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最后的血月
  • 宇城曦
  • 4669字
  • 2022-04-05 13:08:47

调查队所有人都面露疑惑,仿佛原始人第一次接触现代语。

“咳..咳..!”

尴尬的凯文抹了抹嘴,眼珠子一转马上换了一种说法:

“生体序列,是基于基因序列又凌驾于其上的一种更先进的物种识别方程式,每种生物都有其独一无二的生体序列,而不同物种的生体序列组合起来,便是各种各样的怪物,譬如人马,其生体序列必然含有R元素序列、人类序列和马序列,狮鹫便是R元素序列、狮序列加上鹫序列。”

“法克解构了迷雾巨蛛的生体序列,共拆分了4个部分,第一组生体序列来自一种南美洲的大型蜘蛛,第二组为R元素变异构体,第三部分尚不明确,而第四部分正是我们人类的生体序列……。”

“如此看来,我们刚才杀掉的极有可能是变异了的人类?”布鲁克斯斗篷内的声音如幽鬼般迷离。

“不是极有可能,是肯定……。”凯文语气中添上了几分遗憾。

一席话后,战士们陷入了沉默,混在雾中若隐若现的身影都或多或少的挂上了些许沉重,四周朦胧的枝叶因一阵微风发出了轻微的沙沙声,在极度静寂的环境中清晰可闻。

“各位,刚才你们有谁感觉到了一股微风?”

法克弱弱的声音打断了众人的思绪,卡洛斯瞬间拔出腰间两把巨蟒警惕着四周,调查队其余成员也纷纷握紧手中武器恢复了预定队形。

满腹疑惑的大胡子小声询问起布鲁克斯,布鲁克斯幽幽回道:“在如此密度的浓雾下不可能有微风吹过……。”“

“你的部下里,有个了不起的家伙。”布鲁克斯看向法克,口吻中带着些许赞赏。

微风持续吹拂着林中枝叶,沙沙声响在大气都不敢出的战士耳中越发清晰。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诡异的少女窃笑突然伴随沙沙声传来,声音虚无缥缈仿如水中棠棣使人分不清传来的方向。

维斯布鲁克心中惶恐:“怎么又是女的?这一次又是什么女!?”

哈登立马伸手轻甩维斯的嘴示意其不要说话,同时紧绷了身子,肌肉中蓄势待发的力量肉眼可辨。

笑声持续从八方飘来,连绵不断仿佛永不停歇。

维斯布鲁克的情绪由惶恐变为浮躁,扯起嗓子大喊:“笑你妹啊笑笑笑!”

怒骂声刚停,窃笑竟也跟着孑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连绵不断的少女低泣,维斯布鲁克愣了愣,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哭泣持续一阵后又变为少女的轻笑,连续的哭笑转换使部分战士的情绪渐渐变得暴躁,开始胡乱摆弄手中的武器,手指在扳机附近不断游移。

法克压制着心中的狂躁,迫使自己紧盯便携电脑上那因哭笑声而起伏的颇有规律的波段。

“坏了!”

法克迅速捂耳大喊:“这是催眠波段!不要听!”

调查队一部分成员反应极快,即刻便带上屏声耳机;执行者则直接弱化了听感。

但极少数调查队士兵却缓缓把手中武器举起,四周响起枪械的冰冷上膛声。

“你们在干什么!”

把武器上膛的士兵举枪指向了身前的战友,他们眼神涣散,就如被操控的人偶。

没被催眠的战士亦纷纷惊恐的举枪指向曾经的战友,雾气使混乱的调查队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甄辨出被催眠的人员。

命悬一线时,人类的本能促使只要有一名战士开枪,连锁反应下其余队员便会因恐惧互相射击,一场杀戮即将开始。

就在战士们手指扣向扳机这千钧一发之际,整支调查队的行动突然僵止。

除7名执行者外,调查队全员都陷入一种静止状态,意识层中传递的指令成为支配行动的唯一真理。

布鲁克斯食指下划,在空中画出半圆后,调查队全员整齐放下手中武器的同时转向了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摊掌作出下压动作,调查队将士便盘膝席坐在草地之上,随着下压的掌紧握成拳,调查队全员头一低,集体陷入了沉睡。

待一切安排妥当,布鲁克斯扬头望向远方雾气缭绕的朦胧树影,沉声道:“心灵探索并没发现四周有任何生物,如此看来不管它是个什么东西,都免疫精神控制。”

7名执行者都默契的将视感转化为红外视像模式,远方灰白的景象赫然浮现几个散发红绿光芒的人形身影,它们在半空中飞舞,甩动的“双手”带起阵阵微风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兰儿捻着下巴道:“只靠红外视像根本分不清它们的具体形态。”

“即使看清楚它们的长相我们也不可能知道它们是什么生物,看不看得清区别不大。”

一句话的间隙,杜兰特已套上从蛛网上回收的钢爪:“关键在于它们除了利用催眠声波偷袭外,还有没有别的手段!”

