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终章

  • 散落的天堂
  • 行不更
  • 8384字
  • 2017-10-11 11:22:19

“路西莱尔,发生了什么?”乔治问。

“我前一段时间去了一趟花镇,你猜那里变成什么样子了!残垣断壁,花和土地都没了踪影,只剩下一片沙漠,人都走光了,如果不是我之前去过那里我都不相信那里住过人!那样的破坏人类根本做不出来!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镇子毁了还能躲过天堂眼线除了你就没有别人!”路西莱尔说这话的时候都已经喊出来了。路西莱尔停了一下放慢了语气“塞茜莉亚呢,你把她藏到哪里了。”

“我记得我刚到花镇的时候真的挺喜欢这个地方的,但是说句实在的,那地方变成这个样子可真不是我做的!”

“那是谁?”

詹姆斯大笑了几声,笑声里透着嘲弄“就是你问我的塞茜莉亚啊!”

“塞茜莉亚现在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了,我还以为她动手毁掉村子的时候还会迟疑一下呢,没想她连到想都没想。但是她成为恶魔之后的破坏力到是很强,还很听话,真是白捡了一个好部下。”

路西莱尔手里的剑提到了詹姆斯的脖子上“你没听见我的问题吗。”说话的声音透着凌冽的狠。

乔治见过这个表情,那时他第一次见安德的时候和安德打了一架,安德也做出过这个表情,当时安德差点没把他打废了。

“在王城,现在应该是被抓住了吧!”詹姆斯一脸的不在意,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像是跟他毫无关系一样

“谢谢你跟我说,我会先杀你,再救塞茜莉亚。”

詹姆斯没露出一点的畏惧,“你救不了她的,那是堕天使的力量,纯净的力量只会害了她。”

詹姆斯轻轻夹着剑刃把它拿到了一旁“只有我能救她,更何况我只是想让你帮帮我。等你帮完我,我马上就把塞茜莉亚变回来。”

路西莱尔半天都没说话

“你没杀我,看来你是同意了。”

詹姆斯说“至于你乔治,我给你开出的报酬是事成之后我能保你安全离开。还可以复活你的莫妮卡!”

乔治一惊,眼睛里闪出了希望的光芒,但是随即又落了下去“你说的可能吗?”

“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做到的。”亚摩斯笑了一下,笑里透着得意

乔治看亚摩斯成竹在胸的样子“我信你说的了,但就咱们三个的话可攻不下王城。”

“当然不止咱们三个”

詹姆斯手搭在他们肩膀上说话就到了一座山的山顶处,山里传出来机器的奏鸣和捶打的声音,山谷两旁是两座巨大的熔炉,熔炉好像正在生产着什么。

“你们掏空了一座山”

“三座,还有那边的熔炉,熔炉里是恶魔与兽狮人的融合体,恶魔中最凶猛的战力,拥有恶魔的法力与兽人的身体。我就不信人类能和这种东西抗衡!我做这一切就是要用人类的方式打败他,用他当初击败我的方式回敬给他,没有法力的战斗,只有刀和剑!真希望他能准备得好一点,能让我酣畅淋漓的和他决战!”

天上突然暗了下来,就好像太阳落山之后的黑暗,三个人抬头一看,好几只黑翼兽正从他们头上飞过,黑翼兽上有几只狮恶人驾驶他们飞过

人类王城,巫师长站在耶克翰德瀑布前,身后站着一排巫师一同吟唱咒语,瀑布慢慢变得凝固显现出了一个城市的影子从瀑布的另一面出来了一支威武的军队,等军队全部出来瀑布又变成了另一个城市的模样变换了十二次,镇王殿里面王座的椅子都坐满了人,椅子两旁的人以前都是跟着盟主出生入死共同组建了歃血盟的将领,他们自己就是盟主最强的力量。

“镇王殿好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盟主从大门走进来,两旁的人都起身表示恭敬,盟主走到王位的正下方对着灵回口鞠躬敬意,其他人也都弯下腰对灵回口表达敬意,盟主穿过灵回口坐在王位上“歃血盟的将领,这次的战争不比从前,各位都肯前来看来是心里都有了准备。”

台下一人起身说道“盟主大人,当年是您主张把王国改成联盟,将土地一分十二分给了我们,让我们感受到了公平的对待,没有您,就没有我们今天!”

