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4922字
  • 2022-05-08 14:12:10

“!!!!!!”

即将澎湃而出的脏话被强压在心中,卡洛斯选择拔枪向着箭来的方向射击。

臀部受创,恼怒的卡洛斯毫不留情的使用了爆裂弹,风驰电掣的反击使暗算者完全来不及躲避便被击中,随着脑袋炸裂,一小段残骸被爆风弹开,搭挂在了维斯的头上。

恶心万分的维斯布鲁克迅速拨掉挂在头上的残骸,低头定睛一看却又哭笑不得。

“这是什么鬼!?兔耳朵!?”

话音刚落,卡洛斯纵身一跃上了红岩顶端。

调查队战士纷纷亮出武器,处理起潜伏在沙中的偷袭者。

十几只埋伏在沙地内射小箭的奇异生物刚被雷光环身的哈登碾碎,红岩之后却又一下子蹦出来几十只。

身处红岩顶端的卡洛斯难以置信的望着远处沙丘后如潮水般涌现的奇怪小生物,当机立断以两发燃烧弹点燃远处沙丘后对着调查队众人大吼。

“跑!快跑!”

跃下红岩,卡洛斯一脚踹飞一只已悄然潜伏到近处的小兔人,跟着众人拔腿就跑。

众人直奔上一处高丘后相继回头,入目境况使他们心中无不大骇。

数不清的兔头小人前仆后继撞向燃烧弹形成的火墙,靠着肉身硬生生压灭了大火,后来的小兔人踏着同伴烧焦的尸体,“哇哇哇哇哇”的怪叫着疯狂向调查队冲来。

在生命源流的加持下,没命奔逃的卡洛斯一行如风暴刮过沙漠,被卷起的细沙在战场上四处飞扬,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砂体晶莹透亮的异状被卡洛斯看在眼里,但已无暇细想的卡洛斯只是微皱了皱眉,便选择略过了这还不需要担忧的异状。

烈日之下辛苦跋涉,调查队每一步都举足为艰,好不容易稍入湟沙却被一群“毛茸茸的兔子”原路驱赶回边缘,其中的憋屈不言而喻。

大胡子恼怒的向后甩出一个手雷,炸起一片飞扬的砂砾。

随着调查队最后一人踏出湟沙,小兔人即刻停止了追击,只见兔群中蹿出一只红兔人往调查队方向稍稍望了望,又低头跟伙伴交头接耳一阵后,兔人群便开始后撤,迅速消失在沙丘线后。

望着一大群“可爱”的小家伙缩回湟沙,大胡子气得一把将紧握在手中的军刀狠狠摔在地上。

“我们竟然被一群兔子撵回了起点!”兰儿苦笑着将鞭刃入了鞘。

“是一群会吹哨箭的兔子……。”主动殿后的卡洛斯摊着手,和艾格斯一同回归队伍。

卡洛斯身上插着不少哨箭,有几支还咔在头发上,看上去活脱脱一只弭患了脱毛症的箭猪。

维纳斯赶紧前去为卡洛斯处理伤口,在拔出哨箭后,伤口周围呈暗紫色的皮肤十分扎眼。

“箭上有毒!”

维纳斯慌忙低头去急救箱内寻找解毒剂。

自己动手拔出扎在屁股上的一根哨箭,一脸无奈的卡洛斯幽怨的瞪着艾格斯:“箭实在是太多太密集,就跟下雨似的根本没法完全躲避,关键艾格斯这阴人竟然隐身让我当靶子!”

“你,免疫,毒素。”艾格斯机械回复。

呲!另一根扎在右臀的哨箭被拔出,刺痛让卡洛斯的脸抽搐了一下。

“你少来!你的光子护盾呢!小破箭扎不死你!”

“你对,毒素,免疫。”艾格斯还是机械回答。

“战斗早就结束了!你少给我装机器人!”卡洛斯愈加愤懑。

“你对毒素免疫!”好听的萝莉音娇滴滴道。

“你...!”

