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珍贵的联系

  • 散落的天堂
  • 行不更
  • 8553字
  • 2014-11-29 22:47:30

乔治(绝殇)跟着卡尔去了他的临时基地,听卡尔说,这是他的团队的一个补给点,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了但是却可以做他们俩个人的大本营,而且说的时候卡尔一点表情都没有

“好了,现在带你参观一下吧。”卡尔说

大本营从外面看是一座不起眼的平房,但四面环山,选这个位置是防止受到袭击时进行躲避,进了屋,里面和一般的家庭差不多,但是在沙发下面有一条暗道,卡尔打开暗道,下去,并示意乔治进来,乔治也跟着下去。

下面与上面截然不同,房下下面是一个走廊,相互连接但不紧凑,卡尔说这些房间都各有用处,而且每一堵墙都是纯铁做的,这样有利于阻挡怪物的攻击,因为怪物最害怕银器和铁器,所以才用上了纯铁这种材料,在房间深处,还有一个阴暗的屋子,乔治看了看说:“这门好像比刚才看的那些都厚一些。“卡尔一笑:”好眼力,这扇门的材料不止只有纯铁,好有高密度水银,不过,最重要的是,这里面还有一种很特殊的材料。说这卡尔慢慢把绝殇腰上的匕首抽了出来,看了看,突然瞪大了眼说“我杀了你!!”乔治吓得一激灵,准备拔出另一把匕首格挡,可卡尔手中的匕首却从手上飞了出去,吸在了门上。

“怎么回事?“

卡尔拍了拍手说:“这扇门是路西法当年带领百万魔军攻上天堂时,大天使米迦勒为了挡住他们,请求上帝赐福的守护石,后来路西法冲破守护石,天石堕落人间,但神力却丝毫没有受损,反而还有些加强,而且还和人一样有很强的辨别性。现在我倒是觉得这不像是为了对付路西法用的,倒好像是专门为人类订制的。“

“那你刚才是真想杀了我吗?”乔治说

“没办法,给新人做示范习惯了。”卡尔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了,这些房间安放在走廊两侧可是别有用意的!”

出了房间,卡尔对着乔治说:“希望你能从朋友消失的阴影中走出来,因为我们又有了新单子。有人给咱们找了个活干。

“没问题的。我已经调整好了我的状态。”

“那好,这个给你。”卡尔递给了乔治两把银匕首“你该换个武器了。”

乔治接过匕首,看了半天,换下了原先的匕首放在了腰间,动一动,明显重了不少。问道:这是什么材料做的啊?“

“这可是纯银的,咱们这里就这两把,可要省着用啊。”乔治满脸的心疼。

“咱们走吧”

几天后。

“嘿,布鲁斯,好久不见啊。“卡尔和布鲁斯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这位是?“

”这是乔治,是我的新搭档。“卡尔说

乔治友好得向布鲁斯招了招手。细细一看,布鲁斯的年龄大概已过中年,但从表面上来看,身体好像还不错,满脸的慈祥,布鲁斯对着乔治笑了一下

“他可是个嗜酒如命的家伙。“卡尔介绍道。

“你原先的那些人呢?”布鲁斯说。卡尔低声不语,半响说道:“这里出了甚么事了?这么着急叫我过来。”

布鲁斯点了点头说:“这个镇子有一座房子不太对劲,周围人都有所察觉,你们去看看吧。“

“什么问题?你去看过了吗?”

“没有”

卡尔一惊,盯着布鲁斯看。

“看什么,这是小子们该干的活。”布鲁斯把脸扭在了一边像小孩一样。卡尔无奈的耸了耸肩

场景一转,卡尔和乔治已经到了房子门口,门前高树成片,时不时还有几只小鸟飞过,阳光从树林里照了下来,直射房门,卡尔敲响了门。

出来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见了卡尔和乔治说:“请问找哪位?”

