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梦

  • 散落的天堂
  • 行不更
  • 4279字
  • 2017-09-27 00:15:31

一只蝴蝶慢慢的飞过来,飞的很低,轻舞的姿态从乔治身边飞过去,乔治想去抓住它,可天上飞过一把飞刀,把蝴蝶打落在地上。

乔治看见对面传来一阵阵的炮火声,冲散了对面的怪物,后面的正气师正在追赶,还有几个念着咒语放出好多不一样颜色的炸弹,一次就炸倒了一棵树。

艾伦带队向前清扫战场,乔治和卡尔在后方支援,上次因为亚摩斯的事件,卡尔和乔治开始意识到本地怪物势力的强大,应该适当的控制,请求了总部派人支援,要不然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开始影响当地物种的平衡和正气师的安全。

“卡尔,上次你说去找狼穴的位置,找到了吗?”

“没找到,等我到的时候它们已经转移了,洞穴已经空了。”

“哦,可是他们怎么跑的这么快,这次的支援大部分都是游散在附近和周边地区的正气师,支援速度很快,就算狼人速度再快也不会这几天全部撤光吧?可是你看这几天,连个狼人影子都没看到。你说这事奇怪不!”

卡尔转过头看了一眼乔治“我可以理解成你是在怀疑我事先放出了消息,然后又故意让队伍避开了他们,是吗?”

乔治感觉到气氛有些僵硬“没了,别误会吗,就是闲着聊聊天“乔治陪着笑“哇!你看那个叫艾伦的,真猛啊,不亏是总部,有那么厉害的人。”

艾伦一身盔甲开枪推进,有几个地精从地里钻出来偷袭,艾伦反手用枪托抡到一片,从树上跳下来几个皮肤天然形成盔甲,头为野猫的凶兽扑在了艾伦身前,艾伦以他为轴在他身上翻了过去,翻过去的途中连开三枪,凶兽应声而倒。接着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向前。

“你说那个人吗?也就那么回事吧。”

卡尔一个箭步冲向战场,艾伦被敌人围住,卡尔一手开枪一手拿刀,和艾伦背对着站在一起开枪射击“老师。”艾伦说。

“嗯。”卡尔接话

卡尔在后方吟唱咒语,艾伦在前方斩首应敌,咒语完毕,乌云密布,大风吹起,树的枝叶变成了绳子将怪物缠在了一起,艾伦扔下枪

拔出长剑,吟唱咒语,剑上附魔,剑上闪着黄光,叠加风咒挥剑刮起一股大风,瞬间敌人肃清,大树连根拔起,只剩下了一片光秃秃的土地。

“老师”艾伦对着卡尔鞠了一躬。

“好,不过你的功夫好像不如以前了啊。”

一个猫兽还有一口气,艰难的向前爬,接着天上掉下一道闪电,正劈在身上,没了生气。

艾伦愣了一下看了看天上的云又看了看烧焦的猫兽:“老师还是和以前一样强悍啊,什么时候学习的雷电魔法?以前老师不是很鄙夷这种东西吗,说这是华而不实的东西”

“很久之前就会,一直没用而已,不说这些了。你去休息吧,接下来我替你,正好还可以活动活动”

两人简单说两句就各自走了,看看四周没人“没想到怪物这么多啊!”乔治偷偷凑了过去。

艾伦没说话。

“卡尔是你师傅?没听他说起过啊”乔治走到艾伦身旁。

“怎么了,不可以吗?”

“没有,就是他这么年轻就当了别人师傅还是挺难……你懂我说的什么意思了!”乔治大笑几声掩饰尴尬。

“你不就是想说老师资历太浅吗。”

“老师的经验和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因为能从炼狱回来的人类,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人。”

“什么地方?炼狱?”