“你对毒素免疫...。”安娜那又磁又兼具力量与柔和的声音平静道。

“.......。”

绕出咔在发间的最后一根哨箭,卡洛斯浑身青紫,尤其嘴角那一抹紫十分显眼,如上了彩妆般鲜艳。

维斯布鲁克马上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开启了嘲讽模式。

“卡洛斯小姐!你涂紫色口红真妩媚!”

维斯学着兰儿从前在酒吧对艾格斯抛媚眼的样子,扭着身体对卡洛斯眨了眨眼。

咻!

卡洛斯手中的哨箭飞射而出,精准扎上了维斯布鲁克的大腿。

“卧槽!你这人有毒吧!?”膝盖上方中了一箭的维斯布鲁克惊慌向维纳斯蹦去。

“卡洛斯阁下!箭上有毒!”维纳斯吃惊看看玩笑开过头的卡洛斯。

咻!又一根小箭扎向维斯的另一条大腿。

另一边膝盖上方又中了一箭,维斯头朝下栽倒在地上渐渐没了声音。

“卡洛斯阁下!”惊恐的维纳斯向布鲁克斯投去求助的眼神。

一直在旁眯着眼睛研究手中由动物骨骼磨制而成,尾部嵌入不知名兽羽的哨箭的布鲁克斯开口讽刺:“放心,死不了!”

圣城所有执行者中,卡洛斯的体质尤为特殊,恢复力超强的肉体不仅免疫毒素,而且还能感知毒素的成分。

“哨箭上的毒素并非剧毒,而是某种致人麻痹的昏睡性药物。”

知晓毒素性质的维纳斯稍稍松了口气,便开始为已经睡死过去的维斯处理伤口。

哈登捏着自己的下巴,看着熟睡的维斯悻悻道:“看来维斯晚上是没法执勤了,这没心没肺的家伙真幸运,能在这种时候美美的睡到天亮。”

“让他睡吧,反正晚上的环节也用不上他的脑子。”卡洛斯摸着自己生痛的嘴角揶揄道。

“我也好想美美的睡上一觉...。”

看着熟睡的维斯,兰儿如小孩馋糖般的表情被艾格斯尽收眼底,艾格斯果断转身面对卡洛斯,维斯贱贱的声音随之响起:“卡洛斯小姐,兰儿说你涂紫色口红真妩媚。”

“滚!你自己去扎她!哎哟!”

哭笑不得的卡洛斯用力过猛,扯得嘴角生痛。

为了安全,调查队连退了十余里,在确定小兔人没有尾随后才赶在夜幕降临前搭建了营地。

暗夜来袭,原本充斥天地的炎热就像被谁伤透了心,温度骤然下降。

营地四周错立的风蚀岩很适合隐蔽,身处从未有人勘探过的充满了未知危险的区域,调查队显得很谨慎,在低温笼罩下连火都没有生。

除却外出警戒的哈登,调查队众人都聚集在一起。

“说说看吧,怎样才能在沙漠中越过一群...额...会射箭的兔子?”和众人围坐在收束光圈中的大胡子对着双手哬暖气,别扭的开了个头。

不过半饷伤口便已愈合的卡洛斯把玩着手中的小骨箭,悠悠道:“动脑子的事情就应该交给专业人士。”

调查队全员默契的看向法克。

突如其来的“嘉奖”使法克愣了愣,随即一脸惊慌疯狂摆手:“科学类的我可以!打群架我不!不行!”

卡洛斯叹气道:“早知如此也该给你扎一箭...。”

“不不不!我还要作生态记录!”法克身体不自觉向后倾斜,仿佛在躲一根看不见的箭。

“打群架...,数量...。”布鲁克斯回味着法克的话若有所思。

太阳还在地平线以下时,调查队便抹黑顶着彻骨寒风启程出发,行至距湟沙边缘还有一里余时,布鲁克斯和杜兰特两人悄然脱离队伍往北方遁去。

调查队借夜色掩护一路急行军,待到旭日初升时已再次临近红石群。

躲在沙丘后观察石群远方另一座沙丘的大胡子擦了擦额前密布的汗珠,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这鬼地方竟然还有生物能活。