另一人也起身:“盟主,咱们都是经历过生死的战友,而且咱们都是有着共同信念的人所以当年我们才都聚在了一起,苦心经营二十多年,就是为这一战,现在这一战终于来了,我们怎么能退缩!”

这个人好像说出了屋子里人的心里话,屋子里一片欢呼声。盟主起身,屋子里的人很默契的静了下来。

“我懂了!”

盟主换上了一套新的盔甲,盔甲全身金色,盔甲上有拼接的细纹那是用龙和其他怪物皮肤做成的战甲,比龙甲坚硬但还比龙甲轻便柔软。大厅里其他人的战甲也是用不同龙的皮肤做成的,而且不止是他们,最普通的士兵配备的盔甲也是用了龙皮的材料,盟主披上披风取下斩铁剑走到窗户前,窗户外是一群泛着银色光的士兵列成六个方阵,盟主拔出剑对着即将出生入死的士兵说“就让那群自以为可以控制我们人生的家伙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我们的命运终将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

台下一片欢呼。

盟主撤回身“让巫师长给大家的武器盔甲祈福,给咱们的盟友发消息‘王城进入了备战状态,让他们多加小心。’”“还有,开战的时候让小可爱们也跟着参战”

塞茜莉亚现在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笼子里施了咒语,压制了塞茜莉亚的法力,身上还绑了巫师长带来特殊材料的绳子,魔物根本挣脱不开,塞茜莉亚的挣扎根本就是徒劳。

“你很痛苦吗?”塞茜莉亚面前的女孩问

“我不用你假惺惺的天天过来看我,我是恶魔,根本不会领你的情,等我出去,第一个就找你。”塞茜莉亚把自己的獠牙和黑色的眼睛都露了出来摆了一个凶狠的表情。

“可是我能感觉出来你很难受,问你一下,变成恶魔会忘记还是人类时做过的事情吗”

“不会。”塞茜莉亚的表情变得忧伤

“那我就知道你为什么痛苦了。”

“用你管!”塞茜莉亚又吼了她一声。

女孩并没有害怕,反而靠的更近了,最后索性把身子靠在了笼子上背对着塞茜莉亚。“我就坐一会,马上就走。”

詹姆斯这一边,路西莱尔坐在山谷边上看里面的狮恶人在里面忙活,火光照亮了山谷,鹰翼兽在头顶上飞来飞去。乔治走在到他身边坐下身问道:“想什么呢?”

“我在想,要是以前在这种情况下碰见詹姆斯我会当机立断,毫不手软,更不可能会跟他们妥协,但是没想到我现在为了一个女人竟然答应詹姆斯去攻打一个跟我毫无关系的城池。还默许了狮恶人这种违背规律的恶心生物诞生,你说,我这是怎么了?”

“可能你更像人了吧,人就是这样,总会头脑一热做些疯狂的事,然后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没考虑后果。”

“听起来好像很鲁莽。”

“是很鲁莽,有些人脑袋一热褪下了安逸的外衣捡起了乞丐的衣服,有些人放弃了好吃好喝过起了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接着再念两句口号就能有好结果,但是最后都灰头土脸的捡回丢下去的东西,像一只刺猬一样把自己包起来。”

“真可悲啊,既然开头和结尾都是一样还费这么多力气,可真是充满悲哀的一种生物。”

“是很悲哀,但是我很欣赏这样的人!”

“为什么?做的都是无用功做出来也没用啊!”

“因为我害怕。”

路西莱尔不解,他搞不明白乔治到底想说的是什么,路西莱尔理解不了既然做出来没有用为什么还要做?安于现状难道不好吗?无用的东西怎么做都是无用的。

天上飘过来一个蒲公英,乔治伸手把它接住把它埋在了土里“蒲公英的种子一直都在漂泊,风带它去哪里,它就飘向哪里,有可能到最后都没有一块土地能收留它,难道待在原先的土地不好吗?为什么还要随着风来回的飘舞?可能是因为害怕吧!害怕自己在垂暮之年回想自己的一生不会坐在摇椅上用拐杖敲地,说‘如果我当时敢搏一下的话那样了……我早就成了……’”

乔治看路西莱尔没懂,乔治说:“不着急懂,不过你要是想当人的话你已经入门了。”

几日后詹姆斯带着狮恶人军队开拔到了王城,詹姆斯看着眼前的王城,比他上次来的时候多了一条护城河,盟主骑着白马身穿金甲身后是一片兵阵一眼望不到尾。

“詹姆斯,我的儿,你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怜了,为了报仇你竟然去和恶魔为伍,在恶魔面前卑躬屈膝,哪还有一点王子的尊严?”

