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4745字
  • 2022-03-27 14:46:32

身穿黑色及膝皮衣的少年踏着轻盈而稳健的步伐,正慢悠悠往军部会议室踱去,过耳银发整齐的往后梳好,月眉下一双暗金色的鹰瞳,既华贵又藏满了玩世不恭的轻浮与狡黠。

当少年终于“浪”到军部会议室门前时,离约定的时间已然过去20分钟……。

卡洛斯瞄了瞄手腕上的破表,耸耸肩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强调多少遍,进入会议室前先敲门是最基本的礼仪,你是智障吗?”爱德华背对卡洛斯坐在议桌首席,并没有转过身去看他。

“把门关上!”

卡洛斯进门后并没有说话,关上门后斜靠在一旁的墙壁上,抽出香烟点燃猛吸几口,随即喷出大团大团的烟雾。

沉默,压抑的沉默。

良久,爱德华率先开口:“三个月后的血恸之夜,你有什么看法?”

卡洛斯抽着烟,依旧没有回答爱德华的问题。

“这一次成立的调查队,对手是血族,抓捕任务可以说是自杀行动,但你必须参加。”爱德华依然没有转过身去。

“一千盎司锐金,没得商量。”卡洛斯盯着手中忽明忽暗的烟焰:“少半克,耶稣亲自下凡叫我也不管用。”

“好吧……。”爱德华无奈叹气:“每一次执行任务你都赚取价值不菲的酬金,为什么还吸着这廉价的朝阳香烟?”

卡洛斯吐出最后一口烟雾,便把香烟按灭在墙壁上,转身离开会议室。

“我喜欢它的味道,别的烟味道实在太文艺,像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娘炮似的,不适合我。”

身后传来门被关上的声音,爱德华默默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香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用打火机“啪”的点燃了它。

随着阵阵烟雾缭绕,爱德华舒坦的靠向椅背,吐出长长一串烟雾,随手把朝阳香烟与打火机扔在了身后的议桌上。

3220年6月15日晚 7:30 梵蒂冈大教堂主厅。

罗马尼亚站在著名肖像画《蒙娜丽莎的微笑》前,欣赏着这人类的瑰宝,侍奉左右的巴尼站在一旁,不时摆弄自己的衣领。

“放松,巴尼,在如此具有艺术气息的殿堂,你的行为让我感觉很不舒服。”罗马尼亚语带一丝不悦。

“实在抱歉!殿下!”

巴尼马上把手放下,神色却激动起来:“可是殿下!为什么你要批准此次行动!万!万一行动真的成功,它们的「代言人」被调查队抓住,那么我们马上就会……。”

“放松,巴尼,不要让我重复第三遍。”

罗马尼亚眼睛定格在蒙娜丽莎那一抹微笑之上:“希望,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的确非常吸引人。”

巴尼露出疑惑的神色。

“好了巴尼,你先退下。”罗马尼亚心情愉悦。

“是,殿下,愿你万福。”巴尼半鞠着躬慢慢向后退去,离开了教堂的正厅。

待巴尼离开,躲在阴影处等候多时的人方才缓缓走出,来者留着干练的管家式短发,瘦削脸庞上半闭的眼睛让人几乎看不到瞳孔。

来者在罗马尼亚身后右手握拳放在胸前,身体微微前倾,恭敬道:”陛下圣安。”

罗马尼亚转身正视来者:“劳尔,只有你我二人时,这些无聊的礼节就免了。”

“是,我的陛下。”劳尔站直了身子:“恕在下冒昧,陛下为什么挑选如此无能之人作为我们与它们的外交官?”

罗马尼亚脸上立刻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劳尔,机灵之人固然谁都喜爱,但愚蠢无谋的狗却更好控制。”

“在下明白。”劳尔并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安静的站着。

“我交给你的任务,进展如何?”罗马尼亚故意压低声音。

“在下已根据调查队中执行者的配置派出了直属部队中的精锐。”

“哦!有把握么?”罗马尼亚踏前一小步追问。

“陛下请放心,一切早已安排妥当,调查队将不会再回到梵蒂冈。”劳尔再次将右手放到胸前,向罗马尼亚鞠躬。

透过教堂穹顶高窗照进正厅的月光变幻着,微光从劳尔身上一点点褪去,黑暗趁势扑了过来。

“嗯,非常好……。”罗马尼亚心满意足,再次转身直面蒙娜丽莎肖像画。

“愿神庇佑可爱的小调查队吧。”罗马尼亚极度轻蔑的轻声讥讽道。

梵蒂冈城东 6月晨 4:00

柯尔特·加烈特领着「纵火者」们驱车正向梵蒂冈东南方的加纳城疾驰,前去处理执行者们工作后留下的“尾巴”。

“队长啊,放完火后到我们去烤肉如何?上一次任务收集的巨型火鸟肉块已委托朋友测试过,可以吃!”

