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雪飘下来的颜色

  • 散落的天堂
  • 行不更
  • 8646字
  • 2017-10-01 09:06:23

“乔治,今天有个客人来,你就别出去了,在基地等着吧。”

乔治正要出去听见卡尔这么说问了一句:“谁啊?”

“是我之前的一个朋友,是老布鲁斯让她来的,也是个正气师要上咱们这里来放松放松顺便休假。”

乔治哼唧了一下:“咱们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卡尔喝了一口水说:“来了。”

话音刚落就听门外有人敲门,乔治打开门看见一个女孩子站在门口:“嗨!乔治,你比我想象的要魁梧啊!”

乔治还没说话就已经慌了:“你哪位啊?我认识你吗?”

女孩子笑了一下:“绝殇刺客,我认识你!”接着从包里掏出一封信说:“我叫莫妮卡,是老布鲁斯让我来找你们玩的,这是我的身份证明。”

乔治看见信上有一个六芒星的标记,然后汇在一起变成了一个龙的图案。

“那是正气师的标志,你不知道就告诉你一声!顺便说一下,布鲁斯让我把上回你偷喝他酒的酒钱带回去。”

——“他怎么还记着!”

说完莫妮卡就进屋和卡尔去闲聊了。

乔治看了一眼莫妮卡,她穿着一个黑紫色的裙子,看起来很有贵族的气质,苗条的身材,暗红色的头发又长又直,长得又好看,又有气质。不知不觉乔治就已经看入了神。

卡尔问莫妮卡:“你对乔治印象怎么样?”

莫妮卡偷偷看了一眼乔治,看着乔治发呆的样子,笑了一下。心想:“嘿嘿,像个傻小子。”

到了晚上几个人坐在基地里,卡尔端着他的水杯,莫妮卡在看报纸,乔治坐在窗户外头看夜景,莫妮卡走到窗户前拍了拍乔治的肩膀:“乔治,明天跟我去打猎吧,挺有意思的。”

乔治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打猎是行,但是你能扣动扳机吗?”乔治觉得莫妮卡身材太好了,好的像个模特,如果不是卡尔说他是正气师的话乔治甚至都不相信这样的身材会是干这一行的。

莫妮卡撇了他一眼:“小瞧我,告诉你枪这种东西我都不稀得用,我用弓的。”

“弓?别的不说,速度和威力上肯定是没有枪快。”

“那就要看是谁用了,闲话少说,收拾东西,咱们得去好几天呢。”

“好几天?不就去这附近吗?”

“这附近又什么好打的!我带你去个地方,那地方你肯定没见过。”

“那卡尔怎么办?”乔治说

“你们不用管我,正好我这几天有事情要出去,乔治你就陪莫妮卡玩的开心点。”卡尔说着,一边走到了屋子里。

乔治在后面看着卡尔的样子,忧心忡忡的摸了摸藏在袖子里的匕首。

第二天,乔治跟着莫妮卡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中间他们路过了几个小镇,他们在镇子里喝到了最好喝朗姆酒,和镇子里的人一起参加篝火晚会,两个人相互挽着跳起了当地舞。在一个晚霞与夜晚交接的时间到了目的地,眼前是一片森林,森林时不时传来簌簌的声音,两个人踩过的地方泛起了萤火虫,几只小鹿躲在大树后面偷看他们,两个人越走越深,乔治说:“这个地方好漂亮。”

莫妮卡转过头对他嘘了一声说:“这才哪到哪啊!更漂亮的地方在里边。”

两个人穿过丛林,丛林的深处是山的顶端,山下,晚霞与黑夜相接,霞光的颜色洒在了地面,抬头看着天上,天上是一片星河,但是这里的星星和外面的不一样,眼睛看到哪里,星星就跟到哪里,有的星星甚至还飞到了乔治眼前,乔治吓了一跳,莫妮卡笑着:“说还有很多你见都没见过的东西呢,顺便说一下,这个地方只有我这个前辈知道,今天告诉你算是你陪我过来的奖励!”

莫妮卡伸手抓住了一颗星星,这里的星星不大就像萤火虫大小,莫妮卡打量了一会,把星星放开,星星飞走了,但是却有了更多的星星飞到莫妮卡眼前,然后就排成了一排,变成了一条路,乔治看着都惊呆了,莫妮卡笑着去牵乔治的手,乔治吓得直往后躲,莫妮卡说:“别害怕,就像我这样。”

莫妮卡放开了乔治的手,她把手放平一点一点踩在星星桥上,走了几步就把手放下,跑了起来,对着乔治做了一个挥手:“来啊!”

