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5142字
  • 2022-04-30 17:31:01

悠远恐怖的狼啸使人毛骨悚然,却仿佛是那唤起希望的歌,就在长啸响起的同时,骸骨军团后方竟传来撼人心魄的杀喊!

军团众将和骸骨巨眼皆难掩惊诧之色,目及杀喊声传来之处,【背叛者】廖巴·石心冲锋在前,带领追随他离开的巨人们向骸骨军团后背发起了凶猛的冲锋!而这英勇无畏的【背叛者军团】中,竟然还夹杂着许多巨蛛!

这些与叛军一同冲锋的巨蛛比起调查队刚进雾林时所遇到的那一群猎手有着巨大的差别:每一只都如巨蛛女王般有着绝俊美的上半身,手持长枪盾牌、覆满黄金战甲的身驱构成的体态庄严而高贵!

看清来者后,军团战士转惊为喜,无法从外表分辨喜怒的骸骨巨眼那充当“眼瞳”的龙核内,绿光变得越发幽亮。

曾经叛离的兄弟和巨蛛骑士们的加入极大的鼓舞了军团,曜巴紧抓骨骸注意力被廖巴一众暂时吸引的战机,指挥部下集中力量对包围圈最薄弱处发动突袭,奔袭而至的叛军战士也纷纷掷出手中武器,突如其来的夹击猛然冲乱了骸骨军团的阵型。

撕咬、拉扯,在迅捷双爪和锋锐利齿之下,蜂拥而至的触手被无情碾碎,附着于触手之上的龙炎仿如缺氧熄灭的烛火,触碰狼躯的瞬间就没了踪影。

随着身上的银白符文越来越闪耀,被卡洛斯吸食的龙炎迅速转化成精纯的能量,连接生命源流的哈登只觉即将枯竭的血能忽如山洪般爆涨,迅速越过了临界点濒临失控的边缘。

一丝惊慌掠过哈登的心,原本只链接执行者的生命源流突然爆发席卷了整个联军,联军战士一下子被强行灌输了过量的纯能,七窍银光激射,一股暴虐从心底升腾,冲击着已摇摇欲坠的心智。

无以名状的狂躁唯有将潜藏于灵魂深处破坏与毁灭的欲望悉数释放方可发泄,在龙炎纯能和生命源流的双加持下,联军战士狂挥武器,将被卡洛斯褪去龙炎防护的骸骨生物击成碎块。

幽绿的龙炎只要附上骸骨军团,下一秒必定无一例外全部消失。

失去龙炎护体的触手根本无法抵挡执行者们的冲击,眼看渺小的凡人又一次靠近核心,巨眼汇聚粗烈的龙炎直射哈登。

如雾林参天巨木般粗壮的绿炎只堪堪碰到覆盖哈登体表的源流,便像被引渡的河水全数涌向卡洛斯。

当最后一点盈绿也转化为耀眼银白的纯能,联军战士如狂神附体般以摧枯拉朽之势扫荡着横栏在身前的骸骨生物,战线离巨眼所处的中心战场越发迫近。

因遭受无数触手刺割而从肉体飞溅的鲜血映衬着巨狼狂暴的身姿,利爪不断撕碎阻拦在前的触手,粗野蛮横的向龙核一点、一点挪去。

“我这渺小的虫子!跟你这可悲的大蜥蜴!”

“还能像这样!打上一整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癫狂错乱的精神状态加上狼化对发声器官的影响,卡洛斯的笑声被扭曲成一种竭斯底里的“咆笑”。

怪异且扭曲的笑逐渐掩盖哀嚎,成为了惨烈战场上的主旋律,大群阴冷的不死生物在扭曲的笑声中忽然溃散,碎成的森森白骨迅速向巨眼聚拢,重组成无数新的触手。

爆发式增长的触手快速将巨眼完全遮盖,原本混乱无序的旧触手在新触手加持下忽而改变了攻击方式。

上部触手高举向天,中部触手相互缭绕以阻挡军团的攻击,下部触手悄然刺入地中。

无数骨刺从军团脚下刺出,贯穿了巨人们的身躯,部分受伤的巨人强忍着剧痛将身旁调查队战士高高举起以躲避来自地下的梦魇,被高举拯救的一名白狐小队战士刚欲举枪,却被空中射来的一根骨刺凶狠贯穿。

