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4737字
  • 2022-06-24 16:29:14

“我去!用玉铺路?古代的玉不要钱!?”维斯一向很擅长破坏气氛。

维纳斯直接送去一波白眼,兴致盎然的埃文斯则俯下身去敲脚下的黄玉。

“没什么好研究的,不用看都知道这肯定是人工合成玉。”卡洛斯久违的点起香烟。

“嗯?如此通透的黄玉也能合成?”哈登习惯性挠起下巴。

“正因为太过于通透,才肯定是合成的,先不论自然界存不存在毫无杂色的黄玉,光这玉的块头……。”

不需要卡洛斯继续解释,众人也已然发现了端倪。

两段宽6米的黄玉对称铺设在宽18米的开阔大道上,细看之下从断阶到目所能及的路口拐角处,整一段长100多米的黄玉光滑得连个缝隙都没有。

布鲁克斯果断拔出短刃猛刺黄玉,“叮”的清音之下连个玉屑都没蹦出来。

“唔……。”

收刀甩了甩被震得发麻的手臂,原本对墙石树瓦毫无兴趣的布鲁克斯开始重新审视起古城的一切。

晶莹透明的黄玉经过道路两旁每一所古宅皆会延伸出细细的分支,如内嵌在电路板上的布线般延伸至房墙的低端,密集却有序的分布着。

艾格斯机械义眼微动了动,仔细检查后确定道:“黄玉,非,机械。”

“地球压根就不可能有这种大块头超硬黄玉,它们造出来后被铺在路上还连上房子,就只可能是一种用途。”卡洛斯道。

“传递……,能量?”法克不太确定。

“不错!”卡洛斯打了个响指:“如果声音再机械点就更像了!”

“……。”法克一时语塞,搞不懂这“不错!”究竟是赞扬他猜对了还是赞扬他断句像极了艾格斯。

布鲁克斯没去理会精神偶尔会间歇性失常的卡洛斯,带着法克跟三名科学家交流起就现时搜集到的有关古城的所有信息。

百无聊赖的维斯又开始了日常闲逛,美其名曰“侦查”。

古城内空无一人,维斯随意走进一家古宅内,发现内部结构除了没有窗户外和现代房屋并无二致。

维斯好奇的探索起宅内种种,翻翻布满灰尘倒扣着的茶杯,掂掂斜靠在墙侧的扫帚,耍得正起劲时一转身,角落里一双眼便与他四目相对。

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免疫恐惧的维斯疾速后跃,拉开了与“大眼”的距离。

拥有及脚金发麻花辫的美丽女孩静立在圆台上一动不动,一双深邃的蓝眼毫无神采。

直至确定女孩只是个人形娃娃,维斯方才小心翼翼靠近。

眼前的俏丽人偶做得十分精致,柔软的发丝,修长纤细的睫毛,吹弹可破的皮肤无不昭示着一个字-【钱】。

“黄玉铺地板,1比1仿真人娃娃,古人真会玩!”

被形貌和真人毫无区别的娃娃“瞪了一眼”,维斯感到心里一阵发毛,这似是而非的类恐惧感让维斯很不舒服,索性一路叽咕着退出古宅。

刚出门维斯即迎面撞上了维纳斯,待定睛细瞧几眼后,维斯猛然兴奋起来。

“嘿!维纳斯!屋里有一个和你一摸一样的娃!”

“什么?蛙?”维纳斯歪着脑袋,皱眉疑惑的模样煞是可爱。

“你来!”维斯抓起维纳斯的手就往屋里赶。

“看!像不像?”维斯莫名的自豪感又油然而生。

一眉一目一红唇,基座上人偶的脸每一丝细节都与维纳斯惊人的相似,简直就是及踝长发麻花辫版的维纳斯,这使维纳斯惊呆了。

“嗯……,的确挺像。”一月的声音从维斯后背传来。

“你!是不是有病!?要不要照个CT?!”维斯不自觉后臀一紧,头也不回直接开骂。

不知何时进来的艾格斯开始以义瞳扫描起眼前的仿真娃娃,发现娃娃内部全是无法理解的生体结构。

“这是,某种,机器。”艾格斯得出结论。

“她还能动吗?”维斯捏了捏人偶的手,感受着与人类别无二致的触感。

“他能动估计会俯身揍你!”一月的声音很戏谑。

“你能不能别整……。”维斯突然发现艾格斯比卡洛斯更烦人。

看着维斯的囧境,维纳斯好玩的吐了吐舌头,转而问艾格斯:“艾格斯阁下,能让她动起来吗?”

“做好,万全,准备。”艾格斯言简意赅。

“我去把其他人都叫过来!”维斯飞快的跑了出去。

不多久,调查队全员便在古宅内集合,在众人的惊叹下杜兰特盯着人偶看了又看,还时不时偷瞄维纳斯,兰儿随即把握住机会调戏起满脸通红的维纳斯来。

“维纳斯!杜兰特爱你还是爱【她】!?”