乔治也放了心,追着跑了过去:“喂!你等等我!”

两个人坐在夕阳下看着太阳,莫妮卡说:“这里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和外界的生物不同,这里都是些奇异的动物,从史前到现在,会魔法的,不会魔法的,温顺的暴躁的这里都有,而且这里的天空永远都是这样,一半是夜晚,一半是夕阳,下雨也不会下多大的雨,而且还有雪!但是却留不住多长的时间。”说完莫妮卡有些沮丧:“但是我肯定会找到一个会下雪之后还很美的地方的!到是候就穿着我的紫裙子,我烦死战斗衣了。”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乔治突然有些羞涩,他羞涩的原因是他竟然会羞涩!

“到时候可要帮我拿包!”莫妮卡说。

“好的。没问题!”

“闲着也是闲着,你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好啊!不过我嘴笨,你就凑合着听!前一段时间我碰见了个天使!竟然和我去世的朋友长得一样……”

莫妮卡抱着腿,阳光打在莫妮卡的侧脸上,微风吹起莫妮卡的头发,莫妮卡看见面前手舞足蹈的男人微微笑了笑,那笑容,好美。

两个人看着太阳吃着从基地带来的食物,乔治看着莫妮卡的侧脸。莫妮卡被看的不好意思:“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为什么去我们那里休假啊?”

“这很奇怪吗?只是想去看看卡尔而已!你想多了。”

“真的?”

“这有什么好说谎的!还有我还想看看大名鼎鼎的绝殇刺客是个什么样子。”

“啊?那有没有让你失望啊!”

“有一点。”

“嗯?哪里呀?”

“你没有我想象的帅!”

“……”

“但是比我想象的可爱。”

乔治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时间过得很快,两个人在这里呆的时间也足够长了,乔治和莫妮卡准备收拾东西回基地,乔治看了一眼周围说:“咱们走的好像有些远吧,全是树你能找到出去的路吗”

莫妮卡把衣服叠好放进背包里:“找不到啊!”

“那你还这么冷静,现在咱们迷路了啊!”

“别担心吗!”莫妮卡说。

莫妮卡说完吹了一个口哨,就听见树的周围有沙沙的响声靠近,乔治慢慢想莫妮卡靠近,害怕在危险来临的时候没能及时保护莫妮卡。

只听沙沙声越来越大,一个巨大的白影从草丛里蹿了出来正好在莫妮卡面前,乔治一看是一只白色巨狼正看着莫妮卡。

乔治想上前先下手可莫妮卡却拦住了他,莫妮卡伸出手去摸它的头,巨狼配合的把头低下。莫妮卡挠着巨狼痒痒巨狼一直在莫妮卡身边蹭蹭,莫妮卡说:“怎么了凯文?太长时间没见想姐姐了吗?”

“凯文?”乔治在一边用不相信的眼光看着莫妮卡。

“巨型冰狼,远古时期就留下的冰狼神的后裔,我以前养过它。”莫妮卡又比划了个手势“大约就在它这么大的时候。”

“莫妮卡啊!你说是它在跟你差不多高的时候你养的它?”

莫妮卡看看自己比的位置:“对啊!”

莫妮卡让开了凯文前面的位置:“一会咱们出去就靠它了,你过来摸摸它,顺便认识一下!”

乔治说:“你好啊,凯文,多多指教啊”然后慢慢的伸出颤巍巍的手。

凯文一开始没看见乔治伸手过来,等巨狼看见乔治马上就行了跪拜装。

“这是怎么了?”乔治问

“这是拜见头领的姿势。”莫妮卡有四处看了看,除了凯文没有别的巨狼。

“你让狼人咬过?不对啊!就算是被咬过也不能用这么大的礼啊!”莫妮卡说。

“你还是先摸摸它吧。”莫妮卡看趴着的凯文:“它还摇了尾巴!它都没跟我这样过!”

