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黎明破晓时

  • 散落的天堂
  • 行不更
  • 4200字
  • 2017-09-05 22:20:58

亚摩斯不敢出声,因为现在这个屋子里除了亚摩斯之外还有两个人,两个男人。

卡尔和乔治。

“你几天没睡觉了?”卡尔问他

“没有啊,天天都有睡只是昨天晚上睡得晚了一点”亚摩斯说

“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像是仅仅只是睡晚了啊!”乔治插了句话,顺便递了个镜子给他。

镜子里的人脸上没有血色,嘴唇发白,黑眼圈挂在脸上感觉像是吸了毒一样,头发也是乱糟糟的

亚摩斯指着镜子里的人:“这人谁啊?”

卡尔上去扒了一下他的眼睑,眼睛里都是红血丝。

“对了!,我看见自己身上的黑……”

“别说话,小心我杀了你。”野兽在亚摩斯脑子里说。

“怎么了?”乔治问。

“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你们为什么来我家?我已经不准备再雇你们了,要是想要钱我可以马上给你。”

乔治看了看卡尔,卡尔摇摇头:“我们来只是想跟你说袭击你的狼人死了。”

亚摩斯突然有了精神“干得好,不愧是专业的,一下就把一会变人,一会变狗的家伙干掉了,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不是我们干的。”

“啊呀呀!真厉害”亚摩斯楞了一下:“不是你们做的?那是谁?”

“我们前些日子发现了那只狼人的尸体,那狼人死的时候身上全是抓痕和咬痕。我想应该是狼人之间的内斗”卡尔说。

“你的意思是还有一只更厉害的?”

“不是。”“那还好”

“是好多只。”

亚摩斯就要昏倒了。

“再说一句,不论你信还是不信你身体里寄居者一个奇怪的黑影,那群狼人很可能是冲着那玩意来的。”

“等等,你说我身体里住这个黑影?”亚摩斯想起了野兽,但是又想起了刚才野兽说的那句“杀了你啊!”

“我跟你说我一百个不信,就算信那些狼人要这玩意有什么用?他们会用吗?再说了,要是他们想要都可以白给他们。”亚摩斯脑子里又响起了野兽的笑声。

卡尔接话道:“,你见过恶龙拿着金子逛市场的吗?不要小看了狼人的智慧,狼族在不断进化已经有了很多我们没有见识过的东西,而我们却在不断地后退。”卡尔看了看自己的武器,一把手枪,一把匕首。

然后给了乔治一个眼神,然后突然对着门连开了数枪,门慢慢的打开,卡尔一个健步挥刀就砍,门外人连着躲闪,挥拳劈掌反击,卡尔向后一退,那人追了上来,门上面是埋伏好的乔治,乔治一刀下去那人一躲,斩下了一缕秀发。

“亚摩斯这些是什么人?”夏思萱问

“是好人。”亚摩斯看这架势没敢大声说话。

“好人身上又带枪又带刀的”夏思萱说。

“你昨天不也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就掏出把剑来吗。”亚摩斯不合时宜的接了句话。

“少废话!”夏思萱大吼着。

“你们认识?”卡尔慢慢把枪放下。“别担心,我和亚摩斯先生只是简单的雇佣关系,我今天是来结账的。”

“哦,他雇你们干什么还用拿枪带炮的啊?”夏思萱反问道。

“保镖”乔治在后面说。

“是吗?那你们倒是和我说说这雇保镖的价钱”

两个人没了声音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害怕被识破不敢瞎说话,毕竟这种有关鬼怪的事还是很难让人接受的。

夏思萱站在门口,门口放了个挂衣服的架子,是那种细杆状的。夏思萱随手就把衣杆拿过来,单手成刀劈掉了上面的钩子舞了一个棍花“怎么没话说了?一会再聊可就不这么聊了。”

身边的人都吓呆了,那晾衣架少说也要有七八斤她竟然单手就拿了起来,还用手劈掉了上面的挂钩。这要是挨一下。都不知道会被砸成什么样。周围的人都说不出来话了。

卡尔定了定神:“女士,我们真的和亚摩斯是雇佣关系,没想过要伤害她。”

夏思萱张嘴对着亚摩斯说:“爸爸说了,滴水之恩当涌泉报之,这两个人说话毫无逻辑前言不搭后语,你不用害怕,两个强盗而已,马上就收拾了他们。”

然而这时亚摩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夏思萱铁了心认为他是被绑了。

卡尔不慌不忙,像哆啦A梦一样把武器都掏了出来,乔治都惊呆了:“你是怎么做到把这些东西带身上的!”