“兰儿前辈别闹!”

“看啊!艾格斯想唤醒你的情敌!”

“滚,开……。”

……。

经艾格斯义眼透视扫描后,人偶的内部构造一览无遗,内部全是没见过的复合材料组成的不知名回路结构,其中胸部中央靠近后背的空间内有一立方体,与人偶站立的基座上放置的方形金属盒有着相同的结构。

唯一不同的是在艾格斯义眼中,基座上的金属盒内闪烁着耀眼的金光,人偶上的则无光晦暗。

艾格斯向众人作出说明后抓起了金属盒,怎么也找不着能量源的更换路径。

“换个电池这么费劲?”一直期待着人偶动起来的维斯耐心渐渐被艾格斯墨迹的动作磨灭。

“你行,你上?”照旧是一月戏谑的声音。

“上就上!白痴娘们换个电池都不会!”

不知道是在骂声音的原主人一月还是在骂艾格斯,维斯一把夺过电池就往人偶裸露的后背上摁去。

还未等维斯感受到人偶精密的肌肉结构带来的阻力,金属盒就如分解般在手中直接消散。

“我去!盒子呢?”

“卧槽!这不科学!”

消失的盒子又突然在维斯僵于后背的手上重组,把维斯弄得一懵一愣,而在艾格斯眼中,耀眼的金光已然转移至人偶胸腔,随着回路流转全身。

艾格斯一把拽住维斯的后衣襟就向后退去。

淡淡的蓝瞳渐渐附上一层烁金,仿佛晦暗的天空突然放晴,一股无以言寓的蓬勃生机在人偶上绽放。

“美……!”法克突然觉得心中有某种东西在滋长,痒痒的,很温暖。

“检测到血族序列,歼灭开始!”

“什……!”

不等众人反应,一道金光如芒贯日,狠刺向被艾格斯拽得坐倒在地上的维斯。

缠绕着华丽金属玫瑰的矛尖在距离维斯右瞳仅仅一厘米的地方堪堪定住,看起来就像是时间突然静止了世间的一切。

“检测到人类序列。”

“检测到生体骸驱……。”

“敌情排除,武装解除。”

来时迅疾去也干脆,少女手中长2米多的矛化作一道金光在众人眼中唰然消散。

“对……!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上一秒还潇洒英武的少女突然就变得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不断弯腰鞠躬道着歉,窘迫的样子让原本痴痴盯着少女看的法克不自觉闷笑出声。

“噗!”

“咦?”

循着笑声移动目光,少女在看见法克后原本疑惑的神情变成了震惊,随之又凝固成了一种杂糅着千言万语的期盼,最后变成了迷茫。

“你们……,是谁?”

少女的神色让布鲁克斯一下子明白过来:

“现在是3220年,新纪元3220。”

“……。”

“如果你有意识层而且足够强大,请允许我直接给您【看】。”

布鲁克斯将自己已知的所有历史常识以最简明扼要的意念直接输向少女。

从原始社会到现代人类,从部落冲突到现代战争,从宗教到科学,从失落文明到血月之夜。

期间少女只出现过三次情绪波动。

第一次,种族大屠杀超过30万人,少女神色悲伤。

第二次,一个岛国被量子武器湮灭,少女眉头紧皱,却隐隐流露钦佩之情。

第三次,【月之痕】使少女露出了毫不掩饰的厌恶。

“你们,不该去动霞珠。”少女隐隐叹了口气。

“你指的是月亮?”布鲁克斯试探着问。

“现在它叫月亮吗?唔……,那晓珠叫什么?”少女故意去问法克,冰冷却又柔情似水的目光带着莫名的亲近。

“叫太阳!”法克应答,语气中带着一份连自己都觉得奇怪的莫名亲切。

“太阳吗……。”少女环视调查队:“我是生体武神K3360,从前的朋友叫我钟仪,从前……。”

少女变得呆滞,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

“呵!维斯!你叫她人偶?!我觉得她比你更像正常人!”兰儿满脸难以置信的摇着头,表达着无以伦比的赞叹。

“现在看来,旧纪元的科技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面对浩瀚的旧纪元历史,布鲁克斯正思考着该从何问起,但不容他细想钟仪便已接上了发呆前的话。

“从前,三族曾以【一切】为代价将它们封印在了霞……,月亮上,而如今你们身处的【玄黄城】,便是旧纪元文明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它们’?”布鲁克斯抓住了重点。

“被你们称为怪物的那些凶兽,其中一部分在旧纪元只不过是广袤的洪荒之地上随处可见的生灵。”

看着众人变得越发疑惑的神情,钟仪眼眸流金回转,一幅三维动态星系赫然投影在半空,这是一幅众人从未见过的立体星系图。

“这,是旧纪元曾经存在过的星系【炽冠】。”

