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4848字
  • 2022-04-16 16:56:00

得知白雾真相,敌对双方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应。

原本迷惘的巨人们已重拾武器,调查队也开始严阵以待。

廖巴沉浸在悲嘁中,追随他的士兵军心被动摇,已然毫无战意。

“带着你的族人,去探寻你们自己的未来吧!我们,已然不再是“我们”。”

迪恩极力抑制着情绪,话语尽可能显得平静。

“我们曾经如此美好……。”

廖巴转身不让迪恩看到他的脸,举起手无力的挥了挥,叛军便抬上战友的尸体跟随廖巴一同离去。

赫巴一脸焦急的看看自己的兄长又看看迪恩,仿佛快要哭出来。

“去吧!照顾好廖巴!”迪恩点头示意。

赫巴笑了,像个孩子似的对迪恩90度鞠躬后急忙追上了他的兄长。

看着曾经的挚友和家人们逐渐被迷雾吞噬,不再隐忍的迪恩闭上双眼让泪恣意流淌。

一片黑暗中,迪恩想起了曾经的村庄,想起了儿时的廖巴,想起了正紧抱着他的大腿讨要灯台上萤火的孩子。

“给我!给我!不然我就!我就!我就哭了!”

一场本该血流成河的叛乱最后被悲伤所终结。

隐身于树丛中的卡洛斯把刚抽完的朝阳香烟按灭在地上后苦笑:“巨人比我们人类更明白生存的意义,如果无法抗拒死亡,至少可以在有限的时间里选择如何去活。”

雾气的秘密如同剪刀,剪断了许多人赖以为动力的纤索,也解开了许多人的心结。

见大势已定,维斯布鲁克把刚吸了一口的香烟甩到地上,噌一下站起来一溜烟跑向杜兰特。

杜兰特在布鲁克斯与队医的悉心照料下已经醒来,此刻正躺在医疗担架上输液,见众人走来,杜兰特挣扎着想坐起,却发现全身毫无知觉,张开的嘴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布鲁克斯摆摆手示意杜兰特躺好不要说话,自己站起来迎向卡洛斯一行。

“血葬红雾发动后,杜兰特会短暂缺血,你们都知道鲜血对执行者意味着什么……。”

“血雾这种无差别攻击的大威力招式往往伴随着相当高的风险,被巨龙击散时如若没有及时施救,杜兰特是万万活不下去的。”

兰儿看着褪下斗篷躺在医疗担架上的杜兰特,心中充满了担忧:“他好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布鲁克斯微叹:“这是血雾发动后的副作用,在十二年前,维斯与哈登还未加入我们,我与杜兰特到西城墙外去执行一个十分轻松的任务,却在归途中遇到一群狼人,足有两百余头,包括数十头剥皮行者和一头全身毛发银白、体如坦克的巨狼……。”

“你们竟然遇到了‘银月’!”哈登惊叹。

“没错,就是那喜欢把人拧成麻花的白狼……,当时我们被悄无声息的包围,已然没有全身而退的可能。杜兰特就在那一场血战中第一次发动了红雾,稍微弱一些的狼人瞬间就成了干尸,而剥皮行者也不过多坚持了数十秒时间,至于银月我也是事后才听老杜口述了战斗的过程,因为那时候我只能狼狈的拼尽全力逃命,一踏出血雾覆盖范围我就因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后当我醒来时老杜就是现在这副摸样,只不过并没有如此严重而已,据老杜回忆,银月在与他交手数分钟后便开始逃窜,而他在我身旁凝聚成人形后也只来得及啃了几包血,最后把一个血包塞到我嘴里便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在布鲁克斯对众人陈述初见血葬红雾的经历时,维纳斯偷偷看着杜兰特出了神。

脱掉了斗篷的杜兰特此时正**上身躺在医疗担架上,一双锐利的金瞳目视天空,干练的银色短发,既俊朗又有几分媚气的好看脸庞都使她深深着迷。

兰儿无意弊见正一副花痴状的维纳斯,便偷偷靠近其身后猛拍她的肩膀,狡黠的大声道:“维纳斯,你在思春吗?”

被吓一跳的维纳斯·古斯特尔害羞的迅速转身面对兰儿,低着的头摇得像拨浪鼓,十指尴尬的绞缠在一起。

一向冰冷的维纳斯竟如此窘迫,兰儿顿时就来了要捉弄她的兴致,只见兰儿双手套在嘴边做喇叭状,娇声喊了起来“哈哈!我们的维纳斯看上了……唔!”

维纳斯再也站不住了,她条件反射式的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拔枪堵住了兰儿的嘴,大红的脸仿佛要滴出血来。

军团将士们听到喊声全都把目光聚集到兰儿身上,却见一位头上盘着金发麻花辫、拥有一双美丽碧眼的娇俏人儿正拿枪堵执行者的嘴。

关键是,她竟然还成功了!

