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4909字
  • 2022-05-01 15:33:20

漆黑的空洞忽然出现在广场中央,一条熟睡的暗红巨龙轰然从洞内坠出。

“夏娃!!!!!”

暴怒的黑格尔液化了广场上所有平民,将它们送至雾林深处。

惊觉四周气息有异,睁开朦胧睡眼的巨龙看到的是陌生的宫殿和包围着它的各种怪物,龙炎张口而出。

【第六血祖】与【路西法】波澜壮阔的大战一触即发,原本无比从容的黑格尔却震惊的发现,他的【流动混沌】对奇异的暗红色龙焰竟然无效。

两大强者毁灭性的交战使恢宏的宫殿化为焦土,无数战士前仆后继却尽焚于龙炎之下。

美妙的森林化为一片火海,灼热刺鼻的浓烟将原本雪白的一切熏得乌黑。

燃烧的树人哀嚎着倒下,即使身躯被燃成灰烬,甩出的藤蔓却仍紧紧缠挂在巨龙身上;

英勇无畏的巨蛛骑士前仆后继,即使无法对龙体造成伤害,却仍穷尽一切手段为他们的王制造有利战机;

鹰身女妖化作离弦利箭,燃烧着龙炎的躯体直直撞向巨龙,不断传来的肉体爆裂声使国王本已满布旧创的心又添新伤;

眼看沥尽心血创造的一切将毁于一旦,黑格尔神情静如深潭,游离的血沫自脚下升腾。

第六始祖将自身化作一股流动的暗红之血。

莫大血能浸染了整个山颠,正肆虐杀戮的巨龙只感如芒在背,庞大的身躯在空中翻挺,以炽热的龙火直面旋梭而至的血流。

似黑若红的血流在炽热的龙焰轨迹中屏息逆行,如饱含剧毒的晨露无声润入巨龙裹着龙核的胸口。

烈焰在此刻骤然停止,巨龙死死的绷直身躯,每一块肌肉都被拉扯至极限,幽绿的火炎从崩开的身体组织中喷涌而出。

血肉渐渐被燃烧殆尽,森森白骨下缠绕死亡气息的龙核内幽绿渐渐黯淡,很快萎缩成一小团绒光。

黑格尔干瘪的尸体挂在巨龙的一根肋骨上,骄傲的国王选择燃烧自己的本源之血与敌人同归于尽。

两位王者无声坠落山巅,黑格尔被王座的残垣从后背刺穿,四肢大张着挂在了昔日的荣耀之上。

巨龙之骸撞上皇宫断壁,骨架散匿于王座四周,幽绿龙核静立残垣,核内盈盈之火仿佛生生不息。

“咯噔”

黑格尔干枯瘪的上颚诡异张开,在空气都为之颤抖的可怕磨骨声中,一团黑雾缓缓溢出,这带着慵懒质感的死亡阴霾仿佛被牵引,徐徐向着龙核而去。

当黑雾融入龙核之时,一只燃烧着绿火的巨大骨爪钳上了王座旁破败的断墙。

灰白之雾开始从黑格尔七窍中源源不断的喷出,宁静祥和的雾林蒙上了一层死灰。

团结却最胆小的兔人族在国王身陨后目睹骸龙诞生,全族吓得拔足狂奔,从此整个族群从雾林中消失。

数量稀少而又最依赖森林自然环境的树人如着了魔般从四面八方集结,共同扎根到了同一片土地,随着时光流逝,陷入沉睡的树人躯体渐渐融合到一起,藤蔓开始疯长,直至遮天蔽日。

鸟人再次现身时,透明的身体带来了疯魔般的哭笑。

巨蛛群在黄金骑士们的带领下疯狂向骸龙发动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直至它们中的大部分遗忘了自己的荣耀,空留下疯狂狩猎的欲望。

巨人族在迪恩的庇护下选择生活在远离山巅的古木林内,部落文化逐渐萌芽。

其它未能进化的生物变得十分安静,除了进食与交配外基本静止不动,如尸体一般。

雾林变成了遍布无声尖啸与死寂的墓地,充斥着迷茫的疯狂。

血核红光逐渐暗淡,尸人从幻觉中惊醒,他望着手中的至宝,眼中充满崇敬。

“你的遗产将会成就一位新王!”