突逢变故使联军被杀得措手不及,大片军团战士哀嚎着倒下,被刺穿的肉体血如泉涌,化作猩红雨滴嗒嗒落下,原本煞白雾气仿佛挂上了浓重的红,尸山之下鲜血慢慢汇成一片血湖。

无数战士瞬间逝去让联系着整个军团意识层的布鲁克斯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冲击而几近眩晕,他紧咬着牙堪堪稳住身形,却惊异的发现附着身上的生命源流忽然消失。

布鲁克斯即刻以神识快速探向战场,发现附着于军团全员的承载着无上龙息之力的生命源流皆尽数汇于卡洛斯微合的双爪之中,暴烈的能量团已被压缩成铅球大小,闪耀着炫目的白光。

仿佛这亮起的银光就是某种信号,那以无数战友之血汇成的血湖突然翻卷起了滔天巨浪,血浪仿佛承载了无数阵亡英灵的怨怒,呼啸着席卷了巨眼。

如沉入血海般,巨眼目及之处皆是猩红,正当其欲燃起龙火蒸发这一片使它感到极度不安的颜色时,奔涌的血浪却忽而尽数雾化。

轻盈却又粘稠的大团猩臭血雾夹杂着白雾有节奏的左右摇曳,巨眼惊骇的发现有那么一秒,自己的所有能力都被尽数封印。

一头高高跃起、爪持耀眼白球的巨狼随后便映入路西法眼帘。

没有任何迟疑,路西法本能把燃起的护体龙火尽数汇聚至龙核前。

两股前所未见的巨大能量碰撞在一起,泻出的绿白纯能相互缠绕,窜至地面再爆发凸起,绚光使整个山巅平原笼罩在一片光茫中,逼得联军必须抬手遮挡紧闭的双目。

一直缓缓摇曳的大片血海之雾在这千载难逢的机遇中瞬极向巨眼收拢,绿白双色纯能内随即爆发出猛烈的红。

路西法那仿佛无穷无尽的触手顷刻间便被侵蚀,伴随混杂的三色绚光一同消失殆尽。

已然恢复人形的卡洛斯再次被震飞,在撞上高石前抬手朝巨眼的顶端开了一枪,铅制弹头打在坚硬的骸骨上荡起清脆的回音。

雾化已久的杜兰特在龙核下悄无声息的凝聚成人形,闪着寒芒的钢爪精准无误插向还在探寻造成回音之物的龙核。

清闷的撞击声下,钢爪并没有如愿穿入龙核,只是让原本发丝般微小的缝隙堪堪开裂,形成了小指般的粗缝,钢爪刺中龙核的瞬间,一股无形的能量将杜兰特震得口吐鲜血,猛飞撞上了离其最近的艾格斯。

愤怒的路西法迅速积纂能量想促成触手再生,却发现成功再生的触手不过几十根,而没有生出触手的部位,粘稠血雾汇聚而成的黑血正附着其上,不停侵蚀着坚硬的龙骨。

幽绿之火盈盈亮起,燃之不尽的龙火将再次涤荡蝼蚁们留下的“污秽”。

溃败的联军,受伤昏迷的卡洛斯和杜兰特,血能已然干涸的哈登,失去战斗力的艾格斯和兰儿,这一切皆看在布鲁克斯眼里。

有生以来第一次,布鲁克斯在厚重得无法言喻的绝望下无力的轻叹一声气,缓缓闭眼准备接受即将被龙火吞噬的厄运。

在这失去希望的战场上,在这即将缓慢合上以迎接黑暗的双眼里,一副拖着巨斧的庞大身躯猛然晃过。

已然悄无声息攀上高石的曜巴猛越过布鲁克斯奔至尖石最高处,面对乱舞的尖锐触手没有丝毫迟疑,抡起巨斧义无反顾纵身一跃而下。

本可用于护体的合金巨斧被高高抡起,强忍着数十根触手的穿身之痛,曜巴以雷霆万钧之力把巨斧猛砍在了坚硬的龙骨之上。

沉闷脆响之下,巨斧只堪堪镶进龙骨半尺,曜巴便无力的垂下了双手。

仿佛已功败垂成,但弥留之际的曜巴仰对天空脸却留下了胜利的笑。

一个从天而降的黑影从曜巴双目一闪而过,卵足狠劲对着宽厚的斧背重重补上了一脚!