“我的尊严早在你杀了母后那天就丢了,现在我只想一心干掉你,对了!你说报仇?好啊!只要你肯自刎我就退兵,不再来你这王城,如何?”

“哈哈哈!”盟主笑了起来,笑的直不起腰来锤着马鞍“你觉得我死了你的复仇就完了?我命里注定有一场这样的战役,只不过我从来没想过我的对手竟然是你,我的儿子!”盟主坐直了身子“不过就算我的对手是你我也不会手软,我等了这一仗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了,这一仗我就是想告诉天上和地下,人类的命运从来都是在自己手里,永远不会被神灵掌控,今天就是我对神的宣战!”

盟主举起斩铁剑“战!”士兵也齐声大喊“战!”重复了三次,一次声音比一次高,身后护城河泛起半城楼高的水花,水花里有一个黑色的阴影,阴影慢慢变得越来越大,从水里钻出,瞬间就清倒了一大片狮恶人,詹姆斯大惊,忙叫部队调来鹰翼兽支援,可盟主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号令士兵进攻,歃血盟所在的战场就是屠夫的盛宴,不论是和人交战还是和龙都是这样,兵器受到过祈福对恶魔就有杀伤力,战况一下就变得对詹姆斯不利,詹姆斯正在寻找对策,盟主迎了上来“来吧!儿子!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老家伙,别得意!”

就在两个人打的正激烈的时候鹰翼兽和巨型人怪物也到了战场。

“撤回城堡,炸断桥梁!往回撤!”

盟主撤回城堡,天上鹰翼兽和盟主的怪物交战,斗的难解难分,大巫师站在城堡的最高处,吟唱咒语,城堡下的护城河变成了一道水墙,把城堡围得结结实实。

“耶克翰德瀑布准备好了没有?”盟主问

“准备好了,随时可以传送。”一个穿着黑袍子的巫师说。

“好,试探完实力就该正经八百的打一仗了,咱们能更换人手,以逸打劳,用车轮战耗光他们。对了!等我们走了之后再派一支部队去炸了他们的兵工厂,炸完就回来,那里人数太多咱们不占便宜。”

詹姆斯正在城堡外想怎么破掉城堡外围的水墙,就听见四面八方方传来厮杀声,詹姆斯看见盟主带着头冲在前面攻打自己部队后方。

“这是怎么回事!”

城堡外面又起了一阵厮杀的声音。

城堡里面路西莱尔和乔治正在寻找什么。

“喂!路西莱尔,詹姆斯让咱们来找公主你往那边走什么?”

“公主与我不相干,我只想找到塞茜莉亚。”

“可是你这么瞎走咱们已经迷路了啊?这里的格局和我上回来的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那咱们分头走,你走一边我走一边,谁也不耽误。”

“话是这么说,但是一人走一边真的好吗?你就不怕让人袭击?詹姆斯说这次的城堡里的士兵和之前的人类士兵可不一样,那可是屠过龙的!天使和恶魔都不敢吧!”

“少废话。”说完就自己选了一边,乔治摇摇头“跟安德一样,一条道走到黑!”

走廊深处传来路西莱尔的声音:“别拿我和那个人比!”

露西莱尔走了好多地方终于找到了被关起来的塞茜莉亚,露西莱尔看见她被绑成这个样子,用神力破坏了笼子割下绳索把塞茜莉亚救了出来。

塞茜莉亚一被放出来就攻击了路西莱尔,路西莱尔躲闪不及,稳稳地挨了这一下。

“塞茜莉亚你干嘛?”

“你为什么能破坏掉巫师的咒语?”

