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5020字
  • 2018-12-11 13:55:29

大教堂议事厅内,罗马尼亚丢掉最后一根羊腿骨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一直在旁伺侯的面容苍老的矮小侏儒贵族马上拿起绸缎餐巾为罗马尼亚擦拭嘴巴,鹰钩鼻上尖小的眼睛在环视宴席一圈后锁定在唯一一个空座上。

“教皇大人,在下巴尼可否问一个愚蠢的问题?”

罗马尼亚躺靠在椅背上闭眼享受酒后微醺的惬意,慵懒的语气仿佛穿透了巴尼的心:

“有了军人的无私奉献才能换来我们的富裕和安宁,只是赐予一个席位就能得到这些,你还心存不满?”

巴尼随即露出担忧的神色,双手极不自然的摩擦着:“可是,在下觉得爱德华·卡西帝欧是否有些脱离我们的掌控?”

“巴尼,适当的放任才是掌控一个人最完美的方法。”

罗马尼亚睁开眼,转头看向身后的耶稣受难像:“有上帝最忠诚的仆人为我们而战这真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即使他的军礼从来都是献给我身后这尊石像,呵呵!”

越过边境大道穿过一片林荫地后,梵蒂冈大教堂的轮廓跃然而现。

旭日自大教堂后方徐徐升起,万丈光芒把教堂顶端的大十字架映照成一个黑影,肃穆而壮丽,给人无可抗拒的神圣感。

走了一夜的卡洛斯驻足在林荫地上,狠狠的伸了个懒腰。

“还是大梵蒂冈好啊!收到报酬后我要大吃一顿,再找几个女人,嗯……。”

卡洛斯刚愉快的向前迈出一步,却突如受惊的野兽般迅速后翻,躲过数道无声飞刃的同时拔枪向小树林阴影处连击六枪!

奇怪的是,枪声过后小树林里并无任何异状。

卡洛斯空中半转体面对小树林着地,专注的盯着林中阴影,数秒后,他的神情一下子轻松起来。

“哟,还挺能忍。”

卡洛斯缓缓举起右手轻轻打了个响指,指音在万籁俱寂的早晨传得很远,直至被一阵爆破声所掩盖。

杀猪嚎般的嚎叫下,一个右臂被点燃的蒙面人从树阴中狼狈滚出。

“‘小红帽’的高温爽吗?我可爱的‘大灰狼’?”卡洛斯讥讽道。

盗贼狼狈的滚落至离卡洛斯10多米处迅速翻身,单膝跪地后直接抽刀砍掉了烧焦的右手,蒙面红巾外的双眼因剧痛开始充血。

“我要把你剁成肉泥!兄弟们给我上!一刀一个金币!”

断臂盗贼怒吼声未落,林阴处接连冲出十多个蒙面刀手,手上利刃闪着水银般的寒光,卡洛斯顿时瞪大了眼。

上好的秘银!钱!

冲在最前面的盗贼大吼着挥出一刀横劈卡洛斯头部,卡洛斯向后微倾,左手举起银色左轮以枪托砸向盗贼劈出的利刃。

“铛!”

