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5550字
  • 2022-04-17 17:04:50

“龙炎基本无解……。”法克轻搓脑门,希望能缓和一浪接一浪的晕眩感。

所有人都耐心的等待着法克缓过来。

直到晕眩感有所减弱,法克才抬起还在微晃头:“巨龙之火与一般火焰有很大区别,如若仔细查看战斗现场会发现就连半处火灼的痕迹都没有。”

维斯布鲁克四处张望,发现四周还是一片白……。

“我清晰的记得藤妖被龙炎灼烧时根本就没有散发植物被点燃后独有的焦味,所以……。”

“所以,藤妖并不是被燃烧殆尽,而是被分解掉了。”卡洛斯失望的锤了锤脑袋。

艾格斯思维飞速运转,念出一个可怕的词:“反物质。”

“没错,就是反物质,这是一种不能正面抗衡也无法防御,甚至是不可逆转的攻击手段……。”法克渐渐把头低下,声音也越来越小:“二位阁下,我实在想不出能与产生反物质效应的能量对抗的方法,对不起……。”

卡洛斯鼓励式的拍拍法克的肩膀,同时示意艾格斯终止话题。

就在众人各怀念想时,法克手中的电脑突然传来一把有点滑稽的声音:“你们都掉进了自己设置的条条框框里,出不来了!”

惊讶的法克首先看向电脑屏幕,身穿白大褂,拥有一头过耳银发映衬着清秀五官的纤瘦年轻面孔出现在自动打开的通讯视频内。

爱恩·范海辛那张略带轻佻的脸映入法克瞳孔。

法克下意识站得笔直:“老师!”

“你是如何连上我的电脑,我们可是在……。”

“区区雾霭怎么可能挡得住我?回想起小时候在帝京,我可是天天迎着沙尘暴打咏春,沙子都被我打成了灰……。”爱恩·范海辛博士开始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在一浪接一浪的吹牛声中,艾格斯用肘撞了撞卡洛斯的手臂:“他,比你牛。”

卡洛斯瞟了艾格斯一眼:“如果你和他深入交流过,就压根不会拿我跟他比,军中常言‘古有诗仙李白,今有吹仙桃白。”

“李白,是谁?桃白??”艾格斯歪头不解。

“李白是远古一位文学大家,桃白是爱恩的自称,所谓桃李满天下……。”

“……。”

法克听着艾格斯和卡洛斯的对话,再看看视频中一直喋喋不休的范海辛,尴尬的忍不住喊了一声:“停!”

爱恩教授略微一怔,随后不满道:“你小子竟然敢打断你老师我述说自己生平的光辉事迹,你不知道当年你老师我……。”

艾格斯的头更歪了,伸手指向法克的平板电脑对卡洛斯道:“My bad,YOU,Little……。”

“什么小?我简直是太渺小了……。”卡洛斯悻悻道。

“他什么时候能停下来说正事?”御姐音充满了无奈。

“现在。”卡洛斯马上夺过法克的平板电脑。

此时,平板中的爱恩还在喋喋不休:“你不知道你老师我在刀桥大学吹牛……,哦不!做演讲可是连说一天一夜气都不带喘……。”

“那你尿了吗?”

“……?”

平板电脑神奇的陷入了沉默。

但这难得的平静只维持了不足3秒,在看清平板电脑另一端的人换成卡洛斯后,爱恩又开始聒噪起来。

“哎哎哎我道是谁,原来是卡老弟,来来来……。”

“你刚才的高论还没说完呢。”卡洛斯故作一副惋惜的表情。

“哎?是吗?我刚才说到哪了?”爱恩一脸迷惘。

“你说你掉进了粪坑里,爬不出来了!”卡洛斯悻悻道。

爱恩闻言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兴奋道:“哦!对了!刚才我就是说到这!”

