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3414字
  • 2022-05-21 12:19:32

维纳斯和法克等凡人在陷入疯狂前便被卡洛斯击晕,作为当下唯一一名清醒的执行者,卡洛斯并没有阻止三人缠斗,而是放空心绪,努力压制心中因好奇而产生的求知欲。

“一切疯狂皆源于无止尽的探索”。

卡洛斯幼时曾缠着父亲追问湟沙逸闻,父亲当时一句让其不明所以的自言自语此刻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

战况正灼,缠斗的三人却忽而如触电般直挺身躯,纷纷栽倒在沙海上。

弥漫的雾气逐渐收拢凝聚,解除雾化的杜兰特立于堆满小兔人尸骨的沙面,每一具尸体上都爬满了密密麻麻的刀锋蚁。

布鲁克斯从砂层下冒出,肩上匍匐着一只体型相对大得多的金黄色翅蚁,金翅蚁的意念通过布鲁克斯的能力缓缓流进三人的意识层。

一条巨大的黑紫色阴影呈现在识海中,布鲁克斯奋力催动异能欲呈现更清晰的具像,但无论如何努力却总有一股奇异的灰雾模糊着意念的具象,使三人无法一窥阴影全貌。

仿佛是对布鲁克斯窥探未知的回应,漫沙遍野被啃得只剩骨架的小兔人竟陆续飘站而起,爬满蚂蚁的躯体看上去像极了一束束滑动的沙流。

更多活兔人源源不断从远方沙丘后冒出,向着调查队疯蹦。

没有半点迟疑,卡洛斯当机立断化身巨狼捞起大胡子、哈登和科学组三人,咧嘴咬紧法克裤腰带转身再次逃跑,被胡乱搅在一起的哈登兄弟两颗光头在剧烈颠簸下时不时撞在一起,发出洪亮的“哐”。

杜兰特、布鲁克斯提着剩余昏迷者,在大群活着的或者死了的兔子穷追不舍之下紧随卡洛斯翻越一座又一座沙丘,短暂却又漫长的追逐过后,调查队再一次被赶出湟沙边界。

......。

巨狼的身影渐渐模糊,停驻在湟沙边界的兔人双窟中幽紫火焰无声熄灭,骨构躯体哗啦啦散落沙地,被时间与风沙一同掩埋。

错落的风蚀岩依旧很适合隐蔽,和上一次不同的是温暖的簇火被生起。

一再被赶出湟沙让调查队的情绪如同在翻江倒海的渔船上度过阴雨连绵的晦春,追逐希望的勇气被浇得摇曳明灭。

此时一簇篝火恰能让潮湿阴冷的灵魂稍微变得鲜活。

昏迷的战士已陆续转醒,一眼发现又故地重游后疑惑、震惊、懊恼、苦闷成为了醒后的主菜。

而配菜,则是维斯的喋喋不休。

“咦?沙子呢?”

“咦?这里好眼熟!”

“卧槽!这不就是‘老地方’吗!?”

“我们是不是中了某种幻术!?”

“卡洛斯......!”

“闭嘴......。”布鲁克斯透着疲惫。

化身巨狼后的卡洛斯又成了裸男,低垂的头埋在披着毛毯的双臂中,不惧寒冷的身躯被冻得瑟瑟发抖。

众人一下子没了主意,兔人哇啦哇啦一大群还死了又活,再加上广袤湟沙奇异的昼夜气候,以调查队现在的战力正面突击根本没戏。

一夜无话,身心俱疲的调查队选择明天再面对问题。

当清晨第一抹阳光刺醒法克,地理学家利基·埃文斯在本子上涂涂抹抹的身影率先映入眼帘。

一副带管道与容器的结构图跃然纸上,法克一眼就认出了那不规则的红色几何体是湟沙中的蓄水红石。

……。

“我怀疑湟沙下隐藏着很大的空间。”

被聚集起来的调查队众人围坐在一起仔细察看结构图,认真聆听埃文斯解述之余皆在心里暗暗赞叹手绘稿的精细。

“当破开红石发现里面蓄满了水时,我就怀疑湟沙之下可能会存在庞大的地下水系,但湟沙入夜后的大雪改变了我的想法。”

“法克带回的红石碎片格斯和凯文昨夜已检验过,其并非是生物体,而是某种极其先进的纳米技术产物。”

“所以,您的意思是红石为一种人造装置,目的是为了蓄水?”卡洛斯道出了红石的用途。

“八九不离十了,炎热地表的蓄水装置收集夜间降雪融化后的雪水,至于使用者……。”布鲁克斯手指往下,指向地面。

“我靠!有地下城!?”发现事态突然变得好玩,维斯布鲁克一下子来了兴致。

“几率很大。”布鲁克斯罕见的回答了维斯的问题:“看来湟沙之路不在脚下,而是在地底下。”

又又又一次靠近湟沙边界,维斯只觉一阵恶心。

“我们……,不会再回来这了吧?”

