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5026字
  • 2022-04-15 17:43:26

迪恩和执行者们领着大胡子和三名科学家在卡洛斯的招呼下重返小屋,化学家格斯一进门便径直走到法克旁去瞄法克的平板电脑。

布鲁克斯见状便询问道:“老伙计,那些方程式是什么?”

格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开始解释:“嗯,那是一种短时间内除却和防止雾气再生的成分反应方程式,其中有些许细微的改动,估计是针对林雾特殊成分而作出的修改……。”

趁着法克还未完成工作的间隙,布鲁克斯抓紧时间把有关迷雾源头的所有情报又细说了一遍,不知情的四人渐渐从震惊到失落。

情报陈述完毕,大胡子狠狠擦了擦额上习惯性冒出的冷汗,雾气的源头显然已远远超出普通人所能理解的范畴。

“想不到一具尸体竟然能源源不断制造覆盖几百万平方公里的浓雾!还有龙!我们要如何应对!”大胡子的语调显得很沉重。

布鲁克斯环顾众人:“这正是召集大家的原因,我相信法克已然有所计划。”

格斯迅速看向他的学生,暗惊道:“法克?”

法克按下按键完成了最后的步骤后长舒了口气,缓缓放下了电脑:“各位,这里有一条方程式……。”法克把电脑递到大胡子跟前。

大胡子瞪大眼睛看了又看,最后隐隐着怒气瞪着法克:“你能用通俗的语言跟我这小学文凭的上司解析一下屏幕上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吗?嗯?”

“是!……是!少……!少将阁下!”

“那就说啊,结巴个屁啊!”

“是!屏幕上的方程式与数据是一种能驱散雾气并短时间内防止雾气再生的液态混合物只要能找齐所需的材料就能制造出驱散雾林局部空间雾气的武器只要武器制造得够多就能炸出一大片没有雾气的空间然后我们把龙牵制在没有雾气的空间里理论上就能把它杀死报告完毕少将阁下!”

法克一口气把话倒完,中间连个停顿都没有。

“我们巨人族也会帮忙。”迪恩淡淡道。

“可是你们巨人不是必须依赖雾……。”

话出口一半又硬生生咽回去,格斯尴尬的看向布鲁克斯,布鲁克斯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众人都看向迪恩,复杂的目光中各怀着不同的情绪。

迪恩看向窗外,眼中依旧一片迷蒙。

确定目标后,余下的便是执行。

艾格斯操纵着一群状如U盘的微型机器人--“小蟋蟀”游走于各种材料中。

拥有四条锯齿腿与四条机械手臂的小家伙负责搬运复合材料;小脑袋上安装了激光发射仪的则负责切割与焊接。

在全员的努力配合下,艾格斯把调查队随身携带的各种物资拆散重组,赶在备战期的最后一天将对巨龙战争所需的各种装备都制作了出来。

经过近一周的奋战,工作完成的那一刻艾格斯顾不上抹掉脸上的灰土直接累瘫在地上,被其微控的小蟋蟀们也悉数静默。

巨人士兵与调查队战士也完成了对巨蛛的扫荡凯旋而归,收拾“无首”的残余巨蛛显然十分轻松,此刻巨人将士正和调查队士兵聊得火热,并肩战斗使他们从主客变成了战友。

而新的战役,正等待着这支新的联军。

在迪恩与大胡子的调度下,调查队和所有的巨人,无论男女老幼都被集中到巨人村落的广场之上。

迪恩位于队伍前方的中轴位置,扬声纵情高颂:“你们!都是我引以为傲的战士与子民!你们!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勇者!因为友善而勇敢的客人,我们得到了一个机会,一个从地狱解脱的机会,我们将从这无尽的迷茫与折磨中解放!”

迪恩目光灼热:“我们的朋友!”迪恩指向调查队一行人:“我们的战友!帮助我们找到了恶雾的源头!只要把源头摧毁,我们就能从这无边无际的雾气中解脱!痛苦和恐惧都将不复存在!”