一声脆响,利刃在枪托上划出刺眼的火星,卡洛斯手腕一转以奇妙的御力技巧推开盗贼的刀刃,枪口已然指向对方脑袋。

扳机被优雅的扣动,冲在最前面的盗贼下颚处镶进一颗子弹,大睁着眼倒飞出去。

第一名盗贼倒地的同时,另外三名盗贼已然冲到卡洛斯四周形成合围之势,三人分别从右上、左中、右下三路挥刀砍向卡洛斯的头、腰、腿,配合十分默契。

近乎完美的合击,但在卡洛斯眼中却毫无威胁。

只见卡洛斯异常从容的抬起右脚,用不知从哪捡来穿的一只破靴蹬向疾风般袭来的、看上去却慢得要死的刀侧,光着的左脚屈膝猛地跃起。

待身体与地面成平行之势,早已蓄势待发的腰腹悍然发力,带动整个身体在空中优雅旋转,闪开砍向其左腰利刃的同时连续扣动扳机,呼啸而出的子弹朝四个方位疾射。

第一颗子弹打断了攻向头部的利刃,另外三颗全部没入三名合围盗贼的眉心。

瞬间杀掉四位经验丰富的用刀老手,其余正欲合围而上的盗贼立马后退,惊悚的盯着眼前看上去不过20出头的少年,他们无法理解那诡异的身法和不可思议的射击姿势。

自断手臂的盗贼将一切都都看在眼里,他知道自己挑了一个错误的目标。

一声哨响,余下的盗贼迅速退回林阴深处,四周重归寂静。

毕竟,命比钱更重要。

卡洛斯把左轮枪随意塞进缠在腰间的一堆破布里,对躺在地上的四具冰冷尸体轻声念起一段内容乱七八糟的安魂诗:

“啊!耶稣基督!不知从哪里来,教导我上下其手而求索!”

卡洛斯俯下身,开始搜索盗贼的尸体。

“啊!它!教导我在死人堆中探寻真理,快乐又嗨皮!”

卡洛斯把尸体上值钱的东西搜刮一空。

“啊!你就是我!我不是你!我披着你的皮!你躺着哈哈哈哈!!”

卡洛斯把尸体上的衣服扒下来穿上。

随手撕掉身上灰褐色的破窗帘,换上盗贼服装的卡洛斯抬头不经意望见梵蒂冈大教堂的顶端。

已然饷午,刺眼的骄阳使人无法直视背光的大十字架。

“安息吧!啊!门都没有!”

卡洛斯对着耶稣受难像狠狠讥讽道。

圣墙「米迦勒」已近在眼前。

「米迦勒」,在地球上苟延残喘的人类最后的终极防线。

瞬间被立起的高七十米、厚十五米、全长约1.2万公里的至高科学结晶,补完工时长达一个世纪零七天,这历经整整四代人浴血牺牲才真正筑起的高墙将包括梵蒂冈在内的一大片土地围了起来。

圣墙以人工制造的稳定“R”元素为基础,外层覆以各种稀有素材合成的超纤维薄膜,能够抵御洲际导弹攻击而毫发无损,城墙內部嵌入的军用武器和各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高科技防御手段更是不计其数。

一墙之隔便是伊甸与地狱。

卡洛斯将手掌覆于圣墙之上,部分墙身随即自动液化四散,形成直径三米散发着蓝光的圆洞,这“蓝洞”便是通向伊甸的大门。

整个梵蒂冈以大教堂为中心被分为四个区域。

第一区域自然是梵蒂冈权力的顶点----以大教堂为中心的教廷区。

第二区域为贵族和大商人势力组成的商贸区。

第三区域军事区由军队各部门构成。

而最外层的第四区,是贫民窖----千苍百孔的木质房屋,几乎没有电灯的道路,破损不堪的电网还有限时的供水,便是贫民窖人民的生活。

卡洛斯在贫民窖中随意闲逛,萧条的环境让他想起了贝加尔城中毫无生机的街道,四周稀稀落落的贫民就像贝加尔破教堂上空的乌鸦,挣扎着生活在一片狼藉中。

经过贫民窖孤儿院,院墙前停着的一辆布兰仕利军用汽车引起了卡洛斯的注意。

卡洛斯好奇的从围墙破洞向内院看去,一位身穿军服的男人正和十多个孤儿一起共用午餐,孩子们在院子的草地上将男人团团围住,正争先恐后的去抢男人手中的炸鸡、羊腿与牛肉。

被围在中间的男人高举手中的保温盒正大声嚷着什么,脸上露出即使在上一次“血月”面对成千上万魔物时都不曾有过的慌乱表情,孤儿院院长站在一旁微笑,慈祥的看着孩子们。

卡洛斯低下头默默离开,并没有去打搅这早已不堪重负的男人难得的休闲时光,在经过布兰仕利军车时卡洛斯随手一扬,疾射而出的钢针利索的穿透了军车后轮……。

“让你这‘刀削脸’扣我薪水!”卡洛斯愤愤不平的低声咒骂。

干完这恶作剧般的勾当,卡洛斯像个疯子似的边跑边大笑着,全然不顾自己执行者的形象。

半小时后,一个慌张的身影跑进了孤儿院。

“报告将军阁下!”

