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王的号角

  • 散落的天堂
  • 行不更
  • 4363字
  • 2017-09-15 00:00:00

亚摩斯做梦翻了一个身,他梦见小时候和爸爸一起跑步、游泳还有练拳击,他想让亚摩斯强壮,比所有人都强壮。

“喂,醒醒!”夏思萱把他喊醒了,亚摩斯坐起来揉揉眼睛“干嘛啊?你不是还没想出办法呢吗?”

“你是怎么坐起来的?”夏思萱高兴地看着他“把我也解开。”

“对啊!我怎么能动了呢?”亚摩斯到处动动来确认真实。

亚摩斯脑子里响起了声音“你应该庆幸我寄宿在你身上”

亚摩斯身上冒出黑烟野兽的形态拼了出来:“告诉那姑娘把气运到双眼上。”

“你会把气运到自己眼睛上吗?”亚摩斯问夏思萱。

“你怎么知道这个的?”夏思萱一脸怀疑,但是还是照做了,体内的气流从丹田运上双眼,夏思萱看见亚摩斯对面的黑影。

“那是什么!”夏思萱大叫着

“嘿嘿嘿!”野兽冲向了夏思萱,融进了夏思萱身体里,夏思萱大叫:“被附身了!被附身了!”一边扭动身子,接着就到处乱跑了。

“你能动了。”亚摩斯说。

夏思萱自己动了动:“还真是。”

野兽从夏思萱身体里出来看着夏思萱的脸,夏思萱恢复了镇定,看了一眼亚摩斯“咱们该离开这个地方了”夏思萱说扭头就走,好像看不见野兽一样。

亚摩斯问野兽夏思萱怎么了,野兽说我只是告诉了她一些事。

两个人在洞口里左转右转都看不到守卫,很轻松就拿到了双鱼剑“看来那些妖对他们头领的幻术很有自信啊。”夏思萱说

亚摩斯说:“野兽跟你说了什么?”

“你是说那个黑影嘛?原来他叫野兽。”

“别避开我,它和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等咱们出去,你只用收拾行李去旅行就好了,推荐你上我们国家这样我就可以带你玩了。”

“是很严重的事吗?”

夏思萱没说话。

“我知道了。”

夏思萱看了一眼他“这个时候你还挺男人的。不过你不需要这么严肃,这里人很少,出去应该能挺简单。”

两个人七绕八绕,绕道了一个最大的山洞里,山洞里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只有一把椅子立在山洞的中心。“这应该是头领呆的地方。”

“小姑娘,你的感觉很敏锐。”

从阴影中出来一个身影,眼睛的位置泛着蓝光。

“我是这一片狼族的首领苏拉。”苏拉从黑影中出来闭着眼睛。

“你们能解开我身上的幻术真要多亏了你身体里的东西。”苏拉闭着眼睛但是却准确无误的指出了亚摩斯的位置。

“我撤掉守卫,让你们到这里来不是因为我对我的幻术有信心,只是不想被灭族。”

“还有你害怕的东西?拥有那么高强的幻术,身体敏锐的强度,和你交过手力量也很强,在你们这里还是少见的吧?”夏思萱一边说一边抽出了双鱼剑。

“哈哈,只是交过一回手就知道这么多,看来我小看你了。你说的不错我虽然算是强手,但是一会要来和我交易的人比我强上上百倍,我跟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

“那你还和他交易?”

“但是交易的结果是对我们全族都有益的!我们在死后不用再进入那个永远战斗的地方,我们可以去更美丽的地方,而酬劳的关键就是他”苏拉一指亚摩斯“野兽必须是我的!”

苏拉变成了狼的形态但是双眼是闭着的,夏思萱双鱼剑出鞘,刀光剑影几个来回,夏思萱虽然没伤到苏拉,但是也没让苏拉占到便宜。夏思萱给手指划了一个小口。对着天空画了一个敕令,念了个符窍用双鱼剑贯穿,剑上附了法术,夏思萱身后出现了金身幻影。夏思萱剑指苏拉:“去,拿他的人头。”金身幻影听了令,攻击苏拉,苏拉狼人状态下的速度优势突然间就不管了用,因为金身幻影速度更快,快的肉眼跟不上。苏拉变成人形,用肉体的强悍挺下了金身幻影一波又一波的攻击,然后双手护住头,眼睛看了一眼亚摩斯,亚摩斯失去了意识一步一步向苏拉走过去,像个死尸一样。

