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5692字
  • 2022-04-15 23:31:39

“是血葬红雾!!”

充斥藤蔓林上空的红雾使布鲁克斯大惊失色,狼狈向后急退的同时对还呆愣在原地的军团施放强烈的精神冲击!

‘不想死就赶紧退!千万不要接触那血雾!’

离巨龙最近的战士们如在梦中被惊雷炸醒,被操控的身体迅速后撤远离了血雾将要覆盖的范围。

哈登看着那一团急速扩张的血红皱眉道:“这血雾究竟是什么?过去从未见杜兰特雾化会是这种颜色!”

维斯布鲁克心中也存在同样的疑惑,与杜兰特并肩十余载却从未见过自己的战友雾化成血。

布鲁克斯奋力克制心中的焦虑,阴沉的双眼满是担忧:“血葬红雾,发动时会耗尽全身血液,发动后若要长久维持血雾状态,必须依靠吸食其他生物的血肉,所有进入血雾范围的生命体都会被无差别侵蚀,所以千万不要试图支援,那只会让你死在自己人手里!”

只短短数十秒血雾已扩散笼罩整片藤蔓林上空,中心异常鲜红的雾气将巨龙迅速包裹,超强的腐蚀性使巨龙骨结构的身躯开始急速形成几乎覆满全身的黑斑;底部稀疏的浅红之雾则化成长蛇状死死缠绕藤妖笼罩在雾气中的藤蔓,被雾蛇纠缠的大片藤蔓瞬间就被吸干汁液,化作枯萎的残枝。

浓雾缠绕凋零后,原本稀疏的藤蔓林被就如被火灼烧过般急速向中心聚拢,一股如铁钉刮蹭玻璃的鸣啸突然暴发,越来越强烈的瘆人尖啸随着一只巨大的独眼在藤蔓林中心盛开,刹时变成一股常人无法忍受的怪响!

军团抵抗力稍弱的成员纷纷栽倒,体魄稍强的死死捂住耳朵,外凸的双眼仿佛随时撑破眼眶。

空中的两头“巨兽”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他们都选择了无视底下那渺小的生物。

巨大妖异的青紫独眼在转动几圈后视线锁定了空中的巨兽,大地开始震颤,无数比一般藤蔓粗壮数十倍的巨蔓破土而出,扛着腐蚀突入血雾把骨龙死死缠绕,本就被腐蚀的龙骨遭受巨大压力,响起清脆的断裂声。

血色红雾即刻便停止了侵蚀藤蔓林,选择和藤妖共同御敌。

巨龙稍微挣了挣便不再动弹,仿佛只是为了换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

“真是无趣!”

暴烈声浪一下子冲散了树妖所发出的尖锐鸣叫。

伴随着龙吼自核心爆发的莹绿龙炎顷刻间便烧掉了缠绕全身的巨藤,龙火所过之处因腐蚀产生的黑斑全数消失,破败的龙体如获重生。

巨龙抬首,仿佛居高临下般盯着血雾。

面对如此挑衅,血红之雾当即有了反应,弥散的稀薄血雾开始全数收拢,聚成一道接天裂地的血龙卷,狂烈风劲撕裂着大地向巨龙呼啸而去!

如此威势之下,巨龙只是慵懒的张了张嘴。

缠绕全身的耀眼龙炎开始流动,尽数汇聚于龙首后形成了一颗璀璨夺目的龙珠,华光闪烁之下一股呈开天劈地之势的龙息爆发。

迫近的血龙卷瞬间被蒸发,爆裂的能量顺势而下席卷了地上的藤妖,藤妖瞬息间便被分解,连半点灰末都没留下。

一小团血雾躲避龙焰游移遁去,在布鲁克斯身旁凝聚成型,枯瘦的杜兰特摔在了草地之上。

鲜血尽耗,浑身苍白如蜡的杜兰特干瘪凋零如同枯枝,浑身没有一丝生气。

“阿伦!!”布鲁克斯迅速俯身查看杜兰特的情况,当握住那犹如枯骨般的右手时,猛烈一颤的心仿佛裂开了一道缺口。

果断而疯狂地,布鲁克斯抽刀划开自己的右手,直接把飙血的动脉盖到了杜兰特嘴上。

杜兰特干裂的嘴唇在接触鲜血的一刹微微蠕动,随后便开始大口大口吮吸起来。

在吸食了一大股鲜血后,杜兰特干枯的身体才又重新焕发神采。

快要进入失血状态的布鲁克斯半扶起还在贪婪吸食鲜血的杜兰特,让其躺在自己的怀中,待一切安置妥当才抽出血包啃了起来。

一众队员在大胡子的指挥下配合医疗队迅速搭起了简易的挂架准备为杜兰特输血,但迪恩却一把夺去输血针头扎到了自己身上。

在队医惊诧的目光下,迪恩快速解释:“通过我身体流出的血效果更好,麻烦您再多准备几包医疗用血,我需要更多。”