卡尔说:“您的房子很漂亮,我们想参观一下,当然,不会白白参观的。”男主人点点头让开身子,卡尔和乔治走了进去,进了屋子,男主人走在前面,卡尔和乔治走在后面卡尔对乔治使了个向上的手势示意他一会去二楼搜查,乔治点了点头。他们路过一个房间,房间放着一大一小两张床,柜子上面摆着张照片,是房主一家人的合家照。“您孩子真可爱。”乔治说

“谢谢”男主人回答

男主人把他们领到客厅,给他们上了一杯水,卡尔拿起水杯对着房主坐下,给了乔治一个眼色。

乔治脱下外套说:“我想去一下洗手间可以吗。”

“当然可以,厕所在二楼……”男主人说到一半,卡尔抢话说:“让他自己找。”

上了二楼,二楼是客房和洗漱间,房子很大,显得走廊更加的幽长,乔治掏出了腰间的匕首,银白色光芒在走廊中一闪,乔治胆子大了一些,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突然,乔治听见前面的浴室里有些动静,乔治慢慢的靠近了浴室。浴室的门关着,但挡不住声音的传播,乔治吸了口气,撞开门闯了进去,四周一看,里面什么也没有。

——可能是自己听错了。

乔治叹了口气,转身打开了水龙头,水龙头里的水缓缓流出,是水,不过,是红色的,接着浴室的门就被重重的关上了。

楼下的卡尔这时候正和房主人说的高兴,突然听到楼上有打斗的声音,卡尔猛的站起身,跑着上了二楼,打开浴室门,看见乔治坐在洗手台下面,匕首飞到了一边,卡尔快速捡起了匕首,把乔治扶了起来,房主正好赶到,卡尔看见正在发愣的房主又看了一眼乔治淡淡的说了一句:“小心地滑。”

作别了房主,卡尔问乔治:“你在楼上都看见什么了?”

乔治说:“我听见浴室里有声音,然后就去看了一眼,接着浴室的门就被关上了,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卡尔满是怀疑的看了一眼乔治:“哦,这样,匕首还你。”卡尔手拿匕首,匕首刃冲着乔治,示意让乔治拿走,乔治看了看,准备接过去,在手快要和匕首的金属部分接触的那一瞬间,乔治一下子弹了出去,之后像是被粘住了一样贴在了房前的树上。卡尔握住匕首挡在了乔治身前说:“谁!”

“是我。路西莱尔”

“镇子里的天使?”

“对”

“天使没一个好货。”说着另一只手掏出手枪“你来这里干嘛?”

“我是来这里找天堂的。”

“是吗?那就去找啊?干嘛对他下手。”

“你看不出来吗?你朋友被东西附身了。”

“我知道,我正准备要驱逐他。”

后边的乔治听了,变了一个声音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卡尔用匕首对着乔治停了一下说“你别告诉我这么大的声音就是关了个门,现在离开这个人的身体。”

路西莱尔依旧用自己的神力压着乔治说:“真聪明,那你想怎么做呢?和那个鬼商量商量?”

“怪物怕铁器和银器,只要我把匕首放在它身上让他接触就可以。”

“哇哦,人类的智慧。的确这样可以驱逐他身上的鬼魂,可那魂跑了之后你怎么办,不如直接干掉宿主,一了百了。”说着,路西莱尔抬起手慢慢握紧拳头,乔治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啊啊大叫了起来。一声枪响,路西莱尔中了一枪,踉跄了几步,手松开了一下,乔治在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松手!”路西莱尔没管他,又握紧了手,又是一声枪响“快松开,要不然我就对准你的头了。”卡尔把手提高了一寸“你惹恼我了。”路西莱尔举起另一只手,卡尔贴在另一边的树上。

“一会再收拾你。”路西莱尔又一次握紧了手,力度越来越大:“再见了。鬼!”

突然,路西莱尔身边围了一圈火焰,是圣火,

“你好呀,小天使。”一个人影从树林里走出来,这人一袭黑衣,打了个招呼后,走近乔治说“好久不见啊。”接着就用食指点了一乔治的头,两人周围刮起了大风,乔治睁开眼说:“是你。”

“想我了吗?”黑衣人转过头对路西莱尔说:“小天使,你管得有点多吧。”

“是你管的多吧。我只是在履行我的职责。”

“真巧,我也是。”

“你不要让我出来,等我出来我一定把你抓回去。”

“那更不能把你放出来了,对了,天堂不是堕落了吗。”

“只是一部分”

“早晚的事,你知道上面在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你是什么意思?”