乔治把手放在凯文头上,凯文突然瞳孔放大,原地用后退跳了两下,对着天“呜呜”的叫。

“它这是怎么了?”乔治说。

“高兴的,你问问它能不能带我们出去。”可莫妮卡好像有些不太高兴。

凯文耳朵一动好像听到了他们想出去,就自动趴下来,把腰底下。

“谢谢啦!”乔治说,又看见正噘着嘴的莫妮卡:“莫妮卡,你先上来吧!我在你后面。”

“这还差不多!”等莫妮卡上了凯文背上,轻打了它一下:“我对你这么好都没这待遇!”凯文在地上呜咽,又可怜巴巴地看看乔治。

“抱歉,我也没办法啊!”

上了凯文后背,凯文带着他们去出森林的路上,乔治看着前面气呼呼的莫妮卡,从后面抱住了她,莫妮卡小声嘀咕:“这还差不多。”

乔治和莫妮卡出了森林按着原路回去,一路上两个人沿途欣赏路上的景色兜兜转转回到了基地。

乔治推开基地的大门一下子惊住了,房间的家具东倒西歪,地上画的保护符咒也全都被被破坏,窗帘也都被扯了下来堆在了一边,一片狼藉。乔治拔出匕首慢慢进了屋,接着就听见地下室有动静。乔治赶忙下了地下室,莫妮卡见状也从包里拿出折叠弓箭跟着下去就看见乔治站在走廊一动不动紧盯着走廊深处的大门被撞的发出巨大的声响而且变了形。

“怎么了,乔治,那扇门怎么了?”莫妮卡问。

“那是镶嵌着守护石的大门。”乔治咽了一口口水“竟然能把那扇大门撞成那样。”

乔治想起来第一次卡尔带他下来地下室的时候卡尔跟他说这地下室的房间每一间都有自己的用处,而且这守护石两侧的房间安排在这里并不是无意的,乔治慢慢走都每个房间的门口,把门打开,这里的门打开的方向都不一样,有的打开后门是靠左或者靠右开,但是每一扇门全部打开又都正对着对面的门,乔治站在这些门的中间划破自己的手指,让手指的血滴在地上,周围的门上泛出了不同的咒印标记汇成一道光在地面然后再由地面射到守护石的地面上,接着门内就没有了声音。

“束缚咒?你从哪里学的?”莫妮卡问。

“这一段时间跟卡尔学了很多,这个也是他教我的,还好没白学。”

“看这个样子像是卡尔故意把这个咒留在这里的,就是为了关什么东西。”莫妮卡又一想:“难怪当时咱们出去打猎卡尔不跟着去,原来是要干这个。”

“哎呀!卡尔去哪里了?不会出什么事把?”

“应该不会,我跟卡尔认识好长时间了,他很厉害,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我出去看看吧,看看卡尔留没留下什么线索。”

“好,反正这里有这个咒语在,应该没问题。”

乔治在外面搜集线索,莫妮卡在基地做了防御,画了新的防御咒文。傍晚,乔治从外面回来很明显什么发现都没有,回来就坐在沙发上:“按理说,卡尔这个人如果遇害应该会留下很明显的线索啊,可是这回什么都没有啊!”

“难道你盼着有吗。”莫妮卡好像有些生气。

乔治哈哈一笑,想着赶紧打个岔“你画的咒印我都没见过啊!”

“我是队里的咒印家,这些咒印比卡尔画的强多了,你没见过正常。”

“是吗!那有空教教我吧,我还是个初级选手呢!”乔治摆了一个贱贱的姿势。莫妮卡一下就乐了:“真看不出来你以前是做刺客这么高冷职业的,你这么贱,就不怕其他刺客笑话你?”

乔治摆了一个更贱的姿势,身子拧的像一条蛇一样:“当然不怕怕啦!”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笑着,房子十几米外飘来了几束黑影,正慢慢靠近房子,屋子里乔治正在要抱抱,莫妮卡笑着踹开他,一歪头,看见地上的咒印有了反应。赶忙从包里拿出弓箭。乔治也看见了地上咒印起了反应,起身把屋子里的窗户都关上,窗户里侧有一层铁栅栏,栅栏上刻满了符咒,即使被攻破也可以当武器,再把窗帘档上,窗帘上也画了一个咒印。

莫妮卡撩开窗帘,看见房子外面围了一圈的黑影。黑影们进入了咒印的范围慢慢褪下了黑气,身上的肌肉慢慢浮现出来,是一群拿着长剑、矛、还有弓箭的士兵,莫妮卡的视力比一般人要好,她看见这些人头盔下面没有东西,只是空荡荡的一个头盔。

莫妮卡瞄准最前面的一个人,嘴里嘀咕了一小段咒语,射出了一箭,箭身带着火焰,集中目标之后火焰穿过前面的那个人,火焰又从那个人身体钻了出来又射倒了后面的人。接着莫妮卡有射出了冰箭、雷剑还有射出去之后变成了动物的箭,干掉了好多士兵。

“厉害啊!”乔治终于知道莫妮卡为什么说弓箭比枪厉害了。

“别大惊小怪了,人数太多,现在只能撤退,咒印挡不了它们多长时间。”

“可是下面还关着一个什么东西呢!”