“天使用的是纯净的力量,只要我没被束缚住大部分的咒语还是能应付的。”

“好,那你就离我远一点。”

“塞茜莉亚,我有办法救你,跟我走吧!”

“少废话!我不认识你”塞茜莉亚转身就要离开,但是后背好像被推了一下,塞茜莉亚摔在地上,露出了獠牙和黑色的双眼看着路西莱尔。

路西莱尔把手放下,拔出了身后的长剑“抱歉了。”

战场上正打的火热,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城堡一处塌了一处就像是被削去一样

“怎么回事?”詹姆斯向城堡方向看去,一失神胳膊就被盟主砍了一剑还挑下了他的武器。

“儿子,在战场上走神可是会要人命的啊!”

詹姆斯被盟主的嘲讽,抬手对准盟主的胸口一攥拳盟主就好像让人推了一把一样被打下马,吐了一口鲜血,后面的士兵急忙接过盟主,盟主受了伤需要撤回王城,打出信号灯给城堡里面的人发送消息,但是很长时间耶克翰德瀑布的传送门都没有打开,杀戮还在四周,士兵接着发信号弹被盟主拦下“不用再发信号了,刚才城堡塌落的地方就在耶克翰德上方,现在估计已经毁了,我们回不去了!”

城内的大巫师长站在城堡之巅看着下面的人死杀没有丝毫动摇,后面一个女人把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公主殿下,您这是做什么?”

“让他们回来吧。”

巫师长叹口气“难道你不知道对于盟主来说现在守住城堡才是他最想看到的吗?”

“不止是为了我父亲,更是为了下面浴血的战士,我怎么能看着他们死在我的眼前?”

“要不也挺不了多长时间。”巫师长一弹手公主手里的剑就飘在了空中,任公主怎么拉都拉不回来“这一仗他是必输的,现在只是在拖时间,王城被攻陷只是时间问题,你父亲这样已经不错了,一般的将领早就在强攻下让詹姆斯拿下了。”

“我父亲这一生就未曾尝过败绩,他是这个国家的传奇,他是不会输的。”

“他确实是个传奇,但是再耀眼的明星也会有陷落的一天啊。”

公主向下望去,狮恶人将歃血盟围成了一个圈包在里面,狮恶人的人数越来越多,士兵眼看着就要全部倒下了。

“你父亲要不行了。”大巫师长说。

“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吗?”公主问

“保住王城的方法没有了,但是可以让你父亲再撑一会。毕竟战场瞬息万变,可能下一秒局势就不一样了。”

公主一听有转机“好啊,什么方法?我能做什么?”

“你本来应该在你二十岁的时候就会遇险身亡但是你父亲为了保护你硬是改了你的命格保护你到二十三岁,改了你的命运,使你的一生平安无祸,什么东西都伤害不了你,但是现在想救你父亲只能把你的命格改回来,到时候一切都会发生变化,你就会变得命运多舛,痛苦相伴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安逸的生活,奉劝你一句,你现在有的可能别人追求了一辈子都追求不到,你父亲本来就该在这场战役中阵亡,为他可不值得啊!”

公主说:“我是王女,士兵的生命和王亲贵族没什么不一样的,也需要拯救和希望,放他们进来吧,既然结局已定能救几个就救几个吧。”

巫师长看到了公主的决心没有推辞撤下了水屏障变成了一座水桥通着大门,城内的士兵看见自己屏障被撤下知道盟主还能救,备好了战龙大炮,掩护盟主进城。城外的士兵看见屏障变成了水桥就是想把他们接进城,带着盟主冲出包围,后面詹姆斯紧追不舍,跟着上了水桥。

天上乌云密布伴着阵阵雷声,巫师长吟唱咒语,天上数十道雷电劈下,战龙大炮也应声火力全开。

“狮恶人们,畅快的用你们的法力吧,游戏结束了。”詹姆斯说道,接着就有无数的火球朝向城堡打去。

“你们休想。”巫师长手杖猛敲地面嘴里念着咒语,手杖上泛出白光,白光慢慢扩大最后笼罩了整个战场,鹰翼兽被光芒晃得睁不开眼睛,逃向了东方,白光渐渐回收到手杖上,手仗顶部多了一股黑色的火焰,巫师长将火焰对准狮恶人,一股巨大的火焰冲向敌阵,狮恶人想用法力还击但是全部失效,就连詹姆斯的法力也用不出来了。“这火焰就是你们的法力,现在还给你们”

这个巫术的能力是吸收敌人的法力,并转化为攻击火焰。威力很霸道,但是却封不了敌人能力太长时间,之后还是要恢复的,不过这点时间足够盟主回城堡了

狮恶人和詹姆斯都没了法力只能真的像人一样,天上雷电和火球满天飞,眼看着盟主钻进了城。詹姆斯气得牙根痒痒“给我进攻,打下王城!”