杜兰特身形变淡,无声消散。

同时,艾格斯的热射线狙击枪已然瞄准远处一团人形,在细微调整后扣动扳机发出试探性的一枪狙向远方光团。

就在被击中的刹那间,光团甩动“手臂”在空中优雅的半转体,热射线从它的“腋下”擦身而过。

艾格斯皱了皱眉,不仅能察觉无声且极快的热射线还能从容的作出闪避,如此恐怖的神经敏锐度即便是以感知能力超强著称的狼人也无法比拟。

热射线狙击失败后,杜兰特便出现在卡洛斯身旁,卡洛斯紧紧盯着眼前的两团红光,压低声音问道:“白,那是什么?”

“鹰身女妖!!!”

杜兰特扬手擦了擦额头上密布的冷汗。

“额,鹰身女妖是什么鬼?”维斯布鲁克满腹狐疑。

“人脸长发尖耳!脖子以下覆盖着细羽!两条手臂长着翅膀!脚如鹰爪!人首鸟身的怪物!你这个白痴!”杜兰特低声吼叫,压抑着烦燥的心情。

温和的流水声、清脆的鸟鸣声忽然在杜兰特心中响起,幻觉中花儿与青草香甜的味道仿佛被赋予了实体,絮絮缭绕在心。

心处静瑟的梦幻花园,杜兰特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

‘坚定意志。’

幻境随着布鲁克斯的意念渐渐消散,几乎要被控制的杜兰特深深呼出一口气,直接略过了对布鲁克斯的感谢:“就在热射线与鹰身女妖擦身而过的瞬间,雾化的我刚想出手,却发现它竟盯着还是雾化状态的我冷笑!”

兰儿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如此浓密的雾气加持下你的化身应该不可能被察觉...。”

“白没有看错,如果只是单纯躲开热射线,它只要向右稍微移动即可,根本没必要做出多余的半转体动作,对此唯一合理的解释只能是它的确察觉到了身后的杜兰特。”卡洛斯解答了兰儿的疑问。

“没搞错吧!?”维斯布鲁克十分震惊:“这种东西要怎么杀?世上还有人比热射线更快?”

“消失,就行。”

艾格斯突然冒出的话使所有执行者同时看向维斯布鲁克。

众人满怀期待的目光把维斯布鲁克吓得从草地上蹦起:“你……你们想干什么!?”

“距离上一次使用神隐过去了多长时间?”布鲁克斯直奔主题。

“大概过去八个小时,你问这个干嘛?等等!那些家伙可是在半空中飞着!即使它们察觉不了我的存在,神隐状态下的我也不会飞!”

仿佛理由不够充分说服不了人似的,维斯布鲁克停了停又快速补充道:

“即……即使杜兰特带我飞,只要动手一次我的神隐状态就会解除,到时候难道再等12小时吗!?”

维斯布鲁克越说越激动,他觉得这提议就是个坑,需要马上拒绝。

“没必要再等12小时,你只需把它们的其中一具尸体带回,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即可。”艾格斯秀起可爱的萝莉音。

“你要死尸干什么!去你大爷的换个声音!”维斯布鲁克出离愤怒。

“还剩4小时,那群婊子不知道会有何举动,我们必须作出一些能使形势变得相对有利的行动。”

“交给我吧。”布鲁克斯看着远处的光团:“艾格斯,放出你的小蜻蜓去试探鹰身女妖,我需要仔细观察它们的反应,有必要时请牺牲掉小蜻蜓。”

“哈登、卡洛斯、兰儿与杜兰特负责盯紧它们的动向,同时保护好昏迷的调查队……。”

话到此,布鲁克斯忽然察觉自己遗漏了什么,用力清了清嗓子后踌躇道:“嗯……,那,维斯布鲁克……,你去,准备晚餐?”

“我草!”

“请问,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吗?”法克的声音突然从通讯仪中传来,使正商讨着对策的7人吃了一惊。

布鲁克斯难以置信的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恢复意识的!?”

“有……有一段时间了,昏迷时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在一个大迷宫里,走着走着发现了一扇门,门后是非常炫目的温暖白光,我走了进去,然后就醒了。”

“……一段时间是多久?”布鲁克斯恢复了平静,沉声问道。

“大概……10分钟前。”法克边思考边回答布鲁克斯的问题。

布鲁克斯斗篷下的嘴角悄然上扬:“呵呵,有意思,你是第一个从我的修普诺斯迷宫中走出来的普通人,而且竟然只花了10分钟。”

“不是我自己走出来的。”法克诚实道。

“什么?那你是如何走出迷宫?”布鲁克斯警惕追问。

“在迷宫中,我原本怎么走都是穷途,而且走了一段时间后我就发现迷宫还会不断变化,根本就不可能走得出去……。”

话只说了一半法克用力咽了一口唾沫:“后来我走到一个十字路口,遇见一个女人在向我招手,那人虽然浑身是血,但她的笑容却使我感到亲切……。”

“!?”