“糟了,忘了他”夏思萱一叹。

苏拉一个健步对着亚摩斯的脖子就是一口,鲜血从苏拉嘴里漏出来,亚摩斯的脸上越来越白。身上开始抽搐。

“糟了,这家伙在吸他的血。金身,分开他们。”

金身幻影听了令一下冲了过去,却被挡在了外面,夏思萱把气运到了眼睛上,看见苏拉身上冒出了蓝色的影子,和亚摩斯的野兽一样,不过是蓝色的而且放大了好几倍。

“宿主越强,野兽就越强。给你留条命,我还能做个交易。”苏拉说。

“至于你吗!小姑娘。”苏拉的蓝色野兽一把掐住金身的脖子,然后一用力把金身掐的变成了一股烟。

苏拉一步一步逼近了夏思萱闭着的双眼又一次睁开,慢慢靠近夏思萱“你就给我呆在回忆里吧!”

“咚”的一声,夏思萱倒在了地上,苏拉把夏思萱扛在了肩膀上,一步一步迈向自己的座椅,把夏思萱藏在了座椅后面,然后又去看了一眼亚摩斯,亚摩斯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变好,他体内的野兽正在修复他“不亏是最原始的身体,遗传了这么多的能力。”

然后回到座位上,等着和那个人的交易。

夏思萱回到了回忆里。她是以一个第三视角看着自己的回忆的,和妈妈学织补衣物,和爸爸学刀枪棍棒,然后再大一点就当上了孩子王,扛着个木头走在大街小巷,身后跟着一群男孩子,看样子好像是要去和另一个帮派的人去谈判。再接着就是夏思萱非要嚷着去和爸爸游历,妈妈担心拦着不让,但是她爸爸到是很豁达,只是说:“女孩厉害一点也没啥,省的以后遭丈夫家欺负,你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吗!你看,咱家谁敢动你?”夏思萱妈妈一边哭一边飞出好几根针扎在了他爸爸的脸上。

第一次看见妖怪,第一次把妖怪治好,然后把治好的妖怪放回到自然,第一次把一只妖怪说哭,然后结下了奇怪的友谊。第一次被妖怪打了个半死然后瞥一眼自己老爸,他正坐在一边嗑瓜子“老夏,过来救我啊!”然后爸爸连瓜子都不磕了,翻个身就不见了影子“还是要靠自己!。”夏思萱艰难的站起来,接着打。

下一幕,爸爸和自己面对面坐着,爸爸说:“幻术只不过是干扰了你的五感和你的大脑印象,破解有两种,第一种和施幻术者抗衡,不按照他的安排行动。第二种不要被他做出来的幻术吸进去,干脆封闭五感,封闭大脑。”

夏思萱打了坐,慢慢的封闭自己的感觉和记忆,一开始很痛苦但是过了一阵子之后,她感觉一切的记忆都在往后退,自己越来越喘不过来气,她感觉时机差不多了,睁开眼睛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被一把椅子挡在了身后。

“你得寸进尺!”苏拉气愤的声音

“我只是收取一点利息而已,况且和你的全族死后的安宁相比我要你一只眼睛过分吗?”多了一个蒙面人和苏拉对话。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我把眼睛给了你,你还能兑现约定吗!人我已经带来了你想要的我已经给你了,可别太过分。”

“你是觉得我好骗吗!野兽的一部分已经被你拿走了!实话告诉你,我根本没想过要带你们全族进那个地方!野兽和你的眼睛都是我的!”

“岂有此理!”苏拉大喊着,很明显已经气得说不出来话了,身上的蓝色野兽也大了好几倍。

“来啊!”苏拉说

野兽的攻击很凶猛,打的蒙面人没有还手的力气,慢慢就被逼到了墙上,野兽一用力,给墙打了个大窟窿,外面风雨大作,雷雨交加,蒙面人向后一跳,竟然凌空站住了,后边是万丈雷电“到底就是一个畜生,你玩不过我!”

野兽的獠牙从嘴里长了出来,手上、胳膊上的肌肉爆了出来也从洞口跳了出去:“你占尽雷电优势又能怎样?现在的你没了它你就是个待宰的羊羔。”

“那咱们就来看看谁是羊羔!”蒙面人说。

夏思萱看洞口里没人,赶紧带着亚摩斯逃跑,亚摩斯一点一点恢复了神智“夏思萱,你还没死啊!”

“少废话,还不是因为你!”