尸人没入远方雾中,只留下一阵呢喃。

“又或许是一位...新神...。”

法克从昏迷中苏醒,若有似无的日光刺痛着他的眼。

等等,日光?

法克挣扎着坐起,发现军团战士们都已醒来,卡洛斯正半躺在他的身侧,一阵阵烟雾带着刺鼻的干柴味升腾而起,兰儿和艾格斯相互闭眼依偎着,仿佛此刻的温馨是他们这一辈子第一次享受到的安宁。

远方,森巴和赫巴正对天空兴奋的指指点点,法克顺着他们的手抬头看去,发现正午的太阳正依稀挂在白茫茫的天上。

雾气正变得史无前例的淡薄。

巨蛛黄金骑士对雾气的亲和度无人能比,它们成为第一批消散的生灵。

“我的王...。”

骑士们集体向天空肃立,心怀往日的荣光无声消散。

“留给巨人的时间不多了,有要告别的好友,就赶紧去吧...。”

法克快速站起,但刚起来一半便怔了怔,又无奈的坐了回去,随即对着卡洛斯苦笑道:“行军许久,我的朋友好像就您一个...?”

卡洛斯呵呵一声,递过去一根烟。

布鲁克斯与杜兰特默默的对着山涧哀悼,他们闭了眼各自默念着什么。

杜兰特依稀能听见数声轻音。

“父...安息...。”

维斯悲伤的看着森巴和赫巴,眼里全是眷恋与不舍。

森巴首先发现维斯布鲁克望着他们,便高兴的对他嚷道:“小维斯!空中的光球好美!比波刃刀更美!”

“那美丽的光球可是会要你命的啊!石头脑袋...。”维斯咬牙大声吼叫,眼中却噙满泪水。

天空越来越蓝,炽日几乎已将光华铺满山巅,曜巴将军的尸体开始消散,劳苦征战一生的他嘴角带着微笑,终可归于安宁。

“看啊!原来这就是阳光!赫巴!这一点都不可怕!”指着太阳高兴得像个孩子的森巴对着赫巴欢呼道。

赫巴望着天空曾使他无比恐惧的耀眼光芒低声呢喃:“好温暖!耶巴,你还在光里吗?你还在笑着等我们吗?我和森巴来找你了!”

“再见了,小维斯!你是森巴最好的小人朋友!!!”

森巴挥着手,与赫巴一同化成光茫洒向大地。

维斯一直维持着一个难看的笑容,强忍着不让眼眶中的泪落下。

“文斯...。”

一声呼唤,使悲戚的维斯猛然转头。

其余的巨人也开始逐渐消散,他们正跟自己的亲友和调查队战士告别,调查队战士身经百战所浇筑而成的钢铁意志在此刻粉碎崩塌,许多人抬手擦拭着悲伤的泪痕。

迪恩的手此刻正和廖巴握在一起,两人没有说话,却都洋溢着会心的笑意。

渐渐的,紧握在迪恩手中的手化作星点光辉,只剩飘渺的余温。

迪恩轻盈握起手掌,仿佛真的抓住了什么。

微笑着收回递出的手,迪恩的身体一直在分解却又迅速复原,强大的血脉之力正和法则进行着最后的抗争。

“文斯,过来...。”迪恩轻声呼唤。

维斯布鲁克不可置信的退后几步,他没有向任何巨人透露过他的名。

就如木头般怔怔的站着,太多思绪纠结在一起,维斯竟一时不知该从何问起。

迪恩露出慈祥的笑,走过去伸出双臂拥抱不知所措的维斯,眼泪划过脸颊。

“对不起,好好活下去,我的孩子...。”