巨斧又多“前进”了半尺,布鲁克斯半蹲在斧背上,一双银瞳突然变得深红。

红瞳之后,一股极其犀利的精神震颤钢针般扎入巨眼意识层,在突破精神防卫界限,直洞穿首层精神屏障后方才消耗殆尽。

耗尽布鲁克斯全部血能的终极一击【灵魂撕裂】,却只能换来巨眼半秒恍惚。

短暂,但已然足够。

一把被抹消了【存在】的短刀,在共振粒子的加持下硬生生刺进了龙核的裂缝中。

难以置信的巨眼死盯着核底本不应【存在】的维斯布鲁克,核内燃烧的龙能剧烈塌缩,惨啸之声随凄厉绿光横扫整片山巅高地。

最靠近核心的维斯布鲁克斯被光照后如灵魂离体般无声坠地,其余联军战士也相继倒下无一人得以幸免。

【摄魂之火】和【精神尖啸】的双技组合用尽了路西法所有的精气,光芒暗淡的龙核脱离了逐渐溃散的骨躯掉落在地,直滚到卡洛斯脚边方才停下。

喧嚣的战场归于静默,山巅之上躺着大群昏睡的巨人,没有喷涌流淌的鲜血,也没有刺鼻难闻的硝烟,平静得仿佛惨烈的战争从未发生过。

微靠着卡洛斯脚环的龙核努力催动龙能想重构一部分躯体,无奈核心内只剩丝丝萤火之光明灭跳闪,倾尽全力构筑的一层薄薄骨髓只坚持了数秒便化为了灰沫。

自知已毫无余力的龙核渐渐静默,核内塌缩跳闪的光华缓缓舒张,重又归于平和。

‘迷雾渐浓,他们至少要昏迷两个昼夜,我有足够的时间和条件恢复龙能……。’

这一切有关于“活命”的美好的构想,尽数被远处迷雾中发出的金属碰撞声所击碎。

龙核内平静涣散的光陡然收紧,代替双眼的【视像探寻】全数聚焦在碰撞声传来的方向。

模糊的远方,一个灰影依稀向着龙核蹒跚挪动,“他”偶尔会踢到遗落在地上的武器,与金属残片碰撞后激起的声响在寂静的山巅如钟鸣般回荡着。

朦胧的轮廓穿过层层雾气,没多久法克那张瘦削的脸从浓雾中露了出来。

路西法难以置信的“瞪”着在白雾中缓缓挪动法克,怎么也无法理解一个翻着白眼、明显已昏死过去的凡人是如何仅凭意志就能拖拽着机能缺失的躯体向它靠近。

一步、两步,法克的步伐虚浮无力,却步步震撼着路西法。

想咆哮,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路西法忽然怔住了。

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体验占据了路西法的灵魂,似抗拒,又像厌恶,又两者都不是。

伴随这种感觉而来的,是一连串闪电般掠过路西法意识的脸,它们或大睁着眼尖叫,或表情扭曲泪流满面。

而最后掠过的,是一张大睁着眼、神情扭曲的龙脸。

路西法自己的脸。

而这张流露着路西法从未有过的怪异表情的自己的脸,在龙核被一阵轻盈外力撞推之下裂成了无数碎块。

瘫靠着乱石堆的卡洛斯,正轻轻地晃着右脚一下、一下的顶着脚边的龙核,脸上那一抹依旧熟悉的讥笑让路西法本就不明的奇妙感觉愈加强烈。

直到法克苍白的手握住刀柄,路西法才猛然明了,这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叫恐惧。

当裂缝迅速扩大,直至蔓延至整颗龙核后,法克闷头栽倒在已然昏迷的卡洛斯脚边。

随着赢弱绿光从裂缝中缓缓溢散,龙核渐渐由透明变得晦暗,最终化成一堆无用的碎石。

流于雾气的龙能星光明灭,有的在空中游跃消散,有的在法克身前凝聚,最终聚合成一团魂火。

路西法盯着昏迷不醒的法克,似乎陷入了某种癔症。

‘你是第一个让我知晓何为恐惧之人……。’