“说!”

“军部截获失联的先遣队信息!”

专属司机布兰德·波特话音刚落,半蹲的爱德华就已迅速站起,正欲往院门赶去时却感觉身后的衣服被拽住了。

疑惑的回头,爱德华发现一个小男孩正用瘦弱的小手抓住他的军装下摆,澄净清澈的大眼天真的看着他,泛白的嘴唇可怜巴巴道:“叔叔不是答应陪我们玩到下午再走吗?”

一个比男孩稍矮的小女孩也颠颠的跑来,伸出小手抓住爱德华的库腿,眼中满是期待:

“叔叔下午再走好吗?

小女孩那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瞬间就消弭了爱德华心中的急迫。

“叔叔!叔叔下午再走吧!!”越来越多的孩子把爱德华团团围住。

“好,好!叔叔不走,叔叔再陪你们玩一会!”

爱德华爱怜的抚摸着小女孩的头。

“好耶!叔叔来讲故事!”

孤儿院的气氛再次欢愉起来,孩子们开始围绕爱德华团团转。

“我要听红色巨龙!”

“我要听迷雾森林!”

“我要听……!”被孩子如此喜爱着,性格内敛深沉不善童趣的爱德华又慌乱起来。

看着院子里一派欢乐的景象,孤儿院院长擦拭着湿润的眼眶喃喃低语道:“神啊!请一定要庇佑眼前之人,让他安渡每一个黑夜,触及每一个黎明!”

“阿门!”

“……。”

“布兰德!给你20分钟换修时间!20分钟后马上返回基地!”

“是!”布兰德立正敬礼。

本就心急如焚的爱德华看着被扎破的轮胎,脸色铁青。

以针穿透轮毂,只有执行者能做到。

整个圣城敢这样扎自己车的,只有一个人。

爱德华被气笑了。

好不容易检修完毕行驶在回军部会议室的路上,一股莫名悲凉却突然掩埋了一切乐怒与无奈,从离开孤儿院那一刻起便对爱德华如影随形,仿佛在嘲弄他。

原以为加入那肮脏的议会成为第十六人,尽受从前拥戴他的人民的唾弃,就可以利用手中权力去为平民尽力争取他们本应得到的一切,但现在看来这只是自己不切实际的可笑妄想。

出身贫民窟,十六岁开始参军,冷酷无情的利用着所有人,不择手段一步一步爬到今天的位置,到头来还是什么都挽救不了。

爱德华低下头,死死盯着胸前朴素的银质挂牌,挂牌上刻着一个名字----尼尔森·法夫尼尔,还有一组日期----3162.7.1-3214.8.21,看得出了神。

“这就是我不惜牺牲你换回来的一切,这一切竟然连一家孤儿院都几乎无法保全……。”爱德华喃喃自语,眼神逐渐变得空洞。

“将军阁下,马上就要到达军部了……。”

布兰德通过中置镜将一切都看在眼里,果断出言打断爱德华的思绪。

“嗯……!”

爱德华以一记极简短却有力的回应把往日的幽灵从思绪中驱除。

现在还不是忏悔的时候,爱德华非常清楚时间根本不允许他缅怀过去。

被残存人类称为审判日的那一天,马上就要到了。

每年八月十五,已经被月球反辐射异化的太阳耀斑活动会异常活跃,爆发的“太阳风”会刺激月球深层R元素,形成所谓“月亮风”“吹”向地球。

“月亮风”横扫地球之时,所有因R元素变异的生物都会进入狂躁状态,一些平时根本不会在地表活动的巨大变异生物也会纷纷破土而出。

在白天,低智变异生物会互相攻击捕食,使地表犹如炼狱;拥有一定智能的变异生物则反而会潜伏起来;