布鲁克斯马上明白迪恩的意图,迅速将杜兰特放到了医疗架上,迪恩则划开手臂,伤口凑上了杜兰特的嘴。

【永生者之血】拥有几乎能起死回生的奇效,但迪恩这奇迹般的能力也源自于自身的血液。

鲜血,即是生命之光。

在众人对杜兰特进行抢救时,卡洛斯,兰儿,艾格斯,哈登,维斯布鲁克和大胡子队长带领的联军与巨龙紧张对峙着,目睹被攻击后奄奄一息的战友所带来的愤怒情绪盖过了心中的恐惧,身经百战的将士们已然回过神,又重新寻回了视死如归的气魄。

巨龙盘旋在半空,默默看着脚底下渺小却坚韧的凡人,并没有进一步行动。

直待迪恩抽回敷在杜兰特嘴边的手转身直面它的目光时,巨龙又看到了一位老熟人。

“哈哈哈哈哈!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巨龙突然放肆狂笑,空洞龙吟搅动着还残留余热的雾气。

再次低头审视芸芸众生,巨龙收起了轻蔑的笑意。

“从前弱不禁风的小鸡没想到已成雄鹰!有趣!你们人类的确能带给我无限惊喜!现在就把你们就地全数歼灭实在是一件无了无生趣的事情!”

巨龙盘旋升空,飞向了远方只能看见模糊轮廓的漆黑山颠,空洞的龙吟传遍了整片雾林。

“我以红龙路西法之名保证!你们前去山巅之路再不会有其他障碍!哈哈哈哈哈哈!”

巨龙渐远,空洞的笑声幽幽回响,久久缭绕在雾林不曾消散。

军团绝大部分成员瘫坐在地,巨人族同时倒坐的力量甚至使大地都为之一颤。

大胡子以强烈的意志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稳稳站着,但浑身却早被冷汗浸透,缓了缓强烈的荷尔蒙冲击后所带来的疲乏感,他举手向身后的调查队将士无力的打了个手势。

或坐或站的调查队战士大喘着粗气,看到大胡子特赦般的手势后心中顿时涌上一股欢喜,他们马上抽出香烟点燃后大口大口的吸起来。

行军抽烟是违反军令的行为,但大胡子此刻心中只有“去你妈的军令!”。

执行者们并不受一般军令的限制,除了照料杜兰特的布鲁克斯和出现情绪剧烈波动时只喜欢吃棒棒糖的兰儿外,其他人早就点起了卡洛斯的烟。哈登、艾格斯、维斯布鲁克、卡洛斯加上著名的【香烟乞讨者】法克围坐在一起,谁都没有说话。

一包朝阳一下子被消耗掉,卡洛斯反常的并没有一句怨言。

维斯布鲁克也没有只吸一口就把香烟丢掉,他拼命的抽着,抽得比谁都狠。

大胡子队长招呼叼着棒棒糖愁眉不展的兰儿一同走向卡洛斯一行人,一支点燃的香烟从空中飞来,大胡子随手一接便把它凑到唇边,大吸一口后吐出浓浓的烟雾。

七个人就那么静静的呆着,良久,维斯布鲁克幽叹道:“这一仗还能打吗……?”

巨人军团将领在迪恩的安抚下聚集在一起,为首的几名将领与迪恩小声商讨着什么,渐渐起了争执。

曜巴·石锋情绪越来越激动,渐渐咆哮起来:“刚才的情况您都看到了,至少让老人和小孩先回去!”

迪恩选择沉默,他不知道该如何向战士们解释。

“长老的决定总有他的道理!你不应该质疑!”

“曜巴并没有错!面对这样的怪物老人与小孩就是累赘,与其让他们去送死还不如让他们先回去!”

“……。”

望着争论不休的巨人们,大胡子长出了口气,他站起来走到迪恩身后,叹气道:“让他们回去吧。”

迪恩惊讶的看着大胡子,张口刚想说什么便被大胡子队打断:“情势已经变了,我本以为我们的联军足够强大,强大得可以尝试着去击败……,去挑战那传说中的生物,但显然我们错了。”

大胡子队长沉吟一声,继续道:“通过刚才的战斗,我发现我们是如此的无力,庞大的军团在巨龙面前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弱小的个体去了也是送死,即使未来坎坷,也总比白白送命强,活着就有希望!”