钟仪抬手拨动星系图,一颗金蓝主色的球形星体便随之动了起来。

“【炽冠】中最小的行星就是【明珠】,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曾经也是【明珠】的一部分……。”

“一部分?”地理学家埃文斯皱了皱眉。

“唉……。”

一声跨越了亿万年光景的哀叹道尽了所有被遗忘的悲戚和绝望,钟仪无力的闭上了眼,开始履行自己肩上已承载了亿万年的沉重使命。

立体投影上的成像随着钟仪的述说开始发生变化。

“【明珠】,一颗面积达十二亿三千二百八十万平方千米的巨大星体,与同在一个星系的【炽环四星】共同围绕着【晓珠】公转。”

“【明珠】之上,生存着三个种族。”

“翼族【迦楼罗】,现如今你们神话传说中的天使,曾经拥有【天空之城】,城上驻守的【生体武神】和【魔装骑士】,与停泊在【明珠】域内宇宙空间的人造星体光环【靛蓝】上的星舰共同捍卫着【明珠】天空和域外宇宙的尊严。”

“什么?什么天使?耶稣那群天使?”

维斯自然有感而发,然而这一次并没有等来布鲁克斯狠辣的目光,调查队全员仿佛都被往日的幽灵吸住了灵魂,就连平时最爱耍皮的卡洛斯亦聚精会神的盯着立体投影。

钟仪也只是淡淡的看了维斯一眼,眼中深藏着阅不尽的寂寞。

维斯突然发现钟仪那美妙的瞳孔内竟蕴藏着一股透人心彻的冷。

“海族【蓬莱】,与【明珠】上所有原生灵智神兽有着天然的适应性,他们是【明珠】生态的守护者。”

“最后,陆上【武人】,则是你们现代文明中的武侠……,不,应当称作修仙者。”

“三族,都有一个共同的称谓【人类】”

“?!”

维斯奋力强迫自己把惊讶压于心中,他不想再看一次钟仪的那种眼神。

一个灵魂究竟要多空洞,才会冷得如此淡然?

人生第一次,维斯对“好奇”失去了兴趣,他别过头去看布鲁克斯,避开了钟仪的眼神。

呈现在调查队眼前的是一部旧纪元悲壮的史诗,一种新纪元人类根本无法想象的毁灭和新生。

【炽环四星】中的【炽辉】上突然发生的异变。

前往【炽环四星】的科学家、学生和军队遭受可造成无法逆转的可怕精神污染的不明生物袭击,狼狈的逃离【炽环四星】。

【明珠】最强军事力量远征【炽辉四星】,四星被星能武器无情洗礼,永久失去了生机和活力。

【明珠】当权派中的激进分子派遣心腹秘密把【最后的血族】带回【明珠】。

第一次【飨血盛宴】在【明珠】爆发,人类被蛰伏在身边近百年的敌人打得措手不及,人类与【血族】的战争由此展开。

持续了千年的【飨血之战】使【明珠】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源于血族的【血毒】污染改变了环境,致使变异生物横行于世。

【明珠】两位最强的【武人】在‘即使赢得战争,【明珠】也会陨落’的清醒认知下,实行了【涅槃】计划。

年长的男性以【明珠】上一半生命为代价,结合神眷科技最高结晶【辟地】和自身无限接近于星体本身的力量,将【明珠】上所有物与像强行割裂。

所有因战争而产生的辐射能随一部分星体分离,形成了如今银河系中的金星。

两族冲突的主战场,污染最深的区域从【明珠】主体分离,远遁域外宇宙形成火星。

所有拥有血族因子(R元素)的物种基因被剥离,经有强大封印力的【蓬莱圣土】包裹后分离,形成月亮。

【明珠】上巨量铁质因不可控因素游离域外宇宙,形成水星。

剩余的部分,经过重构后形成了如今的地球。

新星的形成同时改变了整个【炽冠】星系,造成了如今8大行星围绕太阳公转的局面。

恬静的女性以【明珠】的另一半生命为代价,使【开天】引动天象,缝合了破裂的大气。

“最后,她流干了体内的全部【无色圣血】淹灭了污秽的大地,并以自己的命为代价将由【辟地】抽离出的一切【明珠】上的原生生命【因子】保存在由【生体武神】【诺亚】操控的方舟之上。

“诺亚方舟!?”

从旧纪元的历史中竟然听到了新纪元再熟悉不过的神话故事,这使法克一时无法接受。

“使用五色神石【开天】和巨斧【辟地】的恋人名叫【女娲】和【盘古】,加上使用圣枪【朗基奴斯】的【诺亚】,他们都是你熟知的人。”

钟仪看向法克的冰瞳不知是否是被故人的名字勾起了一丝怀念与憧憬,仿佛稍稍有了那么点温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