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陪伴之人

  • 陌上修心
  • 柳下农家
  • 1926字
  • 2016-07-20 15:59:55

是夜,狂风竟然也呼呼大作,半掩不合的窗口正被带动的咯咯作响,门外成排大树也被摇曳的厉害,树影投射在门面之上倒也生出许多怪异之感。而雷声却一阵比一阵来得迅猛,眼看着便是要下雨的趋势。

一阵惊雷响彻云霄,赵子戍惊吓得从梦中醒来,从来没有做过噩梦的自己,不知为何,竟然会在梦里出现一个身上沾满了血迹的女子,她眸中的痛苦之意仿佛预要踏破时空一般,传达到她的内心深处,而她在梦中竟然也会生出一股想要哭泣的冲动,最可怕的,正是待她看清了那女子的脸面,竟然与她长得一模一样......

长吁了一口气,有些后怕的捂着心脏。听到窗口那边的声响便想着起身去关紧,这个沧海傲逸就不会检查好门窗再走吗?一点也不关爱残疾人士。摸着床沿就要起身,小心翼翼的伸出另一只完好的脚,但是原本素手抓着被子的一角竟然作对般的松开了,“不会吧。”赵子戍应声便要倒在地上。

本以为这下要摔成瘸子了,意外的是一点疼痛感都没有,赵子戍紧闭着的双眼微微的睁开一条细缝,自己的双手正搭在一件青色的锦衣上,用力捏了捏,还是一双结实的大手,赵子戍猛然一抬头,借助闪电的光线勉强可以看出是个人来。

大手一挥,房内的蜡烛自动亮了起来,赵子戍却深埋着头,紧紧闭着的双眼可见她有多害怕,咽了咽口水,梦里的事情该不是成真了吧?心跳之快,竟然可以忽略掉窗外的声响,不断的呼吸着空气,她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

“你就不打算抬头看我一眼?”男子好听的声音萦绕在赵子戍耳边。有些熟悉,可是一时间倒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寒天箫声起,残月待子归,一数天下尽,默上人归来”。来者有意无意的念着诗句,又仿佛是在提醒赵子戍自己的身份。

猛地一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离自己不到一米的男子,“萧子默!”可算是想起来了,难怪一直觉得这声音在哪里听到过。开心的都忘记了自己此刻还坐在地上,“林中神,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子默绝色的面容也不禁好笑的扬起唇角,“再不来,只恐怕你都忘了我是谁了。”横抱起还坐在地上的赵子戍,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再次挥手,那咯咯响的窗口便安静的不动了。

“我现在哪儿都不能去了,只能待在这屋里头,也没个人来陪我说一句话,沧海傲逸那个家伙呢,来了就只是怪我怪我怪我,现在就觉得,我上辈子可能欠了他的。”赵子戍深呼吸一口气看着那抹青色,仿佛在他面前,她总是可以轻松的将心内的话讲出来。

“你怎会欠了他的,再怎样,也是他欠你的。”萧子默美眸流转,紧紧地盯着眼前消瘦的人儿,心疼的挪不开眼,答应过要保护好她的,沧海傲逸却一次两次的令自己失望。

“但愿真的是这样。”只要不欠他的就好。听到他的话,此刻自己的心情也是莫名的开心,“林中神,你不用忙吗?”

“为何要忙?”

“当神仙的不是应该要做好多事情吗?保护人类,修建功德。”赵子戍有些好奇的望向萧子默,在昏黄的烛光下他竟然也是那般俊美无双,棱角分明的面容果然不是凡夫俗子能长的样子。

萧子默扬起嘴角宠溺的笑了笑,倒也不说话,“你若是无聊,便唤我来陪伴你。”一副慷慨之极,与沧海傲逸亦然是形成两个对比。

有些讶异的挑眉,“如何找得到你?”

“你若心中有我,我自会来。”萧子默邪魅一笑,接着便消失在了床头。赵子戍不由得一惊,这神也太来去自如了吧。不过,看在他说无聊可以找他的份上,也就不计较什么了。

“若心中有我,我自会来?有那么神吗?”说罢便要躺下睡觉,但又挣扎着坐了起来,这蜡烛还没吹呢!这个神做事怎么的也被沧海傲逸传染了?隔空用力的吹着风预要让蜡烛熄灭,无奈还是太远了,烛光晃了几下还是毅力不动。

“萧子默,你要是能听到我的话,就把蜡烛熄了。”心中默数了三下,蜡烛依旧还是好好的,“果然是骗子,哎。”

话音刚落,眼前突然一黑,蜡烛便熄了下去。赵子戍悄悄的扫了一眼四周,便迅速的躺下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这下糗大了。

而此刻正在门外的萧子默也只是满眼宠溺的笑了笑。

望着天上明月,心下不禁泛起一阵愁思,戍儿,也不知我将你从千年之前带到这里,是对是错......只是隔断之中的那真身,还是永远不要靠近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