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5148字
  • 2022-04-13 22:54:14

布鲁克斯暗自叹惜,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前一步:“在听取您的请求前,请允许我弄清楚两个问题。”

迪恩点头默许。

“第一……。”布鲁克斯竖起一根手指:“30年前与你同行的伙伴如今安在?”

发现兰儿眼中闪烁着希望之光的迪恩身躯明显抖了抖,叹息着摇了摇头。

艾格斯从身后紧紧揽住了兰儿,兰儿缓缓转身转身,紧咬着唇深深埋入艾格斯怀中。

“第二!!!!”布鲁克斯眼眶微红:“你们遇到了什么?我在你的记忆中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迪恩摇了摇头:“我也完全没有关于那一次远征的任何记忆,只记得醒来时躺在迷雾巨人的村子里,身体已成了这副模样。”

“你是如何断定他们已经……。”卡洛斯谨慎的问。

迪恩的眼神随着记忆变得空洞涣散。

“在巨人们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一些……一些属于人类的部分……,还有一些生物机械的残骸……,那时候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不记得了……。”

迪恩别过脸去。

杜兰特紧抓布鲁克斯的肩:“我们,都以你的养父为傲。”

布鲁克斯低下头,斗篷上帘遮住了眼睛。

木屋外行军的巨人踏出整齐划一的步伐声,将士们在将军曜巴·石锋的带领下已出发前去收割残余的巨蛛。

“用不着安慰我,万物终有一朽。”布鲁克斯被屋外行军扰乱思绪,紧闭的眼方才缓缓睁开:“迪恩,请提出你的要求。”

“是请求。”迪恩纠正道:“我请求你们,协助我驱散迷雾。”

“不可!”法克直接脱口而出:“迪恩阁下!没有了迷雾,巨人会消……!”

“没关系。”

不等法克说完,迪恩已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释然道:“我的种族,不,雾林中的生物都不可能有未来,无论最后人类与怪物哪一方赢得战争,我们一族也只能继续苟活在迷雾中垂死挣扎,等待我们的必定不会是光明的未来。”

“所以我选择去完成30年前我未曾完成的任务。”迪恩神情坚毅。

“卡特叔叔,你需要和你的族人……。”

“不需要。”迪恩斩钉截铁:“与其让他们陪着我缓慢的走向衰亡,不如让他们作为英雄被一小部分人所铭记。”

长呼了一口气,迪恩的声音开始有些虚无:“未来永远都是建立在自私与牺牲之上,尤其是涉及到种族的生存问题就更不能单纯的用对错去衡量,身为执行者的你们在面对这样的问题时应该有和我一样的觉悟。”

迪恩起身走向木屋的大门,在侧身打开门的一刹那,兰儿从他的眼中读到了一股悲伤与凄凉。

大门之外,森巴、赫巴和石心的兄长廖巴•石心分列两侧正看着慢慢远去的军团,听到屋门有响动,三人转过身来。

“后悔么?”走出门来的迪恩把门轻轻带上,看着从前一路追随他至此的三人。

“不后悔!”森巴低头看着手中的波形刀:“维斯是好人!石脑喜欢他!石脑想帮他!”

“帮助他们,就意味着石脑会像石足一样消失!”

“没关系!这样我就能去石足去的地方了!石足消失的时候笑得很快乐!石脑不怕!”石脑开心道。

迪恩微笑了笑,转过头去看赫巴。

赫巴看向天空的方向,眼前一片迷茫:“长老,赫巴虽然笨,但并不傻,在这白茫茫里待着,赫巴感觉自己好像变得越来越……奇怪!赫巴想在自己还能知道自己是谁的时候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外面的天空是否像长老说的那样蓝,赫巴想生活在没有雾气的地方,哪怕只是一瞬间,赫巴想看看那金黄色的漂亮火球。”

“赫巴想安安静静的睡一觉,不想再守夜,也不想再被怪物追赶了……。”