“回去再说吧。”黑衣人走在乔治身边时说:“我请你喝三年的木桶朗姆酒。”乔治看着黑衣人,越发越觉得眼熟,接着说道:“我是不是见过你?”黑衣人一笑:“你没见过。”

“啪”路西莱尔和黑衣人一起消失了,房前又只剩下卡尔和乔治两个人

“回去吧”

“好。”

夜晚,又是那房子,在一个房间里,女主人睡的正香,摸一下身边的床位是凉的。女主人猛地坐了起来,见男主人站在窗前,端详着什么“亲爱的,干什么呢?”

“一会你就知道了”

男主人慢慢走近女主人,月光透过窗帘照在了男住人身上,男主人的脸是冰冷的,男主人的手,拿着的是家用水果刀,“来吧,亲爱的”男主人一手掐住女主人的脖子,另一只手举起刀,凶狠的眼神看见了女主人的眼睛,眼神中流露出绝望和惶恐,男主人渐渐的变得不安,最后,将刀插在在了自己身上“快走,别回来,那家伙没死。”

——对不起,安娜,我说过要照顾你的,现在做不到了,不过,我……

男主人倒在地上换来了一个平静的夜晚。

与此同时,路西莱尔坐在一个昏暗的房子里,身边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杯朗姆酒:“你把圣火熄灭,不怕我杀了你吗。”

黑衣人慢着步,走了进来“如果你真想那么做早就动手了,更何况,你还奈何不了我。”路西莱尔生气地捶了一下桌子,从身后拔出剑,刚走了两步就像被什么锁住了一样,一动不动。

“这是人类的巫术,虽然麻烦,但挺有用的。“黑衣人拿起酒杯,接着说道:”你从来没怀疑过天堂上的人对你有所隐瞒吗?“黑衣人拿起酒杯在路西莱尔身边撒了一圈。巫术解开了,路西莱尔活动活动身子说:“其实从詹姆斯第一次叫我安德时我就起疑了,因为他叫我时很亲密但我之前从未见过他。”

“那你去找成天叫你安德的那个人吧,他没准知道什么。“黑衣人说

“啪“路西莱尔消失了

黑衣人嘴角一歪,坐在了凳子上,喝了一小口朗姆酒说:“这小子,还像那时候那么着急。“

在一片不知名的树林中,詹姆斯身上泛出阵阵红光,他身后翅膀的白色已经褪去,变成了一片深灰色的阴暗。自从詹姆斯堕天之后,尽管他的神力在点一点的消失,但完全堕落的天使,神力会强大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就在刚刚,詹姆斯拧断了一个用来修补天堂的候选人脖子,他的灵魂本来应该飞升天界,修补损坏的天堂,但却因为被堕落天使杀害的缘故不得不下了地狱,詹姆斯把尸体扔在一边,转过身,说:“好久不见,路西莱尔。”

第二天,卡尔和乔治又回到了这里,看见女主人刚刚接受过调查询问,呆坐在那里,卡尔走了过去说:“你丈夫的事真令人感到惋惜”

“没事,都过去了。”女主人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其实我想问您丈夫死前有甚么不一样的地方,比方说行为,举止或者。”卡尔停顿了一下,眼睛死死盯住女主人接着说道:“或者说了些什么。”

女主人听后表情一变,大怒说:“我丈夫死前什么都没和我说,现在我想休息,不想见客,请出去。”

女主人下了逐客令卡尔和乔治没办法只好先离开,等出了门卡尔忽然想起来布鲁斯曾经说过房子周围的人都觉得房子有问题,而房主却没有察觉,而之前的谈话中,女主人很明显有所隐瞒,于是,卡尔便决定从房子周围开始调查。

调查方向并没有错,经调查,房主丈夫死的可疑,而且当提及男主人生前说过什么时,女主人闭口不谈神色慌张,而且从邻居口中得知他们结婚多年并未有过孩子,但从房间布局来看这很明显这不成立,于是他们开始怀疑这屋子里的魂和这一切的所作所为是他们的孩子为了复仇才对家中人痛下杀手。卡尔和乔治得出结论后很快达成共识,决定今夜就对这件事情,做一个了断