听闻这一切后,兰儿皱眉,卡洛斯抬手掩面,遮挡着呼之欲出的不甘。

“呵,这样啊……。”布鲁克斯轻声自嘲:“你观察与思考的能力都不错,就随我一起观察鹰身女妖对于小蜻蜓的反应,我会把我看到的一切通过心灵传感送给你。”

“遵命,阁下!”

兰儿抬手搭在卡洛斯肩上,沉默的盯着法克。

卡洛斯好一会儿才放下掩面的手,脸上已然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猜那最小最嫩的鸟人吃起来是什么味道?”

察觉卡洛斯情绪已然平复,兰儿便把手从卡洛斯肩上移开,眼睛转而盯向远方的鹰身女妖,打趣揶揄道。

卡洛斯顺着兰儿的目光望去,一团较其他热源要小得多的光团在空中忽上忽下飘动着:“要吃它,首先得脱毛,嗯……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在空中漂浮这么久,它不累!?”

兰儿和卡洛斯俩人彼此已然想到了一块。

卡洛斯右手按动耳边通讯装置:“布鲁克斯,你有没有发现鹰身人在空中飘动的状态很奇异?”

“嗯,的确是……。”

“‘小蜻蜓作战’的重点就集中在那一块吧,如果预想无误,那么鹰身人背后的麻烦更让人在意。”

艾格斯带上他的视像镜并放出了小蜻蜓。布鲁克斯将两手分别搭在艾格斯和法克的肩上。

哈登大跨步站在三人身前,壮硕的躯体挡住了三人的身形。

“护卫工作就拜托了。”布鲁克斯闭上了眼。

奇妙的感觉渗入脑海,法克觉得自己似乎化作了某种会飞的小动物恣意遨游在天际,这种体验使人十分陶醉,而且那种感觉,竟然有八份??

‘集中精神!’

布鲁克斯强悍的意念击碎了法克的陶醉,使意识层内八幅原本朦胧的画面开始清晰起来。

‘可以了,艾格斯,去吧。’

八只小蜻蜓各自分散,飞行一段距离后以不同方位向一团较小的红光围拢,其中一只小蜻蜓向鹰身女妖肩膀缓缓停靠,在接触的一刹那,小蜻蜓穿过了鹰身女妖的身体。

“雾草!!这还打个叽儿!?”维斯布鲁克目睹小蜻蜓穿越女妖后小声惊呼。

布鲁克斯的心沉了下去:“恭喜各位成为地球上有史以来第一批看见鬼魂的人……。”

“你在胡说什么鬼?……鬼?!”维斯布鲁迅速躲到哈登身后。

哈登看着眼前的一团红光苦笑:“呵呵,吸血鬼有幸存的前辈证实,狼人也亲眼看到过,从前就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能把鬼魂见一下,没想到还真的活见鬼了。”

哈登一阵感叹后,维斯从哈登身后伸出半个脑袋:“有谁知道没有实体的灵……要怎么打??你们谁会抓鬼?”

“其实灵体也是一种能量……。”法克弱弱的声音再次传来。

“鬼魂和肉身的关系就像是电磁信号和执行器的关系;魂是一种有记忆功能的磁场,肉身就像一部复杂的机器,灵魂通过向身体发送不同的指令信号以达到操纵其从事各种社会活动的目的。灵魂一旦脱离身体应该会很快消散,不可能长时间停留于空间中。”

“所以唯一的解释是,覆盖森林的雾气中有某种粒子可以为灵魂提供能量与载体载体,让它们得以存活。”布鲁克斯豁然开朗。

法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点头表示认可。

在众人听取灵魂构成解释的“科普时间”内,艾格斯已把小蜻蜓收回,布鲁克斯在讲解结束后赶紧追问:“鬼魂能直接攻击物质吗?”

“不能,鬼魂的存在需要肉身提供能量,脱离了肉身的鬼魂即使能依附于雾气中继续存在,也没有足够大的能量做出物理攻击,所以它们才会采取催眠手段让猎物自相残杀,待猎物都死绝了再吸取尸体散发的残余能量以满足它们的……额,某种欲望。”

“欲望?什么欲望?”维斯布鲁克又习惯性的插入了一个为什么。

法克耸耸肩:“灵体并不需要进食,估计吸取猎物的身体能量会让它们觉得……额,很爽?”

“噫……鬼还吸毒?”维斯布鲁克一脸嫌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