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5202字
  • 2022-04-06 16:43:54

“所以。”无视了维斯无聊的问题,法克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我们几个即使就这样直接走出去,它们对我们其实也毫无办法,可调查队的其他成员……。”

卡洛斯双手交叠在胸前略一沉思,问道:“老布,你能操控人走多远?”

布鲁克斯低头捻了捻:“才这么几十个人走多远都行……。”

“关键是它们若阴魂不散一直跟随,我们又同时遇到其它未知生物,那就真如维斯布鲁克那{这还玩你妹啊!}”。”布鲁克斯自嘲般模仿了一把维斯布鲁克。

卡洛斯转而向法克发问:“法克,鬼魂这种玩意儿怎么打?”

“其实鬼魂自身就是一种磁量场,当一个磁量场与另一个更为强大的磁量场碰撞后,弱小的磁量场便会被打碎。而要产生足够强大的磁量场有很多种方法,譬如雨天最常见的雷电……。”

“哈登!!”兰儿最先反应过来。

“我知道我能发电,可是连热射线那种光速的东西都能躲,我又能干嘛?”

清醒的8人席地围坐,开始探寻最佳方案。

艾格斯在众人讨论时反复思量着其中的某些细节,只一会儿便开始插话:“法克中士,如果它们真是鬼魂,为什么要躲热射线?”

法克只思量数秒便有了回应:“估计是热射线能破坏雾气中某种粒子的稳定性,从而使它们受到影响。”

“在它们身上装个避雷针我看它们还乱飞……。”维斯布鲁克又开始小声叽咕。

“你给我……。”布鲁克斯刚要皱眉开骂,却忽然一醒。

“艾格斯,这一次要牺牲你的小蜻蜓了。”

“这不是问题,问题是它们躲开的瞬间我的小蜻蜓要如何预知它们的行动方向?”

“不需要雷电击中它们!”法克也豁然开朗:“只要雷击产生的磁量场足够强,便足以把四周弱小的磁量场撞碎;即使某些个体较为强大,雷击产生的磁量场也足以使它们在短时间内失去行动能力。”

“然后,看我。”艾格斯扭转热射线枪上的旋键,让其指向连射模式。

八只小蜻蜓悠然飞向各自目标,途中,它们的公放喇叭突然播放起了《捉泥鳅》,十分欢快的接近女妖鬼魂,在它们的心脏位置处悬浮停留。

兰儿听见远处传来的《捉泥鳅》,转头嫌弃的看艾格斯。

“喜庆!”兰儿自己的声音愉悦的回应了兰儿。

哈登一口气嗑掉三个血包,闭上眼睛开始冥想。

寂静的白雾中,沙沙风吹树叶夹杂的哭笑在林间反反复复回荡,法克的意识又开始变得恍惚。

“喝!!”

突然爆发的怒吼掩埋了诡异的哭笑,撕毁迷雾森林虚假安宁的八道金色闪电犹如白夜中破晓的晨光,向小蜻蜓席卷而去。

鹰身女妖轻笑着微变身形以躲避将至的恶兆,澎湃的雷光击中女妖身侧的八只小蜻蜓,内嵌的微型压缩核动装置马上被引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一阵人类无法耳闻的可怕回响席卷鹰身女妖,体型较小的个体瞬间湮灭,幸存的3只较为“强壮”的女妖形神被冲击得犹如受干扰的视讯画面般明灭不定。

回响的收尾,是一束束激射的炽热红光,让回荡在树影间那连绵不断的哀与笑黯然消逝。

法克瘫坐在地,双手使劲捂着嗡嗡作响,仿佛马上就要炸开的脑子。

“唔,以人类而言,抵抗力真不错。”杜兰特看着跌坐在地的法克,毫不掩饰赞许之情。

“若以普通人的参数类比,他的精神力比我们中的任何一位都要优秀,连我,也开始有些许嫉妒他。”布鲁克斯幽幽道。

杜兰特点头表示赞同:“能在催眠波下坚持这么久,以人类的神经强度衡量已经是怪物级别,这个呆子有成为我们一员的潜力。”

“呵呵……。”布鲁克斯没有继续回话,而是面对调查队打了个响指,调查队成员便开始陆续苏醒,他们都懵坐原地疑惑的四处张望,仿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哈登到大胡子旁俯身关切道:“身体感觉如何?”