夜晚,卡尔和乔治又一次潜入了女主人的房子中。卡尔对乔治说:“当一般的魂出现的时候,会先和你交谈,要想办法和他沟通,争取直接超度他的灵魂,让他升天,但如果魂要强行攻击”卡尔递给了乔治一把手枪“这把枪的子弹有铁和盐的成分,可以暂时打散鬼魂的形体,但持续不了多长时间,你需要在这段时间里找到与死者鬼魂有一定联系的物件,毁掉,这样才会完全杀掉亡魂。”乔治接过枪,放在腰间,和卡尔一起走了进去。

房间二楼,女主人坐在床上,翻开了自己和家人以前的相片,第一章是自己的小儿子吃力的蹬着自行车,丈夫在后边稳稳的扶着。他们在笑着,笑得很开心。第二张是一张全家福,可是这张照片却让女主人眼角流下两行泪水,他的哭泣,并不是这段回忆的珍贵,而是为曾经所拥有的一切。

——“不,现在你依然拥有“

女主人听到这声音,吓了一跳,四下寻找,看见自己的丈夫站在窗前,他满脸惨白,身子比之前整整瘦了一圈,眼睛中充满了血丝,腹部有滴滴鲜血流了出来。

“约翰,你没死?”

“不,我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并不完整。”

女主人刚准备张口说些什么,只听一声枪响,男主人哀嚎一声消失了。顺着枪响,卡尔重新填好子弹,乔治从后面钻了出来说:你丈夫死前有没有留下什么和他有关联的东西,把它交给我,我来处理它。“女主人回答道:”我丈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不过,他倒是经常和我一起翻这部影集。“女主人将影集递给了乔治

“就是他,把影集毁了我们就能消灭一个,这样情况就对我们有利多了。”卡尔说

乔治点点头,四下寻找,房间里靠墙的位置放着一台缝纫机,缝纫机旁边有一小瓶润滑油,那是缝纫机出现故障的时候用来润滑用的。女主人是一个贤惠的妻子,在早些年的的是时候女主人就是用这个给他的两个孩子缝补了一件又一件美丽且饱含爱心的衣服,时间的推移,让这台机器上布满了岁月的锈迹,失灵时就用润滑油擦一下,所以,放在那里也是正常的。乔治拿过润滑油洒在影集上,枪对准影集利用子弹发射时的火星点燃影集。一声枪响,女主人看着影集。影集上的火焰映在女主人的眼里,但却烧在了心上,合上双目,又一次泛出泪光。

——“你毁了我们的回忆”

卡尔和乔治听到声音吓了一跳,男主人突然出现站在了女主人身边,用手摸着女主人的头发,帮她拭干泪水说:“那一年我们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他们就像是上帝赐予我的恩惠,于是我花光了积蓄买下了这一套房子。为的就是能让他们感受到幸福。”男主人握住女主人的手,扫了一眼房间。“后来,孩子们长大了,大儿子汉森勤劳聪明,乐观开朗,而且还特别明白别人的心意,这样的孩子将来一定会很快乐的。小儿子马克虽然小但却天真可爱,就在小儿子六岁时,我给他买了一辆自行车,为了庆祝,全家人出去郊游,那一天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而噩梦也是从那一天开始的。那天郊游回家,回家时房门开着,出于安全,我随手拿起当时我用来园艺剪树枝的剪刀进了屋子。屋子里很黑,而我为了怕里面屋子里有坏人而惊动他就没有去开灯,当时我走在前面,孩子们跟在后面,一开始并没有什么,而上到二楼的时候,路过浴室,一个黑影蹿了出来,汉森反应快,跟了过去,但毕竟还没成年力量不及那个人,那人一用力,汉森的头就磕在了洗手的池子上。”

卡尔表面上听着。心里却在想,当时附在乔治身上的魂,可能就是他的大儿子汉森,接着看了一眼乔治,刚好乔治也在看着卡尔,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点了点头

“马克年纪小,没经历过多少事情,坏人把我的汉森摔倒之后,又绑走了他,我追了过去,追到楼梯拐角时,那个人想让我放了他,不然就把我的孩子扔下去,当时我救子心切,什么也没想就答应了,可他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直接将我的孩子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当时我气疯了,大脑一片空白,然后等再我回过神时,他已经被我杀死了”