迪恩暗暗握紧了拳头,看向廖巴。

廖巴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迪恩也点头会意后便返回小木屋。

紧盯着迪恩离去的背影,廖巴眉头渐渐皱起。

木屋内,卡洛斯、艾格斯、兰儿、杜兰特、布鲁克斯、哈登、维斯布鲁克、法克、詹姆斯一行围坐在一起,法克痴盯着屋顶上的大吊灯,吊灯上挂满了类似于燃烧的蜡烛一样的物体,奇怪的是它们并没有烟尘扬起,也没有发出物体燃烧时独有的焦臭味。

“那是种会发光的虫子,以雾气为生,除了交配季节外一生都不会移动半步,是极佳的光源,巨人叫它们萤火。”

迪恩看看法克,又抬头看看吊灯,开口打破了沉默。

“萤火虫……,名字是卡特叔叔改的吧?”兰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卡特耸了耸肩,不置可否:“开始谈正事,笼罩着森林的那天杀的浓雾其实都源自于一具尸体。”

“一具尸体?”布鲁克斯的兴趣顿时被勾起。

“没错,一具尸体。”迪恩神情凝重:“多亏了艾格斯,使我想起了很多事情。”

“我所在的第一远征调查队无论规模与装备都远不如你们,初探迷雾森林的我们很快便迷失了方向,撤退时一路上损兵折将,最后只剩下执行者小队4人。退无可退的绝境下,我们怀着必须完成任务的决心奇迹般杀出了巨蛛的围猎圈,猛突进了雾林的深处……。

“在某座山峰的顶端,我隐约看见一具尸体,七窍正源源不断的冒出雾气。”

“在你们与尸体之间,有什么?”布鲁克斯直截了当。

迪恩摇着头噤声了片刻,沉吟道:“去把雾气的源头处理掉这一决定,使我永远失去了三名挚友,包括兰儿的父亲鬼面珈蓝。”

“那座山峰上……,有一头龙……。”

“有什么??”维斯布鲁克愣了愣,机械式的又问了一遍。。

“龙!有一头龙!他X的有一头龙!!!”

声线因嘶吼而破音的迪恩别过头躲掉维斯的目光,呆呆的陷入了某种可怕的回忆。

兰儿赶紧安抚迪恩,而杜兰特默默向卡洛斯伸出了手。

卡洛斯没有废话,将整包朝阳烟连同打火机一齐塞到杜兰特手中。

筱筱青烟升起,杜兰特吸着吸着,瘦削壮实的肩膀突然微微发抖。

几乎没有停滞的抽完一支,杜兰特又抽出一支,照旧的青烟,照旧的沉默。

寂静的屋内萤火吊灯微微荡漾,法克手中设备不时传出的滴滴声映衬着在地上随光线摇曳的影子,青烟袅袅下四周弥漫起一股悲秋特有的萧瑟。

谁都没有催促,有的人需要回忆,而有的人,需要冷静。

直至第三根烟被点燃,杜兰特才微微张嘴轻呼,声音虚弱而无力。

“很久很久以前,我遇到过一次龙。”

杜兰特的声音显得奇怪而僵硬,如干瘪的灵魂硬挤着嗓子在嚎叫。

”小时候的我非常倔强,觉得所有人都是骗子,认为大人们对于圣墙外的恐怖描述只是让孩子们留在家里的谎言。”

“怀着这种可笑的想法,某一天晚上我和两名小伙伴偷藏在准备出城收集物资的军车底下,拂晓时跟随车队成功混出了圣墙。”

“脱离车队后,我们在圣墙外5公里的小树林里恣意玩乐一直到黄昏,期间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那时我一度天真的以为城里的人都是大骗子,就在我们相互‘批判’着自己的双亲时,那巨大的阴影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

“遮天蔽日的翅膀,粘有干涸血迹的利爪,闪烁寒光的锐齿……,就这么优雅的降临到我们头上,近在咫尺的嘴巴散发着阵阵恶臭……。”

“凝望着它那深邃瞳孔的一刻,一种致命的吸引力使我甚至忘记了呼吸,我们的灵魂仿佛已不属于自己……。”