大胡子满是疑惑地瞪着他的大哥,:“我休整的时候睡着了?”

哈登脸上的惊讶稍纵即逝:“没事,这一阵子你太累了,多休息一会儿吧。

拍了拍兄弟的肩膀,哈登便直起身子,眼睛匆匆扫视调查队战士后走向布鲁克斯,此时其余六名执行者与法克围成不规则的小圆,正聚集在离调查队稍远的一片无草地上悄声交流着什么。

直到布鲁克斯身后,哈登方才压低声音问:“詹姆斯失去了遇到鬼魂直至苏醒前的所有记忆,调查队其他士兵也神情迷惘,估计……。”

布鲁克斯捏着下巴,斗篷阴影处一双银眼眯成细缝:“估计催眠波段对脑神经的影响比我想像的还要严重许多,这一次遭遇也是对我们的一个警示。”

“警示?”哈登疑惑:“什么警示?”

“根据高空勘测估算,整个迷雾森林大约700万平方公里,调查队所走的路径为迷雾森林直径最短处,大概1000英里左右。”】

布鲁克斯转而问法克:“到现在为止,我们走了多少英里?”

“到目前为止走了28英里,由于巨蛛一役的影响目前行进方向有所偏移。”法克盯着手中电脑准确报出数据。

“离开圣城不到48小时,千分之三的路程都没走完,我们已经损失了几乎一整支精锐小队,你再看看调查队的状态……。”布鲁克斯语气透着一股疲惫。

执行者与法克都扭头看向不远处正复苏的调查队战士,在他们眼里,整支调查队是如此的疲乏不堪,

“撇开隐藏的未知生物……,不,未知事物不说,光是迷雾对视觉与方位上的影响就已经让我们疲于应对,巨蛛一役有格斯和凯文两位教授,鹰身幽灵有法克这意料之外的因素,但下一次呢?谁知道又会碰到什么异状?还有没有人能破解?现在的状况先不谈穿越迷雾森林,能不能走到一半都犹未可知。”

“总而言之,在没有出现意外转机前,这就是条死路。”仿佛感觉到冷,布鲁克斯用力拉了拉斗篷边缘好让斗篷能裹得更紧些。

众人皆没了主意,谁都无法看穿前方迷蒙的未来。

维斯布鲁克并没有受坏情绪影响太久,从小就是孤儿的他除了小组其余三人就再没什么可失去的;这种人生所能遇到的最坏情况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

成为执行者,维斯布鲁克失去的是“恐惧”。

维斯开始从调查队员脸上多变的表情中探寻着只有自己才懂的乐趣,正“玩”得不亦乐乎。

渐渐,维斯布鲁克“玩”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状况,他揉了揉揉眼睛后使劲瞪了瞪,难以置信的惊叹道:

“艾尔!我的眼睛进化了!”

布鲁克斯头也不回,挥了挥手示意维斯布鲁克滚蛋。

“不是……!你看!隔了这么远,我竟然看清了调查队员的表情!”

布鲁克斯迅速眯起眼盯向不远处的调查队,当大胡子那像被殴打过的郁闷表情清晰映入眼中时,布鲁克斯轻声音快速说道:“雾气变淡了!”

8人迅速警戒并疾步回归调查队列,7名执行者悄然分散,法克则独自回到队伍中心的科学组对科学家们低声叽咕了几句,众人皆面露惊讶继而四处张望。

艾格斯深吸一口雾气,本该发挥作用的独有能力【物质解构】却没有任何反应,不由得无奈的轻叹了口气。

“这浓雾究竟是什么鬼?”