驾驶位上打着方向盘的小胡子心情愉悦,踏在油门上的脚稍稍加重了力度。

“呵呵,任务完成后就去。”

加烈特温和应答后拿起车载通讯器:“呼叫01(滋滋),请(滋)注(滋滋)意车速,03,稍微跟紧一点。”

“01收(滋滋)到!”“0(滋)3收到!”

通讯完毕,加烈特调节波段旋钮,想把恼人的杂音消除掉。

“哎队长,梵蒂冈城外还注意什么车速,在城外能被撞到的活物都是某种该死的怪物,撞就撞了!哈哈哈!”

话痨小胡子一直喋喋不休,加烈特笑了笑,不置可否。

车内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谁也没把这一次任务看得有多么重要。

「纵火者」,梵蒂冈的战后处理部队,主要负责战后的“清扫”工作--以火焰打扫战场、收集资料、对样本进行保存运输等,这并不是多么繁重而危险的差事。

“这破车究竟什么时候能……。”

“前面!前……!”

“啊!!!!”

来不及制动,高速行驶在最前方的领头装甲车以极快的速度撞到了突然从山丘上滚落的巨石,重达数吨的装甲车尾部率先弹跃而起。

悬空、坠地、接连翻滚,在滑行了数十米后庞大的【壁垒】装甲车终于侧翻撞停在土丘旁。

尾随的小胡子在看见前车惨状后猛跺制动踏板,尖锐的制动杂音刺激着车内所有人高悬的心。

军用特制轮胎在地面上磨出长长的黑痕,军车最终刹停在距离岩石不到一米处。

“02!03!下车抢救伤员!快!”

加烈特率先跳下指挥车冲到事故现场,就在准备强制开启车门时,装甲车却被一只大手拧了起来。

“山丘巨人!”小胡子夹杂着惊惧的呼喊从身后传来。

加烈特猛然抬头,足有十二米高的岩皮独眼巨人把装甲车举过头顶,猛地扔向了停在指挥车后的器械运输车。

两车在猛烈撞击下炸成火团,浓烈烟火把昏暗的林地熏染得如同烈日下的饷午。

“法芙娜!”“尼路!唐!”

小胡子冲着火海悲喊了一串名字,但回应他的却只有烈焰中冰冷的沉默。

“跑!!”

最先控制情绪的加烈特大吼一声后转身拔足狂奔,「纵火者」其余成员听到吼声后也从震惊中抽身,纷纷紧随加烈特奔向不远处的小树林。

“为什么在离圣城如此之近的地方会出现A级怪物!那群执行者平时究竟都在干些什么!”

早已泪流满面的小胡子边跑边咆哮,突发的变故使他一下子失去了4名共同工作和生活的亲密伙伴,还有一名,是他的恋人。

加烈特每踏一步都能感觉到脚下异样的震动,被撞断的变异巨木纷纷倾倒在地,发出撼人心聩的回声。

巨人正对他们穷追不舍!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专心逃吧!它来了!”

命悬一线的形势激起了众人强烈的求生欲望,小胡子一行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没命的奔逃,每个人都维持着百米冲刺的速度拔足狂奔。

一旦被身后的巨人追上,他们顷刻间就会被揉成肉泥!

“队长!前面是悬崖!”有人绝望的大喊。

处理部队众人跑到悬崖边只能被迫停下脚步,不远处林中古木在巨力撞击之下连续倒塌,越发迫近的绝望使好几个队员直接瘫坐在地上。

绝望、悲观、无助。

无论是他人的还是自己的,四周产生的一切负面情绪统统涌入加烈特的意识层,他的思绪随即闪过一阵回影。

由燃烧着的躯体共同构成的火海中,一个人影轻盈的靠近一名女性,抬手优雅的割破了她的喉咙……。

陷入癔症的加烈特突然一把抓过小胡子的手就狠狠咬了下去。

众人大惊,而小胡子面对突袭的剧痛只反射般大喊了一声,便紧紧闭上了嘴。

他非常了解自己的上司----从前无论面对什么样的逆境,加烈特队长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而此刻即使深陷绝境,小胡子也坚信着眼前这双目布满血丝、行为像疯了一般的男人还远不到该崩溃的时候。

数十息后,加烈特奋力推开小胡子还在淌血的手,开始大笑起来!

“终于!!你还是再次拥抱了我!”

带着癫狂的笑意,【它】迎着山丘冲了上去。

“你要心意坚定不可吃血,因为血是生命,不可将生命与肉同吃。”

念诵着奇怪的祷文,双眸血红的加烈特抽刀划破手掌并将溢出之血洒向天空,闪烁诡异红光的血液瞬间凝聚成二十四把赤刃,坠插于巨人四周的大地之上。

其中一把红刃精准地落到了冲向山丘巨人的【它】手中。

山丘咆哮着横挥右臂,巨掌携着暴乱气流吹得四周沙叶飞扬。

并未停步的加烈特在被击中的瞬间躺身滑铲,巧妙的从巨手与地面的夹隙中钻了过去。

直滑到巨兽脚边,【它】如僵尸般旋转着立起,同时挥动血刃对巨兽右腿连砍三刀,山丘坚如磐石的硬皮被划出三道深深的刀痕,一种奇异的红色文字悄然浮现于伤口之上。

一击落空,并未受多大创伤的山丘下压左爪欲擒住眼前这渺小却灵活的食物,早已有所准备的【它】灵活的向左前方翻滚,同时右脚带起了地上的一把血刃。

万钧之势的巨爪再次落空,躲开抓袭的【它】单手猛推地面迅速使身体弹起,同时把握住稍纵即逝的机会以左脚在下落的巨臂上用力一蹬,借势将携于右腿的血刃甩向巨兽头部,利落地没入巨兽唯一的独眼。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