卡洛斯转头对无语的艾格斯挑了挑眉毛,露出一个胜利的表情。

“我掉进了粪坑……?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我啥时候掉进了粪坑??”爱恩开始纠结。

一看势头不对,卡洛斯一句话就把爱恩快要缺堤的嘴堵上,使废话被扼杀在摇篮里。

“你是一名哲学家,不要在意细节。”

“对对对!还是卡老弟懂我!”爱恩教授从衣兜里拿出一副圆框眼镜戴上,小声咳嗽一下清了清嗓子后严肃道:“下面开始说正事。”

卡洛斯等人严阵以待,爱恩的理论很有可能会为调查队带来新的曙光。

“我带上眼镜的样子像不像恩格斯?”爱恩表情非常严肃。

“说实话,我觉得你像维斯布鲁克……。”兰儿露出投降的无奈神色。

“维斯布鲁克是谁?一个名人吗?我怎么没听说过?”爱恩陷入沉思,开始自言自语。

法克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抢过平板电脑以极快的速度将一组数据发给了爱恩。

随着电脑接收信息的提示音响起,爱恩回过神后快速点开自动下载完毕的数据,只瞄了几眼便朝摄像头摆了摆手:“不用看数据,数据没用,法克你应该很清楚,反物质是正常物质的反状态。当正反物质相遇时,双方就会相互湮灭抵消,而物质与反物质相互抵消会产生巨大的能量,这能量的释放率要远高于氢弹,如此巨大的能量释放怎么可能不产生爆炸?”

“原来如此!我懂了!”爱恩简单几句便使法克茅塞顿开。

看着电脑屏幕中法克那张激动的脸,爱恩欣慰道:“该说的我都说完了,如若还不明所以,你们干脆就留在迷雾森林里吧,这世界不适合笨蛋生存。”

抬手关掉了通讯视频,爱恩的身体靠向椅背,脚轻微用力把旋椅转动起来,面向了右后方的爱德华等人。

“想不到你们还准备了这样的地方,设备先进程度不亚于总部,看来罗马尼亚即使把您纳入自己的议会也不可能控制你。”

明亮的核能灯光下,100多平米的方形居室内各种各样的设备正在运作,除去必要的桌椅外,房间内再没有多余的装饰,洁白的墙面,紧闭着的厚实钢门,所有的一切都给人共同的印象----实用。

居室内不过寥寥数十人,都在各施其职,有条不紊的开展着工作。

爱德华习惯性抽出一根烟,叼上后才想起这是一个密闭的无尘间,就又将嘴巴上的香烟取下,继而苦笑:“什么叫控制不了我,他们都已经把我逼得连抽烟的机会都寥寥无几了。”

爱恩抬手摘下眼镜,掏出丝布擦拭:“这一次城外任务,用肛门去想都知道是一个陷阱,你准备怎么办?”

“秘室的所有事物全权由你负责,我在军部留下的密探会定时向你传递消息,请你务必紧盯罗马尼亚的动向,城外的任务我会带上暴怒,你不必过于忧心。”

听到这熟悉的名字,爱恩擦拭眼镜的手陡然僵住,他抬头盯紧爱德华,眉头紧邹。

“你确定要带一个战斗起来连自己人都杀的怪物一起执行任务?”爱恩语带丝丝寒意。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爱德华又习惯性的把烟叼在嘴巴上:“只是此次任务有一半的执行人员由罗马尼亚亲自指定。”

“哦!这样啊!”爱恩的手又动起来,继续擦拭着他的眼镜,同时脸上露出一抹戏虐的笑容:“那请您转告暴怒,就祝他游!戏!愉!快!”

爱德华不再言语,他用嘴唇抖了抖叼着的香烟,又苦笑着把它取下。

这一次爱德华没再把香烟拿在手上,他用脚轻踩垃圾桶的门阀,把香烟丢了进去。

被唾沫沾湿的香烟,抽起来会带着一抹苦涩。

法克理了理混乱的思绪,开始向被卡洛斯召集过来的众人陈述自己新的想法。

“由于维斯布鲁克阁下善意的游戏,使我兴奋的大脑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法克轻咳一下,编造出一个谎言以缓解因自己没有思虑周全所带来的尴尬,顺带故意把锅甩到维斯头上以报复那“一晃”之仇。

不出法克所料。布鲁克斯刀锋一般的目光马上直插维斯布鲁克。

维斯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慌乱辩解道:“不!不是我的错!这弱智拿国家财产砸我的头!”