“就那么愣愣的,我看着它将我的小伙伴一个、一个吃掉,同伴的鲜血溅满了我的身体,但我却一点儿也不害怕,仿佛死亡从它翩翩降临的那一刻起便已命中注定,不可逃避也无需恐惧……。”

“在利齿即将把我也带走的时候,一个身影把我从死亡边缘扯了回来……。”

一滴热泪竟然从那冷冽的金眸中流出,杜兰特又颤抖着点燃一根烟,细细啜泣道:“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拿着赤血银枪的男人在面对狂笑的巨龙时,表情是多么的难看……。”

“其实那龙是故意的。”卡洛斯低声喃喃。

“什么……?故意?”听见卡洛斯的呢喃,杜兰特缓缓抬头。

卡洛斯从杜兰特手中捏过只剩半包的朝阳香烟,塞回内衣兜里。

“那头龙的目标并不是你们,它其实是在追赶我的父亲。”

“「百柱魔神」是你的父亲!?”除兰儿和艾格斯外的所有人都震惊的瞪着卡洛斯。

卡洛斯摆摆手把这种充满了沉重负担和哀怜的目光赶回去,淡淡然道:“它吃你们,只是在逼迫我那跑得贼快的父亲回头救人,我父亲的伤和你们压根没有半毛钱关系。”

“对不起……!”杜兰特嘎噎着双手掩面。

“没关系!稍后记得把烟钱结一结!”卡洛斯开始歪着脑袋胡说八道。

未来·永远乐观·维斯布鲁克很快就对巨龙这只存在于未来的威胁失去兴趣,开始不安分的左右张望,最后眼睛瞟向一直低头摆弄电脑的法克。

“HI,小法克,你在弄什么?”

维斯布鲁克踱到法克身旁,伸长了脑袋去看电脑屏幕。

“有什么好玩的让我也玩一玩……?”

“闭嘴!”法克头也不抬的飙出一组自己都难以置信的词。

威斯布鲁克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愣后脱口而出:“啥?!”

被自己吓得一怔的法克也脱口而出:“什么啥?!”

“我问你刚才说的啥……。”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在维斯心中滋生。

法克低头想了想,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再抬头时眼中充满了怯意。

“我不太确定,我……,我觉得我刚才可能……、大概……、或许是说‘闭嘴’……?”法克的声音羸弱且渺小。

维斯的脸刷的绿了:“你大爷的你是不是想打架!?你知不知道我的拳头……。”

“闭嘴!”毫无意外发声的又是布鲁克斯。

“啥?”威斯布鲁克觉得他又听错了。

“维斯布鲁克,我说【闭嘴】,不然我控制你从窗户蹦出去!”

寒意爬身,维斯布鲁克立马退开20步,远离了又开始聚精会神的法克。

“请问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执行者的维斯布鲁克阁下,您的名字叫什么?”迪恩似乎对维斯布鲁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哈!终于有个识货的!我叫文斯!您好!”难得被夸奖的维斯布鲁克头快要翘到天上去。

“什么?你是货?你是什么货!”卡洛斯日常补上一刀。

“怎么哪都有你这条蠢狗?”维斯不甘示弱。

迪恩看着争吵的二人,露出了舒心却难过的微笑。

在二人争吵的间隙。布鲁克斯走近法克低头去看其手中的平板电脑,屏幕上一片数据与线图他只看懂了其中很少的一小部分。

布鲁克斯心中一喜,回头默示众人静静离开法克所在的小屋。

待门关上后,布鲁克斯便马上作出了说明:“我想法克那小子正在思考对付巨龙的方法。”

维斯布鲁克听后随即语带不屑:“即使再怎么聪明,在绝对的力量碾压下能干啥?把巨龙‘聪明’死?”