一股热血冲上维斯脑门,猛然抬起的双手想要去拥抱,抱到的却是那正渐渐消逝的光华。

强忍了许久的泪,在这一刻终究滑落。

消逝的华光中,一封信从维斯脸前飘飞而过,仿佛是想拭去那停驻的泪痕。

{文斯:

我的孩子,你的亡母名为桃乐丝·米蒂特,是一位温柔善良、世间最美丽动人的好姑娘。

当时她为军部情报特化部门【黑日】工作,我在基地只瞄了一眼便再也挪不开停驻在她身上的目光,那飞速跳动的、仿佛快要炸裂的心每时每刻都在告诉我:她就是你的命中注定。

从那以后,极度讨厌思考的我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狼狈却勇敢地闯进了你母亲的生活,约会、定情、婚礼,而你是上天赐予我们最珍贵的礼物,亦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可惜,安宁从来不会在我们这种人身上停留。

你的母亲在执行一次机密任务时突然失踪,而我从教皇和军部处探听到的消息全都指向了迷雾森林,然而遗憾的是,迷雾森林终究只是另一个陷阱而不是答案。

我的一生只有两大遗憾,第一是无法再见你母亲一面,告诉她我好想她...。

第二,是我再也无法护佑你长大。

在千千万万的岔路中,你终究还是走上了这一条被诅咒的路。

在恢复记忆后通过血脉感应认出你的瞬间,我一度抑制不住想要放声哭笑,但当我看清你体内沸腾的血能后,无以言寓的悲痛使我根本无法喊出你的名字。

命运有时不仅喜欢跟人开玩笑,还喜欢疯狂的嘲弄本已心怀悲痛之人,让悲痛仿佛永恒的诅咒般世世代代传递下去。

我把你寄养在普通家庭,就是不希望你去追寻我与你母亲的脚步,我只希望你作为一名普通人好好活着,即使过的清贫,活的窝囊,我也希望你活着,而不是走上一条注定要毁灭的道路。

我与你母亲是爱你的,很爱很爱,原谅你粗浅的父亲无法用语言表达我们对你的爱究竟有多深,但你只需要记住:

我与你母亲看你的眼神,比我们互相对视时更炽热。

如果有一天我终要消逝在骄阳之下,我会化作一道光照遍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去寻找你的母亲,亦会洒满你的周身拥你入怀,直至永远。

你的父亲:

卡特·维斯布鲁克}

泪水缺堤般汹涌而下,维斯布鲁克握紧了手中的信倒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诧异的调查队员投来担忧的目光,哈登慌张的跑到维斯身前,却惊诧的发现放声大哭的维斯竟然在笑。

“他释怀了...。”远处的布鲁克斯长出一口气,仿佛释怀的是他自己。

杜兰特默不作声,从布鲁克斯通感传来的一幅幅画面使其迷人的金瞳仿佛闪烁起来。

‘原来维斯并不是没人要的孩子...。’

‘原来文斯是她的孩子!’

‘原来,我并不是没人要的孩子!’

大哭一场后,维斯布鲁克叼着从法克手中夺来的香烟,躺在黄土地上盯着天上的太阳,缺少树木遮挡的日光分外刺眼。

所有动物、树木、花草,迷雾森林内的一切皆随着消散的迷雾一同无声消逝,只留下一片裸露的黄土。

执行者、法克和大胡子应布鲁克斯召唤重又聚在一起,商讨此次远征中发现的重重疑点。

布鲁克斯先将维斯所经历的一切对众人进行说明,卡洛斯罕见的露出了同情的目光。

“滚滚滚!收起你那可怜的小眼神!给我烟!”

“给你妹!”

两人又打闹起来。

兰儿拉了拉哈登的衣袖疑惑的问道:“维斯不是不抽烟吗?”