“估计他们就是冲着个来的。等一下,这些士兵好像不动了。”

房子外面的士兵自动围在了房子的一圈,背对着房子像是在守着这个屋子。

莫妮卡瞄准了一个士兵,箭射出去但是却被一道空气气墙挡住。

“看来这是要困住我们啊。”莫妮卡说

“你说,如果我们把下面守护石后面的东西放出来会不会就会没事了?”

“你想什么呢?万一下面的东西要是更危险呢?那咱们不是死定了吗?”

“不一定啊,现在这个局面是咱们被困在里面了,咱们的粮食储备本来就不多,而且咱们能用来防御的东西也会越来越少,外面的家伙如果不进攻还好,如果进攻了,那咱们就必死无疑啊!可是如果我们能控制里面的家伙,没准我们事情可能还有些转机。”

莫妮卡看了一眼屋子,又看了一眼自己剩余的弓箭,确实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你们俩太穷了。”莫妮卡一脸的嫌弃。

“而且假如外面的士兵想要的是守护石关着的东西,没准放出来之后可能就没事了,就算不是外面士兵想要的,能让卡尔用守护石和束缚咒锁住的东西肯定不简单,正好让他们斗个两败俱伤,咱们找机会跑。”

“你说的也是个办法,但是如果咱们控制不了局面怎么办?”

“那就等出去之后找救援,能关住一次的东西肯定也能关住他第二次。”

“那也就只能这么办了,你去开门我在后方保护你。”

莫妮卡在乔治外衣上写满了保护咒文,两个人下了地下室,乔治在前面,莫妮卡在后方支援。

乔治解开束缚咒,门里面没有声音,接着乔治打开了里面的大门

“卡尔?”

莫妮卡看见里面也是卡尔就把弓箭收了回去喘了口气。

“你怎么在里面啊?难怪在外面找不到你。”

“乔治,你不应该把我放出来的。”卡尔说。

莫妮卡一回神又把弓箭拉满“你不是卡尔,正常人是攻击不了守护石的。”莫妮卡想起来刚下地下室的时候大门被撞出的巨大响声。

接着就朝向卡尔射了一箭,卡尔一下把飞来的剑接住,反手的对准了乔治的喉咙

“对不起,那家伙想要的是你。我必须杀了你不能让他得逞。”

乔治抽出藏在手腕里的匕首:“你发什么疯!”

僵持了一会乔治一用力就挣脱了出来推了卡尔一下,卡尔后退了几步,乔治看准机会匕首对准卡尔的脖子但是却被守护石吸在了门上。

“为什么你的可以我就不行?”

卡尔慢慢挺直了身子,脸上的表情是温柔的笑,抬头看了一眼乔治和莫妮卡,接着又慢慢地把头低下。乔治慢慢的挪动步伐靠近过去,走到卡尔身下,俯下身子想看看卡尔怎么了,可卡尔猛地一抬头,温柔的笑没了踪影,脸上是狰狞的表情,乔治吓了一跳,挥拳打出去卡尔躲都没躲,乔治有些心慌了,他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事,身上有些颤抖,卡尔慢慢的抬起右手,扣掉了自己的右眼,右眼流出了鲜血。卡尔好像没有感觉一样,又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另外一只眼睛,眼睛在卡尔手里泛出蓝色的光放在自己刚刚失明的右眼里。

“怪物。”莫妮卡说

卡尔捡起刚刚掉在地上的箭,轻轻一甩手就扎在了莫妮卡的胸口上,莫妮卡倒在了地上。

“莫妮卡!”乔治大喊着莫妮卡的名字,这个让他动了心的女人就这样死了,悄无声息地就死了,甚至大家都还没应过来,都听不见痛苦的声音就结束了。他第一次觉得能陪她一生一世的人死了,乔治跪在地上大喘着粗气,好像不会了呼吸。莫妮卡身上流出的血越来越多像是一朵绽放的玫瑰,然而乔治还没来得及送莫妮卡就躺在上面。

“你不是还要带我去看美丽的雪景的吗?你死了,凯文怎么办?我又怎么办?”