“别废话。”说完就全撇到了地上:“我把武器都扔到地上,你怎么攻击我都不还手,这是最大证明我没有恶意的方式,你要是还不信,就动手吧。”说完就转过了身背对夏思萱。

夏思萱看了眼卡尔又看了眼乔治:“过招前敢把武器卸下,看来是光明磊落之人。亚摩斯,这些人真是好人?”

“嗯嗯”亚摩斯狂点着头。

夏思萱把棍子扔到地上说:“姑且先信了你们,你们谈完事情了吗?谈完就赶快走。”

卡尔听了话,东西也没捡,顺着大门就走了。

夏思萱拍了拍手问亚摩斯:“没吓坏吧。”

“没坏!没坏!”

乔治和卡尔战战兢兢的回了房子里。

“那女的太厉害了。”乔治想想都在后怕,看着一个弱不经风的小姑娘竟然能徒手劈开实木的家具。

“有那个小姑娘也好,现在我们可以专心忙活狼人集团的事了。”

“不用再保护亚摩斯了吗?”

卡尔想了想刚才那小姑娘劈木棍:“我觉得不用了。”

乔治看来也想到了:“我也觉得不用了。”

在一个不知名的山洞里,里面没有一点光亮,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坐在椅子上,招呼身边的人过来,来人恭敬的弯下腰,不敢去看椅子上人的脸。

“我让你们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椅子上人说。

“事情已经办完了,不过善后有一点点小问题。”

“哦,什么问题?”黑暗中有了一点点蓝色光亮。

那人赶忙跪在椅子上人的面前,说话都有些颤抖了:“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小问题,马上就可以解决。”

“赶紧说,到底怎么了!”椅子上的人说话声音一下子就严厉了起来。

“尸体最后被那两个正气师发现了,估计已经发现我们的存在了。”

坐在椅子上的人半天没说话,这人感觉身上有些发冷,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慢慢抬起头,抬起头一瞬间他就后悔了,因为在黑暗中,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充满了愤怒:“把亚摩斯带过来。”

“你不是说要带我去找爸爸吗?”夏思萱跟在亚摩斯身后,一边走一边问

“是要带你去找爸爸,但是你先陪我回趟我继母家我借了她点东西要还”亚摩斯说

“哦,有借必还,是个好人。”夏思萱说

“前面就是了。”

夏思萱看了一眼周围的建筑位于山顶阴面虽然时不时有几缕阳光射进来,但是旁边的树有些过于高耸,又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一阵风吹过来,夏思萱感觉身上有一种莫名的冷,和普通吹过来的风不一样这风吹的人心里发寒。

——这是煞。

亚摩斯和夏思萱进了屋,莎莉看见亚摩斯来了还带了个姑娘,满眼都是笑。

亚摩斯没好气的搭理她。

夏思萱进了屋子也没闲着,东闻闻西嗅嗅,看看屋子里的摆设窗户上落得全是灰,窗帘也很厚。

“你一直住在这里吗?”夏思萱问一边问一边向厨房靠。

“也不是经常在这里但是也回来,怎么了?家里太乱了吗?”莎莉回应道。

“没有,那请问您都什么时候出去啊?”

“这姑娘,当然是白天出去啊,要不晚上出去太危险了、”

“那怎么今天没出去啊?”夏思萱一下子加快了语速眼睛瞪得溜圆“不会是知道亚摩斯要过来才留在家里的吧!”