“可是,通往雾气源头的道路却被一头恶龙阻挡,我们必须要将胆敢阻挡巨人走向光明的障碍清除!”

“与恶龙之战将会万分凶险,愿追随我的请和我共同战斗!不愿前往的也可继续留在村落中等待!所有人均可自行决断!”

“呼哈!誓死追随族长!”巨人军团怒吼,没有一人退缩。

维斯布鲁克看着巨人族中个子较小的儿童,忧心道:“有必要连孩子也上战场吗……。”

“雾气一旦消弭他们的未来也会跟着烟消云散。”卡洛斯看着山呼海啸的巨人们:“与其无所作为死得毫无价值,倒不如在有生之年浴血奋战,那才不枉自己曾苦苦挣扎着活到现在。”

“你自己不也是个小屁孩!”兰儿对维斯打趣道。

“我不一样,我没有……。”维斯低声哝哝。

法克盯着毫无悔意的迪恩迟疑了片刻,还是开口感慨:“如若迪恩生在古代,应当是一位了不起的霸王,打心底欺骗了全世界,但他眼中却丝毫看不到愧疚。”

众人皆无言以对,卡洛斯干脆闭上眼睛冥想。

有些人,根本没得选。

雾气渐渐变浓,联军决定等雾气变淡后再出征。

小屋的墙角,卡洛斯席地而坐开始擦拭他的双枪,枪身寒芒闪耀仿佛自身就会发光,一旁的法克盯着两把秘银制的大口径左轮出了神。

“喜欢吗?”卡洛斯头都懒得抬,直接说道:“待我战死之日,它们都将归你。”

法克吃了一惊,双手狂摆:“不!不会的!卡洛斯阁下怎么可能战死!”

卡洛斯微微一笑,依旧擦拭着双枪:“生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如海上浮萍,谁知道自己又能活多久,或许下一秒,或许明天,那其实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离开前做过什么。”卡洛斯抚着他的双枪。

奇怪的是,双枪的光芒在卡洛斯那一番肺腑之言后,仿佛暗淡了下去。

“我能坐在您的身旁吗,阁下?”法克问道。

“你随意。”

得到允许后,法克便与卡洛斯肩并肩坐在地板上。

“为什么是我?阁下?”法克问出心中疑惑。

“因为你很聪明,很像从前的我。”卡洛斯抬头看着法克的眼睛:“平时赢弱不堪,遇事又能变得很强大,那能使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智慧,那即使在危难困苦时也永不放弃的意志,都使我仿佛看到了从前的自己。”

法克的脸怂拉下来:“这话怎么听起来像是阁下在绕着弯子猛夸自己?”

卡洛斯狡黠一笑,右手打了个响指:“我年轻时说话可不会结结巴巴。”

两人默契的大笑起来。

浓浓的雾气压在头上,让人分不清是阳光被雾气遮挡还是太阳早已陨落。

布鲁克斯小队四人围坐篝火旁,火光摇曳,四人的影子被折射光线的浓雾扭曲,张牙舞爪的晃动着。

哈登捏着右腕,骨头发出清脆的咯响:“艾尔,明日一战,你觉得我们能否活下来?”

布鲁克斯讥笑出声:“大卫,你什么时候变得跟维斯一个德行,问的什么蠢问题?”

正捣鼓石心赠与的木头巨人小雕塑的维斯闻言,脸怂拉下来。

“哈哈,我只是怀念梵蒂冈的盗火者烈酒!真想再喝一次!”哈登大笑。

本在沉思的杜兰特头微抬了抬,便从斗篷中抽出一银制小壶,哈登鼻子嗅了嗅马上舔了舔嘴唇,试探道:“是那个吗?”