“你个死乌鸦嘴!”烦躁的兰儿狠狠的在维斯脑门上弹了一下。

受袭的维斯一下子就发现了布鲁克斯那表示不悦的阴冷眼神,马上就禁声不语。

小心翼翼的,小蜻蜓飞靠向沙丘。

昨日兔骨已被沙海掩埋得无影无踪,小兔人照旧趴在沙丘上撅着屁股一动不动,滑稽的圆绒尾巴高高翘起。

“一大群,几百只,趴在那,呵呵……。”艾格斯罕见的以自己的声音说出超过六字语句,语调仿佛是被气笑了。

“看你的了!去吧!小精灵!”卡洛斯看准时机一巴掌狠扇在马上就要发动【神隐】的维斯的屁股上。

“我去你女……

维斯连同“对卡洛斯的问候”一起消失于世界之上。

“我们趴在这是在干啥……。”哈登突然很疑惑。

“等。”布鲁克斯言简意赅。

调查队派出一个他们忘记了的人去探索红石,无论他是谁调查队都只能等着。

被世界遗忘的维斯在一堆小兔人中穿行,重又来到曾被戳穿的红石跟前,身体幽灵般直接穿入了红石。

红石内的构造和埃文斯的描述出入不大,底部一条深不见底的粗管延伸入看不见的黑暗中。

没有任何犹豫,维斯径直潜入管内。

“挖槽!好大!”静默的通讯器突然爆发出的一阵欢呼把调查队众人吓了一大跳。

“什么好大!?”卡洛斯莫名其妙就来了劲。

“地下城!哇靠!比圣城都壮观……!”通信器那头维斯哇啦哇啦一顿聒噪。

四个浮游标从艾格斯衣襟内飞出,对称张开后炫目的蓝光闪烁,一道幽幽的【门】徐徐浮现。

“走吧……。”卡洛斯带头走入了【门】。

当末位的杜兰特消失在门内,浮游标随之湮灭。

“看!壮观吧!”

领着从自己设置好的另一扇【门】内走出的众人,维斯布鲁克跳上一处断垣上自豪的叉着腰。

众人攀上断垣,遮挡视线的一切皆被抛在脑后,法克双眼渐渐大睁,表情变得十分精彩。

远方低处沙漏状的区域中心矗立着一座大得吓人的金字塔,被无数或大或小的雄伟建筑群簇拥着,红花绿水环绕着各种亭台楼阁,倒映着穹顶上密布的繁星。

光点萤火飞舞,水中游鱼欢戏,星色迷人眼,悦目好风景。

“维斯,你确定这是在地底下?”兰儿从肢体到语言都透着一股难以置信的味道。

“嘿!你还不相信?走近来看!”维斯狠拍了拍身旁一块黄玉筑成的残碑。

残碑斜折了一半,触目惊心的断痕就如原本连接调查队所在平台和众人目下遗迹的倒塌阶梯,如今皆在永恒静默的岁月中无声消逝。

法克走近石碑伸手抹去其上厚重的灰尘,就彷如掀开了一段尘封的历史。

【……毁一城而救世,无后人提及,英杰失落,传承漉灭,人魂无踪,但不再长存于世换永生安宁,亦甚好。】

【长河流血,生灵悲怯,万厄皆眠于天上霞珠,无秽于众生,无毁于人魂,无惠于后世,无悔于子孙。】

【明灯生灭,常灭亦长灭,独留黑夜照长明。】

“……。”

“这写的什么鬼……?”维斯布鲁克挠着脑袋摸不着头脑。

“牺牲一座城拯救一个世界,没有后人,换取永生和安宁……?”兰儿越读越奇怪。

“牺牲这一个世界拯救下一个世界,即使没有后人能传颂,英雄湮灭于历史,事物失去了传承,人民的灵魂不再被铭记,但只要我们永恒的生命能换取后世的繁衍,也很好……。”

法克愣愣的念出一段内容。

“你能看懂?”维斯难以置信的盯着法克。

“有脑和没脑的区别。”卡洛斯开启了日常。

“你有脑!下一段你来?!”维斯愤愤不平。

“我没脑!”卡洛斯脸都不要。

两人正欲继续争吵,却发现嘴巴怎么都张不开。

“呜呜呜呜呜呜呜!”维斯布鲁克大惊失色。

“喔喔喔喔噢窝窝窝!”卡洛斯在布鲁克斯前指着自己的嘴手舞足蹈。

布鲁克斯无视了二人,对法克道:“小子,您继续。”

“……以血流长河、生灵涂炭换取一切灾厄化作天上一轮明月,地上的污秽已被洗净,再也不会有悲戚的灵魂,没有存留后世的恩惠,也没有亏欠后世的悔意。”

“生命之火总有熄灭的一天,永生也终会步入永恒的长眠,我们选择留在黑暗中,以此祈求后世光明永存。”

法克呆滞的描述完碑文后突然一怔,浑浊的眼神重新变得明亮。

发现布鲁克斯等人都在盯着他看,法克奇怪的问道:“各位……,有事儿?”

奇异的尾音让法克变得很不“法克”。

“法克,碑文你看得懂吗?”布鲁克斯重又问了一遍。

“什么碑文?”法克一蒙,视线扫向石碑。

“……。”

“牺牲一座城拯救一个世界,没有后人,没有传承,没有……鬼?换取永生和安宁……?”

法克比兰儿翻译得更“奇妙”。

布鲁克斯解除卡洛斯语言禁制的同时向其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你的这位小友,注定不凡。’

“乱世中不凡,注定不平安。”卡洛斯突然就说出了心中所想。

“啥不平安?”维斯很疑惑。

“傻不平安!”卡洛斯发现维斯能说话后就又“玩”起他来。

在二人的怒骂中,调查队降下纤索准备滑降到断阶之下的遗迹中。

滑行时,入目美景看得更为真切,四周萤火翩翩环身,各种绿植红花构成的美景皆让人沉醉。

双脚刚触地,维纳斯便发现遗迹地面皆为黄玉铺设,在两旁水道粉素荷莲的点映下整个街道顿时生出一种道不明的韵味。

既恢弘,又淡雅,出如水墨,目若丹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