而那些智商与人类不相上下,甚至远超人类的个体----如吸血鬼们,会在黑夜降临时支配其它变异生物组成军队进攻人类最后的要塞----“米迦勒”坏绕的圣城梵蒂冈。

第一次审判日,没有圣墙、毫无准备的人类总人口一夜间从32亿锐减至10亿。

八月十五日零时至清晨六时、黄昏十九时至八月十六日零时,被后世悲称“血恸”以缅怀逝去的22亿人。

3220年6月15日午 12:30 军部

爱德华快步踏入会议室,四位将军已分坐在矩形长桌两旁。

陆战军将领扎古德诺·基里连科,一道伤疤自左额斜划至右嘴角,两米多高的健硕身躯上顶着一张强悍无畏的脸;

皮肤病态泛白,锥子脸上五官精致得像一个少女的海军大将约瑟夫·莫里森;

矮小壮实、光头、发达的咬肌上挂着两戳山羊胡的军部直属执行者黑人指挥官凯尔·莱特纳;

高眉毛,金边眼镜、长着一张学者脸但性格却异常暴躁的空军大将约翰·卡尔德隆。

四位大将在爱德华开门进会议室时齐刷刷站起,同时行起军礼。

爱德华回礼后摆手示意众人坐下:“礼仪从简,时间紧迫!”

待五人入座,爱德华即刻开始了会议。

“经过多次审判日攻防战,血族对人类的武器装备越来越了解,虽然城墙一直在改进,但战力提升实在有限,而人类对血族几乎一无所知,这使我们十分被动,在上一次的血恸之夜,血族组织的进攻几乎把东南方的圣墙攻破……。”

“距离下一次审判日,只剩三个月……。”

爱德华环视军部的核心成员,等待着众人的情报。

“司令。”约瑟夫抬手示意,爱德华微点了点头。

得到允许后,约瑟夫直入主题:“军部如今最需要的,无疑是血族实验体……。”

“都到这时候你还如此不切实际?即使是下级血族群,人类离开圣墙也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本就因派出的直属秘密调查组杳无音讯而异常烦躁的空军大将约翰毫不客气的打断了约瑟夫。

敏感的执行者司令凯尔盯着约翰:“我这里可有不一般的人类。”

“执行者又怎么样!那一群毫无纪律的……。”

“够了!”爱德华喝止众人:“别逞口舌之快,给我实际的东西!”

“咳!咳!”约瑟夫重咳两声,迅速把话语权夺回:“各位稍安勿躁,情报就是关于落单的血族个体......。”

冲动的约翰尴尬的向约瑟夫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

在得到爱德华默许后,约瑟夫便继续展开情报:“上一次审判日后,空陆联合军派出二十人为一组、共六支调查小组外出探查,每一组都有一名执行者随行。”

“远行的调查小组进入雾林后一直渺无音讯,就在军部准备放弃的时候,海军分部忽然截获失踪已久的第六调查组发出的加密信息,据已破译的内容显示,第六小组在湟沙发现了血族的踪迹,而且还是落单的下级血族!”

爱德华紧皱着眉,只稍数息便决定必须把握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当机立断,爱德华马上下令:“扎古德诺!约翰!立即再组织一支40人调查队前往蝗沙!我要精英中的精英!调查队预留7人空席!”

“是!司令!”扎古德诺和约翰领命疾步离去。

“约瑟夫!挑选最好的海军整编特种舰队!一周后出发前往湟沙海岸!”

“是!”

“凯尔!挑选最擅长团队协作的六名执行者交与扎古德诺……。”

一个被扎破的军车轮毂突然出现在思绪中,正思考执行者人选的爱德华愣了愣,继而对会议室的门怒吼道:“布兰德!把那扎破我轮胎的白痴给我叫来!!!”

“谁……谁???”门外的布兰德大惑不解。

“把卡洛斯那该死的玩意儿给我叫来!立刻!马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