“只有一小壶,虽然比不上盗火者,将就着喝吧!”杜兰特拧开旋盖,一股浓烈的果香酒劲味儿顿时弥漫在空气中。

“上好的月儿芽!”哈登目光灼灼,搓着双手起劲的舔着嘴唇。

“馋不死你……!”维斯布鲁克发泄式的怒骂了一句。

“哥!给我留点!”不知从哪突然冒出的大胡子怒吼道。

朴素木屋内,兰儿和艾格斯在迪恩的见证下举行了一场没有嘉宾的婚礼,互相为对方带上了以迷雾森林特有的同心草编织而成的戒指。这种植物只在茎杆顶端有两片叶子组成两个互相依偎的心形,非常契合婚礼的意境。

交换戒指仪式完毕后,对感情一向害羞内敛的艾格斯主动俯首亲吻兰儿,一向行事雷厉风行的兰儿此刻却如同那被触碰的含羞草,仰起头紧张又生涩的迎合艾格斯的吻。

轻吻过后,兰儿幸福的依偎在艾格斯怀中。

迪恩看着眼前一对璧人,心中默念:‘您的女儿和我的儿子都很幸福!你我未了之愿,都将于今日了了!’

10小时后,林中雾气变得格外稀薄。

没有满腔热血的演讲,也没有慷慨激昂的战前动员,巨人族全员无论男女老幼都自觉穿上黑曜石护甲,紧握的长矛与盾牌在篝火的照耀下闪烁着乌亮的光。

调查队位于前列率先踏上征途,巨人族紧随其后。

卡洛斯与兰儿作为侦察员走在最前方,疾驰的他们已远离调查队将近一公里。

不经意瞄到兰儿无名指上那一圈小草,卡洛斯咧嘴向兰儿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贱笑:“呵嘻!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兰儿听后一脸怒容,压低声音吼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可惜好看的脸蛋上那一抹绯红无法掩饰。

“我没开玩笑啊!这是很正经的事情!”卡洛斯换上一副认真脸:“这关乎艾格斯是不是一个男人的问题!”

“我不想和你探讨这个问题!”兰儿羞怒吼道,條然加快了行进速度,欲甩开烦人的卡洛斯一小段距离。

突然,卡洛斯闪电般向左前方跃去,隐没在路旁的草丛中,兰儿见状迅速紧随其后。

隐蔽起来仔细观察四周好一阵子却没发现任何异状,兰儿疑惑的以眼神询问卡洛斯。

卡洛斯没说话,仅以唇型无声回应:难道艾格斯不行?

兰儿由茫然转为惊愕,然后迅速变成愤怒,她作势要抽出别在腰间的雷蛇,卡洛斯迅速跃离草丛疾奔而逃……。

林中树木在雾气的包裹下仿佛都长一个样,没有参照物的空间使人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前进还是原地踏步,在仿佛无穷尽的白绿长廊中不知走了多远,一片由灌木和藤蔓组成的茂密植物群挡住了行军的道路,卡洛斯向调查队传递情报后便和兰儿屏息警戒,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迪恩闻讯快速赶到大胡子所在的调查队前列队。

“这一片藤蔓其实是一只肉食怪物,但它并不活跃,平时只有在生物走进它的领地时才会进行捕食。”

没多久,一大坨绿洼洼的食肉灌木便跃然调查队眼前。

大胡子看着这庞然大绿顿时没了主意,挠着自己的胡子怅然道:“绕行的路程远吗?”

“不必绕行,巨人族常常穿越这一片魔鬼藤蔓,已经掌握了通过的方法。”迪恩随后让跟在其身后的一名巨人传令后方做好穿越藤蔓林的准备。

数名接令的巨人走至藤蔓林跟前,陆续把背在身后的载物包搁在地上。维斯布鲁克上前瞄了瞄,包内装着各种血肉模糊的巨蛛残骸,残骸流出的浆液看着十分恶心。

“噫……!”维斯布鲁克嫌弃道:“带着这些破玩意儿有啥用,这东西难道能吃?”

正忙着卸下袋子的森巴从载物包内掏出一节巨蛛残腿,兴致怏然:“维斯!这些都是食物!”