“你给我闭嘴!”布鲁克斯阴森的讥讽道:“就法克这鼠胆贼,怎么可能敢故意拿东西砸你的头!”

“额……。”

虽然布鲁克斯在为自己说话,但“鼠胆贼”可不是什么好评价,法克有苦难言,而罪魁祸首卡洛斯此刻正幸灾乐祸的对着法克挤眉弄眼。

习惯了卡洛斯神经质的性格,法克懒得再搭理他,待布鲁克斯训斥完毕,法克便接着说了下去。

“在得出龙炎具备反物质性质这使人震惊的结论时,我光顾着去想对策却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物质与反物质相互抵消时会产生远比氢弹爆炸更强大的能量,而这股能量在常态下会以爆炸的形式进行释放。”

法克腾出右手在众人前做出爆炸的手势。

“所以,藤妖被龙炎灼烧时必定会产生一股强大的能量,但那股能量却没有发生爆炸,我认为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只能是能量还来不及转换便消散了。”

“等等!”

化学家格斯·霍勒迪听到此处禁不住邹眉:“这是不可能的!能量的释放是一种转化的过程,它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只会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或者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另一个物体,无论是哪一种转换形式,总量总是保持不变,这也是自然界的基本定律之一,能量直接消失并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

法克耐心等待格斯教授发言完毕,才继续阐述他的想法,语气中带有掩藏不住的激动:“格斯教授并没有错,但就像我此前在分析能量转换时光顾着从它的性质下手一样,格斯教授也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前提----能量的载体,如果能量的载体与能量一同消亡那情况就会大有不同!”

格斯教授愣了愣,随即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迷雾森林的一切存在都依赖于雾气,原本我以为只有物质是如此,但经过爱恩老师的点拨,再回想鹰身女妖一役后,我发现在这一片雾气中,甚至连能量的转换都需要依赖雾气为承载媒介。”

“综合以上所有情报,我认为具有反物质性质的龙炎在与攻击目标相互抵消的同时也在一刻不停的侵蚀着作为能量载体的雾气,由于雾气的消解,反物质产生的巨大能量失去了载体,所以直接消失。”

仅这么听法克一顿分析,众人便觉与巨龙之战的前途又变得明朗起来。

待全员休整完毕后联军便再次踏上征途,无法行动的杜兰特被两名巨人用担架抬起,编入队列位置靠后的医疗组。

举目四顾,两旁的树林在浓雾遮掩下透着迷离,清冷林路幽静无声,如诗画般的景色使战士们深深着迷,许多人开始四处张望。

如此美景却使执行者们感觉异样。

这一路实在太幽静,幽静得连虫鸣都没有。

‘我以路西法之名保证,你们前去山巅之路不会再有其它障碍。’卡洛斯脑海中回响起巨龙威严的承诺。

“估计挡在我们和山巅之间的一切障碍都已被清除干净。”布鲁克斯苦笑:“我做梦都没想到那头龙会反过来帮助我们。”

维斯布鲁克撇了撇嘴呛道:“别白日做梦了,我们在它的眼里就是个玩具,它只是不想自己的玩具被别人玩坏而已。”

“哈!法克快看!你那一砸把维斯砸成了天才!”卡洛斯的嘴又开始忙活起来。

“懒得理你……。”

维斯布鲁克少见的没接嘴:“巨龙之战后要是我们还能活着,我必定扒了你的狗皮……。”

卡洛斯耸了耸肩,没再继续逗弄维斯。

林木不知何时被巨大的乱石所代替,地上的杂草逐渐变得稀少,空旷的山景更加萧瑟肃穆。

巨龙之巅似近在眼前,那盘旋于山巅的身影也越发清晰,

随着联军不断深入,前行的山路越发陡峭,道路两旁的巨岩被犬牙般尖锐的高尖笋石所取代。

像是被刻意操纵般,笋石锐利的尖端全都默契的朝向山路。

趁着雾气稀薄,法克用平板电脑不停的拍着照,没有离开过梵蒂冈的他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景象。

大胡子看着法克直摇头:“城里人进山真是大惊小怪……。”

话未说完,维斯布鲁克兴奋的喊叫紧跟着传了过来。

“哇靠!你看这山!简直了!”。

……。

崎岖山路渐渐被调查队甩在身后,一块被犬石包围的广阔平地跃然入目,那庞大的身影也清晰映入联军战士的眼帘。

“你们终于来了,我已经心痒难耐了!”