兰儿发出呜呜唔的声音,身体一直向后倒退,想要避开对她嘴巴穷追不舍的枪。

艾格斯等人看着这一幕失声大笑,四周弥漫着惨白的欢愉。

调查队压抑的气氛被这一幕缓和不少,仿佛龙不曾来过。

巨降时带来的恐惧压倒了一切,使人的存在感都几乎被抹去。

联军将士很明白,自己恐惧的并非死亡,而是那穷极一生都无法理解的恐惧。

恐惧未知的恐惧,人皆如此,莫不例外。

卡洛斯打开行军包数着自己的“精神食粮”……,“1,2,3,4……我去!”

卡洛斯大喊着跳起来,把围坐在一起的其他人吓了一跳。

“我的宝贝只剩下6包!刚才谁抽了我的烟!一根1金币!只收黄金!不收代币!!!”

艾格斯翻了翻白眼:“是你自己愿意给的,又没人强迫你!”小萝莉的声音格外俏皮好听。

众人附和着点头,同时目光齐刷刷看向卡洛斯。

卡洛斯气不打一处来,开始耍起无赖:“刚才我一定是被鹰身女妖附体了!那不是我!”

“问女妖,讨去!”艾格斯不想再理会这白痴,站起来转身就走。

“唉唉唉啊!你给我站住!”

卡洛斯追上艾格斯,两人渐渐远离了军团。

看着逐渐远去的两人,维斯布鲁克无奈道:“这种货色究竟是怎么当上执行者的?”

哈登侧眼瞟了瞟威斯,咕隆道:“你是怎么当上他就是怎么当上……。”

“什么?!”威斯布鲁克跳起来瞪着哈登:“傻大个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和那逗比一样!”

“什么是逗比?”森巴憨厚的声音从威斯布鲁克身后传来。

威斯布鲁克扭头看正站在自己身后嘴里不知道嚼着什么的森巴,刚想开口解释,哈登却指着威斯布鲁克抢先开了腔:“他就是逗比!”

“哦!原来你还叫逗比!你好!逗比!”森巴高兴道。

维斯布鲁克捂着额头好气又好笑,不知该如何解释。

卡洛斯与艾格斯远离军团后很有默契的同时停下。

“恭喜你与兰儿!”卡洛斯微笑。

“谢!”艾格斯脸上竟隐隐洋溢着幸福。

“那烟……,就当是喜钱了!”卡洛斯由微笑转为坏笑。

“……滚!”

艾格斯不想再纠结烟的问题,抹了把脸后转移了话题:“龙来,何如?”

卡洛斯收起笑脸:“没如何,父仇,必报!”

艾格斯歪了歪脑袋:“确定,是它?”

“就是它,左眼上的裂痕,路西法这冒着傻气的名字,我很确定就是它。”

“但它与从前大不一样,记得老头子曾说过,它是一头红龙,有血有肉的红龙,龙炎也是绯红之色,现在我们看到的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它估计已经死过一次但又活了过来。”

艾格斯看着巨龙所在的山巅若有所思:“估计是受雾气的影响,就如迪恩由人类异化成巨人一样。”卡洛斯爸爸的声音十分普通且平凡。

“想不到我还能有机会报我父亲的断臂之仇,只是你能不能别再装我爸?”一想起自己的父亲,卡洛斯就忍不住抖了抖。

“凡事多往好的方向想。”艾格斯拍了拍卡洛斯的肩膀:“你看你现在多厉害!你爸虐你他高兴你也收获满满!”还是卡爸之音。

“滚!”

两人彼此交换完意见顺带侦查了一番四周后,原途返回了军团。

梵蒂冈军部

爱德华目送特编舰队渐渐消失在海平线,心中五味杂陈。

“报告!爱德华的思绪被前来汇报的布兰德打断。

“约瑟夫所领航的海军已经出发。”

爱德华收起眺望天际的目光:“卡洛斯可有消息传回?”

“调查队进入迷雾森林是我们收到的最后一条信息……。”

爱德华脸上浮现微微失望之色。

“传令军部密切留意通讯设备,收到消息马上汇报!”

“遵命!”

布兰德领命匆匆离去。

爱德华离开巨大的泊岸,在走过长长的通道后开上私人军车向梵蒂冈大教堂驶去。

车外,各部队正有序进行操练,整齐划一的步伐砸在地上发出充满力量的闷响。

行军步伐让爱德华情不自禁回忆起自己的军旅生涯,从军时所发生的种种就如幻灯片般在思绪中划过。

作为一名新兵,第一次操练便累瘫在地上;热心为一名老兵搬运物品却砸到了自己的脚;第一次拆装枪械竟然弄丢了撞针;第一次射击全数空靶;第一次驾驶坦克却轰掉了自己的宿舍,尽管责任并不在他;第一次参加血月战争看见堆积如山的尸体时忍不住狂吐不止;第一次当上校官时兴奋得与战友去酒吧庆祝,三十多人竟然喝光了酒吧所有的存酒。

这弥足珍贵的记忆使爱德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抬手理了理头上的军帽,眼角余光不经意扫到中置镜上挂着的小小链牌,又一段记忆闪电般击中了他。

“我以我的生命为你铺路,你一定要走得更远,我的挚友。”