话音落下,屋子沉默了好长一阵,房间里每一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事,不过他们都在心底里为这段不幸的回忆而悲伤。

——“你拿走了我的命。”

幽幽的声音在屋子里飘荡,一股恐怖的气息布满了整个房间,卡尔和乔治背靠着背,掏出枪,四下巡视,随时准备把子弹发射出去。

“当黑夜遮住了白昼的光明,你是否有些许畏惧,记住,不要害怕,不要担心,夜幕的到来是大死神的降临,冰冷是他的温度,黑暗是他的形体,闭上双眼投入死神的怀里,寒冷的感觉将会温暖你,来吧,来吧”

“这是只有怨魂才会唱出的歌曲,着意味着将要有人永远的与这个世界告别。”卡尔说

当黑夜遮住了……。哪鬼魂一遍又一遍的唱着自己的歌曲,乔治开始慢慢的发抖,虽然他之前有过遭遇怪物的经历,但是他对这种事相关的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强大的心理压力正一点一点击溃了乔治的心里防线。

“没关系的。这次我们一定会回去的,做了他就对了,还有你可别忘了我们的聚会呀。”卡尔转过头,给了乔治一个温暖的眼神

回忆,像翻开的书,一页一页都历历在目,刚刚到布鲁斯家的时候,乔治偷偷喝了布鲁斯珍藏了多年的朗姆酒,后来被发现时被布鲁斯一通大骂,乔治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着,最后,多亏卡尔过来圆场,卡尔对乔治说:“等事情办完了,就请你喝酒。”乔治回答:“我要和朗姆酒,不到年头我是不会喝的。”“好,到时候咱们拼酒喝。”“那你可碰见对手了。我可是千杯不醉。”卡尔笑笑,默不作声,转过身,偷偷的说:“我才是真正的千杯不醉。”

乔治想起这些,停止了抖动,仍旧保持着警惕,一抬头,看见一个陌生的面孔。“在那里!”

男主人看见房间里多了一个人,男主人定睛一看,是当时的那个强盗,男主人将形体隐身,突然出现在强盗身边,一把拽住强盗的脖子,用力一扔,强盗飞了出去,但飞到半道就消失了,男主人见状,随即也没了影子,之间两人隐身后,家具则在空中乱飞,然后两个人又突然出现,只不过男主人被摁倒在地,强盗掐着男主人的脖子,之后一用力,男主人就消失了。

“约翰。”女主人大叫,强盗听到声音又一次消失,然后出现在了女主人身旁,手上多了一把剪刀

“我认识那把剪刀,是当时约翰杀死他时用的。”女主人喊道

“我既然没让他杀了你,那就让他无力的看着,就像当时我杀他儿子时那样。”强盗手掐着女主人的脖子,脸上布满了胜利的笑容,几声枪响,强盗疼了一下,消失了。

卡尔趁着强盗形体被打散时,拉着女主人向房外走,没走两步,强盗突然挡在了他们身前,“形体怎么恢复的这么快。”卡尔将女主人挡在身后,开了一枪,强盗见卡尔开了枪隐身消失,子弹把门穿了个洞。“乔治,把她送出去。”

卡尔重新装上子弹,看了一圈,突然将枪对准乔治身后:“在你身后。”

强盗出现在卡尔身后说:“你怎么能看见我?”就在这时乔治拔出匕首,将强盗一条手臂砍了下来。强盗踉跄着后退几步,充满血丝的双眼紧盯着卡尔和乔治。

乔治把女主人安顿好,和卡尔站在了一边,说:“这屋子咱们可能出不去了。“

“不,会出去的。”卡尔一边回应,一边看着强盗正在慢慢长出的手臂

“乔治,把匕首给我一把。”

乔治把匕首递了过去,“你想怎么做?”

