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星夜下的守望者

  • 散落的天堂
  • 行不更
  • 3443字
  • 2014-08-17 20:24:52

绝殇带着安德的尸体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只知道这个地方已经远离了王城,离开了那满是悔恨的地方。最后,绝殇把安德葬在了个依山傍水的地方,拿走了他的剑,在他的墓碑前站了一会,写了几个字,独自的走了。

绝殇走了一阵子,看见一间酒吧,找了个空位子坐下,喊来了服务员:“你们这有酿造时间超过三年的木桶朗姆酒吗?”服务员冷笑着回答:“我们这里地方小,只有老板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劣质伏特加,陈酿七天,保证喝不死人。”

绝殇有些尴尬“那来一杯吧。”

服务员转身走了,走的时候偷偷的冲绝殇竖起了中指。

绝殇闲着无聊,旁边一个戴帽子的人正在和另一个人说话,引起了绝殇的兴趣,戴帽子人对一个人说“你知道吗,古堡又出事了。”

“啊,又出事了,这都第八个了,政府该采取措施了吧?

“政府好长时间没出动静了。他们也不敢管。“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不过。这种玩意控制了这个城市的十字枢纽,袭击过往的人,以后路过可要小心点“

绝殇听得起劲,心想是什么东西连政府都不敢管,让人怕成这样,于是竖起耳朵又听了一会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戴帽子的人四下看了看,低声说:“是吸血鬼。”

绝殇听了,没板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对着戴帽子的人说:“世上哪有这种东西,只是你们以讹传讹罢了。”

戴帽子人听到绝殇的质疑,脸顿时就红了。大怒说:不信你就去城外五公里的古堡看看,绝对够让你长见识的了。“

“好,去就去。”绝殇起身就要走,却被刚才谈话的人摁下,那人说:“兄弟,别着急,那东西晚上才出来。”

黑夜,绝殇独自一人走向了城堡,不远处的高山上传来阵阵长啸声,树叶在风的鼓动下沙沙作响,今天的月亮很大很亮,有点像那天的晚上。

那时候,他正执行这一次刺杀任务,目标是新来的商业大亨史蒂芬·菲尔格勒。在他刚刚潜入猎物房间的时候,看见猎物正在熟睡正准备下手,就见被子猛地被掀开,一把剑飞了出来,剑锋直对绝殇,绝殇见状赶忙躲开,那把剑剑锋一转又冲向了绝殇,绝殇双手持匕首格挡,顺势退到了房间门口。

——这家伙,不简单。

床上那人慢慢坐了起来,身上的风衣随着窗口的风缓缓摆动,剑刃指向地面:“怎么才来?我都要睡着了。“

绝殇见有埋伏,出门就跑了,床上那人一笑,回到了床上,又一次盖好了被子。

不知不觉,绝殇靠近了古堡,回了回神,走了进去

走了半天,不见半个人出现绝殇心想那些人的对话可能是错的,但多年的刺客心里告诉他“你上套了“

绝殇回头看了一眼天花板,只见一个人和一群蝙蝠在上面倒挂着,虽然看不清脸,但还是能感觉到他恶狠狠的眼神。

突然,绝殇感觉不对劲,拔出匕首向后方砍去,那人一下抓住了绝殇的手,绝殇见状,飞起一脚,踹到了肚子上,那人后退了几步,露出了牙齿。

——那不是人类的牙齿

“我靠,真是吸血鬼啊!“

天花板上的那个见自己同伙不占优势,往下一蹦,扑倒了绝殇,绝殇的匕首飞了出去,天花板上的人张嘴就咬要绝殇,绝殇一使劲,翻身把它弄了下去,然后一个右勾拳打歪了他的下巴,起身,拔剑,后砍,一剑插在了刚刚要偷袭他的吸血鬼。吸血鬼当场倒地。其实对于绝殇的这一刺并不奇怪,绝殇天生就对声音和气味的灵敏度特别高,又是多年的刺客,所以一下就可以感觉出来有什么东西靠近,而且身手不凡,当然可以一剑击杀他。

另一只见自己伙伴倒在了地上,就想要跑,绝殇把剑拔了出来说:“惹了大爷之后想跑,没门。”就追了过去,可谁知刚走没几步,就被人从后面抱住,回头一看,是刚才被刺杀的吸血鬼。

——他不是应该死了吗?

很显然他没有,那只吸血鬼疵着牙想咬他,绝殇一手拽着他的头发不让他咬,一手拿着剑找攻击的空隙。另一只看绝殇又一次被牵制住,又跑了回来,绝殇一提剑,插在了他肩膀上,急走几步,钉在了身后的柱子上。局势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敢乱动。

挣扎过程中,看了一眼四周有多了好几只,心想自己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可他们并没有发起攻击,连抱着自己的吸血鬼也渐渐松开了手,绝殇定了定神,只见刚才围着自己的几十只吸血鬼站成了两排,中间坐着一人,那人的双眼泛出凶狠的蓝色直盯这绝殇,这双眼睛在其他吸血鬼身上并不多见,至少,绝殇没见过。

坐在上面的人说:“来谈一谈吧。“

绝殇见自己不占优势,先拖延时间再找机会跑出去才是上策:“好,想谈些甚么?”