回想起不久前调查队摸黑再度踏入湟沙边界,竟愕然发现天上正飘着雪,大得惊人的雪量使原本土黄的沙层镀上了一层厚厚的霜白,空气中灌满了那种零下二三十度环境中所特有的苦甜气息。

倒灌入五脏的寒冷和冻得难以形容的寒风使大胡子等普通战士时而清醒时而迷离,逐渐分不清眼前究竟是现实还是虚幻。

直至旭日初现大雪方才停止,而这刚冒头的太阳却在十几秒内唰一下使覆满整片湟沙的雪白消失无踪,不过30秒原本冷得要死的大胡子等人竟被热得满头大汗。

前一秒还伏在雪地上被冻得神志不清,下一秒却如下了火锅,极端的天气惹得维斯布鲁克小声咒骂起来。

“我擦!这什么鬼天气!冰火大保健!?”

“毛都没长齐,能懂什么大保健!”伏在一旁的卡洛斯又开启了日常嘲讽模式。

“你那一身狼...!不!一身狗肉不知冷热...!滚...滚!”维斯热得直冒汗,眼中仿佛有金星闪现。

哈登看了一眼维斯苦笑摇头,同为执行者,维斯布鲁克可谓个中奇葩。

体力、速度、耐力和身体素质统统倒数第一,单论身体素质自己的凡人弟弟大胡子都快要赶上维斯布鲁克。

速度很慢,却有着执行者中前十的敏捷和反射神经;

身体素质平庸,体力耐力劣等,却拥有能闭气30分钟的反人类肺活量;

仿佛维斯所拥有的一切都只为了他的能力【神隐】而存在。

如此极端的执行者圣城唯维斯布鲁克一人。

正走神,远处沙丘上一个黄点忽然轻摆了摆,霎时把哈登的注意抢了回来。

哈登匍匐着,以源能灌眼后便看清了远方沙丘上骇人的景象。

在连远方如微型足球般的晶体状沙粒都能看得无比清晰的【源眼】中,无数土黄色小兔人密密麻麻的趴在沙丘上。

哈登抬手做了几个手势向后方人员传达远处的情况,调查队众人便趴在原处纹丝不动,等待着战机的到来。

湟沙酷热的高温非常容易致人脱水,法克吸了一口连接水壶的软管,却发现壶内的水已然见底。

包括大胡子在内,普通的调查队员根本无法如执行者般长时间匍匐在沙漠中,即便是执行者,也可能经受不住酷热而眩晕。

譬如那体质最弱的维斯布鲁克。

“见鬼!怎么还不来!我的内裤都淹了!”热得一直耳鸣的布鲁克斯小声抱怨。

“你尿了?”卡洛斯和兰儿问出了同一个问题。

“我没在和你们开玩笑!是真的淹了!都是汗!你们不难受吗!?”满脸愁苦的维斯顾不上什么礼仪形象,开始伸手掏裆。

“我不怕热!”兰儿得意道。

“我是狼!我不会出汗!!”艾格斯朝维斯布鲁克吐出舌头学狗散热,一张英俊的脸显得非常白痴。

“机器,没有,感觉。”突然插话的艾格斯冰冷的金属音故意透着一丝滑稽。

耳鸣越发严重的维斯布鲁克异常烦闷,好不容易处理好裆内“洪灾”,抬头便看见趴在前方的法克也在偷偷挪裆。

持续摇摆臀部的法克扭头盯着维斯掏过裆的右手,怯生生道:“维斯布鲁克阁下!沙漠没有水洗手!”