迪恩悲伤的看着他的子民,巨人族不过是活在雾中的附属品,迟早会像雾林中其他的生物一样被侵蚀、堕落、腐化。

当知道这使人绝望的信息时,迪恩就暗下决心要一辈子独自背负这沉重的秘密,族人是无辜的,他们善良、正直,坚忍且率真,巨人族本该得到更好的未来。

迪恩的思绪被一阵低沉的哀鸣打断,回过神来后发现比谁都坚强的曜巴正双手掩面默默的哭泣,哭得像个孩子。

其他将领也在默默拭泪,他们时不时望向远方自己家人所在的队列,看着他们的夫人和可爱的孩子。

迪恩心中五味杂陈,此刻无论说什么都无法弥补子民心中的创伤。

“我跟您去!”曜巴抹了抹泪水:“但请让我的家人回去!”

迪恩欲说点什么,一阵阴恻恻的声音却率先传来。

“谁都不用去!你们哪都去不成了!”

廖巴·石心抬手一挥,早已潜伏的巨人叛军迅速把军团包围起来。

调查队发现异状纷纷丢掉香烟进入备战状态,而在反叛的巨人战士偷偷潜伏包围时就有所察觉的卡洛斯等人早已不见踪影。

迪恩眉梢紧皱,并没有发问。

廖巴单手掩面,可怖疯狂的笑容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良久,廖巴突然指向迪恩,疯笑瞬间转为暴怒:“你!我曾经那么尊重你!他!我们曾经的族长!原来的外族!他欺骗了信任他的族群!欺骗了我们!让我们去送死!雾气散了我们都得死!”

紧接着廖巴把迷雾森林内一切生物离开雾气便会蒸发消失的秘密全部吼了出来,包括处理掉巨龙守护着的山巅上的尸体后,整个迷雾森林也会随之消散的噩耗。

巨人军团开始骚动,不少孩子放声大哭。

迪恩直视着廖巴,黯然道:“相信我,如果有别的选择,其实我并不愿意让你们……。”

“不!”廖巴竭斯底里的嘶吼:“你是为了你自己!为了你从前的私欲!为了你从前的族群!你要牺牲现在的族人!我绝不允许!”

廖巴的神情骤然变得狰狞:“所以!你去死吧!”

一根黑曜石长矛应声从巨人群中條然飞出,刺向迪恩头颅。

在千钧一发之时,一只巨手横挡在迪恩脸前,锐矛扎入手掌却竟然没能贯穿。

曜巴·石峰把掌中石矛拔出,巨大的身躯横在迪恩身前。

“廖巴副族长,你这样不对!”

廖巴愣了愣,随即大声痴笑。

“他都把你们给卖了!你还在这跟我讨论谁对谁错?哈哈哈哈哈!”

曜巴正视廖巴,义正言辞道:“你这么做!不对!”

“我不管谁对谁错!”廖巴狰狞道:“谁要杀我,我就让谁先死!给我上!谁先杀掉迪恩,我让他来当副族长!”

包围军团的巨人叛军马上发起冲锋,许多中立的巨人族战士早已丢下武器,显得悲伤且茫然。

调查队将士们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内乱更是不知所措,只能眼睁睁看着叛军突入军团内部。

大将军曜巴挥动手中长矛,坚毅的吼道:“近卫军!保护族长!”

数十名体魄最为魁梧,装备最为精良的战士即刻把迪恩团团围住。

近卫圈内,森巴和廖巴的兄弟赫巴,正死死的把迪恩护在中央。

两股蓄势待发的势力狠狠撞击在一起,近卫的战斗能力明显比一般巨人要强得多,一击交锋下叛军被扫倒一大片。

只是数量,迪恩一方明显处于劣势。

隐蔽在不远处木林中的执行者们审视着战场上的情势,布鲁克斯伸手阻拦正欲突击的哈登,摇摇头道:“巨人的事务,只能让他们自己解决,我们的任务很重要,但别人的人生也同样重要,他们有选择的权利。”

