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亚摩斯与夏思萱

  • 散落的天堂
  • 行不更
  • 2009字
  • 2017-09-04 21:55:34

亚摩斯受了一身的伤回了家,他刚才看见了那个黑影,而且还自称“野兽”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亚摩斯很想找人说说话,但是他向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原先也是有几个人想和自己交朋友的,甚至还有人想和自己谈恋爱。不过他只是觉得那就是几个素未相识的人聚在一起聊聊,他们聊他们的,亚摩斯自己呆自己的,好像永远也融不进那个圈子里。亚摩斯走到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人,看着时间长了,大脑渐渐觉得陌生,他对着镜子里的人说“你是谁?”镜子里的人做着和自己一样的动作,他觉得很好笑,可是他笑不出来,缓步离开了镜子面前。屋子里面漆黑一片,估计连老鼠路过都要适应一下,老爸给自己留下的房子很大,大的只有他自己,容不下别人。

第二天天亮,亚摩斯像想出去走走,天气不错,大街上人很多,亚摩斯买了一块面包,掰成碎屑,随手就喂了鸽子,压力很大,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压力,自己一个人,有稳定的工作,过着饿不死撑不着的生活,亚摩斯自己也知道比自己惨的人还有很多,但是他就是高兴不起来。

“看来你很寂寞”

声音从自己脑子里钻出来,亚摩斯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个家伙跟着自己,亚摩斯心里想着“我这么想事情你能听到吗?”

“当然能,因为这是我和你交流的唯一方式。”

亚摩斯笑笑“真可怜,附在了我这样的人身上,你闷坏了吧。”

黑影从他身上钻出来,虚无的气体披着黑色的斗篷,仔细瞧瞧还不全是黑色,里面透着点暗红。气体里具象能看清的只有一双红色眼睛。

野兽在他脑子里说:“用不用我给你找点有意思的事?”

野兽没等他回答就慢慢飘在了前面的一个女人身边,抬起了一只“手”拍了一下她的屁股,亚摩斯脑子传出了“嘿嘿嘿”的笑声。

女孩子反应很快,抬手就抽了亚摩斯一巴掌“流氓!”

亚摩斯揉揉脸看见阳光下的这个女孩,大大的眼睛,黑色的瞳孔里透着机灵,长长的头发绑着马尾辫,白皙的皮肤。苗条的身材背着大大的背包。

亚摩斯不好意思的站起来说:“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

女孩脸也红了“谁信啊,那么大力气。”

亚摩斯脸上脑子里又传来“嘿嘿嘿”的声音。

“那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弥补我刚才的不礼貌啊?”

亚摩斯看对面的女孩没搭话,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对面的饭店。

“不如,我请你吃饭?”

女孩没吱声,但是她挺了挺腰板:“予唯不食嗟来之食,况小人予之?”

“啥意思?”亚摩斯一脸的懵

女孩一笑说:“夸你好呢。”

亚摩斯一惊,感觉自己懂得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你这是原谅我了?”

女孩一笑,走了。

晚上,女孩一个人坐在公园边的椅子上,看着太阳一点一点落下四周的人越来越少,天气也越来越凉了,周围的温度一点一点降低,肚子也越来越饿,女孩渐渐感觉眼前越来越黑,晕倒了。

等女孩醒过来身上盖着毯子,面前是一杯热茶,茶香从杯子里冒出来,女孩看了一眼四周房子很大,不过很空旷,突然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发了疯的去找自己的背包,找了一圈看见自己的背包后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丢没丢什么东西。

“你醒了啊,你好像是饿晕的。”亚摩斯说。

女孩站起身背上包起身往外走被亚摩斯拦住“别着急走啊,怎么说也要吃点东西再走啊。”

女孩后头一看,桌子上摆满了食物,女孩舔了舔嘴唇:“那我就等会再走!”

亚摩斯看着对面慢慢悠悠吃着饭的女孩心想“怎么吃这么慢?她不是饿了吗?”

女孩吃饭虽然慢,但是量大,桌子上的东西一会就被清干净了,亚摩斯张着大嘴:“你这是几天没吃饭了?”

“两天半。”又等了一下“两天一大半”

“这么长时间,你出来没带钱之类的东西吗?”

女孩咽下嘴里的食物说:“本来是跟爸爸一起的,但是走散了,我自己找不到住的地方,就到处瞎走,最后就昏倒了。”

女孩左手插过来份牛排,慢慢用刀切成一小块,放在嘴里“味道不错,可能你是个好人,但是你怎么……”女孩脸一红,没继续往下说。

“那就是个误会,不过你这就认为我是好人了?”

“会做饭的都是好人。”

“你不会?”

“当然会了,从小爸爸就让我学做菜,爸爸也会做,做的好吃。爸爸还说菜做好了以后就能找个好郎君。”

“郎君是什么?”亚摩斯又是一脸的懵。

“就是你们说的丈夫、老公啥的。”

“哦。”亚摩斯想起了今天上午的事“还是接着说说你吧,你说你跟爸爸走散了,他有什么特征吗?比方说身高、胖不胖?有没有胡子什么的?”

女孩摇了摇头“爸爸不胖的,很高没有胡子,在这个地方很好认的。”

“那你不也是没找着?”亚摩斯顿了顿:“那你现在也没有住的地方吧。”

女孩点点头,大大的眼睛看着亚摩斯。

亚摩斯都被看的不好意思了,好久都没人这么看他了

“那你住对面旅馆吧,便宜,记得有事喊我。”

女孩“……”

女孩小小的身子拖着大大的行李一步一步往外面挪。亚摩斯站在一旁看的起劲:“你叫什么啊”

女孩答道:“夏思萱。”

“名字真好听,我来帮你拿吧。”亚摩斯抬手去拿行李正赶上夏思萱转身弯腰找东西,亚摩斯脑子里传来了“嘿嘿嘿”的声音。

“不好,要坏事。”

野兽慢慢从亚摩斯身上冒出来,抬手对着夏思萱后边又是一下,然后就消失了。夏思萱一惊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把长剑,架在了亚摩斯脖子上,满眼的怒火。

“我说是误会,你信吗?”

“你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