“当然不知道,只是赶上了。”莎莉表现的很镇定。

“哦,是这样。”

“为什么不多开开窗户?家里好阴森啊”

亚摩斯起了身发现莎莉家里确实有些阴暗。

“只是阳光太晒了。”

夏思萱趁人不注意。从兜里掏出根银针藏在手里靠近莎莉往她肩上一拍,莎莉大叫一声,脸开始变形,变成了狼人的模样然后又变回去了:“亚摩斯,你听我解释。”

亚摩斯哪管那么多,抄起猎枪对准了莎莉。

“亚摩斯,小心”夏思萱大叫

有一个人正准备掐住亚摩斯的脖子,夏思萱一拳就打在了那人脸上,刚才夏思萱那一下用了自己的七分力气,打完震的自己拳头发麻,

那人却只是后退了几步,然后漏出了自己的獠牙,对着夏思萱狂吼。

“妖”

小时候,夏思萱跟着他爸爸四处游历,他爸爸总说自己是个野道人,不守那些个清规戒律,连女儿都有了,而且没什么事就教夏思萱一些拳脚功夫,一开始和人打,后来见识的多了就和妖打。他爸爸总说女孩要学会保护自己,就给了夏思萱一个盒子,当时夏思萱还是小小的,要两个手才能抱住这个盒子,夏思萱看外面蓝紫色的花纹和中间的太极图案很漂亮就问爸爸这是什么,他爸爸说这是当时他的师父传给他用来防身的。爸爸把盒子拿起来轻摁了上面的太极符号。盒子上方空隙出来一把古剑。寒光一闪剑气逼人。阳光照在剑身上,剑在阳光中。

“这把剑上有好几种道家符文,危机时刻用用还是可以的,以后要随身带着,什么时候都要带。”爸爸说。

夏思萱四处看了一圈,周围不知道又从哪里出了好多狼人的同伙,夏思萱慢慢拿出了那个盒子“也好,就让你们看看我家的宝贝。”说罢,剑已出鞘。

剑过之处若如无物,削铁如泥,剑身碰到狼人身上除了创口还有火焰灼烧,有一个狼人趁夏思萱不注意,抢走了她手里的剑。狼人握住剑的一只手瞬间就松开了。那狼人捂着自己的伤手就上一边蹲着去了。

夏思萱不紧不慢的把剑拿了起来:“道家的器物也是你能拿得住的?”挥手就是一刀。

“小子,你没事吧!”

亚摩斯没说话,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喂!喂!”

夏思萱又叫了两声,觉得有问题。

握紧了手里的剑一步步朝着亚摩斯的方向走,夏思萱突然间感觉周围很静,静的出奇,夏思萱感觉身后有人猛地向后一劈,劈了个空。

再一转头,蓝色的眼睛对着夏思萱,夏思萱突然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吾名为野兽,今日与你签订契约,誓死守候,望尔莫忘与吾之约,以其血**其肉养之,契约已成,终不可违。”

亚摩斯慢慢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见夏思萱也正在看着自己

“那妖物幻术好生厉害,中了它的道。”

“你说什么?”亚摩斯想坐起来但是却起不来,努力一下还是起不来,身上也没压什么重东西也没绑绳子,可是就是起不来。

“别使劲了,是那家伙的幻术,根本动不了,只能动动眼睛动动嘴,剩下的连抬个手指头都不行。”夏思萱说。

果然,亚摩斯连抬个手指头都做不到。“这是个什么地方,怎么这么湿?”

“应该是个山洞。”

“完了,这周围有这么多的山。想发信号求救都说不了地方。”

夏思萱感觉亚摩斯说话带了哭腔。

“怎么办,我还没结婚。”

夏思萱已经不耐烦了。

“我还没享受幸福生活呢。”

亚摩斯已经开始哭了。

“你个男人就不能坚强点?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亚摩斯由哭改成了抽噎。

“憋回去。”

亚摩斯更委屈了。

“哎,对了你这把剑叫什么名字?好厉害啊!”

“谁在说话?”夏思萱没好气的说。

“正经的,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双鱼剑”

“哎!是星座天秤、水瓶、双鱼的那个双鱼剑吗?”

“是太极双鱼,就不能第一反应不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亚摩斯一脸的懵。

“又来了,算了,懒得解释。”夏思萱说:“我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跑出去吧。”

风雨交加,卡尔屋子里的窗户被吹开,天上夹着蓝光的闪电,卡尔慢慢的坐起来,看着窗外,笑了一下。

乔治早上一起来就看见卡尔坐在餐桌上喝水,喝的很急,乔治上前问了一句:“你这是怎么了,大早上渴成这样?”上前抢了一下卡尔的水杯。

“没怎么,就是口渴了。”卡尔说话冷冰冰的“你在家里等着,我出去一趟。”

“莫名其妙。算了,回去接着睡!”乔治抻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就回房间睡觉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