这一次,用的是维斯布鲁克的声音。

梵蒂冈城内教皇秘室

银制高脚杯从罗马尼亚手中脱落,摔在光洁的白玉地板上发出“叮……”的清响,藏时久远的上好红酒洒了一地。

“是的,陛下,暗杀小组一直渺无音讯,推断已全员覆灭。”劳尔藏在黑暗中,隐忍着自己的情绪。

罗马尼亚维持握杯姿势的僵手缓缓放下,神情大骇:“怎么可能?暗杀组可是由15名能力各异的优秀执行者按调查队人员配置的克制方案组成,怎么可能比不过那临时成军的调查队???怎么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

劳尔紧背在身后的右手冒出冷汗:“在下亲自勘察过暗杀小组选定的埋伏地点,并没有大规模打斗的痕迹,现场连一根树枝都没折断。”

罗马尼亚脸上高耸的苹果肌拧成一团。

“依在下猜测,有人提前得知或预测到了我们的计划,他们赶在暗杀小组完成准备工作前就伏击了他们。”

“究竟是谁!”罗马尼亚咬牙切齿,被紧握的白玉石座扶手发出低沉的崩裂声,些许碎屑从裂缝中脱落,掉到了光洁神圣的地上。

“给他们送一条消息:野马脱缰了。”罗马尼亚阴沉着脸背过身去,仿佛在思量什么。

“劳尔!让晨昏三星也一同前去,我要万无一失!”

“是,陛下,如您所愿。”劳尔消失于阴影中。

调查队一行人没有再前进,连续两场性质完全不同的战斗使战士们筋疲力尽。

大胡子带着疑惑纠缠追问他的哥哥,当得知昏睡期间发生的一切后临时决定加长休整时间。

卡洛斯与布鲁克斯组成临时斥候小组,在变得非常淡的雾气中飞速前行。

‘狼,视线变得更清晰了,而且行进如此远竟没有遇到新敌情,由此推断森林中的一切都与这雾气息息相关。’

‘唔……,林中雾气的浓度应该有周期性,就如白天和黑夜。’

‘如果我们刚进来的时候是黑夜,那么浓雾变得稀薄的现在就是饷午?’布鲁克斯在寻求肯定。

‘没错,如果猜测能被证实,我们就有机会走出这鬼地方!’

二人同时加快了行进的速度,化为两道疾影闪去。

‘前面!!!’

意识层内同时响起对方的“声音,”,二人鬼魅般闪身隐入路旁的灌木后,目光紧盯着远方几道模糊的轮廓。

其中一道较大的轮廓离得挺近,它正挥舞手中的工具拍打一颗树,每一次挥击都能从树上打下几个东西。

两人收敛气息向轮廓潜去,卡洛斯抽出“巨蟒”,推下枪上的保险。

调查队成员打开压缩食品开始了他们不知道是早、午、晚的哪一餐,大胡子与哈登相对而坐,两兄弟的相貌体型几乎没有差别,唯一不同便是詹姆斯那黑黑的大胡子。“

大哥,鬼魂的事……。”

“直到现在你还以为我在瞎掰?”哈登瞪着詹姆斯,作势要拔他的胡子。

“不是,大哥,我就是觉得鬼魂……。”

“连狼人吸血鬼都存在,鬼魂就让你如此难以接受?”

“吸血鬼谁都没有亲眼看到过……。”

“你以为执行者系统是怎么来的?这种完全超越人类认知的机械生物学你认为它是基于什么才被发展创造出来?”

大胡子一阵惊愕。

哈登举起军用水壶灌了一口,清凉的水顺着食道流入胃部,使身体不由微微一抖。

抬手擦了擦嘴,哈登方才继续:“在第一次血月之夜后,罗马尼亚带着他的战利品----一只低阶吸血鬼高调回到梵蒂冈,这也是他能当上教皇的唯一原因。”

“没有人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抓住吸血鬼,只知道吸血鬼被抓回来一年后,第一批执行者便诞生了。”

大胡子错愕道:“传闻那位「魔神降临」就死于吸血鬼之手,罗马尼亚究竟是怎么……。”

“不要去深究。”哈登打了个哈欠:“这其中的门道要是外人能参透,那维斯布鲁克也能当教皇。”

大胡子听后不甘道:“教皇为什么不传授抓捕吸血鬼的方法?”