卡尔没有管他,只是说着一会让乔治只用刀攻击,不要造出致命伤。乔治点了点头,把枪放在腰间,另一把匕首攥在了手里。

强盗的手已经长了出来,只不过在新生的手里多了一把剪刀。

“你们来吧。”强盗说

“原来是这个意思。”乔治心想,之后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手中匕首看向腹部,强盗一躲,看准时机,把手上剪刀扎想乔治后脑,乔治见状,后退一步,把手上的匕首甩了出去,强盗隐身消失,匕首扎在对面的墙上,在离乔治不远处,强盗又一次出现,好像在学乔治一样,把剪刀向乔治飞去。“乔治,接着!”卡尔把匕首扔给了乔治。乔治接过匕首,用力一甩,剪刀和匕首碰在了一起,就在弹开的一瞬间,几声枪响,剪刀被子弹打出了几个洞。

一声惨叫,强盗消失了。

两人松了一口气,卡尔把枪收了回去,乔治捡回了自己的匕首。

——真是默契啊。

强盗突然出现在卡尔和乔治中间,很明显强盗受了伤,受了很重的伤。强到把乔治推倒在一边,用手掐着卡尔的脖子说:“这把剪刀确实和我有些联系,不过却杀不了我,你很棒,你真的很棒,不过那也难逃一死。”强盗手加重了力度“啊!”强盗后背疼了一下,转身一看,乔治正准备飞出另一把匕首,强盗消失,出现在乔治身边,抓住乔治的手腕,用力一压,乔治摔倒在地,匕首飞了出去。乔治因为刚刚摔得的那一下,头有些发晕,缓了好一会才看见强盗在自己眼前,又看见身边放着一把枪,以为看到了救星,拿过枪,子弹没打出来。

“没子弹了吧。”强盗又一次摆出了那胜利的笑容

强盗身后,是窗外明亮的月光,附着几点星光,夜空下,似一幅画卷。

“死前看一回也值啊。”乔治心想

乔治呆呆地看着外面,也没想看强盗怎么把自己弄死,只是看着外面,外面悠悠飘来一朵乌黑的云。

“临死前再看一眼月亮都不行,真是讽刺啊。”

突然一阵雷声,雷声震碎了玻璃,房间里的人都看着窗外,刚才的好景色已不见了踪影,只有一大片乌云,云中,有几道蓝光穿梭。

一道雷电,打在了乔治身边,这雷光像是有意识一样,仅仅是震飞了乔治。接下来又是几道闪雷,都有目的性的像强盗劈去,不过每回都被强盗躲开。

乌云渐渐散了,月亮又要跑了出来,一大片乌云只剩下了最后一块,而雷声这回也异常的大。

——最后一次

“如果我躲过去,我就把你们全杀了。”强盗胜利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不可能,不会再有那样的事情了。”男主人突然出现,从后面抱住了强盗,强盗隐身,可因为男主人死命抱住,没跑出去

——对不起,安娜,我说过要照顾你的,现在做不到了,不过,我爱你。

那时没说完的话,是这个。

一声巨响,雷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卡尔喘着粗气向女主人走去,走了两步摔了一下,女主人扶起卡尔

“你没事吧。”女主人看见卡尔满脸惨白,汗水打湿全身,还有几滴从头发上掉了下来

“没事。”卡尔挤出了几个字

——妈妈,爸爸和哥哥都走了

声音又一次打破了宁静,一个小男孩出现在女主人面前

“还有一个。”卡尔下意识把女主人向后退,拔出手枪,眼中有些模糊,随意开了一枪,打在了房顶上,然后,晕倒了。

“妈妈,你又要什么都没有了。”小男孩说

女主人摸了摸左胸口说“不,其实我一直拥有。”

小孩后退了几步,形体上长出了翅膀,然后化成一束白光飞走了

乔治看见外面的光束说“可算完事了。”翻了个身,睡着了

一个星期后

乔治拎着包向前面走着,卡尔在门口和女主人道别,临走时卡尔问:“你知道杀死鬼魂的方法就是把与死者有关联的东西毁掉就可以吗?”

“现在知道了。”

“可为什么你家里人却没事?”

女主人抬起头,看着天空,云中好像有三个人影在向他招手,女主人一笑说:“因为他们都在我的心里。”

卡尔点头,转身离去,看了看刚才女主人看过的云彩,感叹的说道,“在人间的日子真好。”

卡尔向前走着,乔治向他招手,卡尔做出了回应:“还欠他一次聚会呢。”

而乔治身后,出来了一个穿风衣的人,接着就听“啪“的一声消失了

“不”——无力的声音

——你永远在我心里,才是人之间最珍贵的联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