“不够强大的个体若能取巧便有机会以弱胜强,世间没有绝对的法则,只有还未被参悟的奇妙”

布鲁克斯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恨恨的盯着维斯。

“你总是嫌弃自己的能力弱,但你若是肯动动你那整天溺水的脑子好好去学习,如艾格斯般掌握机械学和化学,配合你‘神隐’之能,单论突袭,恕我直言在座各位跟那样的你比起来都是垃圾。”

“‘神隐’并不弱,弱的是你。”布鲁克斯一席话如在维斯脸上毫不留情的狠扇了一巴掌。

维斯愣了愣,尴尬的低下了头。

兰儿手托下巴稍稍思索,选择了发起一个新的话题:“我曾听闻卡洛斯的父亲从城外救回来一个孩子,而那一天,卡洛斯的父亲失去了一条手臂。”

布鲁克斯看向杜兰特:“那头龙,杀掉了吗?”

杜兰特轻轻摇头:“带着我这个累赘,他只能全力逃跑,如若是正常情况下的一对一,或许……。”杜兰特语气中带着深深的自责与愧疚。

“不要再想当然了。”卡洛斯开口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老头子躺在医院半死不活的时候就抓着我一直念叨:‘若是你这臭小子在并非非战斗不可的情况下碰到巨龙,不用想别的,用尽全力逃跑吧!你可以把龙理解为疯狂虐训你的老爹,一百个这样的老爹……。’”

“当时老头子已然拼尽全力,却还是失去一条手臂,你也根本无需自责,要不是他整天不回家到处瞎跑胡搞蛮缠,也不会把龙引来追了他三天三夜,还把你的两个小伙伴害死。”

“‘这是我自找的,与他人无关’,这是老头子的原话,你自己琢磨琢磨,许多事情差不多就得了,一直走不出来除了辜负我的父亲,你让你老母亲兰儿以后怎么办……?”

哈登夸张的大笑出声,兰儿唰的甩出刃鞭,二话不说就朝卡洛斯狠狠抽去。

杜兰特仿佛得到了什么启示,低头陷入沉思,卡洛斯边躲着迅疾如风的鞭刃边道:“老杜你不来管管你妈啊?”。

鞭刃变得越发凌厉。

维斯心中念着布鲁克斯一席话,再看看法克所在的房子,若有所思。

卡洛斯又躲开一鞭,抓住间隙快速闪到维斯身旁嬉笑道:“不用纠结,因为法克•尤【脑】,你没。”

“……你他妈的!”维斯拔出波刃加入围剿卡洛斯的行列。

“五天以后征伐巨龙,你们有五天的时间准备……。”一切交代完毕,迪恩离众人而去。

卡洛斯巧妙横移躲开交叠而来的鞭和刃,闪身躲进法克的木屋后伶俐的把门上了锁。

“卡洛斯你他X的给‘脑’子出来!”门外响起维斯激动得走了调的叫骂声。

嘭!厚实的门被重重的砸了一下,卡洛斯用脚后跟想都知道这是“辣妈”兰儿的杰作。

巨响之后再无动静。

卡洛斯狡黠一笑,转身一屁股坐在法克身旁,出神的盯着聚精会神操作电脑的法克。

‘妈妈妈妈,我长大了要当一名科学家!’

……。

就这样良久,法克突然长呼一口气,过度用脑使他感觉一阵晕眩,用力甩了甩头后,法克便瞟见了痴痴盯着自己的卡洛斯。

“卡!卡洛斯阁下!”

“在!“卡洛斯唰的提手敬礼。

“卡洛斯阁下??”法克狐疑的盯着卡洛斯,不知道这名有些孩子气的执行者少校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向你致敬,聪明的中士!”

庄重的行礼后,卡洛斯问出了原本就想问的问题:“你的计划,成功几率有多大?”

“两个因素。”法克开门见山。

“一,调查队是否能就地取材制造出整套计划所需要的装备。”

“二,对手智商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毕竟神话传说中的龙都拥有渊博的知识。”

“我们只有五天时间准备,你要尽快。”卡洛斯站起来拉开了房子的门:“在神话里,这种大蜥蜴除了聪明,更多的,是傲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