亚摩斯体内的野兽钻了出来,为他们打穿了墙给他们开了一条出去的路线“谢谢。”亚摩斯说

“哼!还不是你太弱,我百年来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亏!”黑影在他脑子里说道“你们最好快些走,刚才复原你用了太多的力量,以你现在的实力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不管怎么说都是要谢谢你。”

“哼!”

两人逃出山洞,夏思萱回头看了一眼天上,蒙面人手上聚满了雷电,然后变了形态变成了一根权杖,蒙面人一挥就有雷电扑向苏拉,

苏拉大吼一声,用拳头挡下攻击,苏拉的野兽也伸出拳头打了蒙面人一拳,蒙面人用权杖格挡,权杖上多了一个裂纹。“再来!”苏拉大喊“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那咱们就战个痛快。”蒙面人说

就这就见漫天的雷电朝着苏拉劈去。苏拉左躲右闪被一道雷电劈中,从高空坠下。

“大话说的不错,但是你也不过如此!”蒙面人说。

蒙面人落到了苏拉的身边,苏拉猛一睁眼,想用幻术控制住他,但是蒙面人却闭着眼然后就听见了苏拉的惨叫声,蒙面人舔了一下自己的手说:“原来狼人的血是这个味道。”

苏拉的眼睛冒出鲜血:“可怜我的族人。”

“那家伙跑了,只有你的体内还有野兽的一部分。作为你将鲜血和双眼呈上的报酬,我会饶过你的族人。”

“我该谢谢你吗?”苏拉冷笑了几声

“你应该感谢王给予的恩赐。”

鲜血四溅。

事情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一切好像都平静了下来,没有奇怪的一会变成狗,一会变成人的家伙跟着。乔治和卡尔也好几天都没出现。

“那个,思萱,你不准备和我一起去旅行吗?”

“不了,我还要找爸爸呢!”

“那你不用我帮忙吗?”

“不用了,你多在这个地方待一天,你就越危险,还是赶快走吧,散散心。”

“那就再见了!”

夏思萱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双手背在后面“我等着你来找我!”

“好。”亚摩斯转身就要走,脑子里传来几声“嘿嘿嘿!”

“完了!”

夏思萱回手就给了亚摩斯一下:“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变态!”

“别误会,是野兽打的。哎!你别把剑掏出来啊!”

送走了亚摩斯,夏思萱走在大街上,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坐了一会有一个和夏思萱一样肤色的人坐在他身边。

“老夏,你可真舍得你的亲闺女啊!”夏思萱说

“这一趟确实有些凶险,不过八方魂好歹是保住了。”

“保住了吗?不是到底还是被人抢走了一部分!”

“没关系,只要总体还在,我们就有胜算。回收八方魂只是时间问题。大不了我也参战不就好了。”

夏思萱点了点头“我在亚摩斯身上放了一个符咒,可以让我们找到他。”

“干的不错,接下啦就是让那个小子变强,把八方魂练得强悍。”

“怎么做?”

“不用担心,接下来那小子的行程会很有趣。”接着就叹出了一口气“又要开战了。”又满眼慈爱的看着夏思萱:“怕吗?”

“怕。”夏思萱说

夏离渊没说话,摸了摸夏思萱的头:“抱歉。”然后就一起看起了夕阳。

世间看似平静实际上暗流涌动,战争在地下不知不觉吹起了号角,有人称王,有人落草。结局如何,还都不知晓。

野兽在亚摩斯的脑子里说“你知道当时为什么不让你和那两个正气师说你能看见我的事情吗?”

“为什么?”

“因为正常人看不见我。”

“看来他们是走了”

乔治和亚摩斯在亚摩斯的屋子里找了一阵子。屋子空了,像是刚刚搬走。

“看来咱们的工作也要告一段落了。”乔治说。

“对啊,咱们走吧。回基地。”卡尔回应道

乔治和卡尔肩并肩走着乔治说:“卡尔,你那天干什么去了?”

“你说的那一天?”

“就是那天早上你说要出去,要我在家等着你,还让我别出去的那天。”

“没干什么,只是去查狼穴的位置去了。路上太凶险,我就没让你跟着。”

“哦,是这样啊!”

乔治和卡尔相互背对着表面上好像都在找东西,乔治的脸上一脸的怀疑,袖子里藏着一把匕首。卡尔的脸上满脸的冷漠,而且好像知道乔治袖子里藏着的匕首,卡尔冷冰冰的笑了一下。

——世间看似平静实际上暗流涌动,战争在地下不知不觉吹起了号角,有人称王,有人落草。结局如何,还都不知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