时间回到了路西莱尔和乔治分开的时候。

乔治在城堡里迷了路转来转去总是会回到和路西莱尔分开的地方。“这里的格局是刻意改过的啊。”

“乔治,我猜猜你好像迷路了。”黑暗中出了一个人影晃了一下就跑了

“有诈,我才不去呢。”

“呃,你比那时候聪明了”

黑影又跑回来了,从阴影处钻了出来,躬腰喘着大气“太长时间没跑步了,现在跑不动了。”

乔治一看这不是当时把他从克劳德那个蝙蝠窝里拉出来但是又会很快把自己送到那个镇子上然后这开始荒唐一切的那个人吗!

“恶魔,我砍死你啊!”

“怎么了,刚一见面就要动手”

“你还好意思问,把我送到那么个破地方!弄得我当时差点死在詹姆斯手里!”

“那你死了吗?”

“别烦我,我还有事情要做呢。”

“找公主吗?”

“……”

“看来我说对了。我可以帮你找到公主,还先帮你找到让你女人复活的方法。”

“你能做到?”

“其实谁都可以,只不过差一点东西,正巧我知道那个东西在哪。”

“难道没代价吗?”

“没有,绝对白送。但是信不信就随你了。”说完仰着头就走了,乔治半信半疑的跟在后面因为天底下会这样的好事情吗?卡尔说永远不要和不是人的做交易,他也不算是人类了吧,而且怎么可能和恶魔做交易还没有代价。“我叫亚特伍德,你不用瞎想了,也不是没代价,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找你呢。”

拐来拐去,亚特伍德带着乔治找到了镇王殿,亚特伍德指了指回灵口“看到没有,复活你女人的东西就在那个洞口里面,拿到了就是你的。”

乔治走进一看洞口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射进来的眼光晃得乔治直冒金星。“什么都没有!”

“你必须在脑子里想你想看到的那个人,这样那个洞口才有效。”

乔治闭上眼睛想了一会睁开眼睛“什么都没有啊!”

“必须是不在人世的人。”

“什么!”乔治惊讶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收回了表情然后又一次闭上了眼睛。“咦!我怎么在这里?”

乔治看见莫妮卡激动地伸手触摸她的脸,刚一碰到莫妮卡就消失了就像她走掉时那样,没有声音。像水滴落入了大海“亚特伍德,我怎么拿到那个东西啊?”然而亚特伍德已经没了踪影。

另一面塞茜莉亚拿着路西莱尔的剑看着他浑身冒血轻蔑的笑了一下,挑着他的喉咙但是就是不刺下去“你也不过如此吗。”

路西莱尔:“塞西莉亚,你别这样。”

“别那样?杀你吗?”

“我能救你,詹姆斯答应我了。”

“救我?你拿什么救我?你连我都打不过!詹姆斯?他就是个混蛋,当初骗走了安德,现在又是你!”

说完就要刺下去。亚特伍德扑倒塞西莉亚,塞西莉亚栽了个跟头起身“又来一个,你又是谁!又一个给詹姆斯办事的?”

