你在想卡洛斯吗?”

安娜慌忙伸手指向躺倒在桌上的书,局促辩解道:“哪有!!我在看书!你没有看见吗!?”

“可刚才书是反的,你是在练习什么新式阅读法?”斯嘉丽忍不住咯咯轻笑。

安娜的脸变得更红了,她低头想躲开斯嘉丽的视线,却瞥见那躺倒的咖啡杯。

杯子空了,里面却全是回忆。

“卧槽!你这婆娘竟然拿咖啡泼我!”一个银发青年夸张的嚷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服务员小女孩手忙脚乱的道着歉,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这一小杯就要三个银币!要么赔!要么告诉我你的名字!”银发青年趾高气昂。

“什么?我的名字?”脸上沾满炉灰的丑陋女孩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我想知道害死我咖啡的人叫什么!”眼前奇怪的青年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噗呲!”

少女挂满泪的笑绽放如花。

“你好!我叫安娜!”

呆望着空杯,安娜仿佛陷入深深的旋涡中,身子不自觉在轮椅上蜷缩,

心,也开始变得无处安放。

斯嘉丽急忙起身伸出双臂环抱住安娜,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安慰这其实并不脆弱的女孩。

“对不起!我……。”

安娜在斯嘉丽怀里摇了摇头,依旧默不作声,不知所措的斯嘉丽只能扭头对着吧台大喊:“大牛!来两大杯威士忌!别兑水!”

“好哩!”酒吧老板兼服务员兼吧台酒保兼清洁工的大牛爽快应答。

怀里亲如妹妹的女孩深深牵挂着一个人,这勾起了斯嘉丽自己的梦魇。

安娜的他,斯嘉丽知道是谁,所以能给与无声但有力的安慰。

而决意步入圣城污秽的斯嘉丽心底所牵挂的那个他,已被自己亲手埋葬于心。

那谁,无人可述,她,也无人可抱。

仰头一口气灌掉大半杯威士忌,斯嘉丽收拾心情查看起心底牵挂之人发来的加密邮件。

调查队即将出发的清晨,柯尔特从加纳城奔袭千里重返梵蒂冈,隐没在圣墙不远处树林的阴影里,监视着即将进入小树林的不知名部队。

加密邮件,军部总司令爱德华亲自授发。

城外密林,潜伏,教皇直属15人,杀;

杀戮。

密件中零散的碎片昭示了「剑鬼」此行的目的。

柯尔特将手中液体一饮而尽,悄然消融在林间阴影里。

教皇直属执行者卡西利亚率先脱离队伍潜入小树林侦查,此时隐于树影的他正紧盯着手中的生命侦测仪。

突然,生命侦测仪其中一个「标的点」闪了闪。

“白羽!汇报情况!”卡西利亚语速极快,仿佛多说一秒都是在浪费时间。

“一切正常!哎!你能不能别神经紧张?梵蒂冈近郊的小树林能有什么……。”

“报暗号!”卡西利亚粗暴打断白羽:“不要让我再说一遍,后果你知道的!”

回应卡西利亚粗暴语气的,是白羽的戏谑:“‘与晨星共舞’,怎么?你当不上队长就向我发脾气?”

“你……!”卡西利亚正欲发作。

“全都给我闭嘴!”

通讯仪中传来威严而不容抗拒的声音,卡西利亚和白羽虽不情愿,但却都没敢抗命。

“完成好各自的任务,谁再废话,我把他的头拧下来!”

命令下达后,通讯器再没半点声响。

卡西利亚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他和白羽争执时,生命侦测仪上又有6个红点先后闪了闪。

白羽一头煞白的发丝被扎在发间的六枚微型血锥点缀得甚是好看,血锥入脑前他正理着耳鬓发丝,当通讯器响时,白羽捋发的手僵在鬓旁,回话的过程中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一切正常!哎!你能不能别神经紧张?梵蒂冈近郊的小树林能有什么……。”

“‘与晨星共舞’,怎么?你当不上队长就向我发脾气?”