“我们不能利用完别人还踹上一脚……。”维斯布鲁克看着正浴血奋战的森巴和赫巴,突然显得很难过。

“你真是难得聪明一回。”卡洛斯神情肃穆。

维斯布鲁克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对卡洛斯发作,他盯着战场,脸上灌满悲伤。

“你们为什么要护着一个背叛者!”廖巴对着战场竭斯底里的大吼。

“因为你!不对!”正英勇奋战的曜巴还是一样回应。

一斧扫过,曜巴便把身前数名巨人击飞,其余近卫也大有一夫当关之勇,骁勇善战的身手和英勇无畏的气势使叛军攻势停歇下来,尽管反叛的巨人把迪恩和他的近卫团团围在中心,但却并未再次发起冲锋。

叛军和近卫间,倒下了一大片巨人。

“爸爸!爸爸!”许多孩子扑倒在叛军的尸体处,哭喊着。

廖巴怔怔的看着眼前一幕,脑海中似乎有什么炸开了。

曜巴高举手中巨斧指向廖巴,悲愤道:“这!便是你的错!”

“巨人族的骄傲从来都不是武力,而是同理心和向善的品质!巨人族!有问题会先问为什么!而你!是唯一一个使巨人族同族相残的罪人!”

廖巴表情时哭时笑,捂着头犹如陷入了癔症。

“我错了?我同族相残!不对!他们要杀我!不对!我要问为什么!不对!他们错了!对?不对!对!不对?啊!!!!”

迪恩从近卫身后走出,径直走向陷入疯狂的廖巴,把手搭到他的肩上。

“你没有错,森林中的万物都没有错,错的是这雾气。”

到此,迪恩轻叹一声,道出一个只有他知道的秘密。

“我是你们的族长,是,也不是。”

“你们肯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你们的迪恩族长突然变小了,变年轻了,变聪明了,变得跟你们不一样了。”

迪恩以手捂心:“当初你们救回来的人类是我,而你们迪恩族长也是我,他的灵魂和记忆,活在我的血液里。”

“迪恩族长活得比你们任何人都长,见过的比你们任何人都多,他在很久以前便早已知晓,雾林中的雾气除了能同化生物,还会使他们堕落。”

“什么?!”

廖巴如野兽般低吼着甩开了迪恩搭在他肩上的手,难以置信的看看迪恩又看看曜巴。

曜巴仿佛早已知晓,微微的点了点头。

迪恩看着曜巴轻叹一声,继续道:“迪恩族长很长寿,但生物总有天命之时,当时迪恩自知大限将至,而我的出现和我的能力恰巧成为一个契机,一个将迪恩族长的使命传承下去的契机----带领巨人族在堕落前,探寻到一条新的出路。”

廖巴奋力压制心中的疯狂,那无法宣泄的狂躁统统化作不可置信的质疑甩向迪恩:“这只是你的片面之词!谁又能证明你和族长已经融合!谁又能证明雾巨人会堕落!”

此时曜巴跨前一步坚定道:“我可以证明!我见证了从前以公正为荣的雾林守护者巨蛛族群的堕落!也见证了迪恩族长为救一名人类自愿献出自己的鲜血!我陪伴着那名人类,观察他,见证着他一步步转变为迪恩族长的过程!他拥有迪恩族长的鲜血、记忆、品性,他拥有迪恩族长的一切!他就是迪恩族长!仅存的最古老的巨人们都知道!”

曜巴又再跨前一步:“至于雾气是否会使人堕落,你和你年轻的拥护者们已经用行动说明了一切!”

廖巴一怔,转头扫视他的拥护者,骇然发现他的拥护者中连一个老者都没有,全是新生代年轻巨人。

“从前,巨人族遇事从不内斗,老巨人们喜欢通过交流解决问题,即使是面对外族,不到万不得已也尽可能不使用武力。”

“而新生代的巨人随着年龄增长却变得越发暴虐好斗,到了现在,连村子里年幼的孩子都开始为小事起争执,甚至直接动用武力。”

“看着这种种异状,我过去时常会产生新老巨人完全就是两个物种的念头!如今细细思量,我惊恐的发现自己出现这种念头本身就是堕落的预兆!我一直在质疑自己的伙伴!”

曜巴的神情变得无比难过:“当时我真的很害怕,我感觉我必须做点什么,而迪恩族长也意识到如若再放任不管,巨人族迟早会像曾经荣耀的巨蛛般堕落成嗜杀的怪物。”

廖巴在无比震惊下变得茫然,一种世界被颠覆的空虚感使他怔怔环顾四周。

突然,廖巴露出了无比惊惶的神色。

他看见了一个匍匐在叛军尸体上的孩子正狠狠的瞪着近卫,那曾经天真无邪的眼神如今充斥着无比的仇恨和憎恶,这让廖巴如坠深渊。

迪恩的目光也停留在那一名孩子身上,长久以来的担忧终成现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