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变了个人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2125字
  • 2016-07-17 18:07:06

天空还是撑不住这重量,倾盆的骤雨便冷冷的掉落而来,触碰到地上时炸开的一朵朵水花滴溅在两边长廊之上。萧子默的身影也暗暗的埋在这冰冷的黑色中。透过这道厚实的门,依稀可以看到赵子戍熟睡的小脸。

眼底的笑意更甚,萧子默朝着天空望了一眼这豆大的雨点。“有事么?”冷冷的开口,令来者未曾防备的一惊。

沧海傲逸明显的愣了一下,便从那黑暗的角落中走出,“你不是说过不再插手?”只要看到他在她身边,沧海傲逸就万分苦恼,他担心,他一直害怕的事情会再次来临,他更担心,他会带走她。

“沧海傲逸,莫要忘记,是你食言在先,本君不会再让戍儿受丁点委屈,若是她再有一次受伤,本君便会不顾一切的带走她。”是的,他萧子默已然是失去了耐心,本以为将戍儿安放在人类的世界里会好些,现在看来,全然没有这个必要。缓缓的擦过沧海傲逸的身旁,“我会,一直看着。”

沧海傲逸瞪大了双眸,深锁着的眉头此刻更是突出了他的紧张,人和魔到底是不一样的,做事的风格都这么背对而行。只是……他自然没有忘记,那一世,他将她伤害了的事实,却也是他如今愧对于她的直接原因。

滴滴答答杂乱的雨声,照应了他心中的烦闷,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便提步离去。此情,爱不得,碰不得,为知己,也已断肠。

第二天的早饭正是沧海傲逸亲自送过来的。赵子戍挑了挑眉,又时不时的瞪大了眼,一会儿下巴都快掉到桌子上,一会儿又正经八百的坐直了身体看着眼前的男人。这饭里不会是动了什么手脚吧?

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拿起筷子偷偷得夹起一些闻了闻,好像还蛮正常的。便再次奇怪的望向他。

沧海傲逸摸了把自己的脸,“我今天很帅吧?”

“噗——”刚喝了一口水便如数喷出,这人今天脑袋是让门给夹了吧?

只见那厮端坐在自己的梳妆台上,左右认真的瞧着,“明明很帅好不?”挑眉看了眼朝自己喷口水的女人,沧海傲逸起身朝她走去,就身边的椅子优雅的坐下。

条件反射的挪开了椅子,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人今天不正常,要远离,最好是隔离。沧海傲逸也不服输的挪近,两人就这么你去我追的绕着桌子跑了好几圈。

带着些怒气重重的拍了声桌子,“你给我停下来,不然我就一掌碎了它。”

“你怎么这样?动不动就要弄断什么东西。”先是自己的脚,再是这椅子,不过这椅子招他惹他了?

“我就是这样的人,你看的惯也得看,看不惯也得忍着看。再说了,本王这么好看,也不委屈你。”勾唇向她挑了挑眉,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貌似眼睛不长在他身上吧?

赵子戍依旧是不可思议的眯起眼眸,“你没病吧?”话音一落便抬手抚上他的额头。

无情的拍掉她的小手,沧海傲逸嫌弃的瞪了一眼,“你是不是受虐狂啊,一天不骂你不凶你就各种难受的那种?”

“这样说来,我倒是希望你能骂我凶我,因为这样比较安心点。省的我怀疑你是否在饭菜里下毒。”认真的接过他的话回答,倒是把沧海傲逸给呛了一把。

“白痴。吃饭。”没有给她多余的解释,只是眼底的暗芒一闪而过,“对了,我送你个东西。”

“恩?”这家伙竟然还会送她东西?真是稀奇,若不是今早她亲眼目睹了太阳是打东边升起,她还真会以为是时空错乱了还是怎的。

从身后捧起那盆栽,转眼便将它放在了桌上,赵子戍不由得仔细观察了起来,这是盆栽不假,可栽培它的却是冰块,再且看这半蔫不蔫带着些发黄的杂草......说实话,这实在是没有什么可观赏性。还以为好心送她什么呢......还得花时间去扔了它。

“这不是普通的草。”沧海傲逸突然之间正经八百的模样着实令赵子戍吓了一跳,“此草名唤铭心草,只在春天才生长,其余三季都只在休眠。他很有灵性,一旦认准了浇灌之人他人便失去了价值。”

听完他的这番话心下倒生出些疑惑之感,他为何要送她如此奇怪的杂草?不过,她倒也并未深究,“那怎样才能让它认准我?”

只见沧海傲逸捉起赵子戍的小手,将手指与那草轻轻一触,手指便像是被划破了一般滴出血来。

“你在干嘛?”有些气急败坏的缩回手,赵子戍不禁紧紧地皱眉,这草居然会喝人血,“这个我不要了。”

“他已经是你的了,不能不要。”

“他会喝血,要是半夜把我的血喝干了怎么办?”这厮说的轻巧,有事的是她又不是他,他当然一副轻松的模样了。

“我方才说过了,他认准你,才喝你的血,喝过了便只需用冰水浇灌。”沧海傲逸耐心的解释,“毕竟这是有灵性的小东西,认准一个人肯定要特殊一些。”

在他的极力劝说之下,勉为其难的收下这盆不起眼的杂草,似乎经过那么一折腾倒是更绿了一些,“不管了,自生自灭去吧。”

沧海傲逸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正摆在桌子中间的铭心草,忽的勾唇一笑,也不多说什么,便埋头吃起饭来。心里却有些难受的深吸了一口气。看他这样赵子戍便也不多问。吃过饭后便赶着沧海傲逸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