卡尔以前是正气师总部的教官,他对学生们很严格,他总说:“现在累总好过死在战场上,断手断脚的躺在病床上。”

在这样教官手下训练的士兵战斗力上不来是根本不可能。训练结束士兵也成了卡尔手下的队伍,本来这样一支队伍配合卡尔的智慧和经验是无坚不摧的,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导致卡尔手上的士兵接近全灭。

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正气师的总部经常发生内斗,里面的高层一个人一个想法,但是多亏了卡尔他们头一次在一件事情上达成了共识。——消灭他们。

卡尔的队伍太有名气了,太强了。总部的高层开始畏惧这股力量,害怕什么时候卡尔不高兴自立门户推反了他们,又害怕什么时候卡尔会抢了他们现在的地位。而与此同时怪物们也觉得卡尔和他的队伍留着是个祸害,他们往往一想起这个人就牙根痒痒,恨不得马上就碾碎他。导致不论是人类还是怪物都以他们为敌。

正气师高层为了消灭他们不惜与怪物为伍,将当地最难缠的怪物畸肢引过去,高层派出任务让卡尔到达目标地点,畸肢提前埋伏,卡尔即使再厉害,手段上也比不上控制了正气师总部数十年的高层,所以钻进了套子。

畸肢这种生物很脆弱,但是很难缠,个子很矮一个成年人用石头都能打死他,但是畸肢死后的血液不能直接和人类的血液混在一起,否则人类会慢慢丧失思想、本性,回归到原始状态。直到变成畸肢的样子和他们成为同一种族。它们速度很快而且一直都是成群出现,成千上百的畸肢蹲在树上看着卡尔这一群人,卡尔和他的部下遭遇后几个小时也不行了,最后卡尔身边的队员越来越少,畸肢种群有一个头领指挥全局,拿下他其余的畸肢就会放下一切四处奔跑,自动散开。

部下和畸肢的正面交战吸引了头领的注意力,给了卡尔拿下它的时间,救下了剩下的队员,但是抓住他的时候畸肢首领自身突然发生了爆炸,毫无预兆性,爆炸连同着卡尔一起被卷了进去,最后只剩下几个余部回到了基地。

看到回来的只是几个小小部下,高层们乐开了花,卡尔已死,几个部下根本不足为患,但是好景不长,一年后卡尔只身一人又回到了总部,提着刀,眼神中透出了说不清的感觉。卡尔进到总部,所有的人都傻了眼,卡尔找到当时发出命令的人死死的看着他。“别杀我,我还有个孩子”

“你们害死了我的同伴,他们也有孩子!”从炼狱中回来之后实力比起之前强了不少,强到杀光了当时的高层,只身一人剿灭了所有的畸肢。

当时畸肢首领发生的爆炸是符咒效果,一个符咒高手在他身上下了符咒,产生爆炸效果,一方面迷惑别人,把责任推到了怪物的身上,另一方面就是掩人耳目。符咒设定是爆炸范围内不论是人还是物都会被炸到另一重世界,炼狱,下咒的人根本就没想过让他回来,想把卡尔困死在哪里,不过最后卡尔还是回来了,知道了一切后他还是回来了。

炼狱根本就不是人类能生存下去的,怪物死去的亡魂在炼狱中永恒的战斗,无数出的死亡和再生,直到天堂永远关上了大门,炼狱的火才会停止燃烧。而卡尔做到了并且逃了出来,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后来高层换了一批人,新任高层知道自己上一届是如何的腐败无能,攻于心计和对卡尔的态度。但是表面上是卡尔袭击的高层又必须要给他们的家属和上一代党派争夺的人一个说法。

卡尔听说后笑笑自愿离开队伍,卡尔瞧不起高高在上的一群人自愿变成流浪的侠客,可威慑依旧在,影响力不减当时。

“卡尔原来还有这样的过去啊,真看不出来,平常他只是不爱说话,一点也看不出来他经历过这么多。”

“所以请你不要怀疑他,”

“唉?没有啊?我怀疑他干什么?”乔治心想

“哼。”艾伦甩下卡尔走了

乔治看见艾伦耳朵上有个六芒星的标记。

清扫战役进行了好几天,各路来的正气师陆续回去,艾伦留了下来,说是要好好和自己的师傅叙叙旧。

晚上,卡尔一个人出了门,艾伦在远处看见了卡尔,就要跟上去,却被乔治拦下。

“那个,我问卡尔了,你耳朵上的那个标记可以增强你的听力,不好意思,我不是怀疑他,就是问问,其实我想多了解一下卡尔的过去,因为我总是觉得卡尔和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不一样了。”

艾伦叹了口气“老师之所以有那么强的影响力不止是因为能力和本事,还因为他自身的品质。”