“在这个时代不抽烟的只有四种人,背负得太少的,背负得太多导致自闭的,太穷买不起的,还有死人...,先不说这些。”

布鲁克斯回答兰儿后直接终结了话题,把众人的思路引回到远征上:“我们这一次远征,可能是个陷阱。”

觉察众人并没有太大反应,布鲁克斯心里明白他们或多或少都已察觉此次远征的怪异。

“迷雾森林的凶险,仅凭以往侦查小队的规模和力量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穿越的,既然从前无人能穿越雾林,那有关湟沙的一切又是谁最早在圣城传颂,有关湟沙的血族信息又从何而来?”

卡洛斯把挣扎的维斯死死按定在地上:“结合手下这坨蠢货的父母的遭遇,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圣城内不止教会有问题,甚至连军部都有我们看不见的黑暗。”

大胡子闻言诧异:“这怎么可能?”

“桃乐丝·米蒂特,隶属情报特化部门【黑日】,位列副处长,却是黑日真正的核心,她的情报能力无人能比...。”

卡洛斯说着说着眼睛不自觉瞟向维斯布鲁克,嘴巴呢喃道:“就是不明白她的儿子为什么这么...。”

不等维斯反驳,卡洛斯立刻拔高了音量继续:“以她的手段和行事方式,加上卡特一众执行者和爱德华的庇护,没有军部叛徒的出卖她绝不会无故失踪。”

布鲁克斯赞赏的看了看卡洛斯,接话道:“军部所有危及教皇派的隐藏势力只要稍有壮大,便会被上层以各种理由派遣至迷雾森林送死,这绝不是什么巧合,没有军部内部叛徒的配合,教皇是绝不可能做到对军部隐藏势力进行如此精准的打击!”

“依你的意思,我们是被军部派去送死?爱德华司令绝不会这么做!”大胡子愤愤的打断了布鲁克斯的“臆想”。

布鲁克斯看了大胡子一眼,摆摆手继续道:“所以湟沙存在吸血鬼未必是假,爱德华司令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而教皇以此为名由派我们去送死,也未必不可能,只是他估计做梦也没想到我们真能穿越迷雾森林,不,是干掉迷雾森林...。”

布鲁克斯刚说完,法克便像小学生一样举着手欲言又止。

内心烦躁不安的大胡子狠瞪了法克一眼:“有话就说!像个娘们似的干什么?”

得到允许的法克立即松开了紧绷的嘴:“迷雾森林其实是梵蒂冈圣城的一座天然屏障,教皇可能没想到我们能活着,但爱德华司令...。”

“爱德华司令只是相信我们能穿越雾林而已。”卡洛斯掐断了法克那危险的想法:“毕竟谁也不可能料到700多万平方公里的迷雾森林会因为杀掉一条龙就消散无踪...等等!始祖的尸体...!”

卡洛斯立即抽身向山涧飞奔,兰儿和艾格斯默契的跟了上去。

布鲁克斯眯眼盯着法克,默默运起能力:‘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意识层内传来的声音使法克微微一愣,但他很快便适应了这总是突如其来的念语。

‘没有对爱德华司令不敬之意,但多次派遣精英小队前去迷雾森林皆有去无回,以爱德华司令的能力不可能对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粗浅手段毫无察觉...。’

‘即使是被迫不得不派遣,也不可能任由自己的势力一直被削弱而毫无应对的策略,对吧?’布鲁克斯道出了法克的想法。

‘是的!阁下!’

布鲁克斯的银眼内,危光一闪而过。

‘现在先不要提出你的质疑,待到远征结束后,我们总算是有一些特别的事情可以做了!’

‘遵命!阁下!’

法克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对最高司令官的质疑竟然会被一位几乎是爱德华直属部下的执行者所接纳。

布鲁克斯心中泛起一阵暗痛,有悲伤,亦有兴奋。

‘师尊,敌人终于露出了尾巴,弟子必将完成您的遗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