“这个女人其实人还不错的。”卡尔有活动了肩膀活动了下身子“我终于回来了,我终于可以等来这一天了”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卡尔又变成了温和的样子,右眼还流着血,一半干净一半流着鲜血的脸微笑着说:“重新认识一下,我是阿萨神族,北欧众神之主,我叫奥丁。你的君王。”

乔治冷笑了一声仿佛什么事情在他眼前都好像没了关系。

“那卡尔呢?一个骗局?你的一个人格?”

“卡尔是真实的存在的,他在五年前和我签订契约,可以随意运用我的力量但是代价就是身体的使用权,卡尔一直在压制我,不然这具身体早就是我的了。最近他用我的能力次数越来越多他的精神已经足够虚弱了,我可以控制他的时间一下就变长了许多,我慢慢同化他,现在我已经可以完全控制住他了。”

乔治把匕首从腰间拿了出来被守护石吸在了门上:“难怪我觉得卡尔越来越不对劲,而且就好像什么都知道。”

“那是我的小宠物告诉他的算是给了他个额外的奖品。”

乔治出拳向卡尔打去,他不知道现在他攻击的是谁,是卡尔?是奥丁?一个出生入死的伙伴没了,自己喜欢的人也没了,他甚至什么都还没对莫妮卡说,安德也是这样倒在自己面前的吧?好无力啊!他都不知道他出这一拳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他就想把这一拳打在谁的脸上,自己脸上也行。

奥丁接住乔治这一拳,把乔治摔在了一边,慢慢朝着守护石大门走去:“真是无力的一拳啊,乔治先生。”

奥丁打破了大门从里面掏出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发着白光,护天石在普通人手里只能当做夺下敌人兵器的吸铁石,而在神的手里就是最好的盾牌。

奥丁把护天石放在身上:“乔治先生,卡尔一心想杀了你,而我更想跟您合作。”

“我不知道我有什么用,不过你还是杀了我吧。”现在的乔治万念俱灰,毫无斗志。

“不要伤心,乔治先生。毕竟卡尔在我失控后想离开你好几次都失败也是因为我,我让他自己回来,这样你才能学会几个咒语,我也算是间接叫教你点东西”奥丁慢慢走到乔治面前,用右眼看了一眼乔治,右眼蓝色的光照的乔治抬起头,乔治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做什么都像是被一个无形的手摆弄,像以前玩过的木偶一样,而现在自己就是那个木偶。

“都说要合作了。咱们还是走吧。”

乔治在后面机械的走着,可还没出地下室,就被人挡住了去路,詹姆斯的出现挡在两个人之间。

“你想死吗,走狗?”奥丁好像有些生气

“奥丁,这里可轮不到你这么放肆!”

“你敢这么和我说话?见到王竟然不下跪。”

奥丁感觉到了气流的速度越来越慢,奥丁微微一笑:“我说怎么这么硬气,原来是主子来了。”

奥丁看见鲁司菲斯在走廊的入口走过来,被诅咒的铠甲使所经过灯一盏一盏的灭掉,走到奥丁面前,走廊两边一半亮一半黑暗。

“鲁司菲斯,要是不想死就别多管闲事,”

“奥丁,我来这里不是跟你打架的,我知道这个人对你很重要,对我也是这样,而且我的事情比你的更加紧迫所以我希望你先把他交给我处理,等我把事情处理完就把人还给你”

“更何况……”鲁司菲斯故意拉了个长音“你这新身体还要再适应一段时间吧。”

鲁司菲斯也没说错,奥丁现在是最强的时候但是身体还是有些抵抗他的控制,他必须要慢慢适应才能真正的完全掌控,如果现在和鲁司菲斯动手不但占不到便宜还有可能失去身体的控制权而且他的事情确实还要准备一段时间,乔治估计也跑不了,如果跑了就派英灵抓回来就完事了。

“鲁司菲斯,我信任你,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什么事情,但是我希望你能遵守诺言,到时候别逼着我亲自去找你们要人。”

门外一声马的嘶吼,听那个声音马的体积应该不小,士兵整齐的迈着步子传来盔甲抖动的声音,伴着一声巨大的雷声奥丁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他走了。”鲁司菲斯说“詹姆斯,我也要走了,我交代你的事情一定要办好。”

鲁司菲斯也走了,一屋子的硫磺味,乔治一下就恢复了意识,上前就紧紧地抱住莫妮卡,不肯松开。

詹姆斯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小水晶“这是从天堂拿下来的白结晶,送给你。”

“能干什么用?”