山丘发出闷雷般的狂吼,捂头踉跄退却。

稳落在巨兽右前侧,【它】双手各拔起一把血剑跃向山丘,离地的双脚同时勾起两把血剑。

“流无辜人之血,就是流自己儿女的血。”旋身翻腾,左脚血剑轻松削入山丘右腿。

“公牛的血,羊羔的血,公山羊的血,我都不喜悦。”右手血剑在腾空半宿之时稳稳刺入巨兽右掌。

“你既不恨恶,且杀人流血,所以这罪必追赶你。”腾至最高处,右脚血剑携电光火石之势刺入山丘后脑。

“我因血与你立约,将被掳而囚之人,从无水的坑中释放出来。”下落之时,左手血剑如倒勾,凶狠挂入山丘左臀。

诡异的祷文仿佛有自己的生命和活力,【它】每刺一刃,山丘身上便会多一道浮现异文的伤口。

巨兽咆哮着,失明的它只能胡乱挥舞双掌向后急退,却始终无法摆脱缭绕在耳边的低沉颂语。

尽管锋利的血刃只是刺于山丘厚重的硬皮之上,但早在第一刺已有所察觉的【它】仍围绕巨兽不断刺击,把血刃一把把嵌入硬皮之内。

落地,带起两把血刃,腾空,左肋,右肩;

落地,提剑,闪身躲过巨掌,腾空,左肩,后背……,【它】如飓风推起的潮汛,澎湃而优雅。

随着地上最后一把血刃被拔起,二十三刃尽数刺入山丘身体各部位。

在运剑过程中,浓郁血气已逐渐被催发至极限,在迸发出灿烂的猩红后,【它】化作了一道赤影。

以遍插巨兽全身的血刃为坐标,循不可思议的轨迹疾速游移,所过之刃均会遭受猛烈敲击。

“瞬光四十六刃!哈!”

二十三血刃在瞬息间均被赤影尽数敲击,刃下异文在极短的闪耀后将覆盖巨兽全身的黄褐色硬皮尽数剔开。

喷溅的血丝下,山丘淡黄的细肉尽数裸露在晨光中。

翻飞而出的二十三血刃仿佛完成了使命般围绕巨兽重归大地,原本的鲜红欲滴转瞬就变得暗淡无光,刃内念诵着不同祷文的喧嚣剑灵随着褪色渐渐沉默,最终剑身碎成漆黑的晶体。

在血液补给极少的情况下强行催动血能,加烈特单膝跪倒,猛吐出暗红的鲜血。

此时,在小胡子带领下折返装甲车的处理部队其余成员携武器从树林中狂奔而出,以小胡子为首的三人扛着一柱漆黑长筒形“响尾蛇”对装甲火箭炮,对准山丘就是一发!

随着“响尾蛇”炮口一团火舌喷出,处理部队其余成员纷纷扣动扳机,各种武器的射击声几乎同时响起,漫天流弹伴随穿甲火箭组成的火力网呼啸着盖向已被卸甲的山丘巨人。

穿甲火箭命中巨兽后发出撼地巨响,数不清的弹网疯狂砸在巨兽身上。

时间在此刻似短若长仿佛没了概念,直至手中武器数次连续跳膛,癫狂绞动扳机的队员这才被惊醒,纷纷停止了射击。

阵阵灼风拂散了浓浓的烟幕,被逼至悬崖边缘的巨兽早已没了生命迹象,看不出原样的石质化残体从悬崖边缘无声坠落,喧嚣的晨林又重归沉寂。

小胡子重重瘫坐在地上。

加烈特紧紧握着已经化黑的断刃凝视远方天空泛起的“鱼肚白”,拼尽全力压制内心如狂潮般泛滥的杀戮冲动。

‘看!你需要我!’内心禁忌的声音终又响起。

‘解放你自己,解放我!’声音时而肃穆威严。

‘来!吸干它们的血!~’时而,又空洞而诱惑。

‘我是你的父亲!母亲!恋人!弟弟!妹妹!我是你的一切!!!!!’

“闭嘴!!!”

加烈特突然对着天空癫狂咆哮,把队员们都吓了一大跳。

内心的声音闭了嘴,手上的军用腕表却不合时宜的传来节奏独特的讯息提示音。

加烈特心头一拧,赶紧点开了屏幕内收到的新邮件。

‘看吧!你需要我!需要我!哈哈哈哈哈!’

“……闭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