一只苍蝇飞停在白羽放大的瞳孔上,似乎很满意眼膜散发的腐朽气息。

柯尔特放松原本弓成爪状的手指,低头谨慎的调试了另一名执行者头上的血锥。

“告诉我离你最近的执行者的名字、能力、方位。”柯尔特低沉的声音异常冰冷。

“是的,阁下。”执行者眼神逐渐涣散,瞳孔没有任何焦点。

得到情报后,柯尔特遁入阴影朝着埋伏在附近的另一名执行者而去,很快一名黄衣执行者的背影便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杀!吸干他!拥抱我!’

‘闭嘴!’

柯尔特四肢爬行如壁虎般高速掠过地面爬上树干,悄然临至黄衣执行者身后,右手四根血锥悄无声息朝着黄衣后脑扎去。

在血锥距离大脑就只有堪堪几毫米时,黄衣却如风般向右一飘,左腿优雅的踹向柯尔特胸口,军靴底部弹出的利刃直刺心脏。

黄衣势在必得的一击之下,惊愕的柯尔特却突然化作数股血流躲开了利刃的致命一击,血流绕树干急退,在距离黄衣10米开外的粗枝上重新融合,只消数秒柯尔特又出现在黄衣眼前。

‘看!你需要我!需要我!’

‘闭!嘴!’

黄衣执行者略微抬头,高傲的俯视着柯尔特:“传说【剑鬼】为现存执行者中最强,可惜5年前任务失败后能力尽失,现在看来「黑日」的情报倒是可笑得很……。”

“你的可笑,是指我的能力还在,还是认为我不够强?”柯尔特面无表情,眼中倾泻着毫不隐晦的寒意。

“不管我说的是哪一个,你的传说到今天必须终结,我会把你的头贴上「可笑」的标签,再装入标本箱!”

狞笑着打了个响指,埋伏在四周的14名执行者瞬间出现在黄衣身后。

黄衣伸舌舔了舔袖中伸出的利刃,轻蔑道:“真是可惜啊,你万不该选择第一个对我下手,在15人围攻下你的下场只有死!”

柯尔特没再开口,而是把黄衣打响指的动作又重复了一遍。

指音一响,黄衣身后其中7名执行者突然猛扑向其他伙伴,手脚并用紧扣住各自目标。

只是一眨眼,纠缠在一起的14人便消失无踪。

觉察身后的异样,猛然回头却发现同伴已然全部消失,黄衣的表情从高傲变成震惊,继而化为疑惑。

“这小玩意儿!”

柯尔特捻着手中的血锥:“只要刺中脑袋便能控制人类,即使是执行者也不能免疫,血锥只要入脑,被操控者就会瞬间死亡,而我只需提供些许血液模仿人类躯体运作,生命探测仪上的信号就不会消失。”

“在你们如此轻敌的情况下,我原本想凑齐8人再行动,却没想到像你这样的莽汉竟然是双系能力者。”

最后,柯尔特淡淡道出黄衣的底牌。

毕竟是身经百战的执行者,黄衣很快镇定下来,难堪的表情夹杂着愤怒:“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会消失,对吗?”

柯尔特的神情从讥讽换成轻蔑。

“军部最新武器粒子分解仪,小范围内连空气中的尘埃也能分解干净,无论你的伙伴有什么能力,只要偷袭谁都躲不了,你们那只会吃喝玩乐的上司当然不会关心军部科技和他走狗的命。”

“竟敢说我是狗!!”

黄衣将手中血包愤饮:“你绝对会为你的自傲而后悔!”