“首先,你先把我手下放了。”

绝殇一看,自己的剑还在那家伙肩膀里插着呢,可能是刚才一紧张,忘了。“不好意思啊!”绝殇对那只吸血鬼说。

那只吸血鬼白了他一眼走了。

“绝殇刺客,您大闹镇王殿的事迹我早有耳闻,我是这里的首领克劳德。”克劳德向后面招招手。后面走出两人是今天谈话的那两个人。

“看来是你引我过来的。“绝殇笑着说,但手中握了一下剑

“是我引你来的没错,但事情是真的。“

有人从两旁抬出了三具尸体。

尸体口眼大张,多处擦伤咬伤,手呈爪状,指甲里有泥污血迹,身体发白,脖子上有咬痕,是动物的咬痕,但有两个齿痕特别的深。绝殇伸手推了推尸体的脖子,充满了弹性。

“这是你干的?“

“不,是一群粗鲁的野蛮人,本来他们做什么我们都不会管,现在竟然想利用人类消灭我们,这我们就不能不管了。”

“告诉我这个干嘛,那是你们的事。“

“因为你有能力,我前一阵子听说刺客绝殇不做了刺客改行当了良民。这个镇子里的人很可爱,一旦开战两败俱伤不说,还会伤及无辜。剑侠安德·莱人称侠义,虽然他已经死了,但是他好朋友就没有什么想法?”

绝殇闭起双眼,挚友的脸又一次显现出来。

绝殇连跑带颠的跑回了临时的大本营,一个废旧的木屋,找了个地方坐下,长叹了口气:“今天还真背呀。”

“是吗!我过得还可以。”

绝殇拔出匕首向发声处看去。那里站着一个人,那人身上的风衣随着风缓缓飘荡,手里抱着一个大木桶。“我这里有三年酿造的木桶朗姆酒,来一杯吗?”

“我更喜欢自己喝。“绝殇冲了过去。那人见状一转身,躲过了绝殇的攻击,把酒放在了屋内,顺势拔出剑来。绝殇见他躲过了攻击,反手一刀,那人急忙做出格挡动作,“咯噔”两人兵器碰在了一起。

“你真厉害,我竟没察觉到你跟踪我。”绝殇另一只手朝他后脑砍去,那人一弯腰,抽了出兵器,绝殇扑了个空,趁着空隙,对准绝殇的头,向下一劈:“你当然察觉不出来,因为我根本没跟踪你。”绝殇见状,双手十字交叉,剑卡在了两把刀之间。“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那人将腿向对方腹部踢去,绝殇左手格挡,右手把剑甩到了一边,两人成对峙姿势站立。“很简单,山里只有这里可以做避难场所。“

“那我回雇主家呢?“

“你不会回去的,因为一旦你回去就相当于自投罗网,你这回杀的是个大人物而且还失败了,你的雇主肯定不会保你,所以你肯定不会回去的“

“我要杀了你,我现在这样全都是因为你!”说完绝殇将左手的匕首扔了出去,直奔那人的面门,那人反手一挡,接着一个转身砍向绝殇,绝殇忙用右手的匕首挡住,此刻那人大喊:“你知道吗!你要杀的史蒂芬先生是带动这个小镇经济的希望,这些你都知道吗!”说完他右手拿剑与绝殇僵持着,左手攥拳打向绝殇脸上,绝殇没料到有这一招,挨了一拳。踉跄向后退了几步。手中的匕首飞了出去:”要你多管闲事,给了你多少好处啊!”

“他一分都没给我,我自愿的。”

绝殇听后大惊说:“希望?还是镇子的希望?”绝殇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我就是信了这个才变成这样的。入世未深的小子,我告诉你,希望会带来期望,而期望却会带来失望的死循环,我看见你这样子我就不爽,什么打抱不平?什么都没经历过就敢天天这么嚷嚷,你不配!”

那人听后提着剑,一步一步走向绝殇,绝殇也走了过去想给他一个漂亮的右勾拳,那人把剑往地上一插,伸手一挡,然后另一只手朝脸上打去,绝殇又挨了一下,接着他又用膝盖连撞了几下绝殇的肚子,然后用力一抡,把绝殇甩飞到了一边。他提起剑,剑尖指向绝殇说:“不要以为只有你经历过伤痛。”绝殇看了一眼他的脸,冰冷的让人恐惧。

那人长叹了一口气,把剑收了回去,走向门口,看着门外的月亮说:“如果我看不到明天灿烂的朝阳,那我就去守护今夜皎洁的月光,也许你是对的,希望与失望之间,就是无限的死循环,可正因如此,才构成了每给人生命的不平凡。如果说上帝真的会给每人一次机会重新选的话,我想,还是选择美好希望的人多一些吧!“

风轻轻地吹着,月光中他转过头笑着说:“你说呢?“

绝殇笑了笑,思绪回到了现在,睁开了双眼说:“我帮你们,不过,不是为了你们,而是为了好友。”

“好,痛快,狼人藏在你来时最高的山上,我会派人送你过去。你不用做什么,你只要偷偷潜入看看他们的动向就好。”

“易如反掌。”

克劳德一挥手,身后飞来大概有上万只蝙蝠,蝙蝠们嘴里叼着绝殇的衣服,飞走了。

——如果我看不见明天灿烂的朝阳,那就去守护今晚皎洁的月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