艾伦的父亲是卡尔的朋友,两个人都是正气师,两个人当时都是正气师总教官,本来总教官只有一个,但是两个人都太强了,特例允许有两个总教官,艾伦诞生后随着他的长大,也跟着父亲做了正气师,畸肢事件,艾伦的父子也跟着去了,但是不幸艾伦的父亲受到了感染,开始丧失人类的意识,作为人类的那一半已经慢慢的消失,看着父亲一点点被同化,艾伦慢慢的拔剑拔出来颤抖着对着他的喉咙,父亲的眼神很纯净,就像婴儿刚刚看到这个世界一样,迟迟不敢下手,卡尔拔出枪走到面前,

—一枪就结束了。

“他需要的不是这个,他想要的根本就不是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慢慢变成一个野兽。”

后来,卡尔就收了艾伦当学生,并且送过好多金币过去,也算是给了艾伦家人一个交代。

“那你不很他吗?”

“一开始会,但是时间长了,经历多了发现这种事情对正气师实在是太平常了,对于一个人来说,变成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物种实在是太残酷了,倒不如给他个痛快。”

师傅这个人最看重的就是情谊,艾伦到卡尔的影响最看重同伴,每一次有战友去世,卡尔都会带走他们身上的信物,然后带回他们的家乡,送他们回家。

“还有什么要问得了吗?”

“没了,但是我还是觉得卡尔怪怪的,每天都要出去一会,然后回到房间都会传出来一些声响,等我接近的时候却又消失了。”

“你想说什么?”

“我总觉得卡尔的身体里还住着另外一个人。”

“你是说他被附身了?”

“也许吧,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做多了就习惯了,而且我也不相信你,不过你放心如果到时候真的需要的话,我会亲自动手。”

乔治有些激动“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卡尔不对劲,需要一个了解他的人知道他到底怎么了,毕竟我也算是一起执行过任务的,我也希望他好啊!”

艾伦面无表情“我知道了,替老师谢谢你了。”

卡尔依旧每天都出去,艾伦跟了好几天但是却总被甩掉,有一天卡尔找到艾伦说要去一个地方,艾伦跟着卡尔进了一个山洞,山洞里面透着重重的血腥味,走到洞口深处,面前是一群狼的尸体。

“进来吧。”艾伦走了进去“老师已经知道我这几天都在跟踪您了吧?”“我知道。”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老师,你现在在做什么,我简单看了一圈,你这是在做献祭啊。献祭可是很危险的,稍有操作不慎,后果可就不止是去地狱那么简单了,而且献祭的材料必须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啊,师傅以前你是最看重情谊和生命的,你怎么在做这种事情?”

“我知道,但是我现在已经开始控制不了了”

“控制不了什么?”

卡尔的后背冒出紫烟,鬼魅化成的身躯凝固在了一起,化身的紫色透着邪气和王的气魄刮起来的风吹倒了艾伦。

“师傅,你怎么变成了这样?”艾伦颤抖的拿起短剑,支撑着站了起来,奔了过去

——“师傅,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你一直都是个好人啊。”

艾伦的进攻被卡尔挡下,卡尔以退为进又冲着他开了一枪,艾伦用剑格挡,子弹的后坐力逼退了他好几步,剑身附魔

——卡尔以前说:“我曾经心如烈火,也掉入过冰雪寒霜,我也面对过千军万马,挥斥方遒,也对背叛自己的老友挥刀相向,可就算我心已死也会握紧我手中的剑柄,扣下最后一次扳机,即使受过万千屈辱但仍昂首挺胸。”

两人对打了几个来回,艾伦不及卡尔,被打倒在地。护胸甲碎了一地,嘴里咳出鲜血。

——或许这就是一场梦,睡着了,现在的人是你,醒过来了,你就是别人。可笑的是却把自己梦中的一切当成了全部。

卡尔捡起一片艾伦剑上的碎片。

艾伦闭上了眼睛。

——梦该醒了。

乔治问卡尔“艾伦就这样回去了?都没说一声?”

“嗯,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

“对了,乔治,我叫你一些简单的咒语和阵法吧,可能以后会用得上。”

“行啊!不过你怎么想起来教我这些了呢?”

“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以后用得上吧。”卡尔笑了一下

——梦该醒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