爱德华的笑容逐渐扭曲,看起来更像在哭泣。

梵蒂冈大教堂

罗马尼亚端坐在议事厅的教皇椅上,正专心听取心腹劳尔的汇报。

一名侍从打开紧闭的大门走进议事厅,恭敬的对罗马尼亚行礼:“尊敬的教皇大人,爱德华·卡西帝欧将军已在门外等候。”

“让他进来。”

罗马尼亚向劳尔摆摆手,劳尔心领神会后恭敬的鞠了一躬便倒退几步,隐没在议事厅边柱的黑暗中。

爱德华迈着沉稳的步子走进议事厅,军靴踏在雪亮的白玉地板上发出质感淳厚的脚步声。

距罗马尼亚还有十步之遥,爱德华驻足立正,举手行了一个军礼。

“爱德华卿,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罗马尼亚站起走向爱德华。

“军中事务繁忙,尤其调查队多日杳无音讯,使人担忧。”爱德华面无表情。

“今日先不谈调查队。”罗马尼亚在爱德华跟前站定,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梵蒂冈城外发现了狼人的踪迹,我直属卫队中十五名执行者奉命外出调查却不知所踪。”

“教皇请指示。”

“因事态严重,我命你亲自带队外出调查,直至查明事实并解决问题。”

罗马尼亚停下详装思考片刻,便接着道:“在外调期间,军中所有事务暂交他人代为处理。”

爱德华还是面无表情:“可否由我指定暂代人选?”

“我已有合适人选,爱德华卿就不必费心了。”罗马尼亚肥大的嘴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还请爱德华卿即刻准备出发,解决梵蒂冈城外的大患。”

“爱德华领命!”

行礼后,爱德华转身离开议事厅。

“劳尔,叫你的人接管军部,切断军部和海军舰队、调查队的一切联系,另请你亲自通知大公,食料已往蝗沙去了。”

“遵命,我的陛下。”

边柱的黑暗传来应答后便再无动静。

罗马尼亚定定的看着身后的耶稣受难像突然大笑起来,右唇下尖锐的獠牙在白瓷灯的照耀下闪烁着森寒光芒。

爱德华一出教皇厅大门便疾跑直奔军车,启动后直接打开液氮加速飞快冲上了通往军部的道路,他腾出右手迅速换挡,紧接着便从上衣里兜掏出一部军用手机,按下几个字母按键后原本一闪一闪的绿色信号灯变成了常亮的红色,一条信息自动发送出去。

军部某处,一台放在桌上的手机不详的震动起来,原本正悠闲抽着烟的战士拿起手机瞄了一眼,立马一跃而起夺门而出,不一会儿,军部各处猛然忙碌起来。荷枪实弹的军部战士与突然出现的教皇近卫军紧张对峙,谁都寸步不让!

“没有爱德华司令的手谕,谁都别想踏进机要处半步!”脾气暴躁的空军大将卡尔德隆直接拔枪顶向教皇近卫军军官的脑袋。

机要处内,许许多多的身影忙碌的穿梭于各科室间。

不过半小时,军部电脑中的资料便被篡改,档案室内多数资料被调换成预先准备好的文案,几个身影背着笨重的铁箱子跑进那幽暗无窗的会议室,其中一人按动墙上的隐藏机关,放在正中央单调的会议桌底下便缓缓出现一道暗门,众人迅速钻进了门内。

随着暗门徐徐关上,如同密封的会议室恢复沉寂,仿佛从未有人来过。

迷雾森林

“法克老弟!”

卡洛斯摆明了故意惊吓法克,正聚精会神工作的法克被吓得心脏猛颤,一个趔趄小巧的掌上电脑便脱手而出。

旋转着在空中划出无数个圈,小电脑精准无误的砸到了维斯布鲁克头上。

“卧槽!!!!啊!!!!!!”

便携式电脑击中目标后反弹而起,一旁的森巴伸出大手敏捷的把电脑捞了过去。

维斯布鲁克捂着脑袋腾地站起,一步步向法克迫近,沉重而愤怒的步伐、瞪得老大的眼睛,竖得直直的莫西干红发让维斯看上去像极了一头愤怒的豪猪。

法克连连后退,双手疯狂摇摆:“不是我!是卡洛斯阁下!”

“谁……叫我?”卡洛斯在法克身后懒洋洋的应道。

法克扭头一看,发现前一秒还在吓唬自己的卡洛斯此刻竟半躺在地上,用一副刚睡醒的慵懒表情看着他。

震惊的神情还来不及流露,法克的领子已被维斯拽住。

“你和卡洛斯是不是有血缘关系?我和你俩有何血海深仇!”

法克气急败坏的快速解释道:“不是我!是卡洛斯!”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凭空污人清白!”卡洛斯同样气急败坏。

绝望的法克就这样被愤怒的维斯疯狂摇晃着质问,在天旋地转中法克似乎瞧见躺在一旁的卡洛斯正向他比划着“V”。

“哈哈哈哈哈哈!”

在调查队众将都见怪不怪的气氛下,迪恩独自大笑起来。

“年轻真好!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