原本伏在维斯四周的维纳斯、卡洛斯、艾格斯和兰儿都不约而同向四周挪动,渐渐远离了维斯。

“你们都在干什么!?”维斯小声怒问,却发现维纳斯皱着眉嫌弃的看着他的右手。

在极度耳鸣下,维斯只觉心头轰然炸开,一股燥热直冲天灵。

“我他妈...!”维斯猛吸一口气,卡洛斯一眼就看出这是发动【神隐】的前兆。

“我要隐身踢爆你的屁股!玛德·法克!”气急败坏的维斯忘记了自己身在敌营,竟扯着嗓子高声咆哮,在其正要发动【神隐】时,一撮极其阴冷的意念猛的连续突破四层精神防卫界限,击散了盘绕在维斯第四意识层内的一股黑火。

黑火溃散后耳鸣戛然而止,精神受到巨大冲击的维斯坠倒在滚烫的沙丘上。

本如尸体般趴伏的大群小兔人被突如其来的大吼惊动,都竖起绒毛激灵着纷纷跃起,朝调查队所在沙丘稍稍张望后便疯蹦着开始集体冲锋。

“来了!”

一直警戒着远处沙丘的哈登仿佛像得到了某种启示,猛然跃起冲向沙丘顶端,随着那一声调查队无比熟悉的怒吼响起,可与湟沙灼日争辉的【生命源流】集成一束光向兔群激射而去,刚好与破沙而出的一道白影融为一体。

在源流的加持下白影迅速化作大团迷雾气,同时如小虫爬过晨间露树所发出的窸窣声也于白雾初现处悄然响起,很快随雾铺满整片战场。

婴儿夜啼般的哀鸣开始在雾中此起彼伏,闻者无不感觉心如寒冰冷灼,尤为吓人。

心头一阵阵冰凉冷冽的大胡子紧随众人在哈登之后爬上了沙丘,大瞪着眼聚精会神盯着仅离咫尺的白雾,努力想看清雾内究竟在发生什么。

除了窸窸窣窣的异声和此起彼伏的哀鸣,大胡子眼中就只有茫茫一片白。

“见鬼......!”

揉搓着因过度瞪视而酸楚的眼,越发烦闷的大胡子话还没说完,一只狂扭着身体的兔人从白雾中尖叫着蹦出。

被突如其来惊吓的大胡子一个趔趄,本能旋身踢出一脚将刚破雾而出的兔头重新踹回雾中。

“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没完没了该死的浓雾...!”

只觉意识中如火般灼热的嘶吼越来越响,大胡子突然咆哮着举枪对白雾疯狂扫射。

众人对大胡子突兀的举动皆是一愣,哈登当机立断将大胡子击昏。

“我感觉...,我们进入湟沙后,偶尔...会变得很不正常...。”

兰儿回忆着维斯掏档小插曲中五人的怪异行为,思索着各种缘由。

“法克从来都不是一个...嗯,奔放的人,热砂磨裆这种行为...。”兰儿想了想,选择略过了这实在无法形容的一段。

“卡洛斯虽然逗,但战斗中不可能嬉皮笑脸,更遑论我和艾格斯会在潜伏中调戏战友!”

哈登扭头看仍昏迷不醒的维斯,接话道:“维斯虽然是一个没心没肺的缺货,但绝对不可能在战场上大吼着施展能力,这么干明摆着告诉别人‘看啊!刺客要放大招了!快来干我!’哈哈哈哈哈哈...。”

卡洛斯凝视着越说越嬉皮笑脸的哈登,皱眉道:“其实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就很不正常...。”

“什么?!我不正常?我哪里不正常?我觉得我很正常!维斯才不正常!你们正不正常!?”

面对越发语无伦次且表情怪异滑稽的哈登,艾格斯与兰儿露出厌恶的神色,眼中透着极度的烦躁。

“哈登!闭嘴!”兰儿率先爆发。

“哈呵哈呵哈呵哈呵哈呵哈呵!”

哈登笑得越发得意,露出漂亮白牙的大嘴在两人眼中仿佛快要裂到耳根。

一张伤害性不高但侮辱性极强的笑脸占据了艾格斯的整个世界。

“怪物!你不是哈登!你究竟是谁!?”

兰儿和艾格斯同时出手。

“我是你们的爸爸!哈哈哈哈哈哈!”

狂笑的哈登金光附体,跟二人缠斗在一起。

战场被分割成两半。

雾内,兔人尖锐的婴鸣只剩零星,窸窣声开始占据活人的听觉。

雾外,执行者激战震起片片黄沙,金色砂砾反射着刺眼日光,光滑的多立面上映照的全是疯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