悠长的感叹仿佛蕴含了巨龙漫长一生中所有的情感。

明灭扑闪着,魂火无声融入法克身体。

尽历浩劫终归平静,只是这份静瑟融在茫茫白雾中既诡异又让人心神不宁,仿佛隐藏在雾中的灵魂欲低语却又缄默不言。

山涧下,第六血祖的遗体静静躺在乱石堆中,七窍仍不停冒着白雾。

国王即使身陨却仍心念着他的王国,但遗憾的是,世上并不存在永恒。

一只形如干尸的手迅猛插入死去国王的躯体,挖出一颗鲜红如血的晶核。

失去了本源的遗体迅速化灰逸散,而浑身缠满灰旧尸绷带的干瘪男性手中那仿佛能滴出血泪的晶核炫光荡漾,一阵晕眩随即袭来。

恍惚中,一位油贝头梳得一丝不苟的高贵中年血族踏入一片翠绿的原始森林,相比喧嚣烦杂的血族禁城,清脆的鸟吟、哗哗作响的小溪、偶尔唧唧的虫鸣和枝叶缝隙偷漏而下的斑点日光共同组成的这副美眷,都使可以听到万物流动之声的血族万分愉悦。

在他眼里,这就是另一个伊甸。

中年血族抬起手,所有无形的声音与有形的光竟都恣意流淌起来。

“吾名!黑格尔!从此刻起,这一片森林都将归我!直到永恒!”

血族庄严宣告,大片薄雾轻盈浮起,很快笼罩了整片森林。

血核炫光流转,尸人身处的幻像随即改变。

雾气笼罩的森林很快发生了变化。

浓雾覆盖森林首周,树木疯狂扩张滋长,从原本的普通植物长成了参天巨树,森林覆盖面积由原来的7万平方公里延绵至700万平方公里。

雾林中生活的原生捕食者--各类蜘蛛,由黑格尔亲自注入魔素,成为了国王的亲卫骑士,为其清除雾林中隐藏的邪恶。

浓雾覆盖森林的第二年,因大灾变而隐居于原始森林惶惶不可终日的人类在雾气魔素的浸染下变异为雾巨人,人时记忆逐渐消退的他们在探索雾林时为黑格尔所遇,成为雾林王朝的文臣与主要劳力。

巨人族中最睿智的一名老者被任命为摄命大臣,赋予始祖之血,赐名“永生者”。

获得恩赐的永生者则带领巨人们开山采石,在群山之巅回报以国王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

浓雾覆盖森林的第三年,雾林中部分鸟类渐渐去浊明智,演化出鸟身人首,成为雾林的哨兵兼“邮递员”。

可爱的小兔子开始直立行走并演化出修长的手指,掌握了工具使用的它们主要负责采集和精细的手工作业。

浓雾覆盖森林的第四年,某些老树睁开了眼。

鸟人和巨蛛骑士抵御从雾林外入侵的怪物,巨人有条不紊的管理着雾林中的事物,树人和小兔人专攻种植采集和建造,在其它物种也开始相继觉醒的大好形势下,整座森林一片祥和美好。

雾林,真的成了另一个伊甸。

血石之光流溢回转,许多高贵的血族相继慕名前来拜访雾林。

雄伟的宫殿内,黑格尔端坐于王座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到访的“客人”。

无论来者何人,提出任何条件,黑格尔皆坚守两项原则。

“我对人类毫无兴趣!玩弄食物只是在浪费时间!”

“雾林是我的王国!即便是神来了,也只是客!”

甚至对同为12始祖的同族们,也无一例外。

红色光华再次回转,宫殿前庄严的广场上正举行着隆重的庆典,雾林中所有的臣民都在【雾林诞】这一天为他们的王献上最诚挚热烈的欢呼。

黑格尔端坐于皇宫顶端的露天高台之上,向着臣民挥手。

所有的声与物都渐渐流动起来,缤纷绚烂的彩流围绕着广场上每一个活物,雾林中所有子民此刻都置身于幸福的炫彩乐园中。

这一份美好得仿佛要失真的安详持续了好久,久到黑格尔都快要忘掉自己所处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