说着森巴向维斯布鲁克靠近一步,握着巨蛛残肢的手就向维斯伸了过去,残肢流出的荧光绿汁液沾满了森巴宽大的手掌。

“握草!你们还吃这玩意儿!?”维斯布鲁克惊诧的看着慢慢向其逼近的巨蛛残肢,本能的往后缩了缩。

“巨蛛有毒!我们不吃巨蛛!”森巴向着维斯布鲁克又靠近一步。

“那你们带着这些东西干嘛?看着好玩!?”维斯赶紧后退一步。

“我们不吃!藤蔓吃!”森巴以为维斯在玩什么游戏,咧开大嘴笑着又向维斯布鲁克靠近一步。

“别!别别!你别过来!不用客气!我不吃这玩意儿!”维斯布鲁克一溜烟跑回调查队队列中。

森巴不解的看着维斯,随手将巨蛛残肢掷到藤蔓林中。

残肢一触碰藤蔓林顷刻就被数根藤蔓包裹,只数秒后卷曲的藤蔓舒展,巨蛛残肢已不见踪影。

大胡子心中骇然,同时又暗暗庆幸。

正如布鲁克斯所言,仅凭调查队现有的物资能力根本不可能穿过迷雾森林。按照既定的行军路线,藤蔓林是必经之路,如若没有遇到巨人族,调查队普通成员将在穿越藤蔓林时全数变成藤妖的腹中之食,置身遮天蔽日的藤蔓林内,即使是执行者也只能勉强自保,根本无暇顾及他人。

巨人们陆续往藤蔓林内投掷巨蛛残肢,一颗巨蛛脑袋掷出,很快就被藤蔓包裹消化,连坚硬的头骨都没留下。

“藤妖一般不作无意义的捕食,等它吃饱了,我们就可以安全的通过……。”迪恩跟大胡子队长解释着。

维斯看着正疯狂吞噬残肢的藤蔓林,不耐烦道:“干脆一把火烧掉得了,喂食多麻烦……。”

“对!一把火烧掉得了!强者就应该有强者应有的姿态!你们这群!蝼蚁!”

亮如洪钟的人类语自天空崩塌而下,钻进每一个人的耳畔。

一抹巨大的阴影遮天蔽日,自上而下笼罩了整片藤蔓林。

闻声抬头的联军战士脸上都覆满了震惊,他们的瞳孔逐渐放大,映着一双巨大的翅膀。

巨龙翩然降临,优雅的盘旋于高空,蔑视着地上芸芸众生。

而在看清巨龙长相后,军团全员本就所剩无几的意志力坠向了更深的深渊。

没有一丝皮肉,也没有正常生物应有的脏器,庞大的骨架与胸肋中一颗散发着莹莹绿光的“核”便是巨龙的全部。

强大的威压随之而至,调查队大部分战士失去了自我,他们如钉子般定在原地保持着仰望巨龙的姿态,忘记了随时可能降临的毁灭与死亡,也忘记了战斗或逃命。

“渺小的凡人!”巨龙的嘴慢慢裂成一道小缝,没有肌肉的龙首看不出任何表情。

但在杜兰特眼里,却分明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讥笑!

巨龙空洞的眼眶扫视众人,最后定格在杜兰特身上,慢慢的,慢慢的,它的嘴越张越大,夹杂着难以言喻的兴奋与戏谑:“亲爱的小家伙,我们又见面了!哦!对不起!那时我实在是太兴奋,都忘了告诉你,你的小伙伴真!美!味!”

仰头不动的杜兰特右瞳剧烈收缩,巨龙左眼骨框上一道深深的裂痕刺痛着他的心。

那奋力一枪所留下的削骨之印,几乎每一夜都会出现在杜兰特的梦中。

血丝在眼中蔓延,愤怒和羞愧让杜兰特战胜了龙威所带来的魅惑。

当斗篷隐藏的鲜血涌入喉咙,儿时伙伴命丧龙齿喷涌鲜血的一幕就彷如昨日历历在目。

随之而来的,还有那人断掉的手臂。

“我要宰了你!!!”

悲愤达到顶点,杜兰特带着红得极致的双瞳暴然腾空化作绯红之雾,色深犹如心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