“我现在已经这么没名气了吗?算了,新来的不知道就算了。”路西莱尔躺在地上,亚特伍德摇了摇头“你呀,可真是……”

“塞茜莉亚,我可不会让你的哟。”

“用你让,一会可别被打的坐地上哭啊,大叔哭了可是很丢人的。”

“我喜欢你这丫头”

两个人的战斗削掉了半个城堡,散落的碎块砸坏了耶克翰德瀑布,传送门用不了了。

时间回到了战场,火球和雷电没有停过,但是狮恶人数量太多,地上狮恶人部队已经将王城围了起来,四面八方都是狮恶人,黑压压的一圈中间的歃血盟在奋战,他们射箭已经不需要瞄准了,随便一拉弓就能射中一个,攻破城门只是时间问题。

空气凝结,火球正在缓慢的落在地面,砸倒了一排狮恶人,雷电落下的速度还没有老人家走路的速度快,整个世界都慢了起来,大巫师长意识到不对劲,一个火球打向身后,亚特伍德躲都没躲挨了一下,但仅仅就是衣服上冒了点烟。亚特伍德扫了扫,拍了拍上面的灰。

“能让时间变慢的恶魔可没有几个。”

“对,是没有几个,现在这年岁就更少了。”

“我打不过你,你说吧,想怎样。”

“我要你走,不再守着王城。”

“那不可能,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助盟主守城,除非战死,要不然我是不会走的。”

“可是这是盟主的意思。”说着把斩铁剑插到了地上“认识吧!”

大巫师长没说话。

“我想你也猜到了,咱们俩虽然一个是人类一个是恶魔但是咱们俩想做的事情可是一样的,盟主知道他要不行了,给了咱们俩个任务,能让这件大事能在没有他的扶持下继续下去,剩下的我不说了,你也明白。”

“什么任务?”

“以后再说,现在先走。”

“可怜着诺大的王城啊,王城倒了,什么都倒了。”

巫师长消失了。亚特伍德狠跺了下脚,地面开始碎裂,裂纹直通这城堡底部“我也该走了。”话音刚落,时间恢复正常,城堡顶部塌了下来,公主也摔了下来被塞茜莉亚接住“我说过我要带你走的。。”

路西莱尔用剑当拐杖一步一步往前走,走得都很慢,这回他伤的很重,随便动一下全身都疼。但是一个人却什么不知道就把自己的胳膊架了起来路西莱尔疼的哇哇大叫

乔治说:“叫唤什么,快走啊!”

城堡的残块砸了下来,天上没了雷电和火球,战龙大炮也顶不了多长时间。下面的狮恶人大笑詹姆斯也乐了:“拿下王城。”

歃血盟要输了,王城最强战力的失败已成定局。

城墙上守城的将领“那我们就跟他们拼了!”

城门攻破,无数的士兵从里面冲出来正面对抗狮恶人,战况惨烈但是也阻止不了詹姆斯军队的步伐,詹姆斯一步一步带着士兵走向镇王殿,到了镇王殿,盟主坐在王位上,穿着平常的衣服,粗糙的面料,像一个真正的平民。盔甲都扔到了一边,看着头顶的灵回口。

“还是这件衣服舒服。”

“老家伙。”詹姆斯提剑上前但是到灵回口射出的光线弹了回去。光线里映出倒影,是这个国家历代的王。

“知道为什么这个宫殿叫镇王殿吗?历代的王守护这里,在这个洞口里看着你,看着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人。”盟主抬起头,光线汇在一起变成一块灰色的结晶。

“这就是魂结晶了吧。”詹姆斯说。

“没错。”

“把它给我,我给你个痛快。”

“谢谢,不过我不需要,我自己来就可以。”

盟主伸手就要捏碎魂结晶。

“你疯了!你个老疯子,会炸的!”詹姆斯伸手去抢,盟主看着儿子的脸。

自己以前还和他玩过游戏呢,感觉一下就长这么大了。公主呢?我还想再看她一眼呀。盟主抬头看向回灵口。

“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詹姆斯愣了一秒钟,但是同时盟主也捏碎了魂结晶。

爆炸,毁了这个王城,城堡开始整体坍塌,刚刚进城的狮恶人到处搜刮战利品但是还没找到这个地方就要毁了,詹姆斯用了自己所有的灵力飞到了一个算是安全的地方,其实他也飞不了多远了,翅膀炸断了一半,浑身上下数不清的伤口看着手里半截的魂结晶,晕倒了。

——“老家伙还有这么一手。”

——“对了,老家伙最后说的是什么?”

鲁司菲斯出现拿走了詹姆斯手里的半块魂结晶,打量了一下“虽然没有一整块好,但是总比没有强。魂结晶终于是我的了。”

——第一部,第一大章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