语毕,黄衣突然消失无踪。

黄衣消失的同时柯尔特也将血液凝聚成数柄长剑,而剑才刚入地黄衣就已狞笑着突然出现在柯尔特身后,高抬起的袖中剑对准柯尔特心脏猛戳而下。

这极度自信的必中一击,却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

鲜红的长剑自黄衣后背刺入,利落的贯穿了心脏。

“空间与感应双系能力者,可惜空有能力却没有配合。”

【它】抬手擒住带着不可置信神情在抽搐的黄衣的头颅,狞笑道:“剑阵,就是我们的领域,论瞬移和感知,我们可比你高级多了。”

黄衣的肉身在一股强大血能的催动下渐渐被侵蚀,藏于半身的机械骨架摔散在地,发出沉闷的砰响。

擒头之手由爪握拳,骨肉炼就的血水随之化作无数细流融入柯尔特的身体。

任务完毕,柯尔特将事态报告加密后分别发给了两个人。

第一份通过军部加密渠道直接发送给了司令爱德华;而第二份则通过私人加密渠道发送给了一个备注着奇怪名字的号码--「利刃修女」。

【刺杀行动最高指挥官:唐德·弗拉基米尔】

反复默读着哥哥发来的加密情报中最重要的信息,隐藏在斯嘉丽炽热身躯中的冰冷灵魂毫不犹豫的掀开了她深藏于深渊中那不为人知的黑暗。

【一月,告知其余月份,杀……。】

又一条加密信息,被一根带着无穷恶意的手指发送了出去。

3220年6月16日清晨 9:00

由三名军医、一名生物学家、一名地理学家、一名化学家、二十七名精锐战士和七名执行者组成的史上最强调查队经由“蓝洞”穿越圣墙,踏上通往城外树林的小道。

死亡远征由此开始,圣墙外存在各种未知危险,调查队一踏出圣墙便开始互相配合,警戒着四周的一切。

原本在队列最前方的卡洛斯故意放慢脚步,直至一个低头盯着小型电脑的士兵来到身旁。

“法克……,尤?”

听见有人喊自己,法克习惯性抬头却看见卡洛斯一张大脸几乎快要贴到他的嘴上。

法克被吓得一踱步:“卡……卡洛斯阁下!”

卡洛斯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摆手示意法克跟上部队,两人并肩走在一起。

“卡洛斯阁下找我是有……有事?”法克惶恐。

“法克·尤是你的全名吗?”卡洛斯一脸好奇。

“……是的,阁下有什么疑问吗?”法克好奇。

“……那,是你的真名吗?”

“是……。”法克一脸无奈,不明白卡洛斯为什么老是纠结他的名字。

“好吧,没什么,我猜你的父亲一定很爱你……。”

……。

调查队步伐矫健,很快便走到小路尽头,他们并没有理会路旁三具连衣服都被扒光了的尸体,径直钻进了树林中。

晨曦下,林木枝缝漏出斑点柔光,气氛舒适而恬静。

径直穿越小树林,调查队便踏上了通往贝加尔城的边境大道。

梵蒂冈军港,海军大将约瑟夫在舰塔上亲自指挥后勤部队整备特编舰队所需物资,通讯器不时响起官兵们雄厚又疲惫的声音。

“加快速度!承重运输车全部‘适量’超载!出事有我!......记得!要适量!”。

下达指令的是后勤部总长戴森,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军人,面对突发状况总是一惊一乍,做事有时又显得过于小心;细致的人员调度与分工能力是他最显著的优点。

此刻他正在码头上焦虑的看着一辆辆已经承重到极限的运输车摇摇晃晃从身旁驶过,为了能尽快完成任务,空军与陆军后勤部几乎所有后勤人员都领命前来支援海军。

一周内整合三个特编舰队所需物资,无异于要他凭空变出一栋大楼,戴森最初接到命令时还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当确认无误后,他觉得总司令疯了。

甚至整备已经开始进行的如今,戴森还是会不时疑惑的搓手。

“我知道这其中的难度,你已经做得足够好。”指挥小组通讯频道中传来约瑟夫对老兵适时的安慰。

摘掉通讯器,约瑟夫轻揉鼻子两端好让消耗过度的发麻脑袋能暂时清醒。

为了司令的计划,即使让军港的人全部累死,他也必须完成任务。

盯着远方乌云密布的海平线,约瑟夫仿佛看见一个巨大的阴影正潜伏着,等待着舰队起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