巨龙立于山巅之上,巨大的双翅包裹着山巅。

“我为你们准备了礼物,只要你们能够使我尽兴,它就归你们所有!”

巨大的翅膀猛然张开,带起的飓风使雾气更加稀薄。

山巅的石尖上插着一具并没有腐烂的尸体,雾气正源源不断从尸体嘴中喷出,当看清尸体的衣着模样,布鲁克斯瞪大了眼睛。

巨龙兴致盎然:“我脚下的尸体是一个强大的血族,本以为他能带给我惊喜,却没想到它竟然如此脆弱!”

布鲁克斯不自觉向后退,步伐不稳差点摔倒。

卡洛斯快速抬手顶上布鲁克斯的肩背,同时投去询问的眼神。

布鲁克斯仿佛被抽干了体能,嘶哑的声音变得毫无力量:“山巅石尖上刺穿的尸体,是十二血祖中的一位……。”

“什么!?”

在布鲁克斯四周的执行者们的表情在巨龙眼中变得十分精彩。

“怎么可能!十二血祖只是一个传说!”兰儿不可置信。

“并不是传说……。”

布鲁克斯嘶哑道:“我曾经在琉璃圣城遇到过另一位始祖,光是眼神的对接我便已动弹不得,但他却什么都没干,只是定定的看着我,眼神中没有任何情感,我在他眼中仿佛只是一块石头。”

“最使我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就地坐下开始和我聊天,询问我人类社会的种种,而我当时只能配合,根本就没得选……。”

“他听得很认真,当听到觉得有趣的信息时还会露出纯真的笑容,而作为对我有问必答的回报,他以心灵联感对我细述了血族社会的构成。”

布鲁克斯抬头看了看山巅之上的巨龙,它静静的耸立着,巨大的头颅微侧,好像也听得饶有兴味。

“血族内部阶级森严,自下而上分为六级。”

“位于血族阶级最底层的是智商低下的捕食者,他们拥有一定层度强化身体的低级异能,平时只会如僵尸般机械的执行上级血族的指令,底层血族并没有制造后代的能力,同时也被其他血族当炮灰使用。”

“第四、第五阶层如同我们,被称为执行者,负责带领捕食者执行上级血族的命令,他们就等同于人类部队中的小队长和资深战士,此阶层的血族拥有很高的智商,并且异能远超六级血族,是血族部队的主要战力,他们也是捕食者的主要制造者。”

“第三阶层为塑造者,他们并没有太强大的异能,但却拥有超乎人类想像的智力,塑造者们尤其热衷于基因领域的研究,血族部队中强大的异形军团就是他们对其他物种进行基因改造的杰作,出于蔑视其他种族的天性,人类擅长的机械科技他们却并不热衷。”

“血族第二阶层为统御者,他们各自拥有领地与城市,统治着由自己创造的族群,这一阶层的血族拥有人类无法想像的强大异能与高超的战术谋略,他们能创造出执行者与塑造者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吸血鬼,并且是血月之夜各路魔军的先锋统帅。”

“12血祖,位列血族种群的最顶端,他们是第一批诞生在地球上的吸血鬼,强大的异能已非常接近于神,世上所有的血族都是他们的子嗣。12血祖平时并不聚集在一起,他们独自统御着自己的氏族,在发生动摇血族根基的大事时才会聚集在一起。”

至此,布鲁克斯又深望了一眼插在顶峰上的尸体。

“我遇见的那一名血祖与其他所有吸血鬼都不一样,他不喜欢杀戮,却反而对智慧生命的社会组成和生活习俗有着浓厚的兴趣,除了双方种群的情况外,我们还交流了其他知识,随着交流的深入,我察觉自己对世界的认知根本无法跟上他的步伐,他拥有无与伦比的渊博知识。”

布鲁克斯不自觉看向巨龙。

“借那头龙的话,我整整42年的人生中所学到的一切,跟那一次交流中得到的比起来,实在是太渺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