哈登又再打了个哈欠,懒散终结话题:“他说他失忆了。”

“什么?失忆!?”大胡子一下从地上蹦起来:“你信?!”

调查队战士纷纷偏头好奇观望,大胡子梗着粗脖子对他们愤怒咆哮:“看什么看!好好给我吃饭!”

看热闹的调查队员迅速别过头去躲开詹姆斯暴怒的目光,整个军部都知道这头倔犀牛发飙的时候如若不躲着,后继会有多烦多难缠。

“谁知道呢……。”哈登舒服的躺下,交叠在脑后的双手摸索着光头,陷入了若有所思的沉默。

卡洛斯和布鲁克斯正沿途返回,不远处跟着几个模糊的身影。

调查队放哨的战士发现前方有异刚想通报,意识层便响起熟悉的“声音”

‘是我们。’

原已放松下来的调查队员目光却随着二人身后越来越清晰的数个身影慢慢上移,表情渐渐变得惊诧。

“他们是雾巨人,这位是森巴,右边的那一位是赫巴……。”回到调查队,卡洛斯郑重其事的介绍起他的新朋友。

雾巨人形貌与一般人类无异,但健硕的身躯却异常高大,坚韧的皮肤如旱土般龟裂,他们的毛发十分旺盛,浓密程度就像神话传说中的矮人。

“你们好。”为首的巨人向调查队友善挥手。

维斯布鲁克直跑到身高足有5米的巨人森巴脚下:“天啊!你真高!跳起来最多只能打到膝盖!”

森巴疑惑的盯着“矮小”的维斯布鲁克:“你举手能碰到我的大腿。跳起来应该能打到我的……裆?”

渐渐地,森巴双手捂住自己的裆部,谨慎的盯着维斯。

维斯布鲁克愣了愣,还是有人第一次如此认真回应他那傻不拉叽的调侃,心里话顿时脱口而出:“森巴!你是个“石头脑袋?””

“这位小矮人好聪明!”森巴的大眼睛放出光彩:“我的名字叫森巴·石脑,你只多说了五个字!”

维斯布鲁克怂在原地直发愣,此刻的心情无法表达。

头一次见维斯布鲁克在比“二”中惨败,大大咧咧的兰儿笑弯了腰。

森巴拍着胸口做完自我介绍后,又拍拍另一位耳拌用红绳扎着小辫子的巨人,愉悦道:“这是我的兄弟赫巴·石心。”

“各位小矮人好,我是赫巴·石心。”赫巴拍着自己的胸口。

等在场的五位巨人自我介绍完毕,卡洛斯晓有兴致的问起了森巴的身高;自来熟的维斯布鲁克直接让身高接近6米的石心把他扛到肩膀上;另外两名巨人好奇的走到调查队中,只一会儿这些老实敦厚的大家伙便取得了战士们的信任。

在五人中身高最矮小的一名巨人不过两米一二,他向布鲁克斯伸出大手。

布鲁克斯也伸手与其紧紧握在一起:“感谢你信任我们这群外来人,迪恩。”

“也感谢你们相信我们,在你们眼中我们应该是一群怪物。”迪恩自我调侃。

“在你们眼里我们也一样是怪物。”布鲁克斯开始了礼尚往来。

迪恩收回自己的手:“不会,我知道你们,因为我从前也曾经在外面居住过,一堵大墙的后面。”

一个雾人族曾在圣墙后居住,这一无比重要的信息使布鲁克斯隐隐有些吃惊:“你曾经在梵蒂冈生活过?!”

迪恩咧嘴一笑继续道:“我不知道梵蒂冈是什么,不……确切说应该是不记得了,我只依稀记得一堵很高的墙,还有指着那堵墙的一只小手。”

布鲁克斯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警惕:“你的意思是,你原本并不属于迷雾森林?”

“不知道,我已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迷雾森林,又在这里生活了多久,唯一能确定的是最初和我一同生活的伙伴早已离逝,现在和我在一起的是他们的子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