“把它暴露在空气和阳光的地方会变出一个个小光球落下来,看起来和雪差不多的。”

“你怎么知道她喜欢雪的?”

“我也算是个天使,也能听见她最希望的是什么。”

“谢谢。”

“找个风景好的地方埋了吧。”

“你能带我去吗?”

“荣幸之至。”

“等我去拿点东西。”

乔治把莫妮卡带到了一做高山顶上,山顶和山下都是一片翠绿,乔治帮她把头发梳齐,乔治把莫妮卡随身带的行李箱带过来,给她换上她所希望的紫色裙子,这样看起来她好像还活着。

乔治把白结晶扔到天上,天上掉下来一个个光球,落在地上“我找了一个和那片树林很像的地方,景色看起来还不错。对了,你不是想看雪吗!我找不到雪只能那这个凑合了。”乔治笑这说用手背擦了下眼睛。带着哭腔“我来陪你看。”

——我肯定会找到一个会下雪之后还很美的地方的!到是候就穿着我的紫裙子

——还有我还想看看大名鼎鼎的绝殇刺客是个什么样子。”

“啊?那有没有让你失望啊!”

“有一点。”

“嗯?哪里呀?”

“你没有我想象的帅!”

“……”

“但是比我想象的可爱。”

“我来陪你看啊!我来陪你啊!我陪你啊!”乔治无力的倒在地上,手抬起来接着落下的光球就像雪花一样用了剩下的所有力气喊了一声:“让我陪你啊!”

遥远的王城还留着战争的气息,古老的城堡刚刚才修葺完工,巨大的城墙与护城河将这个城堡围了起来,城堡里看起来到处都是一片祥和。

“伟大的联盟之主,这么冒昧来见您真是失礼。”王位下的女人说道。

王座高高在上,盟主坐在椅子上透过灵回**下来的阳光俯视着大厅里的这个女人,长相极好但是却透着股妖媚,一颦一笑都像是带着目的,看着就让人不舒服,说话还总是带着几分挑衅。

大厅两旁空着位子,台下的侍者跟着盟主有了一段日子,自然是明白盟主在想什么,说道:“盟主已经原谅了你的无礼,台下的女人,你求见联盟之主究竟想要干什么?”

“联盟之主,我想您这么急着修筑好工事其实已经不用我再说什么了,但是我还是想亲口告诉你,毕竟是受人所托。”

另一边,乔治已经安葬好了莫妮卡,收回白结晶之后乔治一下好像深沉了许多“我刚刚听见那个人说你好像有事情要做。”

詹姆斯接着乔治的话:“是啊,但是这件事情由咱们几个开的头还得咱们几个来结。”

“我只是过来传递一个信息。”女人抬起头看着高高在上的联盟之主

“你说的是攻打王城吗?”

“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奏,恶魔很快就来讨伐你,联盟之主,投降才是你以应有的觉悟!”女人掏出藏在怀里的匕首,走向盟主。

“攻打王城?你不记得你已经在那里死过一次了吗?”

“这回不一样,咱们都脱胎换骨了!”

“那安德呢?”

“啪”的一声,路西莱尔出现在詹姆斯的身后,用剑对着他的后背:“詹姆斯没想到你竟然卑鄙到这种程度,竟然利用她!”

王城里的女子已经被制服,身上冒着烟,后边传来一个年迈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比盟主还要年长“联盟之主,好久不见!”

“大巫师长大人,您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

乔治也在一边问者詹姆斯他究竟做了什么能让路西莱尔这么气氛,乔治可是从认识他以来从来没见他发过这莫大的火。

台下的女人挣扎着,露出了恶魔的獠牙和黑色的眼睛,这个恶魔脖子上带着一个翅膀形状的项链。

盟主简单和巫师寒暄了几句,下达了命令“命令城内居民撤出王城,点燃狼烟召回歃血盟,全面备战!”

——“我想去看雪!”“我陪你啊!”“好,到时候可要帮我拎行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